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常青玉树
    萧天的父亲萧祯,生前是以种树为生。在萧天家的庭院后,有一个大院子,里面种着一棵参天大树。这棵树名叫“玉青树”,是萧祯生前一手栽培的。萧祯过世后,萧家的人将其遗体埋在了这棵“玉青树”底下,还立了个冢。萧天出生后,十八年来,这棵树一直茁壮地生长着,从一颗树苗长成了参天大树,在千篇一律的青松的映衬下,这棵“玉青树”成了这个庭院里一个独特的亮点。

    几阵微风吹过,庭院的“玉青树”上的玉青花几番摇摆,络绎缤纷地随风飘落,给不大的庭院增添了几分浪漫的点缀。

    萧天从自己的家,慢慢走到了这棵玉青树的后院里。那是他父亲的坟冢,萧天来到了后院的门口,两眼凝视着眼前的玉青树,流露出复杂的神情。渐渐地,萧天慢慢朝着玉青树的方向走去。萧天的眼神没有转移,双手下垂,脸上暂时还没有任何的表情。随即,伴着风吹飘絮划过萧天脸颊和发鬓的情景,萧天慢慢走到了玉青树前面,然后在壮硕的树干前停下了。

    自萧天的父亲萧祯亲手栽植这棵玉青树开始,二十多年来,玉青树早已变得根枝强壮、树叶繁茂。每到此时季节,伴着略微香味的玉青花争相开放,虽比不上那种妖艳怒放的牡丹芍药,但这种淡雅的幽香,却能给人一种沉稳和静谧。

    茂密的淡香花叶下,一个小小的坟冢立在玉青树下。碑上面并没有太多的装饰。只有简简单单的“萧祯之墓”四个字。因为当时萧祯去世的时候,萧天才刚出生,所以墓碑上面也没有太多的萧氏字语。

    萧天只是简单地望着眼前的玉青树很久。自己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反应。看着眼前的熟悉场景,萧天似乎还没有想好要说什么。

    苏佳本来是慢慢跟在萧天背后的,看到萧天进入后院里面敬重的场面,苏佳也不想打破这让人沉思的气氛,只是施展轻功挑在了院子围墙旁边的一个屋檐之上,静静地看着萧天在自己父亲坟冢面前伫立的样子,仅仅是静静地看着而已……

    萧天望着眼前的玉青树好久。随后缓缓抬起无动很久的手臂,渐渐用手在粗壮的树干上缓慢地抚摸,似乎对这棵玉青树有着不可分割的情感……

    不知过了多久。忽地,几滴晶莹的液体渐渐落下,如精灵般轻轻敲打在坟头上是萧天,倚靠在玉青树的树干上。萧天逐渐抑制不住内心的悲伤。曾经很少哭泣的男子汉却在自己父亲的坟冢面前落泪了。

    “爹,我回来了……”萧天逐渐哽咽起来,头重重倚在树干上,一只手的手臂也托在树干上,双眼紧闭,泪水不断滴落下来,语气越来越悲伤道,“爹。我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几句话语后。萧天情绪也有些激动了,两膝渐渐弯曲,最后整个人用手靠着树干,随后整个人在自己父亲的坟冢面前跪了下来。自萧天有意识以来,自己从来就没有真正见过自己的亲生父亲一面,每一次到后院来对着自己的父亲祈祷,却是不能听见他父亲的声音。别人家的孩子犯了错事,父亲总会严加教训,虽然严厉,但是却是从满了父爱。而萧天从小就没了父亲,父亲的严厉究竟是什么样的,萧天从来就没有经历过。然而自己远离他乡一年,终于可以回来家乡,本应该可以去感受亲人重聚的和睦,但是这一次回来,面对的依旧是面对了十七年的不变的墓碑,日积月累,对眼前的情感不但没有淡化,反倒是无可挽回的忧伤越来越深……

    苏佳在屋檐上目睹了萧天宣泄情感的全部过程,心中也能感受到一种愈来愈浓的忧伤。也许是萧天和自己的经历相似,从小自己的父亲就因为其他原因离开人世,因此从小就没有见过自己父亲的萧天与苏佳,也从来没有经历过平常人应该有的父爱……

    苏佳看着萧天的一举一动,自己的心里也是心有感触。终于,苏佳看着眼前的情景,终于是抑制不住自己内心情感的宣泄。她慢慢转过身,视线暂时离开了那棵玉青树,背过身子,也默默地留下了几滴泪水……

