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厄运突袭
    到了即将申时的时刻,汴梁城的天气一下子就变了许多。早上送别唐战、萧天等人的时候,还是一片晴空万里;然而到了现在,城中很快就被掩埋在一片深蓝色之中阴云遮住了本应该映照的阳光,虽然并不是要下雨的天气,但是深深的暗蓝以及压抑的气氛,总给人一种无法预料的迷茫感,甚至还夹杂着一丝对未知恐惧的紧迫感……

    黄氏药坊内,黄纪正在药房里面收拾着东西。由于前一天晚上与几十个金字杀手苦战,身上也只是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从梁翁山上采回来的药草也只是潦草地收拾在包裹里。黄纪站在药房里,环顾了四周一下。也许是最近在忙与南宫家的案子,药房里面也没怎么收拾,许多杂乱的药材七零八落地散“跨”在没有完全关严的药箱抽屉上,药箱的抽屉还布有似乎是最近才积起的一些灰尘。

    除了药箱,地上的干草似乎也是杂乱无章地散落在带着如同沧桑皱纹的裂缝的石砖地上黄纪也没有怎么多管这里。

    “都走了,大伙儿全都走了……”看着眼前的一片有如“破败”的一切,想到几个时辰前送走了唐战和萧天他们,黄纪似乎是感到内心突然多了一份莫名的凄凉感。

    再看这有段时间没有整理的药房,应该是黄纪最近也无心整理了,任其摆落在这里。天外的空气压抑无比,院内的黄纪心情也略显沉寂。黄纪只是在药房里面慢慢收拾着早就无人问津的药材。漫无目的地慢慢收拾着,他倒并不是赶着想去完成什么任务,相反。他似乎是大脑一片空白,只是顺连着看着一排排没有关好的药箱抽屉,然后一把一把将没有关好的抽屉又重新合好了……

    “虽然南宫用死了,但是毕竟是我杀的……”黄纪慢慢收拾着,口中嘀咕道,“南宫用滥杀无辜百姓,我虽然当场杀了南宫用。但是毕竟没有官职权利,如果相府的人要继续追查下去,那我肯定是逃不了干系的……哼。哼哼,天如人愿吧,子川兄弟他们已经离开了汴梁城,如果再发生什么事情。也不会再牵连到他们了吧……”

    黄纪独自一人在药房里面自言自语着。似乎在他心里,已经可以预料到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黄氏药坊门外逐渐传来了铁甲兵柝的声音……

    王大生、王二生和王三生带领着相府的侍卫慢慢向黄氏药坊的大门处围了过来,今日上午的时候,南宫家的人已经向汪古部都尉上报了南宫用之死的情况,汪古部扎台便给王大生下了命令,让他务必在天黑之前将直接杀死南宫用的黄纪带回县衙。因此,王大生这才带着手下的侍卫向黄氏药坊这边“包围”过来。然而只不过是要抓一个迟到未押的“犯人”,王大生今天带的人马有些多了……

    平时一向不愿意当头的王大生。今天却站在了最前面。王大生看了看黄氏药坊的四周,平日里热闹的城东区这一块。今日此时也变得萧条了许多。

    王二生见着王大生带着这么多的侍卫前来,于是不禁问道:“大哥,只不过是要抓一个嫌犯罢了,何必动这么大的干戈?而且,抓嫌犯不是县衙的事情吗,为什么我们相府的人要抽余力插手此事?”

    王大生顿了一下,冰冷的眼神直视着“黄氏药坊”的院门,随后冷冷道:“最近汴梁事务繁多,本来这件案子已经弄得够长时间了,如果不能尽早结束,都尉那边也不好交代……而且,我现在也在处理有关陵关城萧武忠的事情,也不想再被这些繁琐的小事给困住了。”

    “可是交给县衙的人直接来办这事情,不是更能省事吗?”王二生又问道。

    “那可不成,我清楚黄纪的底子,现在的县衙知府袁冲,曾经可是黄纪的知交兄弟,若是看在徇私问题上,光让县衙的人单独处理这件事情,我还不太放心。不过……”王大生缓缓道,“这一次,我有一个更好的想法”

    这一句刚说完,侍卫的身后突然来了一群人来者身着衙役官府,不是别人,正是王大生亲自挑选的现任知府袁冲以及他的手下捕快。

    “袁大人亲自来了……”站在后面的王三生应了一句。

    王大生紧跟着道:“这就是我想要做的……袁冲他不是为人处事客观正直吗?那我今天就看看,面对着自己曾经的兄弟,袁冲敢不敢亲自下手……”说着,王大生的眼睛里闪现出一道阴光。

