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回忆深省
    黄纪被王二生和王三生打昏之后,就暂时昏迷了过去,整个人也没了清醒的意识。耳边的喧闹声消失了,自己的身体被官府的人强行拖走了也不知道,甚至就连自己是死是活也弄不清楚……

    昏迷的黄纪也不知道自己人在哪里,他的意识不断飘忽,脑海中也尽是云里雾里的回忆。拨开梦境的云雾,黄纪似乎又回到那个了熟悉的地方……

    ……

    这是一个偏僻的乡村,黄纪走在弯弯折折的小道上,身旁还跟着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那个汉子体格健魄,身着带有补丁的衣装,和黄纪身上的白袍完全不搭调。黄纪整个人书生的气质,给人温文尔雅的感觉,而他身边的人却是给人一种“野汉子”的即视感,脸上还留有粗糙的胡渣,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一个山中莽夫的样子。谁也不会相信,这两个人走在一起会是什么关系。

    然而站在黄纪身旁的汉子不是别人,正是黄纪的义父丐帮帮主兼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葛威。

    “纪儿,汴梁城就在前方不远处了……”葛威走到一个山峭边上,指着前方被云雾遮眼的城郭说道,“义父年轻的时候曾经就在汴梁城行侠仗义,最后被前任丐帮帮主赏识。如今义父已经成了新的丐帮帮主,义父想要纪儿你和义父有同样的经历,所以让你在汴梁城里历练历练……”

    黄纪走在葛威的身后,背上却带着装着书画的行礼。然后慢慢说道:“哎,走了这么远,汴梁城终于到了……”

    葛威看着背后的黄纪有些拖拉的样子。转身叫道:“纪儿,你是我的义子,从小我又是把你放在丐帮的环境下成长的,怎么你还是和我们不一样,尽对这些文人的诗词字画感兴趣……哎,看来纪儿你还真是继承了你亲生父母的性格啊……”

    然而一提到黄纪的亲生父母,黄纪的表情就显得有些悲伤。葛威在对面看出了黄纪的心思。知道自己不应该提这些的,于是安慰道:“纪儿,我知道。你知道了你父母的死后,心中还是一直放不下……”

    “义父您告诉过我,杀害我亲生父母的仇人是鬼王师……”黄纪稚嫩的眼神中,顿时多了几分杀气。黄纪声音低沉道。“现在义父您教了我武功,总有一天我要亲手杀了鬼王师,替我爹娘以及我们家死去的人报仇雪恨!”

    看着黄纪的杀意突起,葛威闭着眼叹了一口气,随后轻声对黄纪道:“纪儿,你先到义父这边来,义父有话要跟你说……”

    黄纪一向都是很听葛威的话,虽然不知道自己的义父究竟要跟自己说什么。但是黄纪还是按照葛威说的,先一步走到了葛威身前。

    “义父。您想跟纪儿说什么?”黄纪疑惑地问道。

    葛威睁开眼,拍了拍黄纪的肩膀,随后平静道:“为父母报仇雪恨的确是天经地义,但男子汉大丈夫在世,要胸怀天下、心寄苍生,不能一味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纪儿,你还知道你要去汴梁的目的吧?”

    “纪儿当然知道……”黄纪点头答道,“纪儿习得世间医术,一定要用医术救治城中穷苦的百姓,为他们排忧解难,也不失为侠义之道,这是义父您亲自告诉纪儿的。”

    葛威顿了一下,继续问道:“义父教了纪儿你不少的武功,就连丐帮的绝学‘降龙十八掌’你都学会了,可以说一般的武林高手纪儿你都不在话下。可是当事时下,天下兵荒马乱,盗贼丛生,纪儿你可知道义父为何反而让你去行医而不是去除暴?”

    这个问题葛威倒是从来没有问过黄纪,黄纪自己也从来没有想过。他摇了摇头,一脸茫然道:“纪儿不解,还望义父教导”

    葛威继续说道:“世间许多人都被仇恨蒙蔽双眼,失去了本应该有的人生价值观。纪儿你本身就是有家仇在身,你年纪轻轻,若是不能正确看待仇恨,只会增添戾气,为人罔也。义父教你那么多的绝世武功,只为让你在乱世之中有防身之用。义父之所以让你去行医,是为了让你知道‘侠义至善’的道理。丐帮上下,上来推崇侠义之道,所谓侠义之道,即心寄于民,扬善天下。并非以武之力便能惩恶世间,若是恨意蒙蔽,戾气过重,只会杀人不滞、危害人世,此失其侠之道也。然唯其医术救人,方可恩泽民心,世人方明善之至也,此所谓‘侠义’之根本也,即扬善首之,惩恶次之。”

    黄纪似乎是听明白了,继续点头道:“噢,纪儿明白了,纪儿一定会如义父所愿,广推医道,治病救人。”

    “这样就好,希望纪儿你以后一人在汴梁能够济世众生,不到关键时刻,万万不得施展丐帮武功”葛威继续说道。

    “纪儿明白,纪儿一定不负义父所望……”黄纪先是应声回答道,随后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继续问道,“不过话说回来,义父能给纪儿说出这样的道理,应该也有其作为根本的经历或是看到过什么吧?”

