<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章 提及往事
    萧武忠站在自己的师父萧武忠面前,继续说道:“不过话说回来,好久没回到萧家山庄了,这里倒还没怎么变啊……”

    “纵观天地轮回,万物变之;感慨世间其理,众物不变……”萧举贤很平淡地说道,“就像之前我和你生前的父亲的感情一样,无论是否阴阳两隔,我依旧是很尊敬你的父亲。”萧举贤说得很郑重,随即又回头望了望前一任掌门,也就是萧武忠的父亲萧人聪的灵位。

    “如今父亲早已入土多年,不见阳世,又何以知师父您的尊敬与否?”萧武忠又反问道。

    萧举贤继续答道:“你父亲生前的遗愿,要我好好照顾你,我一直铭记在心,可没想到,你却因为那件事情而离开山庄……”说着,萧举贤又望了萧武忠一眼。

    萧武忠听了,忽地抬头“哈哈——”轻笑了一声,随后应声道:“好好照顾我?对,我父亲生前是这么想的,可是师父您又是怎么做的?子承父业,我想要成为萧家山庄未来的掌门人,可师父您呢?您却断然拒绝我,您知道这对于我这个一直想要为山庄做出事情的弟子来说,是多么绝望吗?”

    萧举贤一听萧武忠果然是又提到了那个事情,随后自己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用悲枯的眼神望着萧武忠道:“或许,当时真的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现在知道错了,没事啊,现在愿意让我成为山庄未来的掌门人也不迟。”萧武忠笑着说道。

    “我不是说这个错了……”萧举贤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我原来对你的照顾错了,过度地纵容你反而有违了之前对你父亲的承诺……”

    “错了?”萧武忠继续笑着反驳道,“如果我父亲在世的话,我相信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未来掌门人的位置留给我吧……”

    “其实按照你父亲生前的意思,我之所以没有将未来掌门人的位置留给你。是因为你戾气和野心太重,而且恃才傲物……”萧举贤表情没变地继续说道,“原来我过度地纵容你,才会有你现在这样的性格,这一切都是为师我留下的祸根啊……”

    “不。师父。在这方面您没有错……”萧武忠接上去道,“您可是武林中最有名声的武林宗师,您培养出来的萧家山庄的弟子。在武林中都是最有潜力的。您原来那么悉心照顾我,怎么会错呢?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决定我萧武忠,能成为将来萧家山庄掌门的继承人。”

    “我不会那么做的,如果你的心不改,你永远都不会成为萧家山庄未来的掌门人……”萧举贤语气不大但很坚定地说道。

    “连我这个前任掌门的儿子都不能成为,那还有谁?”听到这么久没见的自己师父依旧还是这样的“绝情”,萧武忠有些情绪激动道,“那个萧博吗?对。我承认,那个萧博的武功确实很厉害,比萧家山庄所有的弟子都厉害。但是他没有雄心壮志,他只会和原来没有做出伟大事迹的前任一些掌门一样,碌碌无为地让萧家山庄永远隐没在深山老林中。的确,师父您作为这一任的萧家山庄掌门人。确实又培养出了非常多优秀的弟子,让萧家山庄在武林中的地位蒸蒸日上。可是这远远不够,我们必须更加向上,必须在武林中更加有地位,必须要更上进不是吗?仅仅在这深山中隐没。萧家山庄永远不会在中原出人头地,如果我能成为萧家山庄的掌门人,我一定会施展我的抱负,让萧家山庄名扬四海,这样才能耀祖耀宗,光辉我萧家山庄不是吗?”

    听完萧武忠长篇大论的叙述,萧举贤依旧是很平静地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你这不是雄心抱负,而是永远都无法满足的野心和**。野心的膨胀,会让你失去人性的本质,如果这样的你成为了萧家山庄的掌门人,那山庄只会走向灭亡……”

    “那萧家山庄就这样一辈子永远不见世面地躲在这深山老林里?”萧武忠又问道。

    萧举贤用坚定的眼神望着萧武忠,继续郑重道:“前辈掌门们之所以能让萧家山庄立然几世,单凭一颗定论是非的宁静之心。不求外世虚荣,但求淡泊世理,方能通达为人之道,传至天下众民,祈福苍生以致万世。因此,作为萧家山庄的掌门人,所求不为繁荣山庄,而是以正世之理济世天下庶民,此方为正道矣。如果只是虚华地为了武林中的地位,那便是有违宗师之道,也不配成为萧家山庄的掌门人!”渐渐地,萧举贤的声音也更加坚定起来。

    “哼,还是一样,您有您的道理,我有我的道理。但我不管什么祖宗之理,现在天下之势明了,得势者方能掌握天下,我如果是萧家山庄的掌门人,我就会这么做!”萧武忠固执道。

    “哎,你这样子,野心和**永远得不到满足,实在是可悲啊……”萧举贤摇头叹气道,“不过这一切,都源于我的孽根,我不该过度地纵容你……其实在山庄,有一个人原来和你很像,有类似的身世,也有一样的抱负,但是出于你的经历,我这次对他却做出了完全相反的抉择……”萧举贤说着,两眼稍稍一凝。

    “哼,不管是谁,就算是萧博,我也不怕!”萧武忠继续固执道,“不管师父您怎么阻止我好了,总有一天我一定要成为萧家山庄的掌门人,用我的方式来光耀萧家的列祖列宗,等着瞧吧!”

