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后山轶事
    五个人继续向着后山的方向走去,萧天不停地和身边的萧博和萧齐聊着自己以前在萧家山庄的点点滴滴,尽管自己只是仅仅离开了一年,但此时萧天的心情就如同离开了几十年后重回故乡的感觉,畅所欲言,根本就不想停下来。而苏佳则在萧天身后,慢慢听着,雪翠也没有再去想太多自己和苏佳的事情,还是和往常一样,跟朋友们一起,该开朗的时候还是很开朗……

    “说了这么多,阿天你还是想要回后山看看啊……”萧齐在一旁道,“想起咱们小的时候经常偷懒不训练,然后跑到后山的湖边去玩儿,结果还是被师父硬生生抓了回去,然后臭骂了一顿……”想起从前的事情,萧齐也在一旁不禁笑着回忆道。

    萧天觉得童年的时候还是有许多的欢乐,听了萧齐的话,自己也笑着点了点头。苏佳则在后面问道:“阿天,你们这里后山还有湖?”

    萧天回声应道:“是呀,那个湖不大,但是却很好地灌溉了地里的农作物,我们在萧家山庄主要的水源也是来自那里……”

    萧博走在最右边,也跟着道:“没错,山庄的寒洞就在湖边,到时候可以带苏姑娘你去看看。”

    “是呀,寒洞正如其名,里面就如同一个冰窖,据说是萧家山庄的前几任掌门为了利用洞里的寒气练功而用的,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萧天补充道,“不过那寒洞里既然有复杂的地道,一年前连‘斗转星移’的武功秘籍都藏在那里,说不定还真的有用呢……”

    萧博看着苏佳有些好奇的样子,于是继续说道:“寒洞里之所以建了这么复杂的地道,是因为曾经存放着非常重要的东西……当年萧家山庄的弟子辅佐吴王朱元璋讨伐张士诚的时候,义军缴获来了无数的铜炮。为了避人耳目。朱元璋命令将这些缴来的铜炮全部存放在萧家山庄寒洞的密道里……”

    “对啊,我也记得有这个事——”萧天这个时候似乎是想起来了,随后又道。“不过在我走之前,我不是听说寒洞里的那些铜炮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吗?我离开山庄的前一晚在地道里也没有太多铜炮的发现。当时都传闻说是朱元璋的义军没打招呼地就拿走了不是吗?毕竟通往这后山的路,又不是只有萧家山庄正门这一条。”看来萧天还不知道,就如萧博和师父萧举贤所猜测的那样,洞里的铜炮很有可能是被很久都没回来的同门弟子——前任掌门萧人聪的儿子萧武忠偷偷运走了……

    “那么重要的铜炮不见了,你们山庄不急吗?”苏佳有些疑惑道,“若是落到了恶人的手里,岂不是很危险?可是萧举贤萧前辈却似乎是没有采取什么紧急措施。莫非……萧前辈有什么难言之隐?”

    苏佳说完后,萧博两眼凝望了一下苏佳,眼神中充满了惊异,似乎是对苏佳的推理感到吃惊。当然。现在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还不得而知,无论这件事情与萧武忠是否有关,现在的一切还只是推测罢了……

    继续向山上进发,逐渐一个硕大的溶洞似的穴口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这里便是之前众人所说的“寒洞”,远远看去。寒洞周围的植物与一般的四季植物有些差异,附近的草木普遍比较低矮,依附在洞沿上的植物一片,渲染成一片银白色,似乎是一种新奇的植物。

    “这里就是寒洞了……”萧博对苏佳说道。“苏姑娘,待会儿靠近洞口的时候可要多注意点了,寒洞里面散发出来的寒气有些刺骨,若是全身聚气不足,很有可能会被洞里的寒气所伤。”

    苏佳眼见着面前的寒洞洞口,一阵风吹过,带过洞口的寒气,一股明显的阴冷扑面而来。苏佳没有因寒冷而颤抖,但手臂上传来了阵阵凉意。苏佳见着这个如同鬼斧神工的“天造洞穴”,不禁问道:“这寒洞是天然而成的,寒气不少,那山庄的人究竟拿它做什么呢?”

