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归客来访
    到了第二天,一切都还和往常一样,萧家山庄内所有弟子都各自履行着自己的事情。有师父交派任务的,便一心一意地去完成任务的;没有任务的,则在各个庭院里面习着武。

    萧天也不例外,虽然自己的师父依旧不承认自己是萧家山庄的弟子,但他今天还是按照之前的约定,准备陪自己的师兄萧博一起到后山去习武。只是这次,苏佳并没有跟在萧天身边,也许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也许是自己心里还是不太平静,苏佳想要双方彼此都能抽出时间好好想想,于是自己便一个人在萧家山庄正厅堂右侧的一棵松树旁倚靠着,依旧是吹着那把竹笛……

    正厅堂内……

    萧举贤此时正聚精会神地望着堂前各前任掌门人的灵案,表情略显严肃。萧博这个时候从房门外进来,看见自己师父全神贯注的样子,于是自己轻轻上前一步,随后说道:“师父,您这个时候望着各前任掌门的灵案,莫非……”

    萧举贤明白萧博知道自己心里的想法,于是他轻轻叹了一口气,紧接着又道:“嗯……再过几天,便是山庄所有掌门的祭拜日。虽然各前任掌门过世的时间不一,但山庄规定了,为了纪念曾经每一任掌门对山庄做的贡献,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要举行对前任各掌门的祭拜日,以寄托对前任掌门的缅怀……”

    萧博看着萧举贤有些踌躇不展的样子,似乎是知道师父心里的意思,于是他又轻声问道:“师父,你是在担心……萧武忠师兄的事情吧……”

    萧举贤见着自己最心仪的弟子自己什么想法都清楚,于是也没有再想隐瞒下去,然后继续说道:“说实话,阿博你说的没错……这其中。不光是我对他放不下,关键是,每年举行祭拜日的信物‘白灵风衿’就一直在他的手上。他现在身居陵关城。如果他不来山庄送回‘白灵风衿’,祭拜日根本就没有办法正常举行……”

    说到萧武忠。萧举贤又想到了以前的事情,随后带着回忆的悲伤口气道:“原来萧武忠师兄在山庄里面也是武功过人,作为前任掌门萧人聪前辈的儿子,他也一直自以为自己能够成为萧家山庄掌门后续的继承人,可是……”

    “可是,自从他父亲,也就是前任掌门萧人聪过世后。我却并没有直接想要把掌门之位传之于他……”萧举贤接言道,“在他父亲去世之前,我就已经是山庄的掌门人了。他父亲生前留下了遗嘱,让我对他的儿子萧武忠严加以待……”说到这里。萧举贤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悲伤的神情。

    “师父您说过,萧武忠师兄的戾气过重,而且野心颇大,所以并没有立刻想要把掌门之位传授与他……”萧博继续说道,“萧武忠也因为此时。一气之下离开山庄,挂着萧家弟子的名号,自己一个人则定居在了汴梁城附近的陵关城……”

    萧举贤又轻轻叹了一口气,紧接着道:“哎,现在想想。萧武忠如今成了如此孤僻的性格,甚至有些和萧家山庄分道扬镳,不知道我这样做究竟是对是错……”

    萧博看出了自己师父心中的矛盾,随后又想到了相关的事情,于是又道:“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师父您才对阿天他……”

    谁知,萧博还没说完,萧举贤立刻严肃道:“行了,别说了,为师说过了,对阿天的事情,不能声张出去,因为这是为师对自己曾经的两个朋友萧人聪和萧祯兄弟的承诺,只是……只是我没想到,两者却是截然相反……”说着说着,萧举贤的语气又低沉了下去。

    现在所有的萧家山庄弟子里,只有萧博知道所有的真相,所以每当萧举贤表达自己忧伤的时候,也只有萧博最清楚自己师父心里的痛楚。随即,萧博轻声道:“没事,师父,阿天今天去了后山,说是要等我去给他指导武功,不在这附近……当然师父您这么提醒,徒儿是决计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的,尤其是阿天……”

    “知道就好……”萧举贤先是回声应了一句,随后又转移话题道,“对了阿博,为师昨天叫你办的事情,你弄清楚了阿天带回来的那个苏姑娘的身世了吗?”

