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夜中叙述
    “你是说,今天你们在后山的时候,看到了有几个黑影从后山小道那里逃跑了是吗?”回到萧家山庄的正厅,萧举贤就对萧博问道。

    由于这个事情有太多不稳定因素,不明人士闯进了萧家山庄,萧博第一时间就跑回来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自己的师父萧举贤。

    “不是我们看到的,是阿天带回来的那个苏姑娘看到的……”萧博解释道,“听那个苏姑娘说,她看到有几个黑影从寒洞一侧往后山小道上逃走了。他们的身法极其迅速,而且直接从复杂的小道逃跑了,因此很有可能这些人非常熟悉我们萧家山庄的小道,多多少少可能会和我们有一些关系……”

    “如果真是这样,那可就会有一些麻烦了……”萧举贤叹了一口气,眼神微微一皱,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关性的东西。

    萧博看到萧举贤不断沉思且伴着犹豫的样子,于是又道:“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个后山小路通往的方向,离汴梁附属的陵关城的北门很近。如果那些不速之客真的是来自陵关城的话,会不会是……”萧博使了一个眼色,暗示了他们都很熟悉的一个人。

    “萧武忠是吧……”萧举贤先是轻声道,随后想了想,闭眼叹息了一声,随后又道,“若真是萧武忠派遣的人,恐怕他也是为了寒洞里储存的东西感兴趣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那些失踪的铜炮,就很有可能是萧武忠拿走的了……”

    萧博思绪了很久,见萧举贤提到“萧武忠”时,整个人就显得非常犹豫了。于是,萧博向前走了几步,紧跟着道:“师父,我知道,萧武忠是前一任掌门人萧人聪的儿子。师父您又和萧人聪前辈关系甚好……可是,如果这些事情真的都是萧武忠做的,师父您可不能再隐忍下去了。”

    “行了,我不想再提到这件事情了……”萧举贤似乎是触碰到了什么敏感的话题,随即摆手道。“是萧武忠干的也好。不是也好,我曾经在前任掌门萧人聪面前立过誓,要我代替他管教他。如今成人入世了。萧武忠的性格却变得有些偏激了,我希望这件事情真的不是他干的……”说着,萧举贤的口气变得哀婉了许多。

    萧博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师父心里想着什么,师父不准自己再提萧武忠的事情,萧博也没有再提。但是随即,萧博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不过话说回来师父,阿天带回来的那个苏姑娘到底是何许人也,虽然看着外表标致。但我感觉她的心机确实是谨慎,今天我们讨论到近些日子铜炮失踪的事情时,那个苏姑娘一下子就猜到了师父您有所隐瞒;而且,她很快就找到了那几个身法迅影的人影行踪,虽然最后还是跟丢了,但不难看出。那个苏姑娘的察觉力非同一般。”

    “她当然不简单了,从我第一眼见到她,那种坚定无比的眼神,就感觉她不一样了……”萧举贤回忆着慢慢说道,“况且。阿天能在短短一年之内武功进步这么大,不说发明神龙九变剑法的郜英郜前辈,我想十有**也和这个姓苏的姑娘有莫大的关系……”

    “如果真是这样,那按理来说,这个苏姑娘的武功一定也不简单……”萧博继续道,“什么时候指导阿天武功的时候,找机会和那个苏姑娘会一会,我倒是想见见这个苏姑娘的究竟有多神秘。”看来,萧博为了弄清楚苏佳的身世,有了想向苏佳“下战书“的想法。

    然而,萧举贤这个时候突然举起手来,做了个轻轻阻拦的动作,紧接着说道:“不,这件事情阿博你不要轻易插手,想要见识一下的话,为师亲自去做他的对手……”说着,萧举贤两眼望着灵堂,随后整个人露出了一副坚定的神情。