    萧博回答道:“有些前任掌门会用其练功,不过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个寒洞周围生长的稀有寒性植物,对于治疗盛火治病有很多效用。”

    “寒性植物……治病?”苏佳又问道。

    萧天看见苏佳一直疑惑不解的样子,随即一笑,然后一个跃步直接跳到了洞穴口的上方。由于扑面而来的寒气,萧天哆嗦了一下,随后在洞穴上口处摘下了几片银白色的植物,稍稍整理了一下后,又一个翻身跃步,回到了苏佳身边。

    萧天手上拿着药草似的银白色的植物,随后对着苏佳说道:“佳儿你看,这是在寒洞旁边受寒气影响生长的很特别的一种药草,名叫‘寒银草’。”

    苏佳看着萧天手上的“寒银草”,见着上面生着银白色的花叶,甚是罕见,于是又问道:“的确,在郜前辈那里认识了众多的草药,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种类,这个叫‘寒银草’的药草到底有什么用?”

    萧天继续解释道:“这些寒性药材专治盛火之毒,除此之外,还有接通经脉之用,若是有人的身体部位手脚的经脉出现坏死情况,这些‘寒银草’会有非常显著的疗效。因为萧家武功中的萧家拳法多以内伤比拼,弟子之间比武难免会出现一些经脉受损的内伤,这些‘寒银草’就会成为很好的疗伤剂。”

    苏佳点了点头,回声应道:“的确,看这银白色的花叶,若不是在极寒的环境下,很难长出这种稀有的植物药材。”

    萧天往侧边望了望,又对苏佳说道:“对了,佳儿,你不是说想要见山上的清湖吗?湖就在寒洞的后面,我现在带你去看看吧……”

    苏佳觉得反正也没什么事情,于是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跟着萧天往寒洞后面走去……

    雪翠看着萧天和苏佳一直和睦的样子,脸上挤出一丝勉强的微笑。萧齐在一旁看出了雪翠的一些不开心,于是问道:“雪翠,你怎么了。从今天阿天回来开始,你好像表情就一直不太开心,本来以为阿天回来了。雪翠师妹你会很开心的……”

    “没……没有了……”雪翠急忙羞涩地回答道,“只是……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罢了……”

    萧齐一直用疑惑的眼神望着雪翠。萧博似乎是懂一些男女之间感情的样子,眼神微微一皱……

    山上的清湖不大,但是在这不大的山腰处也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水面清和,清澈见底,萧家山庄也以此为水源之一。萧天走到湖边处,捡起地上的一颗石子,然后朝着远处的湖面扔去。打了一个水漂,连山露出轻松自如的神情。

    “看样子你的心情挺好的……”苏佳慢慢跟在萧天身后,看着萧天从容开心的样子,微笑着说道。“这湖水倒是挺清澈的,虽然比不上中原的大湖那样波澜壮阔,但是也能给人一种欣怡感。我曾经也希望将来能住在一个家门旁有湖水或是溪流的地方,原来在追风派的时候,也只有帮主正堂那里有一条溪流……”苏佳带着憧憬和回忆说道。

    “那佳儿你将来如果真的有了新家。也会选择有湖水或是溪流的地方吗?”萧天不禁问道。

    此话一出,苏佳有些愣住了。她倒不是关心湖水溪流的问题,而是“新家”。萧天本来只是问的普通的一句,随后感觉身边的苏佳半天没有做声,于是感觉到了自己话语的异样。紧接着。萧天和苏佳同时侧脸一望,两个人的脸上都抹去一片殷红,两眼也没有正眼望对方一眼。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苏佳转移话题道:“照……照这么说来,萧天你小的时候也喜欢来这里玩耍了?”

    “不能说是玩耍吧……”萧天带着回忆的口气回应道,“只是感觉心情不好的时候,比如说那天挨师父批了,就想要到湖边来解解闷……”

    苏佳听了,笑着说道:“看你说的,你小的时候哪一天没有挨师父批过?”

    一听到苏佳也在故意“笑话”自己,萧天把嘴巴瞥向一边,不好意思地将头偏了过去。而看见萧天这种傻傻的样子,苏佳甚至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湖水伴着波光粼粼,映射着萧天和苏佳玩笑的画面,整个寒洞后顿时充满了温馨……

    然而,几阵微风吹过后,湖水的平静似乎是被什么打破了,偶然几个水花不经意间地跳动,忽地洞旁似乎是掠过几个黑影,只是短短的一瞬间……

    “什么人?”一向警觉的苏佳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下意识地朝着刚才黑影掠过的方向喊道。

    “怎么了?”相比起来,萧天的反应力就差多了,听到苏佳突然的这一声提醒,萧天不禁问道。

    “刚才好像有几个人影,从洞旁边逃走了——”苏佳表情严肃道。

    “不会吧,刚才就那么一下子,佳儿你这么确定?”萧天又道,“就算真有,说不定也是山庄里的其他弟子吧,毕竟这后山又不是只有我们会来……”

    然而苏佳的警觉心依旧没有停下来,眉头微微一皱,又接着道:“是这样吗?今天阿天你回来,山庄的所有弟子都开心得不得了。如果刚才那几个人影真的是山庄的弟子,有必要这样刻意躲着我们吗?”

