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九十三章 亲人重聚
    听到自己的师父并没有赶自己走,只不过是不承认自己是萧家山庄的弟子罢了,萧天的心里这才好受一点。不过萧天毕生的愿望是想要为萧家山庄贡献自己的一切,如今萧举贤却再也不承认自己是萧家山庄的弟子,萧天的心里多多少少有些迷茫。

    萧举贤没有再说什么话,而是径直朝着阶梯而上,走回了阁楼正厅。剩下的萧天还在原地麻木地站着不动,而在旁边刚刚看完了“师徒对决”的萧家山庄众弟子似乎对刚才的精彩对决还念念不忘、心有所感……

    “想什么呢?”萧齐看着萧天一直在原地发呆,于是拍着他的肩膀道,“虽然师父依旧不承认你是萧家山庄的弟子,但是并没有赶你走,这已经算是幸运了……行了,别想太多了,你心里不痛快,不还有我们陪你吗?”

    萧天顿了一会儿,两眼有些低沉道:“我不是心里不痛快,只是心中有些疑惑,师父可从来没有对我这么严厉过,即使是一年前把我赶出山庄也没有。他今天出手为什么这么狠,差点要了我的命,这其中总感觉有什么原因,我回来后,师父即使还是那样严厉,但是性格上好像还是有些变了……”

    听萧天这么一说,萧齐也不解地喃喃道:“对哦,师父还从来没有对山庄里任何一个弟子如此严格过,就连萧博师兄也是……刚才师父实在是太吓人了,出手那么狠。好像和阿天你有深仇大恨似的。不过,你这臭小子倒是变得这么厉害了,连神龙九变剑法都会。话说回来。你真的是郜英郜前辈的弟子吗?”

    “这件事情回头再和你们说……”萧天先是轻声应了一句,随后又道,“师父他不会恨我的,否则不会让我继续留在山庄。可是刚才比武的时候,他似乎是有些抱着杀死我的心态,未免太严格了,明知道我的武功不济。却出手那么狠……我总感觉,这其中一定有什么我不知道甚至你们都不知道的原因……”

    “行了,不要多想了。不管师父他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至少你回来了,大家都很开心,这才是重点不是吗?”这个时候。大师兄萧博也从阶梯上走了下来。随后笑对着萧天道,“不管师父怎么认为,至少在我们这些师兄弟妹心目中,阿天你永远都是萧家山庄的弟子。何况,你现在的武功居然长进得这么快。别说师父说你没资格当萧家山庄的弟子,就刚才师父和你比武时出手的狠重来看,在这山庄里只有武功非常精强的弟子才有可能达到刚才阿天你对付师父的水平,所以说你已经很厉害了。”

    “谢谢萧博师兄。还有……所有的师兄弟妹们……”萧天只是淡淡地答了一句,心中却依旧是对师父奇怪举动的那个结。

    萧博看出来了。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后又安慰道:“行了,别叹气了,反正这几日你都留在山庄里,若是无事的时候,我来教你其他你没学过的萧家武功好了,凭你现在的根基,学起东西来肯定是很快了……再者,师父刚才也说了,你也有一年没有见你娘了,秀姨一定很想你,你快去看看吧,今天晚上我们几个陪你娘好好坐坐,谈谈你这一年来的所见所闻……”

    萧博这么一说,萧天这才想起来回来好一会儿了,还没有见到自己的娘亲。望母期盼的心态,萧天不禁道:“对啊,娘一定还不知道我回来了,我得赶紧去见她”

    说着,萧天一个箭步准备往阶梯上跑,萧博他们也想要陪萧天一起去见见。忽地,他稍微停了一下,转过头看了一眼还在原地发呆的苏佳,随后叫道:“佳儿,你也一起来啊”

    苏佳本来是在思考萧天一直在思考的关于他师父萧举贤奇怪举动的问题,突然萧天的这一句话一下子把苏佳从思绪中拉回来了。一听到萧天要带自己去见他的娘亲,苏佳不禁有些脸红起来,回答的话语也是有些羞涩:“噢……噢……”

    萧家山庄虽然是在山上,但是山顶处坐落的山庄内处,依旧是几个庭院错落挨着几个庭院。红色的围墙、苍劲的青松,屹立在半山云雾见,给人一种不屈的风骨。这也便是萧家山庄历代流传的精气神,那种屹立不倒的骨气正如同这一棵棵遒劲傲然的青松,世世代代见证着萧家人的血脉流传……

    往院子里更深出走,有几道错落的庄户这里便是一般萧家弟子家属居住的地方,萧天的娘亲张秀也是住在这里。

    萧天的父亲虽然是萧家人,但并不是萧家山庄的弟子。他是掌门萧举贤的堂弟,却是一点武功不会,生前是以种树为生;而萧天的母亲张秀也是一个非常平凡的劳动妇女,由于为了报答死去的堂弟,也就是萧天的父亲萧祯,萧举贤也让张秀有了一个归属之地,还将他们的儿子萧天收为了萧家山庄的弟子。

    然而,萧天一出生的时候,父亲萧祯就因为一场大病死了,萧举贤收留张秀后,萧天和张秀母子俩从此相依为命。然而由于武功不求上进,十七年来,萧天一直是山庄里武功垫底的弟子。萧举贤也不知是出于什么目的,最后无可奈何将萧天赶出了山庄。萧天的母亲张秀是一个严于教子的母亲,看着自己儿子不成器的样子,也并没有可怜。但是天下哪一个母亲是不思念只身在外的亲身骨肉?萧天出去的这一年间,张秀也是没少寄托对亲生儿子的思念……