    袁冲和他的手下慢慢从侍卫群中走了过来,但是袁冲的表情似乎却很沉重。毕竟是王大生亲自安排袁冲来的,袁冲自己很清楚,今天自己要抓捕的人,是他曾经的好友黄纪。

    王大生看着袁冲准时到了,故意笑道:“袁大人,你还是准时来了……”

    袁冲走到王大生身前,他没有想到王大生今天为了抓黄纪,居然会带这么多的人马。袁冲倒是什么也不怕,两眼凝视着王大生,义正言辞道:“王大将军,您说过今日让我前来押带犯人对吧?既然如此,为什么王大将军要如此的兴师动众,而且还主动插手本应是我们县衙的事情?”

    “看你这么急的表情,是害怕了吗?”王大生看着袁冲紧张的样子,冷笑了一声道,“哼,你可知道今日要来抓的,可是袁大人你曾经的朋友,现如今的‘汴梁医侠’黄纪?”

    “这我怎么不知道?这可是王大将军上午的时候亲自告知在下的……”袁冲随便应了一声,心中却是十分的杂乱。

    王大生停顿了一会儿,然后继续说道:“黄纪的武功非同一般。既然能够毫发无伤地杀了南宫家的人,那他的武功自然是没得说的。都尉大人那边又在向这边催任务,那本将军自然是要多带点人马……而且。本将军今天可要看着你亲自抓住黄纪才行……”说着,王大生脸上有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

    “什么意思?”袁冲听出来了王大生的口气,兴许是猜到了王大生接下来的所作所为。

    “你不是做什么事情都会客观无私吗?这可是你刚入部的时候你亲自告诉过我的……”王大生继续冷言道,“现在人黄纪应该就在药坊里面,如果你真的是客观无私的话,我想你应该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了吧……”

    这回袁冲是听出来了,王大生从一开始目标就直指黄纪。而且是照着不留活口的架势,一下子就在这一段事情中心思凌乱了。

    “怎么,你不敢了?”王大生又冷冷地一句问道。

    袁冲只是愣了一下。听到王大生这样问自己,袁冲定了定神,随后语气不大地回答道:“我没什么不敢,如果……如果黄纪杀死南宫用真的越权的话。我一定会亲手抓住他的……”

    王大生听袁冲这样说。又把头偏向了一遍,随后说道:“但愿如此……黄纪的武功不低,而且他杀死南宫用也会认为其中有理,一定不会束手就擒的。一会儿我们派人将他逼出来,如果他执意拒捕,我们也会动真格,等到将他擒拿住后,我们会让袁大人你亲自将他抓捕归案的……”说完。王大生又用冰冷的眼神瞟视了一眼袁冲。

    袁冲听了王大生的叙述,心知王大生手段阴冷。其实袁冲自己心里也清楚。黄纪当日杀死南宫用,完全是因为南宫用丧心病狂地滥杀无辜百姓,黄纪处于无奈罢了。然而,本来尘埃已定的事情现在又一次提上章程,说黄纪杀死南宫用没有确切人证,原因还有隐瞒,嫌疑犯南宫用死后他的罪状也没人能够证实。理论上却是不错,但是平常人也能看出来,这其中一定是有人故意想要复仇黄纪,这个人便是南宫准。汪古部都尉想要尽快结束这起繁杂琐事,便把所有的事要给了王大生处理。王大生处事从来都是直截了当、心狠手辣,袁冲见着眼前的状况,心中有不由为黄纪捏了一把汗……

    王大生抬头望了望天,随后命令道:“申时已到,三弟,派人手去叫黄纪出来”

    “是,大哥!”在一旁已经准备好的王三生答应了一声,随后命令手下的几个士兵一同前去黄氏药坊的大门口。

    药坊的大门口是紧闭的,王三生二话不说,直接一脚重重踹开了药坊的大门,身旁的侍卫冲进了庭院,然而庭院里面并没有任何人的身影。

    身在药房里面的黄纪自然也是听到了,不过他并没有显示出一丝的焦虑。相反,他依旧是保持着之前的忧郁情态,整个人也显得很淡定,或许当他听到了门外的兵柝声后,他心里已经很清楚迎接他的究竟是什么……