    “佳儿你的意思是……”苏佳这么一说,萧天的心中不禁一股冷汗冒出。

    “这些人肯定在做什么事情,不想让我们以及其他的萧家山庄的弟子知道……”苏佳一脸严肃道,“多想也无用,我们先过去看看再说——”说着,苏佳一个轻功直接越过湖面,朝着刚才那几个黑影离开的方向追去。

    “喂,佳儿,你等等——”萧天没有来得及叫住苏佳,他知道苏佳的性格,一旦碰上什么事情,苏佳总是想要想方设法弄清楚,有时心态也会变得不太平静。于是,萧天也跟上脚步,施展“凌云步”划过湖面,跟着苏佳一起追了过去……

    然而眼前的场景让苏佳有些失望了,湖后面是一个分岔路口,路口似乎是沿着下山的路。而且朝岔路口望去,每一条小道尽是崎岖遍地的灌木林,根本看不清里面的地形,更不用说刚才那几个轻功了得的逃跑的黑影了。

    萧天这个时候也赶了过来,正看见苏佳在一旁无奈地叹着气。

    “佳儿,这……”萧天看着眼前的岔路口,也有些失望道,“他们真的逃了,这么多的岔路口,我们根本没办法追……”

    “看来他们是早有准备的,而且也很熟悉这里的山路……”苏佳继续问道,“这样看下去,这些岔路口似乎是通往山下的。阿天,你知道这路怎么走吗?”

    萧天摇了摇头,轻声道:“岔路口这么多,我也只知道其中的一两条罢了。若是刚才的那几个人对这里的山路比我还熟悉的话,那我可就真没有办法了……”

    “见到我们就跑这么快,一定在做什么不好的事情……”苏佳轻声嘀咕道。

    “这里发生什么了,刚才我听到苏姑娘的声音……”这个时候,萧博他们听到了苏佳的声音后,也跟着赶了过来。

    萧天回过头,对着萧博以及萧齐等人说道:“刚才佳儿看到了几个人影从这里逃了下去,那些人一开始似乎是在后山寒洞附近做什么事情,但是看到我们之后就逃跑了。”

    “什么,是真的吗?”萧齐也有些惊讶道,“可是会有什么人特意妄为来萧家山庄做些不好的勾当呢?”

    “如果说那些人真的非常熟悉这里的隐蔽山路的话,说不定和你们萧家山庄真的有什么关系……”苏佳继续谨慎道,“对了,萧博大哥,你们应该也知道这后山的路是吧?”

    萧博轻轻点了点头,随后说道:“知道一二,不过因为这后山的路甚是复杂,很少有人能完全摸清楚所有的岔口通向,也因为如此,师父也并没有派过多的弟子在这后山口把守……”

    “那萧博大哥你既然还是明白一二的话,那你可知这后山下山的路通往哪儿吗?”苏佳又问道。

    萧博两眼踌躇了一下,随后跟着道:“从这里下山而去,可以比较捷径地通往陵关城的北门……”

    “陵关城?”萧天听了后,不禁插话道,“我记得那里不是离汴梁很近吗,而且还是汴梁军机的重要分支地?”

    “的确如此,但是北门的路崎岖复杂,如果这些人想要光明正大地来萧家山庄,完全可以从东门的大道上走。如果他们真的是要往北门走的话,这就说明……”萧博不禁有些紧张道。

    “说明刚才那几个人确实是冲着萧家山庄来的——”苏佳一脸严肃地紧跟道,“而且很有可能,他们背着做什么事情不想让你们萧家山庄的人知道……”

    “啊,竟有如此之事,那岂不是有人要对我们萧家山庄不利?”萧齐也紧张道。

    “现在还不敢确定,不过这个可能性也不小……”苏佳跟着道。

    “总之,不管怎样,还是先把这件事情汇报给师父吧……”萧天也正经道,“师父阅历很深,我相信师父一定能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嗯,如今之计,也只有先这样了……”萧齐也点头道。

    萧博一直盯着眼前的岔路口,内心却浮现出一个不好想法:“通往陵关城,该不会是……”

    岔路口的深处阴郁葱葱,根本看不清下山的路。没有办法继续追下去,众人还是决定,如萧天所说,先把这件事情告诉萧举贤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