    萧博见着萧举贤又提及起苏佳的事情,于是继续道:“噢,对不起师父,还没有……昨天在阿天家的时候,苏姑娘并没有在一起。而且听阿天昨天叙述的他这一年来发生的事情,好像也没有找出这样的线索……”

    “这样啊……”萧举贤自己嘀咕道,“我第一次见到那个苏姑娘的时候,总感觉那个面容和眼神很熟悉,她的身世一定不简单……就这样吧,阿博,什么时候你也抽时间单独给我讲讲阿天这一年来的经历吧,说不定我能知道什么……”

    “好的师父——”萧博回答道。

    “行了,再没什么事情,你先去忙你的吧……”萧举贤再没有什么话要说了,又对萧博说道。

    “行,师父,那我先去后山指导阿天去了。”萧博最后说了一句,然后便行礼离开了正厅堂。

    萧举贤和萧博说完话后,重新转过身,审视着堂前的灵案,似乎心里一直放不下那些东西,那些曾经的承诺……

    厅堂前的正院子,所有的山庄弟子正个个情神饱满地练习着萧家的武功。苏佳一个人在厅堂右侧的松树旁倚靠着一边吹笛,一边注视着院子里认真习武的众弟子,自己的表情却是略显呆滞……

    “苏姐姐你的笛声真好听……”突然就在这个时候,苏佳身后一个温柔的声音打断了苏佳有些迷茫的思绪。苏佳会转过头,说话的人竟然是——雪翠。

    “雪翠?你怎么在这里,阿天今天去后山习武,你没有去看吗?”苏佳不经意问道。

    “苏姐姐你不是也没有去吗?”雪翠先是轻轻摇了摇头,随后微笑着说道,“听见这里有罕有的笛声,我便过来看看。没想到苏姐姐也能吹出如此悦耳的曲子。”

    “哪里哪里,我只是闲来没事欣赏一些音律罢了。”苏佳也先是微笑着回应了一句道。

    雪翠愣了好一会儿,整个人眼神有些迷茫。似乎心里有一种犹豫。随即,雪翠又羞涩地轻声问道:“苏姐姐。阿天他……阿天他一定也非常喜欢听苏姐姐你吹笛吧?”

    雪翠这么说,苏佳这才领悟过来雪翠过来听自己吹笛的目的。苏佳知道雪翠心里的想法,为萧天付出了十几年,自己才认识萧天几个月,就如同“夺人所爱”般地和萧天走在了一起,这对雪翠一个默默付出的女孩子来说,委实是太不公平了。

    苏佳眉头稍稍一皱。随后缓了缓神,想要安慰雪翠道:“对不起,雪翠妹妹,可能我和阿天在一起。对于你来说有些……”

    谁知,还没等苏佳说完,雪翠则微笑着道:“苏姐姐你误会了,我不是为了那个来的,我是真的觉得苏姐姐你的笛子吹得好听……”雪翠笑着眯起了眼睛。但是依旧是掩盖不住自己眼角的少许泪花,或许苏佳越是提这件事情,雪翠心里就越是有一道永远抹不平的伤痕。但是现在想想,眼前的苏佳和自己又有什么区别呢?同样都是喜欢萧天,无论付出多少与否。苏佳也有权利不是吗?既然萧天最后选择的是苏佳,那自己又何必再去和这无法改变的命运去做斗争呢?

    苏佳注意到了雪翠眼角的泪花,于是自己还是实话实说道:“我知道雪翠妹妹你喜欢阿天,看见阿天和我在一起,你心里一定很难过……其实我心里也一直很矛盾,你为了阿天,从小默默付出了十几年,而我和阿天才不过认识几个月,阿天却选择和我在一起,这对你来说是有些不公平。作为被选择的我来说,我也只能对雪翠妹妹你说声对不起……”苏佳说着,稍稍闭了闭眼睛,在雪翠面前说这些话,苏佳自己心里也有些愧疚。

    “苏姐姐你不用对不起我,可能是有缘无分吧……”雪翠继续强笑着轻声道,“我为阿天默默付出的时候,也许阿天还小,不懂男女间的情感。等到阿天懂的时候,却是碰见了一直对他很好的苏姐姐你,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归宿吧……”

    “我对他一直很好是吗……”苏佳听了雪翠的话,心里却似乎是有一道永远无法抚平的伤口,随后继续道,“其实我……我曾经对不起阿天太多了,在他脸上留下了永远的刀伤,还曾经对他下过**药……说实话,想到这些东西,我现在心里还很愧疚……”

    “可是阿天他并没有怪苏姐姐你不是吗?这就说明阿天他是真心喜欢苏姐姐你的,无论苏姐姐你对他做过什么……”雪翠继续微笑道,“而且我昨天也听说了,苏姐姐你也曾经为了阿天受过伤,这就说明苏姐姐你和阿天的确是真心相对的……”说着说着,雪翠微笑的脸颊上,终于是留下了抑制不住的少许泪水。

    “雪翠……”苏佳轻声嘀咕了一句。看着雪翠笑中带痛的表情,苏佳自己心中也不禁愧疚不少,她也不想要在雪翠面前继续谈及感情的事,因为这样受伤的,不仅仅是雪翠,如果萧天也在场的话,那自己和萧天心里也会不好受的……

    两人倾诉了好一会儿,这个时候,庭院门口突然出了什么事情,所有的弟子全都停下了习武,注意力往山庄大门口望去。

    苏佳这边也是察觉到了,现在她巴不得快点找个其他的事情缓解自己和雪翠尴尬不已的场景,现在好像终于来了。

    苏佳收回了忧伤的表情,往侧边前方的大门口望去——只见一个身着华丽的年近三十的男子,身带佩剑,昂首阔步地朝着正厅堂的方向走来。所有的弟子见了他,如同见到了掌门一样,纷纷让开,两列人敞开一个通道,让眼前的这名男子直接朝着正厅堂的方向走去。

    “那个人是谁?”苏佳不经意间问道。

    雪翠见苏佳问了别的事情,自己也是注意到了这件事情,于是先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看了看前方来的人,随后轻声道:“怎么会是他,他这个时候为什么会回来?”

