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八十四章 理义抉择
    王大生的“邪魂掌”挡住了黄纪的“降龙十八掌”,黄纪从围墙处慢慢走了出来,然而王大生接下来的行为却是让黄纪惊呆了。

    只见王大生的身后站着一排带刀侍卫,每个侍卫身前各站着一个平民百姓他们就是刚才在最前面想要为黄纪打抱不平的百姓,此时他们的脖子上都被带刀侍卫架上了苗刀。

    黄纪还没反应过来,王大生冷笑了一声说道:“黄纪,束手就擒吧,若是你继续拒捕不归,我只要一声令下,这里即刻便可血洒东城!”

    看着眼前突如其来的一幕,黄纪的心里一颤,脑海中顿时闪现出杀死南宫用那日在离游区的情景,当时南宫用也是挟持着百姓做人质的,而且最后还丧心病狂地杀害了手无寸铁的平民……黄纪心知王大生为人处事心狠手辣,尽管他是汴梁的镇守将军,但他说要做什么事,无论后果大小,他都会执行,有时甚至不择手段,从来不讲原则。黄纪不想再看到和离游区时一样血腥的一幕,于是这次也不强硬了,平声地向王大生问道:“王大将军,你要找的人是我黄纪,拿这些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又是何干?”

    王大生阴阴地一笑,紧接着道:“哼,堂堂的‘汴梁医侠’,果然是民心所望啊……你当然不知道,刚才你拒捕在庭院里和另外两名王将军激战的时候,这些刁民居然不顾死活地冲上来替你鸣不平……你不知道吗,如果今日这些刁民死在了刀下。责任可都是在你黄纪的身上”

    王大生的这句话并不是危言耸听,他若是要杀这些老百姓,完全不会给任何人留情面的。而且黄纪冷静地想了想。觉得王大生说的也不无道理,这些百姓一直都想报答自己,刚才自己遇难的时候,他们奋不顾身地冲了进来。如果今日他们因此而丧命,那所有的责任都是在黄纪自己的身上。

    想到这里,黄纪的心里也平静了很多。但是看着百姓的脖子上还架着苗刀,黄纪还是不敢掉以轻心。于是先问道:“不知王将军究竟想要在下怎样?”

    “看来这回你是冷静下来了……”王大生冷笑道,“只要你奉都尉之命,乖乖地陪我们回县衙。承认你杀害南宫用的罪行,那我就放了这些平民百姓……”

    “不可以的,黄公子!”没等王大生说完,一个跪在地上被刀架着的百姓大声叫道。“南宫用他本来就是罪有应得。你绝对不能招了这不明之状”

    然而还没等他说完,架着刀的那个士兵对着刀下的百姓大骂了一声,随后在他的背上狠狠踹了一脚,把那个人给踹倒在地。

    黄纪怕这周围押着百姓人质的士兵还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于是立刻阻止道:“好好好,王将军,这可是你说好的,只要我陪你们回县衙。你就会放了这些百姓。”

    “没错,而且你还要招罪”王大生继续阴冷地说道。

    黄纪闭着眼睛想了好久。随后似乎是想通了,睁开眼睛缓缓道:“行,我跟你们回去……”说完,黄纪一直紧绷着的双手终于是放松了下来,整个人的状态已经是任由处置了。

    “不可以啊,黄公子……”“不可以啊……”“黄公子你本来就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招罪……”身后又时不时传来平民百姓的声音。

    然而王大生这边,见着黄纪已经再无戒备了,都尉安排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脸上立刻露出了狰狞的笑容。王大生侧眼望了望,随后又对黄纪说道:“既然黄公子招了,那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就押送黄纪你回县衙,不过……在这之前,我可要给你一个小礼物……”

    说着,王大生转过头,对着身后隐没在士兵群中的袁冲说道:“袁大人,犯人黄纪已经带到,现在该轮到你去执行你的职责了”

    袁冲一直在后面隐隐站着,从王三生冲进黄氏药坊的那一刻开始,袁冲的心里就一直纠结不已。如今黄纪已经站在了王大生的面前,而且也因为眼前的事情而“认罪”,现在王大生下了命令,让自己亲自亢自己曾经的兄弟黄纪,心中不免一阵阵痛楚。

    黄纪侧头望见了袁冲,也只是微微的一笑。或许他已经料到了今日的结局,不过能看到亲自押送自己的人是自己曾经的兄弟,黄纪的心里也略微多了一丝安慰。虽然如今的场景和两人关系即是官府和“嫌犯”,但此时的黄纪依旧是能望着自己昔日的好友,露出一个乐观的笑脸。