    “你想问什么?”葛威自己好像也想起了什么,又对黄纪问道。

    黄纪继续道:“虽然从小就听义父你讲了这么多的大道理,但是却没怎么听过义父您的一些事迹。义父您说过,您行走江湖多年,能从很多事情中总结出人生大大小小的道理,那您刚才所讲的,究竟是有过什么事迹吗?”

    葛威听了黄纪的问题,愣了好一会儿,随后他轻轻笑了笑,紧接着道:“看来纪儿你样子老实,但是脑子也不笨嘛……没错,义父曾经的确是经历过那样的事情。只是……义父其实不想再多回忆那样的事情……”

    “究竟是什么事啊,不能告诉纪儿吗?”黄纪又问道。

    “不是不能,只是不想再提。不过如果纪儿你想知道。那告诉你也无妨……”葛威挺了挺身子,开始描述道,“在义父很年轻的时候那个时候你还没有出生就已经是丐帮的一个精英弟子了,在丐帮上下,我的武功基本上可以尽数打败除了帮主以外的所有弟子。有一次逢年过节,我一个人回到了乡下,准备和我那时还没过世的爹娘重逢。然而到了乡关口的时候。却正好碰见了官府来收村里的粮税。由于朝廷上下开始动荡,关税缺紧,边区的官吏便加大了搜刮民税的行为。”

    “那个时候朝廷就开始重税了……”黄纪叹声道。

    “是呀。蒙古人统一了中原,我们作为汉人反倒是被当做了最低下的人种……”葛威继续道,“不过这都不是重点,当时官府压迫得厉害。又正赶上天灾。粮食短缺。结果村里的人没能定时交够粮税,村里的人还遭到了官吏的毒打……但是义父正好路过村关口,看到了这一幕。我想要上去劝解,丧心病狂的官吏却提刀拿村里的人做人质。当时以我的武功,不出两下就能解决那些杂碎。可是当时义父我并没有那么做,因为官吏的人随时都有可能杀害人质。后来义父我忍住了,足足让他们用杖棍打了我一百杖,他们才肯离去。至始至终义父我都是强忍着。没有还一次手。事后义父也没有因为怀恨在心而私下去找那些官吏算账,因为义父清楚。如果再找他们算账,就算自己能全身而退,最后受到牵连的,还是村里的人……”说到这里,葛威有些哽咽了,也许是也想到了自己过世多年的爹娘,心中有所感触罢了。

    黄纪听完后,整个人也受到了一些震撼。葛威看着黄纪略懂一些的样子,继续说道:“若是为了私怨,去找官吏复仇,说不定结果还会更严重。有时候为了其他的人或事情,也要学会放下仇恨,明其‘侠义之道’的真正意义所在,纪儿你懂了吗?”

    黄纪微微点了点头,随后说道:“纪儿明白了,纪儿去了汴梁城后,一定一心为百姓医治病患,不会心寄太多的仇恨,也不会因为官府的压迫而不顾一切地去打抱不平,从而害了无辜的百姓……放心吧,义父,纪儿记住了您所说的真正的‘侠义之道’……”

    看着黄纪自信的眼神,比较满意地点了点头……

    ……

    梦里徘徊了许久,那个熟悉的地方逐渐也被云雾给这掩住了。渐渐地,黄纪模模糊糊感觉到了自己的意识正在逐步恢复,而自己的身体也慢慢有了由浅到深的疼痛感。梦里的云雾伴着光亮越来越亮,却是越来越模糊;而眼前的真实越来越清晰,光亮却是越来越暗……

    终于,身上淤血一处的一阵剧痛,把依旧昏迷在梦里的黄纪给痛醒了。黄纪顿时睁开眼,但是并没有疼痛得叫出声。他躺在一个四周是石块堆积成围墙的房间里。天花板昏暗不明,却能看到缠绕的蛛丝。右侧有一个天窗,苍凉的月光从外面映射进来看来现在已经是晚上了。

    黄纪的手往地上摸了摸,地上尽是阴湿的干草之类的东西。黄纪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又把头向左侧望去,左侧是冰冷黑暗的铁门栅栏,果然黄纪现在所躺的地方是监狱。

    黄纪想要起身,腰部刚一用力,顿时剧痛感充满全身今天申时时刻,自己被袁冲铐住之后,王二生和王三生显然是没有再黄纪身上少下“拳脚功夫”。黄纪手上的铐子还在,透过已经被血染红的破碎的裤子,能看到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