    “师父您?”萧博有些不可思议道。

    “能把阿天在一年之内训练得这么厉害,那个苏姑娘的武功肯定不简单。如果是你去了,未必会是她的对手。”萧举贤据需谨慎道。

    “师父,您……?”萧博有些不可思议道。

    “如果那个苏姑娘真的是很厉害的高手,那恐怕全山庄的人都不会是他的对手,还是让为师亲自去会会吧……”萧举贤继续笑着说道,“阿博你只要记住,今天晚上去阿天家听他说这一年来所发生的事情,然后告诉我就好了……”萧举贤说着,自己准备离开大堂。

    剩下的萧博此时也没有太多的办法,于是只好等着晚饭之后,在萧天家听他这一年以来的的经历以后,再从中找到一些思维和线索……

    晚饭过后,萧天和自己的母亲坐在房里聊了许多,当然,萧博、萧齐和雪翠自然也是坐在一屋。唯独苏佳这个“外人”今天晚上没有和众人在一起,她只是一个人慢慢停靠在萧天家的房门外,静静地聆听着萧天对其他人的讲述。伴着幽静的夜色,绝代佳人的倩影倚靠在房院门旁,不时给人一种黯淡的凄美。

    苏佳眉头略微,指尖下垂,背靠着房屋的后门口,平时这个时候一个人,苏佳本应该自己独自吹着笛子。但是看见萧天房里一片其乐融融的样子,外面也非常宁静,苏佳还是收回了准备放在嘴角边的竹笛,不想同时打破了屋内屋外的两个气氛。苏佳此时能做的,只有静静地聆听而已……

    “阿天你是说,离开萧家山庄以后,你就去了柳沙镇是吗?”萧齐在一旁好奇地问道。

    萧天轻轻点了点头,随后继续说道:“在柳沙镇,我碰上了我离开山庄后的第一个恩人。他其实是一位隐退的江湖前辈,你们应该也知道,他是曾经玄清大师前辈的四大弟子之一的‘妖鬼大师’。”

    “妖鬼大师我知道……”见多识广的萧博听到后,插话道,“他精通世间的机关之术,传说授得‘鬼谷秘书’真传,不过后来听说是得罪过什么邪教派,最后隐退江湖了……”

    “嗯,他被人剜了膝盖。最后只能隐退,在柳山镇安享晚年……”萧天继续说道,“可能是觉得我的命运多舛吧,他收我为徒弟,教了我一些机关之术……当然也不过是一些木匠的技术罢了。但至少也能在柳沙镇学门手艺混口饭吃……”

    “在柳沙镇做木匠?”萧齐有些不可思议道。“那你这一年来武功是怎么得到提升的?”

    萧天的母亲张秀听着萧天最开始的坎坷命运,不禁轻声道:“哎,早说阿天你在山庄的时候要认真用心。结果被你师父赶出了门,知道外面的世间不易了吧?幸好阿天你还碰上了‘妖鬼大师’这样一位江湖中的老前辈,否则你恐怕混饭的日子都不好过吧……”

    “娘,孩儿知道以前不用心是孩儿的不是,但是现在我已经变了,原来的那些坎坷也算是对我的一种人生历练吧……”面对母亲看似严肃的话语,萧天苦笑道,但是萧天心里也清楚,自己母亲心里从来就对自己放心不下。

    雪翠坐在一旁好半天都没有说话。也许是一直在纠结白天自己和苏佳的事情。犹豫了好久,一向羞涩内向的雪翠终于又发话道:“那……那阿天你是怎么……怎么认识苏姑娘的……”

    听雪翠这么一问,萧天这才想到自己与苏佳的这一出。其实自己是很不愿意说出这段故事的,尤其是在雪翠面前,但是既然雪翠这么问了,萧天也只好慢慢叙述道:“你说佳儿啊……我和她也是在柳沙镇认识的。时间也并不长,没有一年,只有几个月而已……”

    萧博眉头一皱,想到今天师父交代过的事情,萧博又问道:“那那个苏姑娘究竟是何许人也。为什么会和你碰到一起?”

