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严师训徒
    萧举贤的突然出现,原本热闹喧嚣的场面一下子变得安静了许多。萧博看到了身后萧举贤的到来,立刻往旁边站开,随后轻声应了一句:“师父”

    其他的弟子见状也纷纷不做声了,全部散开站成两道。

    此时萧举贤的表情非常严肃,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再作声的弟子,随后望了望阶梯下的萧天,脸上却并没有太多变化的表情。

    萧天此时心里也很紧张,萧举贤的这个表情,和一年前一样,一样的严峻,一样的威严。

    “师父……”萧博继续轻声道,“阿天他回来了……”

    “我知道”萧举贤先是用低沉的语句回答了一句,随后严肃的眼神直望着阶下的萧天,心中似乎有什么想法,随即问道,“你回来干嘛,一年前我不是把你赶出师门了吗?”

    没想到一年过去了,萧举贤依旧是对自己那么严肃,脸上也没有一丝笑容。萧天不禁咽了一口口水,眉间不断地颤抖。随即,萧天回声应道:“我想证明我不是萧家最差的,这一年以来我一直在外苦练,盼望着能有一日可以回到萧家山庄……”

    然而还没等萧天说完,萧举贤直接插话道:“我有说过要你回来了吗?你不记得了吗,我曾经说过把你赶出萧家山庄,你就终生不会再是萧家山庄的弟子了。习武不佳,上进心不足,这不是萧家弟子的作为!”萧举贤的话语句句重耳。每一道口气似乎都不给萧天留情面。

    “难道我现在武功长进了,还不能回萧家山庄吗?”萧天见着自己的师父依旧是没有改变对自己原来的看法,于是反驳道。“刚才我还不是打败了其他的师兄弟,说明我已经不是最差的了不是吗,那为什么我现在还不能回来?”

    “不是最差的?哼”萧举贤听萧天说完后,即刻严厉道,“你还是和原来一样,只追求不是最差的,难怪你没有上进心……一个人没有业绩不要紧。但若是没了上进心,他的人生就会很失败,也无颜以君子大丈夫存活于世!十七年。你从来都没有认真对待过你自己,你知道你父亲临死前是怎么交代我的吗?”

    萧举贤的这句话有些太重了,不但狠狠言训了萧天一顿,而且还提及到了萧天出生时就过世的父亲萧祯。萧天的心里不禁有些难过。没想到一年过去了,师父对自己还是这样的严厉。

    在萧天身后看着一切的苏佳,也不禁对萧举贤的言行感到吃惊,她完全不敢相信身为武林宗师的萧举贤,居然在萧天面前毫不客气地教训了好一番,不留任何情面,愣是将萧天说得“无地自容”。

    萧天稍稍闭了闭眼,慢慢低下头。两手的拳头却是越握越紧。随后,萧天缓缓说道:“好。正如师父您所说,我萧天一年前只追求不是最差的……但是一年后的今天,我要追求最好的!”最后一句话萧天说得异常响亮,并用右手握拳,指向自己师父萧举贤的方向。

    萧天的眼神很坚定,如今的自己却是和以前不一样了。萧举贤望着萧天坚定的眼神,表情却依旧是那样严肃,紧接着他又道:“哼,随你怎么说好了,我既然把你赶出了萧家山庄,就没有要你再回来的打算”

    这句话说得有些绝情了,萧天的心中不禁一阵阵痛。不过萧天并没有落下自己的坚定,他继续坚持道:“为什么,我现在的武功已经远胜从前了,还能打赢那么多的师兄弟,为什么师父您还不留我?”

    萧举贤依旧是冷峻的面庞,继续道:“远胜从前?哼,真以为自己一年就能练会许多东西吗……原来你学东西从来都是三心二意,现在性子一样不变,不管你怎么练,态度不变,永远不会有实质性的改变,以你现在的武功,也没资格做萧家山庄的弟子!”

    萧举贤的口气越来越不客气,这哪里是把萧天当成自己原来的弟子,完全把萧天当做敌客了。

    看着自己的师父一再刁难自己,这一回萧天再也忍不住了,突然地先发驳言道:“师父您又没有看到弟子这一年的长进,为什么要断言我还是原来的态度呢?”

    此话一出,萧举贤背对着身子回了回头,随后冷言道:“看来你不只是不认真,而且还很自负嘛……”

    萧天看着自己的师父一点都不信任自己,心中也是焦急不已。一旁的弟子想要为萧天求情,于是对萧举贤道:“师父,刚才阿天都能打败萧竹师兄和萧宇冲师兄了,这样的武功在山庄里都算是中等偏上的了,为什么师父您不留阿天呢……就算阿天又犯了什么错,师父您可以好好教导他嘛,何必动气呢……”

    萧举贤愣了好一会儿,随后转身道:“好,那我现在就教他!”