    旧时珍情本无遗,两欢相心却难惜。多望寻家童子乐,孤子心愁孰人记……

    过了很久,萧天的心情才平静下来。他重新站起身,凝望了自己父亲的坟冢一眼后,渐渐抬起头,借着穿透花叶的舒心的阳光,萧天环视着一岁一荣的茂盛的玉青花树,感觉心中一种希望和乐观涌上心头,渐渐露出了笑脸。

    苏佳从后面慢慢走进了庭院她的情绪也总算是平静了,看着萧天很长时间处于一种压抑的心态,苏佳想要进来帮忙分担一下萧天的苦忧。然而此时萧天反倒是有些乐观的看着树上的花叶,苏佳也感觉有些奇怪。

    萧天感觉到了苏佳的到来,先是回头应声道:“佳儿,你来了……”萧天也是知道苏佳刚才看到了自己在父亲坟冢前的一幕,所以表情还是很淡然,但是眼眶中依旧是有些湿红。

    苏佳看着萧天这个样子,也不好说什么。萧天见着苏佳陪自己回到萧家山庄后,没有多说什么话,于是萧天笑了笑说道:“佳儿,对不起,刚回到家,我可能是情感宣泄得有些过分了,不是和师兄弟们比武,就是和娘亲还有死去的爹见面,倒是有些冷落佳儿你了……”

    苏佳见着萧天无论什么时候都想着关心自己,心中不觉有些感动,随即苏佳摇了摇头,也回着笑道:“阿天,你不用关心我,我不要紧。其实……看见阿天你能和你原来的师兄弟妹以及亲人重逢,我也很高兴。真的……”苏佳口中这么说,眼神中依旧是透漏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

    但是很了解苏佳的萧天还是看出来了,他嘴唇抿了抿。随后轻声道:“佳儿,我知道,你看见我这个样子,一定也是想到自己以前在追风派的日子对吧?”

    发现萧天察觉到了自己的想法,苏佳也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头稍微低了一下。

    萧天两眼望着苏佳,继续说道:“佳儿你曾经在梁翁山的山洞里面跟我说过的吧……我们两个的身世在某些方面很相似。佳儿你以前还是李忆瑶的时候,和我一样在追风派也有很多的师兄弟妹们吧……对不起,佳儿。每次都勾起你伤心的回忆……”

    的确正如萧天所说,看见萧天回来的点点滴滴,苏佳自己也想到了自己从前在追风派的日子。不过和萧天以及其他的朋友经历了这么多,现在苏佳回想起从前的事情。已经不再是一味的悲观。于是苏佳反过来安慰道:“谢谢你关心我,阿天,这些事情我都能想得通,只是单纯地回忆起以前罢了……”

    萧天想了想,转移话题道:“要不这样吧,佳儿,怕你陪我一起回萧家山庄有些无聊,不如待会儿我陪你去后山看看吧。那里有一个寒洞很神秘,一年前我离开萧家山庄前夜的时候。就是在那里的密道里学到的‘斗转星移’的。”

    “听起来不错,不过现在也没什么事情,这也不急着吧……”苏佳笑着应了一声,随后自己看了看萧天旁边的玉青树,紧接着问道,“话说回来,我倒是对你父亲生前栽的这棵玉青树挺感兴趣的。这萧家山庄种的到处都是四季青松,唯独阿天你家后院这里种着这棵长着淡黄金花的玉青树,倒是挺有趣致的。”

    萧天听了,也回头看了一眼玉青树,并用手轻轻拍了一下树干,随后用深沉的口气说道:“我父亲原来并不是萧家山庄的弟子,不过因为是我师父的堂弟,所以还是和我娘一直住在这里。我父亲生平最擅长种植树木,听我娘亲说,这棵稀有的玉青树是我爹最为喜爱的……只可惜,这棵玉青树最后也成了我爹的坟冢……”说到这里,萧天的口气又有些悲伤起来。

    苏佳看着萧天悲伤的样子,也是于心不忍,想要转移话题,缓解一下忧伤的气氛,于是苏佳继续说道:“你倒是和你父亲一样,用心于一门技艺。你父亲擅长种植树木,而阿天你却是一个木匠……”

    “也许是继承了我爹的一些性格吧,尽管我也没有见过我父亲一面……”萧天轻声应道。

    苏佳想了想,又问道:“既然你父亲曾经不是萧家山庄的弟子,那为什么又让阿天你成为了萧家山庄的门下?”