    “怎么说呢?她原来其实是追风派的一个弟子,命运和我有点像,后来……后来也被她的师父,追风派掌门人莫天行赶出了门派……”萧天吞吞吐吐地回答着,似乎是不想把苏佳和“断魂刀法”以及“江湖博”扯到一块儿去,并告诉自己的亲人,于是自己也隐瞒了一些真相,继续叙述道,“我们之间曾经发生过一些矛盾,结果……结果脸上不就被她划了一刀吗?”说着,萧天苦笑着用手在自己的左脸颊上抚摸了一下那条永远留下的“刀痕”。

    “阿天啊,你怎么会跟这样的姑娘认识的?”张秀听到是苏佳在自己儿子脸上留下刀痕的,脸上浮现出一些不高兴的神情,随后又道,“阿天你在外面经历了什么,娘亲不能完全管到,但是娘亲担心的是你在外面受到太多不好因素的影响……”

    听到了这句话,说实话,萧天的心里并不是太开心,虽然母亲的话没有直接点名苏佳,但是听得出来,自己的母亲似乎是不太喜欢苏佳。

    萧母的话语说出来,在外面静静聆听的苏佳自然也是听到了。不过苏佳并没有太多过激的反应,她只是眼神稍稍踌躇了一下,姿态和动作没有任何变化,然后依旧是靠在屋子的门口后,继续听着……

    萧天想要变向地帮苏佳解释一下,于是他又道:“其实……我和佳儿之所以闹矛盾,是我不好在先了。佳儿也挺可怜的,她的身世以及她的经历……”

    “那个苏姑娘到底是什么身世?”张秀又追问道。

    由于萧天没有打算直接告诉众人苏佳的身世,因此当自己的母亲这么问的时候,萧天也是怔了一下。随即,萧天迟缓了一下,然后继续道:“佳儿的身世嘛……她比我还要可怜,从小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母亲,从小到大还是追风派的掌门人莫天行莫前辈收养她的……”

    “可是她最后还不是被莫前辈赶出来了不是吗?”张秀继续道,“连身世都不明,而且还被曾经收养她的人赶了出来,这样的‘野姑娘’阿天你真的和她交往那么好?”

    萧天见着自己母亲对于苏佳的刁难越来越大,更是不敢说出苏佳的真实身份了。自己的母亲本来就希望自己能够安安稳稳地过日子,苏佳的身世又是那么的坎坷,要是让母亲知道自己和这样一种平日里刀尖上走的人交朋友,那自己的母亲就更不可能答应了。

    萧天想了想,继续解释道:“娘,别这么说,佳儿是个好女孩儿,没有您想得那么严重……”

    “是不是好女孩儿我自然是看得出来……”张秀依旧是板着脸说道。“但是阿天,我不希望你的人生路受到这些不好因素的影响……”

    这一句话基本上已经表达了张秀她自己本来的意思了——从一开始张秀就没有对苏佳有过好感。

    在自己母亲面前,萧天也不敢有太多的反驳。但也不能看着苏佳平白无故地被自己的母亲刁难,于是萧天还是补充一句道:“反正……佳儿的为人我最清楚,她非常善良。而且很有正义心。她曾经一个人冒着生命危险。只身一人拯救柳沙镇的百姓;曾经为了孩儿,只身犯险吃了卢欢前辈的‘夺魂掌’,救过孩儿一命;曾经为了中原百姓不受蒙元暴政的压迫。挺身站出来过……所以我很清楚佳儿,她绝对是一个好女孩儿……”

    “所以你就喜欢她对不对?”张秀听完萧天的讲述后,表情稍微缓和了一下,但依旧是不改口气道,“不过既然阿天你喜欢她,我也希望阿天你能够明白,无论你喜欢的对象再怎么样,喜欢一个人终究是要过日子的。如果你每天都和这样一个刀里来火里去的人在一起,你知道娘亲是有多么担惊受怕吗。你的其他亲人朋友会有多么不放心吗?”