    袁冲手中提着带押囚犯用的铐子,身后跟着几个贴身侍卫。然而今日的场景是袁冲最不愿意看到的,他的脚步很沉重,心中也是有无限的悲楚,尽管自己和黄纪的距离只是很短的一段青石路,但是袁冲却两眼发呆地走了许久。他不敢仔细去端详黄纪的面容,毕竟是自己曾经的兄弟至交,如今要亲手抓自己的兄弟,而且存在诬陷,袁冲的心里更是不好受。

    王大生自然是很清楚黄纪和袁冲的关系,看着袁冲行走的步伐如此之慢,他自然也是清楚袁冲的心里究竟是在想什么。然而眼看着这两兄弟在一起的日子不会太长了,王大生也没有太在意,毕竟袁冲亲手抓捕黄纪这个计划也是王大生亲自安排的,他今天最想看的,也是身为不同身份的兄弟一个是官府的县衙,一个是待押的“犯人”,究竟会碰出怎样的情景。

    袁冲的速度与一直很慢,直到现在他也没有来到黄纪黄纪的跟前;而黄纪这边,看见袁冲心里的踌躇,黄纪心里也很清楚作为兄弟。袁冲心里的感叹。于是,黄纪依旧是非常乐观地望着袁冲微微一笑,似乎是默默接受了接下来的这一系列命运的现实。

    终于。袁冲算是走到了黄纪的身前,侍卫跟在身后,拿着铐子的手部也在不自然地发抖着。

    “不用犹豫了,按王将军说的,把我押回去吧……”黄纪看着袁冲踌躇不定的样子,微笑着说道。

    “我不知道……”袁冲低着脸,轻轻摇了摇头。随后说道,“我不知道,也不敢相信。今天你我二人会是这样的结果……为什么,为什么摊上这件事情的会是黄纪兄弟你?”从袁冲的口气中可以听出,袁冲不想接受这样的现实。

    “但是事情还是这样了不是吗?”黄纪依旧是乐观地说道,“我想要按照义父的教导。为百姓鸣冤。但一人之力终究是没能敌过南宫家和相府的势力……不过君子为事不求成败,只求心底坦荡,无论生死与否,晓理明义,方得问心无愧。”

    “可是这对你来说不是太不公平了吗?”袁冲继续低头道,“你为民解难,最后却遭到权职势力的攻击,而且所有人的目标都放在了你一个人的身上。你一个人担起了这么大的担子,最后却是这样的下场。这对你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我刚才也说过了,义事即成,我也问心无愧……”黄纪又补充了一句,随后两手举起,成被铐状的姿势抬在了袁冲的面前,继续说道,“虽是成了义事,但我无权无职杀了南宫用是不可否认的事实,这也是我应该要承担的责任,你身为县衙的知府,也理应要押我回去……”

    看着黄纪将手抬在了自己的胸前,袁冲拿铐子的双手更加地颤抖起来。他想要按照黄纪所说的,用铐子将黄纪铐起来,但自己抖动的双手怎么也停不下来。袁冲眉头紧皱,牙关紧咬他还在犹豫,要他亲手将被诬陷的兄弟带回县衙,他的心里怎么也答应不了。

    黄纪看和袁冲一直犹豫不决的样子,继续一字一句道:“你是我的兄弟,我很敬重你,因为你一直都是一个处事客观无私的人。如今我还是如王将军所说犯下了罪行,理应被你押回县衙。当着众百姓的面,你也不能徇私枉法,不是吗?快点把我铐住带回县衙吧,不要让我看不起你……”黄纪的语气很严肃,但是表情却是面带微笑。

    袁冲眉头紧皱得快闭上了眼睛,两眼从来就没有抬起来看黄纪一面。袁冲尽量僵直手臂不让其颤抖,眼神一直盯着黄纪伸向自己的双手,自己的手也慢慢抬了起来……终于,袁冲慢慢的将手和黄纪的手抬在了同一高度,然后经历了漫长的过程,终于是将黄纪的双手给铐住了。

    袁冲没有再说什么,此时他的心里已经是五味陈杂,依旧是没有看黄纪一眼。铐完了黄纪的双手后,袁冲又默默地转过身,快步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等候王大生的发落。

    “谢谢你,袁冲兄弟……”黄纪看着袁冲离开的背影,轻轻地嘀咕了一声。

    王大生看到了一直想要看到的一幕,嘴角处抹出了一丝阴笑。

    黄纪被铐住后,又转过身对着王大生,随后挺直身子说道:“好了,王大将军,现在我承认了杀害南宫用的罪行,而且还愿意随你们回县衙,任凭发落,你应该可以放了这里的百姓了吧?”

