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九十八章 互吐真情
    屋内依旧是一片热闹和睦,而屋外却是一片宁静。苏佳没有再去听萧天家里的话语叙述,而是一个人慢慢地朝着后院的方向踱步走去……

    “哈哈哈哈——”突然,从萧天家里传来一阵开心的欢笑声,只听到是萧天的声音,“你们不知道,当时我和佳儿去了南宫家的地道,出现了多少滑稽的场面……”看来萧天讲到了劲头上。

    苏佳听着里面萧天兴奋的声音,自己只是稍稍顿了顿,停下了脚步稍许,整个人低眉望着被黑夜笼罩的石砖地,自己则陷入深深的回忆中……

    ……

    “哈哈哈哈——”追风派处,自己曾经的朋友——徐双、吴贤、鲁涛还有小红姐姐,以及没有投敌时的陈世今,和自己每天都是开开心心的……

    “忆瑶姐姐,我们都想听你吹笛……”鲁涛的声音是那么的单纯天真……

    “忆瑶师姐,你今天是不是又偷偷去找陈世今了?”徐双还是那样的顽皮……

    “李师姐,今天我又来找你讨教武功了……”吴贤依旧是那样的憨厚老实……

    “忆瑶,今天太累了,就早点休息吧……家里给你弄好了吃的,你一定会喜欢的……”小红姐姐死前一直贴心照顾着自己……

    “忆瑶,掌门今天又交代了,我们要去山下处理事务,你要是觉得身体不太舒服,我帮你做一些吧……”没有叛敌的陈世今,原来也很关心自己……

    ……

    追风派的记忆,在这一刻,在这个平淡的晚上,全部涌入了苏佳的脑海中。也许是见到了萧天与亲人重逢的温馨场面,苏佳见着自己依旧是孤身在外。现在想想,自己也有很久没有见到原来的朋友了……然而世况有别,萧天因为进步有成,回到自己原来的家是理所当然;而自己却和追风派的掌门莫天行有着不可逃避的恩怨纠缠。离开追风派的时候也是“见血”而走的,自己根本就没有机会再回去了……

    想到好久没见的原来的朋友,可能是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了,苏佳的心里不禁感到一阵忧伤。再加上和萧天一家和睦的反衬,苏佳心里的忧伤更是浓郁了一层。

    苏佳站在原地想了好久,脸上那种忧伤的表情从来就没有变过。但是想太多也不好,苏佳还是重新踏着步子。继续朝着后院的方向缓缓走去……

    也许是后院这里要安静许多,一向更喜欢安静的苏佳独自一人来到了这里。后院正前方便是那棵硕大的玉青树。也是萧天的父亲萧祯的坟冢。若是一般人忌讳,晚上是不敢一个人呆在这里的。但是苏佳不信这些,对于苏佳来说,这里的安静似乎是更适合她。

    今晚依旧是有些微风,伴着习习凉风,玉青树上玉青花的淡淡香气渐渐弥漫在四周。月光虽然有些暗淡,但是透过薄纱般地片云,一种温柔轻盈的银色光亮倾泻而下,点缀着宁静的大地人间。

    香味充斥在周围,苏佳感觉到了。略微地要比刚才要舒心了许多。苏佳继续向前走着,直接朝着玉青树的方向走去。上了一段小小的台阶,来到玉青树的树底下,微风摆过,隐隐约约变能听到枝叶摆动的“沙沙——”声。

    苏佳的发鬓被微风轻轻吹起。佳人的姿态在月光下若隐若现。苏佳慢慢抬起头,看了看斑驳黑影中随风轻轻摇摆的枝芽,不禁会心一笑。幽静的场景,正合苏佳的心境。心入情境,苏佳随即拿出了自己包裹里的竹笛。

    只有在这安静的时分,苏佳才能完全放下心地品味着音乐与宁静的精妙融合。苏佳将竹笛放在嘴边,和往常一样,闭眼凝神,整个人渐入佳境。

    一曲悠长的笛声先起,带着抚人的心境,伴着微风花香,宁静的乐曲开始了最初的篇章。

    苏佳一向都是喜欢吹这种宁静谐和的调子,又是在如此安静的月景之下,或许只有这样,苏佳才能暂时忘了原来的种种恩怨纠葛……

    佳人一许芳心醉,而今只把幽情吹。蒙眼忘却归迷路,昔日桃花怎能回?