    话音刚落,萧举贤手中的一棵松球直接暗器般地“嗖”地朝着萧天方向飞去。萧天看着飞来的暗器,又是师父亲手投掷的,万万不敢有任何的马虎,于是直接一个身法躲了过去。

    然而,萧举贤手中的松球似乎是连带着飞出,刚才萧天做出躲闪动作时,萧举贤先一步看出了萧天的动向,预先在萧天即将落地的地方飞出另一颗松球。果然,这一次萧天没有料到,双脚刚一落地,萧举贤手中的第二颗松球正好打在了萧天的额头上。

    萧天被这一下打中后,顿时愣住了松球打在了自己的额头上,在以前师父也是这么教训自己的。

    萧举贤看着萧天没有躲开这一下,于是立即严肃道:“一年过去了,你还是没变。出招依旧是那么浮躁!我以前跟你说过什么?在面对敌人不多的暗器时,不要急着全移身法,否则很容易被人提前看出破绽。可你直到现在还是没有掌握。还说有进步了,不依旧是原来那个态度吗?”

    萧天听了后,这一回并没有反驳,他不禁觉得师父说得确实有道理,原来自己的师父萧举贤反复强调的内容,萧天自己直到现在还没记清楚。

    萧天深深叹了一口气,两指夹住打在自己额头上的松球。随后手腕一用力,将松球暗器般地扔回了萧举贤。

    然而,这一回萧举贤倒是按捺不住了。一个轻功直接跃到了阵地中央,看来是要检验萧天其他的武功怎么样。萧天没有想到自己的师父会出手这么快,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萧举贤直接一招“沉月拳”。飘忽的掌拳直接划过萧天的胸前。

    “沉月拳”在萧家拳法中算是萧家十六式拳法中比较上乘的招式。威力不俗,萧天自己见到的也不多。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师父会对自己这么不留情面,但是又不能不在师父面前证明自己,于是只好先用“伏魔拳”硬接下这一招。

    然而让萧天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师父萧举贤不但招式上没有不留余力,力道上更是不留情面,这一拳对下去,萧天的手臂顿时一阵酸麻。被迫收回了拳头。没完,萧举贤真的是没有任何的客气。萧天这一下没有把持平衡,萧举贤的那一拳继续打在萧天的胸前。萧天胸前顿感一阵压抑,随后如同遭遇重创一般,整个人被萧举贤这一拳打飞了五丈之远。

    “阿天”苏佳不禁叫了一声。

    见到萧举贤对萧天出手这么重,其他的萧家山庄弟子也是感到诧异,甚至有些略微的惊恐,就算平日里萧举贤再怎么严格,也从来没有对自家弟子出手这么狠过。眼看着萧天吃了这么重一拳,好像萧天就是萧举贤的仇人一般。

    萧天吃了这一拳后,整个人趴在地上不动了好半天。萧举贤看着萧天被一掌打得弱不禁风的样子,继续一脸冷板道:“哼,出去一年,依旧是只会这些基本的招式,内力也没怎么长进嘛……只有这点觉悟,也想回萧家山庄吗?”

    萧天躺在地上,脸对着满是灰尘的地面,牙关却是紧咬,似乎心有不甘,也有着一丝痛楚。

    萧举贤似乎并不打算就此罢手,他又朝着萧天倒下的地方走去,然后对着倒在地上的萧天道:“怎么,这么一下就吃不消了,你不是很有能耐吗?起来起来啊”说完,萧举贤直接一脚踢向了倒在地上的萧天。

    萧天心中顿时一紧,感觉到了自己师父的一脚朝自己过来了,萧天立刻全身一用力,从地上一个翻身起来,双脚抵住了萧举贤的那一脚袭来。

    然而萧举贤依旧是不留情面,趁着萧天没有把握好平衡,萧举贤抽出了身上的长剑,施展出萧家剑法中的“紫云剑诀”,一道紫色剑光环绕几番,然后闪电般的朝着萧天的身前而去。

    “阿天当心啊”萧齐看着萧天在师父的“紧逼下”处于危险状态,立刻大声喊道。

    萧天自知也不能纯躲过这一下,眼看着身为武林七雄之一的师父居然在自己面前毫不手软,看来萧天不抱着杀死对方的决心,自己也会活不了的。于是,萧天“啊”地使出全身力道,翻身一个“斗转星移”,试图拨开萧举贤的“紫云剑诀”的剑光。

    然而身为武林七雄之一的萧举贤,内力的对比差异自然是碾压萧天的。尽管萧天用尽了全身的力道,依旧是没能挡住。萧天用锋利无比的梅花剑剑背稍加抵挡,依旧是被震出少许内伤,整个人再次向后飞去。