    “怎么了。这个人没有穿你们萧家山庄弟子的衣服,但是却好像和萧家山庄有什么关系。所有的弟子都对他恭恭敬敬的?”苏佳继续问道。

    雪翠应声回答道:“他就是萧家山庄前任掌门人萧人聪前辈的儿子萧武忠,曾经和师父闹了一些矛盾,然后挂着萧家弟子的名号,离开了萧家山庄,现在只身住在汴梁城附近的陵关城内。”

    苏佳听了,似乎是有些明白了,于是也说道:“嗯。我好像听阿天说过,在所有的萧家山庄弟子里,阿天唯独和他交往不多。他说自己听师父说过,这个萧武忠性格有些冷酷。而且有些恃才傲物,现在第一眼看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说着,苏佳两眼凝视着眼前走过来的萧武忠。

    “可是他这个时候为什么会不打一声招呼地突然回来呢?”雪翠不禁也有些疑惑,随后想了想。紧接着又道,“噢,我想起来了,再过几日就是前面所有任掌门的祭拜日了。由于举行祭拜日的信物‘白灵风衿’一直在居住在陵关城的萧武忠手上,如果没有‘白灵风衿’的话。祭拜日的活动就没办法正常举行,我想萧武忠这个时候回来,会不会是为了这事情呢?”

    “各前任掌门的祭拜日,那阿天会不会知道这个事情呢?”苏佳又问道。

    雪翠轻声答道:“他有一年没回山庄,也有一年的祭拜日没有参加了,可能阿天也没有全部放在心上吧……不过要是提及一下的话,阿天应该还是会很重视的……”

    苏佳和雪翠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继续注视着往正厅堂门前走的萧武忠。萧武忠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也没有去看周身给他让路的萧家山庄的弟子,而是两眼注视着前方——正厅堂的方向,他一开始就是要去那儿的——踏上阶梯,迈着步子,慢慢地走了上去……

    而在正厅堂内,萧举贤还在注视着堂前的灵案。他也知道了身后的动静,只是没有想到今天刚一提到萧武忠,他就真的来了。

    萧武忠走到了大门口处,然后停下了脚步,默默注视着面前背对着自己、正对着堂前各前任掌门灵案的萧举贤,还没有开口说任何话。

    “既是曾经的归人,何必拘节如此多的礼仪?有何事拜访,方可进家里来道言……”萧举贤也没有立刻转过身去见萧武忠,依旧是背对着说道。

    萧武忠此时的样子,似乎还是很尊敬萧举贤的。毕竟自己离开了萧家山庄,身居陵关城,自己依旧是萧家山庄的弟子,面前的人依旧是自己的师父。

    萧武忠来慢慢来到了萧举贤的身后,随后跪下身行礼道:“弟子萧武忠见过师父——”

    “起来吧——”萧举贤应了一句,还是没有回头看萧武忠一眼,随后又道,“你不是在陵关城住得好好的吗,这个时候回来干什么?”

    萧武忠站起身,两手抱拳,继续说道:“回师父,再过几日便是各前任掌门的祭拜日了。虽然愚徒现已不住在萧家山庄,但毕竟还是萧家山庄的弟子,怎么说这一年一届重要的祭拜日总不能不参加吧?何况,家父也是上一任的萧家山庄的掌门,不说敬意萧家山庄,至少也要尽到孝道吧,尽管……最后这萧家山庄掌门人的位子没有传到儿子身上……”最后的这一句,萧武忠说得很慢,很明显是故意强调。

    萧举贤也听出来了,他心里很清楚,萧武忠对自己心中的恨还没有消去。这个时候萧举贤终于转过身,再次一见这个很少素面的弟子,萧举贤不禁有些陌生了。

    萧举贤顿了一会儿,随后又道:“你参加山庄里的祭拜日我不反对,但是你应该也清楚举行祭拜日所需要的信物……”

    “‘白灵风衿’是吧?”萧武忠抢先道,“这个敬请师父放心,既是要举行‘祭拜日’,这‘白灵风衿’肯定是少不了,待到那日到来,愚徒自会奉上。”

    “那就好,希望你不要在你父亲的灵案前又有其他想法……”萧举贤冷冷说了一句,他不禁感觉到,眼前的萧武忠,变得比以前更陌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