    的确,无论苏佳心情再怎么宁静,黑夜再怎么漫长,再怎么逃避现实,苏佳依旧是不能忘却原来的种种事情。而这些伤心的事情越想,苏佳的心里就越是难受,一个人的时候,心里往往并没有得到太多的宁静,更多的是忧愁和孤寂。

    尽管现在苏佳正很安静地吹着笛子,但是心中的愁苦却是越来越深,再加上给人阵阵凉意的微风冷月,苏佳那被回忆深深弥漫的心情越来越无法平静。终于,苏佳还是停止了吹笛,整个人重新睁开眼。没有了那忧伤的曲调,苏佳的心情确实是好了一些,但眼前依旧是没变的后院玉树之景。

    苏佳心里似乎是有些感悟了,有亲人或是朋友在身边,就是比自己一个人要好。原来自己刚离开追风派,一个人行走江湖的时候,心中有的永远是对从前的纠结和愁苦。小红姐姐的死去,陈世今的投敌,莫天行的追杀,无休无止的前世恩怨纠结,无不每时每刻环绕在苏佳心旁。但是自从她来到柳沙镇,遇到了出山以后,第一个一直关心自己的人萧天,苏佳的心中便多了一份美好的牵挂。徘徊几道经历,苏佳从萧天身上才慢慢感觉到,彼心结不如放心结,与其纠结太多的过去,不如好好把握现在还能亲自把握的美好的东西。萧天的个性非常单纯,却教会了自己很多感悟人生最本质、最简单的东西;而正是这些东西,苏佳才感觉到了自己从未感受过的沧桑感慨,人生才不会孤单寂寞,能坦然心间地去面对人生的种种境遇……

    想到了这里,苏佳的心情才稍稍好转了一些,心情也比刚才忧伤吹笛的时候舒朗了许多。现在看来,如果说追风派一系列的事变给自己带来了人生的第一次转折,那遇上萧天并与之经历了那么多的坎坷算是给自己带来的人生的又一次转折。

    终于想到要和萧天谈谈心,此时却是自己离开了萧天家门口,孤独一人地来到后院。苏佳的心情还是没有完全放下来。苏佳抬头望了望,天上的薄云正在慢慢散去,月亮今晚第一次全部显露在黑夜当空。苏佳不自觉的靠在了玉青树干旁,然后对着天上的月亮会心一笑——她现在的心情比之前要好多了。

    然而,当苏佳靠到树干上的时候,她意识到了这是萧天的父亲生前亲手种植的玉青树,也是萧天父亲的坟冢所在。自己靠在树干上。不禁又想起了白天发生的事情……

    (回忆中)……

    “其实别看我爹以前只以种树为生,听我娘说。我爹也能从很多种树的现象中总结出很多道理……我爹去世后,我娘一直还是很怀念我爹,经常来这里为我爹默祷。小的时候我娘也告诉过我,想要听到爹想要对家人说什么,就要静静地聆听这玉青树的声音……”说着,萧天侧过身子,将自己的耳朵贴在了玉青树的树干上。

    苏佳看着萧天贴耳在树干上的样子,更是觉得不可思议,但看着萧天如此思念自己父亲的样子,苏佳也没好意思多说什么。

    “其实也并不是真是爹在说话……”萧天耳朵继续贴在树干上。两眼微闭,带着怀念无比的口气轻声道,“只是每次心烦意乱的时候,这样贴在树上聆听少许,心中便能平静许多……”说完。萧天又在上面靠了一段时间后,才慢慢站了起来……

    (现实中)……

    苏佳记得白天萧天说过的话,反正见着周围没人,苏佳轻轻的一笑,随后竟然自己也慢慢侧过身子,然后俯首在树干上,也像白天萧天一样,自己将耳朵贴在树干上,两眼微闭……

    又是一阵微风吹过,吹起苏佳的发鬓。苏佳闭眼凝神、贴耳静静聆听了好久。其实树干上根本就不会有人说话,正如萧天所说,每次心烦意乱的时候,贴在树上聆听少许,心中能平静一些。而对于苏佳来说,这样聆听算是排解了自己心里的一些孤寂。果然,苏佳闭眼聆听了一会儿,嘴角慢慢露出一丝甜美的微笑……

    过了好久,苏佳才重新慢慢站起身,然后睁开眼睛。此时苏佳的心里的确是比刚才要舒畅了许多,苏佳换了一个方向,走到了玉青树的另一侧,然后整个人背靠着玉青树的树干上,抬头望着天上的明月,想要在今天晚上借这鲜有的一人愉悦的心情,消融一些平日里想的太多的忧伤……

    苏佳就这样抬头望了明月很久,表情逐渐都是微笑,尽管自己心里依旧是有对往事的忧伤,但是今晚想了这么多,可以说是感慨了许多,也想明白了许多,无论自己今后心中再怎么忧伤,只要心中不忘那种淡然处之的心态,一切都可以想明白……

    月光照在苏佳的身上,绝代佳人倚靠在玉青树下的倩影依旧是成了今晚后院中最浪漫的点缀……

    然而不知过了多久,渐渐地,后院的微风比刚才要小了许多……

    “你刚才在门口外都听到了是吗?”突然就在这个时候,苏佳倚靠的树干之后,竟然传出了萧天的声音。

    萧天不知是何时出现在了后院中的,他此时也是倚靠在玉青树的树干上,和苏佳背对着背站着,中间只隔着那棵玉青树。

    苏佳的表情并没有太多的变化,似乎是对萧天的到来并没有太多的意外。相反,想到刚才自己一个人孤寂的心情,此时萧天的出现,正好是对苏佳内心那份孤寂的填补。

    “阿天,你……”苏佳还是保持着背靠树干的样子,轻声呢喃道,“你不是在房里陪你娘还有雪翠他们,给他们讲述你这一年来的经历吗?刚才我在门外听了,你好像也挺开心的……”