    “这个我知道……”萧天听了母亲的话,轻声答道。其实以前和苏佳在一起那么久的日子,他和苏佳两个人也没少考虑这个问题。

    然而萧天这么一说,也可以算是自己与苏佳的关系了。雪翠在一旁听着,知道萧天的心里铁定喜欢的人是苏佳,于是做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自己的心里却是不断地在流泪……

    “不过话说回来,那个苏姑娘长得可真漂亮,阿天你能捞到这样的姑娘,也算是你很有福分啊——”一向性格开朗的萧齐突然插一句道,他这一句缓和了一下刚才有些沉郁的气氛。

    “阿齐。你别在秀姨面前说这些……”萧博在一旁冷不丁提醒一句道。

    “没关系……”萧天的母亲张秀接着道,“既然阿天喜欢那个苏姑娘,我相信她身上一定还有很多的优点,阿天你倒是可以继续说说之后你们经历的事情。”

    萧天见自己的母亲要求自己继续把自己的经历说下去,心想着这也是避开刚才话题最好的办法了,于是萧天缓了缓气,换了一个表情道:“那我继续说喽……刚才我也提到了,我和佳儿后来遇到了武林四圣之一的卢欢卢前辈。谁知卢欢为了为自己的徒弟出气,想要追杀我和佳儿,佳儿也因此为我受伤了。好在绝处逢生,我们找到了梅花山庄的金钗婆婆。金钗婆婆也就是当今武林四圣之一的郜英郜前辈,她不但治好了佳儿的伤,还教了我神龙九变剑法,我和佳儿也拜了郜前辈为师。”

    “怪不得阿天你的武功会长进这么多,原来是受到了郜前辈的指导啊……”萧齐笑着应道。

    “其实郜师父她也没指导我什么,只是传授给我神龙九变剑法的招式,然后让我自己去领悟罢了……”萧天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

    “金钗婆婆我听说过,在江湖中以医术著称,只是没想到她居然会是当今武林四圣之一的郜英郜前辈……”萧博也跟着道,“但是阿天你竟然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掌握神龙九变剑法的所有招式,说明你的进步还是很显著的。哪天我再给你指导一下武功的时候,我也来会一会这江湖中的‘第一剑法’——”

    “只是学会了招式而已,其实我的武功内力并不够……”萧天继续道,“我确实是应该听师父的,应该先去把基本功修好,到时候萧博师兄指导我的时候,我也要重新认真学习才行。”

    “好啊,那就明天吧,明天没什么事情,我们就在后山处,我亲自教阿天你其他萧家山庄的武功。”萧博答道。其实看着自己的兄弟进步得如此之快,萧博自己的心里也很开心。

    “那后来呢?”萧齐又迫不及待地问道,“后来阿天你又去了哪里?”

    “后来我和佳儿又去了汴梁,还认识了‘汴梁医侠’黄纪。”萧天越说越兴奋道,恨不得立刻把自己这段时间的所见所闻都说给大伙儿听。

    “没想到阿天你去的地方还蛮多的嘛,这样也好,也算是多长了见识了……”张秀看着自己的儿子出去的这一年,变得比以前成熟多了,心中也是多了一份欣慰。

    “我跟你们说,汴梁发生的事情可多了,首先就从剑道大会说起吧……”萧天继续兴奋道……

    屋里面的气氛越来越活跃,而屋外却依旧是那样的静谧。苏佳一个人依旧是靠在房门口,什么表情都没有变。她知道房间里面说的所有内容,然而自己心中放不下的,依旧是刚才萧天的母亲对自己的“不认可”。

    苏佳心里是喜欢萧天的,当初萧天说要带自己见他母亲的时候,自己还紧张得不得了。然而还没有在萧天母亲面前说一句话,确是要吃“闭门羹”,苏佳的心中难免有些不畅快。抬头望着暗淡的月色,苏佳也没有再想太多。她慢慢站直身子,离开了萧天的家门口,然后缓缓朝着后院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