    看着自己昔日最看重的弟子之一如今却变得如此不明是非,野心不止,萧举贤的眼神中逐渐流露出悲伤的神情,或许是在感慨那些后悔莫及的往事。

    萧武忠这次前来,的确也是为了祭拜日而来,看着此时的场面有些凝重,也随即说道:“算了,本来今日前来不该扯这些陈年往事的。我这次回来,倒是还想再看看曾经的师弟师妹们。对了,都说师父您现在最心仪的弟子萧博,未来最有可能成为掌门的接班人。我倒是想见见他现在究竟怎么样了,他人在哪里?”

    “你想要怎么样?”萧举贤见萧武忠想要见萧博,于是谨慎地问道。

    “别紧张,我又不会害他。再说了,要真出事情了。我也打不过他。毕竟他的武功是山庄弟子里最厉害的……”萧武忠继续道,“我只是想见见他,顺便和原来的师弟师妹们聊聊。我毕竟还是萧家山庄的弟子。这一点小小的要求师父您总不会不答应弟子吧?”

    “当然不会……”萧举贤也发觉自己刚才过于紧张了,于是把头侧向一边说道,“阿博现在在后山指导其他弟子习武,你去见他可以,但是不能谈及今天我们两个讲的事情……”

    “行,弟子遵命——”萧武忠笑着客套了一句,随后转身便离开了正厅堂……

    萧武忠曾呆在萧家山庄多年,自然知道后山的路,出门后径直往后山方向走去。然而。他经过的地方正好让苏佳和雪翠看到了。

    苏佳两眼一凝,感觉有些异样,随后对身边的雪翠说道:“雪翠,你在这里等等吧,我过去看看你们说的那个萧武忠。他往后山的方向走了,总感觉有什么不放心……”

    雪翠看着苏佳有些认真的样子。于是轻声回答道:“好吧,苏姐姐。不过萧武忠师兄本来在萧家山庄的身份就有些特殊,苏姐姐你自己要小心一点,不要掺合到萧武忠师兄的事情里面去了。”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苏佳回了一句。随后就悄悄地跟在了萧武忠的身后……

    萧举贤一个人依旧是默默地伫立在厅堂中央,刚才萧武忠与自己的对话,直到现在还在萧举贤心里不断徘徊着,让萧举贤难以平静。萧举贤转头慢慢望着前任掌门萧人聪的灵位,随后默默道:“这一切,难道真的都是孽缘吗……”

    萧举贤的眼神里流露出无限的悲伤,看来萧家山庄和萧武忠,以及他父亲萧人聪之间,确实还有着其他不为人知的关系,作为萧家山庄掌门的萧举贤也似乎还有所隐瞒……

    萧家山庄后山处,萧天和萧博在这里约好了,今天要在这里让萧博指导自己武功……

    后山的一条宽敞的石道上,两个身影正互相来回穿梭着。

    萧天起身向前,手中梅花剑一阵灵动,只朝着萧博身前,剑雨散花般的,灵散的剑光飘渺忽状而去。

    萧博见定了,身后步伐一退,手中长剑亦起。只见萧天的剑光随剑锋而出后,萧博用一股非常灵巧的内力,很轻松地将萧天的剑光自自己手中长剑的剑锋划过,然后偏移向了一侧,只是轻轻一用力,就将萧天的内力给拨开了。

    萧天当然知道自己与师兄萧博武功的差距,萧博这样很轻松地化解自己的进攻也是理所当然。萧天没有停下来,自己的内力被拨开后,转身一个低侧,向着萧博的下腹处转身一个冲拳上去。

    萧博能很清楚地看清萧天的每招每式,所以对付起来也是从容应对。只见萧博两手向下一个轮回,“斗转星移”即出。萧天的内力并不精强,这一拳上来后完全对萧博造成不了任何伤害,只见萧博利用“斗转星移”的内力,强行控制住萧天的内力。只见在萧博的内力震慑下,萧天的双手完全被萧博所控制,随着萧博“斗转星移”的几式轮回后,萧天整个人的平衡也都无从把握了。

    萧博见着胜负已分,于是双手最后向前一拨,将萧天整个人直接拨回了原地。

    萧天站稳了,随后对望着自己的师兄萧博,跟着说道:“萧博师兄的武功果然出神入化,现在的我无论怎么进攻,都伤不了萧博师兄半点儿。”