    “说得开心,未必心里开心……”此时的萧天,竟很稀罕地在苏佳面前谈起自己的内心来,“我知道,刚才我娘说得那些话,佳儿你的心里可能确实是有些苦闷吧……”

    萧天这么一提,苏佳这个时候也想到了刚才萧天娘亲“回绝”自己的话语,她这也才知道刚才自己想了这么多的往事,说到底并不是什么回忆涌起。直接原因就是刚才萧母“不欢迎”自己的话,让自己心里忧伤了许多。

    苏佳稍稍顿了一下,随后又轻声道:“谢谢你关心我,阿天,我真的没事……”

    “其实我娘并不是那种不欢迎别人的人……”萧天靠在树干上,继续说道,“可能是佳儿你身世不一般。我娘一下子接受不了吧……放心吧,我没有把你与‘断魂刀法’以及‘江湖博’的身世告诉我娘。我相信过了一段时间,我娘会渐渐喜欢你的……”

    苏佳听了,轻轻地笑了笑,随后继续道:“无所谓了,我并不是太在意。不要说是你娘了,就算换做是别人的娘亲,她也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在外面天天过着大风大浪的日子吧……”

    “那佳儿你刚才也应该一起进来不是吗?”萧天又继续道,“佳儿,我知道,我娘说的那些话。一定让你心里有些不好受……其实说实话,我心里也挺难过的……”

    “阿天……”苏佳一直默默听着萧天的叙述,表情变得有些淡然。

    萧天顿了一会儿,继续说道:“佳儿,我对你……我是真的喜欢你。所以说……无论我娘怎么说,我对你还是一样,佳儿……”萧天突然来了这么倾吐爱意的一句,脸不禁微微一红。

    苏佳在后面听了,也是脸红了许久。苏佳想要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随后又道:“阿天,我对你也是一样……不过说实话,其实刚才听见你和你娘以及你的那些师兄弟妹们叙述的时候,我也想起了之前自己在追风派的日子了。原来我和我以前的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和阿天你一样,一样的和睦……”苏佳的语气逐渐压低,眼神也踌躇不定起来。

    萧天听出来了苏佳口气的变化,头稍稍一侧,继续听着苏佳的叙述。

    苏佳继续轻声道:“只是阿天你现在真的回来了,和你原来的亲人与朋友重逢了;可是因为我的身世,我却再也没有机会和以前的朋友重逢了……”

    萧天明白苏佳的意思,他不禁觉得自己带苏佳回到萧家山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反而更加深了苏佳心里上的创伤。随即,萧天对苏佳轻声道:“对不起,佳儿,本来带你来山庄,是想让你认识新的朋友,让你更开心一些,可是没想到……”

    “我说过了,阿天,你不用担心我,我真的没事……”苏佳轻轻一笑道,“其实只要你能陪在我身边,我就已经很开心了,真的……”想到刚才自己对人生转折的感悟,苏佳这句话的确是发自肺腑的。

    “陪在佳儿你身边是吗……”萧天有些低下头,随后默默道,“可是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我们两个人分离了,我们还会像现在这样开心吗?”

    此话一出,苏佳整个人就如同触电了一般,她的脑海里顿时出现了相似的画面……

    ……

    “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们大伙儿分离了,大家还会像现在……现在这样开心吗?”

    ……

    苏佳的回忆模模糊糊显现,那是她在追风派的时候,还是李忆瑶的时候,亲口对自己的那些朋友说的话,之后就真发生了那样的遭遇……如今萧天说出了同样的话,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涌现在苏佳心头。

    不只是苏佳,萧天此时也觉得自己说了这样的一种话以后,一种莫名的压抑感和忧伤感缠绕在自己全身。

    萧天和苏佳依旧是两个人背对背靠在玉青树的树干上,静静地站了好久,月光映照在两人背靠在树干上的身影,寂静的夜晚顿时多了一份阴郁和幽美……

    安静了许久,苏佳闭了闭眼睛,随后轻声道:“我不知道……不知道……”

    萧天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但是这份突如其来的悲伤感却是实实在在的,犹豫的气氛弥漫在了整个后院。

    萧天想了许久,最后说了一句道:“不要想太多了,自己心里会不开心的……早点睡吧,佳儿,明天我还要跟萧博师兄去后山习武,说不定一觉睡过,一切都能想明白的……”

    萧天说完后,重新起身,随后慢慢离开了玉青树。剩下苏佳一个人依旧是只人对着天上的月光,对于萧天和苏佳两人来说,今晚两人的心里的确都不太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