    黄纪躺在地上,用内力稍稍帮自己疗了一下伤,随后一鼓作气从地上坐了起来。黄纪坐在阴湿的地上,背对着天窗映射进来的月光,整个人用麻木的眼神望着牢狱铁门外的一切,心中略有所想:“刚才居然梦到了来汴梁之前和义父之间的对话……看来我这次的经历和义父当年在村里的经历很像啊,只不过这一次我面对的。可是汴梁城的镇守大将军……不过既然如义父所愿,心寄于民,无论接下去会有什么命运等着我。我也问心无愧了吧……”说着,黄纪反倒是自笑了几声。

    然而这轻轻的笑声,传荡在阴湿的地牢里,倒是被看守地牢的两个侍卫听见了。侍卫是王大生亲自派的手下,也知道里面笑着的人是刚刚从昏迷中醒来的黄纪,于是一人笑道:“哼,人之将死。堂堂的‘汴梁医侠’倒是还有闲情逸致轻笑啊……”

    “就是啊……”另一个侍卫紧跟着道,“我真是佩服这哥们儿了,居然同时得罪汴梁相府和南宫家的人。他以为自己是皇帝老子啊……”

    然而对于外面的黄纪反倒是一点都不在意,他只是继续一个人默默思绪着,想着刚才在梦里自己和义父说的点点滴滴……

    正在这时,牢狱大门外似乎是有什么人进来了。惊动了门口的那两个侍卫。那人似乎是要进来的样子。只听他道:“两位兄弟,可否赏脸,让本公子瞧见一下里面的一个朋友?”说着,那人从袖口间掏出了两贯铜钱,分别塞在了那两个侍卫手上。

    那两个侍卫见那人出手大方,立刻笑嘻嘻地奉承道:“是是是,公子您这边请”

    那人进了牢狱后,径直便往黄纪的牢房方向走去。似乎打从一开始就是要来找黄纪的。终于来到了跟前,黄纪盘坐在地上。抬头一看,来者居然是南宫准。

    黄纪心里似乎是明白南宫准此行的目的,于是笑着问道:“哟,南宫公子何等雅兴,竟然大晚上地来这地牢,还专程来看在下的情况,真是苦了南宫公子你了……”黄纪的笑言中明显带着对南宫准的不屑。

    “哼,明天午时时刻,你这个堂堂的‘汴梁医选’就要在集兴区当街问斩了。死期将至,你居然还笑得出?”南宫准驳言道。

    “我不是笑命运,我是在笑你”黄纪两眼直望着南宫准,轻笑道,“你为了找我算账,费尽心机、作恶不少,还搭上了你三叔南宫用的性命,你觉得真的很值吗?”

    一听到黄纪提到“南宫用”,南宫准立刻就一股火气上来,他用愤恨的目光望着黄纪道:“哼,我告诉你,就是因为你杀了我三叔,我才会千方百计地置你于死地,知道吗?”

    “这么说来,原来的种种事情,都是你干的了……”黄纪好像明白了一些,继续道,“我总算是明白了,自从南宫用害死小芸姑娘家那晚之后,为了躲过官府的稽查,你,南宫准,就一直帮你的三叔‘出谋划策’,包括你们收买县衙的前任知府,公堂上无可厚非的辩词,甚至……甚至还有前任知府被害,也许都与你们有关吧……”

    南宫准明白了,黄纪基本上已经知道了自己所做过的一切事情,于是“哼哼”冷笑了几声,随后继续道:“哼,反正你也只能活今晚了,我就不妨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好了……没错,原来的事情,也就是黄纪公子你刚才说的那些事情,全都是我一手策划的,包括那晚在梁翁山上雇杀手偷袭你……只不过中间出了点偏差,黄纪你杀害了我三叔。从那以后,我就视你为肉中刺一样,一刻也不想放过向你报仇的机会。现在机会终于来了,而且不用我亲自动手,由官府的人光明正大地把你送上断头台,你就等着见阎王吧,现在什么人都救不了你了!”

    “我本来就不打算有谁能救我,事情依然完成,我已问心无愧,不管明日会有什么命运等着我,我都已经默默接受了……”黄纪只是最后轻轻道了一句。

    “哼,死到临头还嘴硬”南宫准继续狠道,“我之所以不直接杀你,不代表我没有能力。只是我想让你被官府的人抓着,然后看着你光明正大地死在断头台上,好让你在大庭广众之下,死得比我三叔还要惨千倍万倍!亲人仇痛,我一定要让你加倍偿还!”南宫准死的时候,还是一字一句地嚼着,看来打从心里南宫准已经对黄纪是恨到了极点。

    然而黄纪显然是没有理会南宫准,只是一个人默默说道:“南宫用作恶多端,我杀了他,及时阻止事情的继续恶化,已经算是理义已成,心无他想了。至于南宫公子你想怎样对我报仇,我都已经不放在心上了……”黄纪整个人显得很淡定,看来已经是默默地接受命运的安排了。

    “哼,死期将至,还有心思谈论人生哲理。等明日到了刑场,我一定要用你头颅的血来祭奠我三叔!”南宫准最后放了一句狠话,然后扭头便离开了。

    黄纪也没有多说什么,依旧是很平淡的眼神。此时的他,似乎是感觉事已至此,也没有再多的留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