    王大生见着黄纪依旧是有着骨气,于是冷笑着说道:“哼,看来堂堂的‘汴梁医侠’的确是有几分骨气,本将军倒也是挺欣赏的,尽管你可能活不了多久了……行,就如你所愿,本将军这就放了他们……”

    于是,王大生对着后面的带刀侍卫摆了一个手势,带刀侍卫将架在百姓脖子上的刀立刻撤了去。

    那些平民得救了,但是看着是黄纪牺牲自己而换来的,于心不忍,于是又急着向黄纪道:“黄公子,你不可以的……”

    “就是呀,是我们连累了你黄公子……”百姓的叫声又在人群中慢慢起来了。

    “乡亲们”黄纪怕一会儿百姓冲动起来,又会像刚才那样做出不理智的事情,于是立刻大声叫道。“我知道,乡亲们想要报恩于我。但是杀害南宫用是事实,我黄纪一人做事一人当。不想再牵连乡亲们了。如果说汴梁的官府真的要拿我怎么样,我也不在乎,但是请乡亲们不要再徒劳了,快点回去吧……今日之恩,是我黄纪有愧于乡亲们,把乡亲们也牵扯了进来。无论我黄纪是生是死,今生之恩。来生定当相报!”黄纪说完了最后一句,深深地朝面前的百姓鞠了一躬。

    周围的百姓见了,有的纷纷落泪下来。黄纪身为“汴梁医侠”。自然是家喻户晓,交道打得多的人,也清楚黄纪的性格。再加之那日离游区的百姓在黄纪家门口下跪,黄纪拒绝了百姓的好意。这一次百姓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地观望着黄纪离别前最后的身影……

    王大生四周望了望,看见任务也完成了,黄纪也抓住了,于是下令道:“传令,准备押犯人黄纪回县衙”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被黄纪打伤的王二生和王三生突然走了过来,走到黄纪的面前,怒视着黄纪。

    黄纪心知。两位王将军是为了刚才被自己的打伤的事情来出气的。如今自己的双手被铐子铐住了,也没有办法还击。只能是“任由宰割”。不过黄纪并没有任何畏惧的神情,相反,黄纪的表情很淡定,两眼很平静地望着眼前凶神恶煞的王二生和王三生,似乎是很坦然地接受了这命运的安排。

    王三生被黄纪的“降龙十八掌”打得狼狈不堪,心里正在气头上。他用如同豹子的双眼直望着“束手无策”的黄纪,凶恶道:“行啊你,丐帮的弟子,很能打是不是?我一定要让你加倍偿还!”说完,王三生一招重拳榔头一般重重打在了黄纪的腹部。

    由于黄纪已无还手之力,面对这一下,黄纪只是屏气凝神着,用气抵挡住王三生的攻击。然而王三生的内力深厚,黄纪的用气又怎么挡得住这么近距离的拳击,只见这一下下去,黄纪猛地向前吐了一大口血。

    然而没完,王三生似乎是还不解气,又是连续两拳朝着黄纪腹部打去,口中还大骂道:“你不是很能打吗?来啊,再来啊……”

    王三生每打一下,黄纪就吐一口血,逐渐地,鲜血再一次沾染了黄纪的白袍。

    看见手无寸铁的黄纪被王三生活生生的拳打,周围的百姓又一次看不住了,纷纷有些燥动起来。然而这一回王大生倒是做好了准备,即刻命令手下的侍卫聚成一圈,手持长兵器驱赶想要冲上来的民众。

    百姓们也是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看着黄纪被王三生不停地拳打,心中也是万般的焦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而身为黄纪的兄弟袁冲在一侧看了,心中更是如刀绞一般。他眼睛布满血丝地看着被打的黄纪,两拳握紧,青筋暴起,王三生每打一下,袁冲的心里就被“割了一刀”……

    王三生一直在打黄纪,黄纪在不停地吐血。王三生似乎还不解气,刚好在一旁的王二生也想要报刚才被“降龙十八掌”打伤的仇,于是立刻和自己的三弟一前一后地对毫无还手之力的黄纪拳打脚踢。

    周围百姓的躁动声越来越大,可是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办法。黄纪决定了,不会再让无辜的百姓牵扯进来。王二生和王三生不停地对自己殴打,黄纪也在不停地吐着血。但黄纪还是强忍着全身的疼痛,没有发出一丝叫喊,也没有做出任何还击……

    时间似乎是在这一刻凝固了,走得很慢,而黄纪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疼痛源源不断,意识也渐渐模糊了过去,整个人都快站不稳了。

    王大生看见黄纪被打的样子,只是冷冷地说了一句:“哼,想要在汴梁城和官府的人作对,不管你武功有多高,这就是下场……”

    王二生和王三生依然没有停止殴打,而黄纪则渐渐感觉到了身体的不支,疼痛一层接一层,最后疼到已经感觉不到周围有人在打自己了黄纪的身体彻底麻木了,很快,周围百姓的喧嚣声也越来越模糊,黄纪的视线也渐渐消失了……

    突然膝盖的弯曲部分被王二生重重地踢了一脚,黄纪再也没有意识站稳了,单脚一跪,最后整个人也慢慢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