    萧天家里,张秀正在一心一意地缝补着一些破旧的衣服,自从萧天出生、萧祯过世以来,张秀一直在用勤劳的双手为山庄的弟子缝补着每一件衣裳。自然。即使张秀作为一个俗称的“寡妇”在山庄里面没有什么地位,山庄里面所有的人都很敬重她,所有的弟子也亲切地称呼她“秀姨”。而在萧天离开的一年间。萧天原来最好的朋友萧博、萧齐以及雪翠隔三差五地就会过来陪张秀聊聊天,用以消磨萧天不在的日子里,张秀打从心里也是很喜爱这些非常关心自己的“孩子们”。然而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仅仅一年过去,萧天就回来看自己了……

    “娘,我回来了……”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一声叫喊,张秀做活的双手突然停了下来。由于念子心切。刚才又做了不少时间的活,张秀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娘,我回来了”然而。这一次的声音比刚才要清晰了很多,张秀听出来了,整个人都站了起来这个声音她太熟悉了,但也是有一年之久没有听到了。

    “娘。我回来了!”声音已经传到了家门口。只听得一阵推门的声音,那个一年没见的亲切身影再一次出现在了张秀面前。

    “阿天?阿天”张秀那作为母亲的最初情感在这一刻倾泻而出,哭着看着眼前的萧天道,“真的是你,阿天?”

    “我回来了,娘”萧天看着母亲思念自己的样子,自己也有些忍不住落泪了。

    萧天身后的弟子见到这一场景,也有些感动了。萧博顿了一下。随后对张秀道:“秀姨,阿天这回真的回来了……”

    现在没能再说什么。张秀冲上去一把抱住了一年不见的亲生儿子,不停地哭诉道:“太好了,阿天,你终于回来了,娘太担心你了……”

    萧天在外一年,如今回来终于看到了自己最想见到的身影,他的眼眶也不禁有些湿润了。渐渐地,萧天两手微微抬起,放在了自己娘亲的腰间上,随后将她轻轻地抱住了。随后,萧天哽咽道:“娘,我终于回来了……”随后,两滴热泪自萧天的脸颊划下,浸湿了张秀的肩膀衣服。

    身后的苏佳看着萧天终于和自己的母亲重聚,自己也有些感动了。她很少哭,每次哭都是在表达真实情感的时候。第一次是在柳沙镇郊外,萧天对自己的不离不弃哭了;第二次是在梅花山庄萧天舍身救自己的时候哭了;第三次是在汴梁城自己夜闯相府前时,轻吻萧天、诉说真情的时候哭了……然而今天却是只有萧天,当萧天和自己的母亲重聚的时候,苏佳也不禁留下了眼泪也许是真的被他们母子俩的重聚而感动,也许……苏佳也想到了自己一直在寻找却依旧没有找到的亲生母亲林雨霏……

    张秀松开了紧抱萧天的双手,望了望萧天已经脱了稚气的刚劲脸庞,随后用慈祥的声音道:“对不起,阿天,原来娘亲一年前狠心随你师父的想法,把你赶出了山庄……”

    萧天用手擦了擦眼泪,随后轻轻摇头道:“不,正是因为娘和师父把孩儿赶出了山庄,孩儿才明白了许多的东西,见到了更多的世面,交到了更多的朋友……”

    “一年不见,你这身子倒是结实了不少……”张秀说着,目光逐渐转移到萧天左脸的刀痕上,随后又有些惊讶道,“阿天,你这脸怎么……”

    萧天知道自己母亲所说的,随后用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刀痕,轻轻摇头道:“噢,之前发生了点小意外,不碍事的……”

    “这么长的一刀,脸不疼吗?”张秀依旧关心地问道。

    “不疼不疼……”萧天摇了摇头,随后安慰道,“既然孩儿已经回来了,娘您就别操太多心了,今天晚上萧博师兄他们和孩儿一起都在咱们家坐坐,孩儿会给您讲这一年来孩儿经历的事情。”

    “是呀,只要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张秀轻轻叹了一句,心中也不再担心什么,毕竟还有什么比自己亲生儿子回来更重要的呢?

    萧天顿了一下,放开了自己的母亲,随后转头介绍道:“娘,孩儿给你介绍介绍,这是孩儿的朋友,她叫苏佳。佳儿,这是我娘,你可以叫她秀姨。”

    “秀……秀姨……”看着萧天如此迫不及待地把自己介绍给他的娘亲,苏佳微微脸红道。

    然而。张秀似乎对苏佳的到来并没有太多的关注,她望了一眼站在最远处的苏佳,随后对萧天问道:“阿天。你出门在外交好的朋友娘不反对,可是也不能随便把一个女孩子家带回家里来,这像什么话?”

    萧天心里知道自己娘亲的想法,一年不见回来,突然带一个陌生的漂亮女子回来,娘亲肯定是有些不适应。萧天想了想,随后道:“娘。你可别小看佳儿,她可不是一个一般的姑娘,孩儿之所以能和她成为朋友。也是有原因的……至于这个吗,今天晚上孩儿再给你们好好讲讲,现在也别太难为人家了……”

    张秀最后看了一眼苏佳,心中似乎是有什么想法。眉头一皱。随后。张秀又对萧天道:“对了,阿天,你今天从外面回来,还没有去看你爹的冢吧?”

    张秀这一提,萧天才想到了自己每日时分都是要在自己爹的冢前默祷的。想罢,萧天回声应道:“我知道,娘,您是说爹生前种的那棵‘玉青树’是吧?孩儿当然知道。孩儿待会儿就回去那里默祷爹的……”

    说着说着,萧天的眼神中又流露出了一丝忧伤的神情。想到自己出生时就过世的父亲,自己还没来得及看上一眼,父子就已是天地一隔。正因如此,原来萧天每当相见父亲的时候,都只能在自己亲爹生前种的那棵“玉青树”下的坟冢默祷些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