    “噢,你说这个啊……”萧天继续回答道,“听我师父说,我爹一直想要我成为一个胸怀大志的人,不能一辈子像他一样活在狭小的田园里。我爹和我师父的感情很好,在我被赶出山庄之前,师父之所以一再容忍我,完全是因为我爹生前和他的感情与关系……”

    “这样啊……”苏佳淡淡地回答了一句,随后继续说道,“看来你爹,也是一个希望你将来有作为的好父亲啊……”

    萧天又回头望了望玉青树的树枝,随后微笑着道:“其实别看我爹以前只以种树为生,听我娘说,我爹也能从很多种树的现象中总结出很多道理……我爹去世后,我娘一直还是很怀念我爹,经常来这里为我爹默祷。小的时候我娘也告诉过我,想要听到爹想要对家人说什么,就要静静地聆听这玉青树的声音……”说着,萧天侧过身子,将自己的耳朵贴在了玉青树的树干上。

    苏佳看着萧天贴耳在树干上的样子,更是觉得不可思议,但看着萧天如此思念自己父亲的样子,苏佳也没好意思多说什么。

    “其实也并不是真是爹在说话……”萧天耳朵继续贴在树干上,两眼微闭,带着怀念无比的口气轻声道,“只是每次心烦意乱的时候,这样贴在树上聆听少许,心中便能平静许多……”说完,萧天又在上面靠了一段时间后,才慢慢站了起来。

    “其实我也挺羡慕阿天你的……”苏佳继续对着萧天道,“虽然离开了山庄一年,师父也对你很严格,师兄弟妹门那么关心你,至少他们都是想要为你好……而我就不同了,我这一离开追风派,恐怕这辈子都回不去了。自到现在,莫天行还在派杀手追杀我。小红姐姐死了,陈世今投靠了蒙古人,所有的悲痛当时就是在一瞬之间全部爆发,我也以为当时整个世界都黑暗了……”

    “不过好在佳儿你遇到了我,还有菁妹他们……”萧天这时反过来笑道,“虽然有很多不愉快的回忆,但是新的朋友也让佳儿你不再孤单了不是吗?”

    “是呀,所以我得好好谢谢你,阿天……”苏佳笑着道,“是你还有菁妹他们让我明白了,人不能过于纠结黑暗的过去,想要振作起来,终究还是要向前看。”

    “现在佳儿你真的懂了……”萧天微微说了一句,两眼望着苏佳,眼神稍稍微皱……

    正在萧天与苏佳对话间,萧齐这个时候跑了过来。看见萧天和苏佳单独在一起,于是萧齐问道:“怎么,大家伙儿不在,阿天你和苏姑娘倒是私下谈心是啊?”

    听了这句话,萧天和苏佳的脸同时红了起来。在外面,苏佳总是能应付过去;但到了这萧家山庄,苏佳要说要做什么事情,还得看萧天的眼色。

    萧天定了定神,随后又道:“你们呀,现在尽关心这些事情……说正事,阿齐你突然过来,是想要……干嘛呢?”

    萧齐继续说道:“是这样的,看着阿天你带回来一个这么漂亮的姑娘,我也蛮犹豫的,可是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个姑娘也挺厉害。既然来了,即是客人,又是阿天你的朋友,就带她去一次去后山看看吧……”

    “谢谢啊,这样也好,不然师父不承认我这个前萧家山庄的弟子,这些天若是不出去看看,那我可能就会真的无所事事了……”萧天回应道。

    “不用着急啊……”萧齐继续道,“我还约了萧博师兄,不过……我叫雪翠师妹也一起来的时候,她似乎心情有些低落。”

    “对啊,我回来的时候,好像看她也有些怪怪的……”萧天疑惑道。

    这个时候,苏佳的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萧天刚回萧家山庄,苏佳和雪翠对眼的时候,雪翠望着自己有些悲伤的眼神,苏佳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

    “要不我去开导开导她吧,说不定她今天真的是有什么心事……”萧天继续道,说着准备往雪翠家的方向走过去……

    “阿天,你先等一下”然而,苏佳的突然一声叫喊,萧天一回头,苏佳又把萧天给叫了回来,似乎是要秘密说什么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