    “那是因为你新学的武功还不够精……”萧博站在原地,很淡定地说道,“刚才新教给你的‘鸿蒙墨雨’剑法和‘玉明掌’掌法都用熟了吗?”原来刚才萧博是在教萧天其他的萧家山庄的武功。

    “用熟了,现在估计用刚才新学的武功去和其他的弟子较量,我都觉得很有胜算。”萧天自信地回答道。

    “看阿天你吹的,刚学会就有些‘得意’起来了……”萧博先是笑了笑,紧接着又道,“不过也看出来了,这一年来你确实是进步了不少,不但原来的武功活用自如。连新学的东西都能这么快掌握。”

    “承蒙萧博师兄夸奖了……”萧天露出一副很单纯的笑容,想着刚才师兄萧博行云流水的武功,自己愣是无法摸透,萧天又道,“萧博师兄的武功还是这么厉害。对谁都是从容自如。要是让佳儿和萧博师兄你比试一下,说不定还真能对上几百回合……”

    听到萧天提到了苏佳,萧博眼神一凝。于是问道:“对了,阿天你总说那个来自追风派的苏姑娘的武功非常厉害,那她究竟有多厉害?”

    听到萧博这么问,萧天先是愣了一下,因为昨天晚上叙述经历的时候,自己并没有把苏佳会“断魂刀法”的事情告诉众人。于是萧天顿了一下,随后抓着后脑勺道:“这个嘛……佳儿既然能和我从武林四圣之一的卢欢卢前辈手里逃出来,武功应该可想而知很厉害吧……”

    “可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追风派这段时间出了这么厉害的弟子啊——”萧博继续问道,“只听说有一个弟子叫陈世今。年纪轻轻就学会了追风派的‘九大剑法’,是追风派近几十年来的奇才弟子。但是武林众人皆知,就在不到一年前,陈世今投靠了蒙元朝廷,叛逃了师门,和中原武林人士反目成仇了不是吗。那哪里又会出现个如此厉害能和武林四圣之一的卢欢卢前辈过招的奇女子呢?”

    “这个嘛……”在萧博的不断追问下,萧天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随即想了想应付了一句道,“事情其实有些复杂,不过也有不便之处。待到时机到了,我自会再告诉你们所有事情的……”

    见昨天那么充裕的时间都没有把事情说出来,萧天此时还有所隐瞒,萧博不禁对苏佳的身世越来越感到神秘。萧博沉思了一下,想到了之前师父交代过自己的事情——苏佳在萧天身边这么短的时间,萧天却有那么大的进步,还碰上了武林四圣的前辈以及汴梁城的剑道大会,师父萧举贤也怀疑萧天身旁的苏佳一定不简单,于是便想让萧博暗中悄悄调查一下——随即,萧博笑了笑,然后对萧天说道:“阿天,你之前不也是一直想要和我交手吗?说实话,我也想见一见阿天你的真实实力,不如现在你就拿出你所有的实力,我们认认真真对决一次好了。”

    “什么意思?”听到自己的师兄萧博突然要和自己认真比武,萧天有些疑惑地问道。

    萧博继续应声道:“阿天你不是学会了神龙九变剑法吗?我也想瞧见瞧见,这个有‘江湖第一剑法’之称的神龙九变剑法,在你阿天手里究竟能有多厉害……”

    萧博这样做的目的,也是想要更清楚萧天这一年来的经历,从萧天新学会的剑法入手,说不定能找出一些关于苏佳身世的线索。

    而在对面生性单纯的萧天,自然不知道此时自己师兄萧博的用意,只当是自己的师兄真的要和自己比试比试。而且自己也一直想要和萧博师兄亲自练上一把,看看自己与萧博师兄的差距究竟有多少,小的时候是如此,如今有学归来更是如此。

    于是萧天也笑着答道:“好啊,我也一直想和萧博师兄真刀真枪地对上一番,看看我这一年来究竟长进了多少……”说完,萧天提起手,重新举起了刚刚放下去的梅花剑,剑锋直指对面自己的师兄萧博。

    萧博看出来萧天是要来认真的了,于是自己也重新提起了剑,比刚才更加谨慎了。虽然萧天的武功不如自己,但神龙九变剑法毕竟是“江湖第一剑法”,连师父萧举贤对上时都遇到了一些阻碍过,那自己就更不能掉以轻心了……

    两人重新站好自己的位置,两眼凝望着对方,“绷紧之弦”一触即开……

    就在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凝固一般的时候,突然从萧博的身后来了一人。萧博和萧天都注意到了,先暂时放下了“即出”的长剑,都向着来者的方向望去。

    萧博的眼神一皱,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和师父萧举贤在正厅堂对话的萧家山庄弟子萧武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