    可是萧举贤依旧是没有善罢甘休,一个“凌云步”,直接冲向了萧天的面前,准备对着萧天的身前又是一剑。自己师父如此快的速度,萧天根本来不及思考,自己还没有站稳,就也踏着“凌云步”向后偏移而去。

    然而萧天的“凌云步”自然是没有萧举贤用得那样纯熟,自己还没摸清攻防的几式套路,萧举贤就已经在萧天身侧虚晃两圈。并用长剑不断地冲击萧天,使得萧天的“凌云步”根本就没有施展的余地。

    萧天顿时感觉到周围的剑光密密麻麻地朝着自己涌来,于是自己一鼓作气。双脚用力一蹬,整个人腾跃而起,跳出萧举贤的身影步伐包围,占据主动,从上而下,俯冲一道“剑气破天”,带着雷鸣般的气势。直冲而下,想要用强劲的内力四散而开,冲破萧举贤的“凌云步”阵法。

    然而经验老道的萧举贤对萧天这“毫无用处”的一击。完全不在意,他瞬时停下脚步,随即也使出了“斗转星移”,拨开了萧天“剑气破天”的内力。

    武林宗师的内力就是不一样。萧举贤的“斗转星移”即出。萧天的剑还没有冲下去,顿觉眼前一阵虚晃,不但手中的剑没有力道,自己都有些晕头转向的。果然,萧举贤的内力强得惊人,“斗转星移”的内力直接把萧天整个人给控制住了,萧天从上而下进入了“斗转星移”的控制范围,完全失去了自制力。任由萧举贤摆布。

    萧举贤二话不说,双手一个轮回。“斗转星移”的内力一道偏转,萧天整个人直接被抛出十丈之远,整个人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这一下摔得着实不轻,萧天也没能立刻站起来。萧举贤鲜有的如此毫不留情,周围的一些不忍心的女弟子甚至都不敢看萧天了。苏佳在原地看着萧天被师父“惨训”的样子,心中也是担心不已。

    萧举贤这一回停手了,但是严肃的表情依旧是没有变。随即,萧举贤对着倒在地上的萧天,继续严肃道:“一年了,你就只有这一点水平了是吗?你看看你,打得像个什么样子?我以前教你‘凌云步’的时候,经常强调要移动中平衡,平衡中变换,变换中寻找机会,而不是一味的躲避……还有‘斗转星移’,你别以为你离开前晚在寒洞偷学的‘斗转星移’我不知道,结果学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内力不精强,连一招普通的剑法都挡不住,作为萧家的弟子出去,还不笑死人?你总说你比以前强了许多,就这水平,你又有什么颜面继续呆在萧家山庄?”

    萧举贤的口气越来越重,在旁观人眼里看来,绝对不敢相信这两个人是师徒关系。但是同门的弟子都知道,刚才师父的出手确实是太重了,刚才萧天的那抵挡的几回合已经很不容易了,若是换做其他的弟子,恐怕一招都接不下。如果这样都没资格呆在萧家山庄,那其他弟子就更不用说了众人不禁有着一种想法,萧举贤对萧天实在是他苛刻了。

    “师父,算了,别打了,阿天他知道错了……”终于,周围有不忍心的师姐师妹轻声道。

    谁知,萧举贤并没有立即理会,而是继续对着萧天道:“为人在世,不是活在别人的施舍中。如果自己不够坚强,没有克服困难的毅力,那他就永远不会进步,永远都只能苟活在黑暗的夹缝中,成为别人戏谑的笑柄!”这一句话,萧举贤的语气更是严厉。

    倒在地上的萧天似乎是听见了,心中如同刀割般的痛。他两手握拳,随后重重地在地上一捶,整个人立刻站了起来。

    在场所有围观的人都惊呆了,此时的萧天已经是满脸尘土,额头上还有刚才受伤留的少许血,但萧天的眼神却是从未有过的坚定。他两眼望着自己的师父萧举贤,倒不是仇恨的目光,反而更像是心中有了一份决心。

    “怎么,你还想证明自己是吗?”萧举贤看着萧天这份不服输的劲头,又严肃地问道。

    “正如师父您所说的,我现在不站起来,这一辈子就永远站不起来了!”萧天字字句句说得异常坚定,手中的梅花剑也是越握越紧,随后剑锋指着自己的师父道,“我今天回来的目的,就是要证明我真的变了,变得比以前更有毅力、更坚强了!”

    此话一出,周围的所有弟子心中似乎都被触动了,他们把目光全部集中在了萧天身上,看着这个坚定不屈的身影,心中都有同样的一个想法萧天真的变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