    “黄纪,本将军奉都尉之命,随县衙知府前来押你回府,快快出来就擒!”王三生的口气很不客气,在空旷的庭院里面大声叫着。

    庭院里面已经变得非常破败,许久没有管理的石磨和板车都已经生出蜘蛛网了,门前的果树也早已是残枝败柳,伴着枯灰的树枝,如同风烛残年的老人默默低下头。

    然而,搜查的侍卫却并没有停下脚步,“吭咔吭咔”地靴子脚步声充斥着整个糜烂的庭院,有的士兵甚至拔出身上的苗刀,蛮不讲理地挥砍着周围的“残垣断壁”。

    “黄纪,快出来,难道你是怕死吗?”王三生继续不客气地叫道。

    此时的黄纪,也不管外面的情况了,他整个人此时表情很木然,不理外面如同“土匪”般的搜查,自己依旧是有条不紊地收拾着药房里的每一种药材,并很整齐地关好每一个抽屉整个黄氏药坊,或许只有这个药房还值得黄纪的去整理和留恋。

    终于,有士兵来到了这最后一个没有搜查过的药房门口,王三生也跟了过来。

    而在药房里面,黄纪终于也是平稳地关好了药箱的最后一个抽屉。然后掸了掸上面的些许灰尘,眼睛望着药房门口的地方黄纪的心里很平静,或许他已经默默接受了这样的命运……

    “将军。只有这里没有搜查过了”站在门前的一个士兵说道。

    王三生看着房门,笑着道:“哼,只剩下这里了,如果黄纪真的在家,不出来受捕,我会让他死在这里……去,给我把房门弄开!”王三生命令了一声。

    最前面的士兵接到命令。随即带着旁边的一个侍卫同行,然后准备冲进这最后的一道房门。

    药房里面的黄纪依旧是很平静,尽管从格子窗的那处。能够看到门外的逐渐多出来聚集的模糊黑影。

    “上”一个士兵提到喊道,随后整个身子撞开了格子门,另外一个士兵也在同一时间冲进了药房处。

    一声巨响,一瞬之间的事情。黄纪看见了两个提刀侍卫的身影。眼神一定,立刻神经紧张起来,转身一脚踢起一个板凳,飞射至那两个侍卫身前。

    由于冲得过猛,两个侍卫没有站稳,现在又是被黄纪踢来的板凳砸个正着。“砰”板凳重重砸在二人的身上,板凳被砸得粉碎,两个侍卫惨叫一声。痛倒在了地上,暂时站不起来。

    黄纪的眼神很坚定。放倒了刚才的两个士兵后,两眼直视着门前的王三生。

    王三生看见黄纪果然是“藏”在这里,于是冷笑道:“哼,你这个龟孙子终于敢露头了!都尉大人有令,今日必须带你这个‘汴梁医侠’回县衙,接受处置!”

    黄纪没有理会王三生的话,依旧是两眼坚定地望着王三生。

    王三生看着黄纪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而且拒捕,于是立刻怒声道:“黄纪,你听到没有?如果拒捕的话,我们随时可以在这里把你处置掉!”

    黄纪依旧是没有做声,整个人站在药房里面很淡定,但是表情却非常的严肃。

    “黄纪你个龟孙子,敢装哑巴,给我上!”王三生面对黄纪的“冷漠”已经忍无可忍,对着身旁的侍卫一声令下,随即旁边的几个士兵蜂拥而上,冲进了狭小的药房,嗷叫一番后,挥刀朝着黄纪头上劈来。

    黄纪见定了,眼神一皱,顺势低头一个扫堂腿,第一排的士兵纷纷倒下。没完,黄纪这回先发制人,还没等后一排的士兵全部冲上来,黄纪已然而上,对着士兵胸前和肩上就是几掌。尽管身披薄甲,但依旧是承受不住黄纪的这迅猛的几下,有的骨头甚至出现了轻微的断裂,所有人都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王三生看见黄纪不但拒捕,而且还出手伤了相府的人,再也忍不住了,于是大声斥道:“黄纪你个龟孙子,敢伤相府的人,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说完,面对着冲上前的黄纪,王三生退后两步,随后右掌内力一聚,一招“沉沙掌”对着黄纪的胸前打了过去。

    黄纪见着,同样是用“金刚掌”硬接了上去。两掌相对,迸出的内力冲得门槛处一段震颤。然而王三生的武功毕竟不俗,内力也够深厚,黄纪不但没有占到便宜,相反,王三生带有压迫性的内力反倒是将黄纪给震开少许。

    黄纪在半空中退了两丈,然而王三生不给黄纪机会,没等黄纪把持好平衡,又是“沉沙掌”应了过来。

    黄纪心想着这里不只是王三生,门外还有王二生、王大生以及众多的相府士兵等着自己。于是黄纪一铁心,眼睛一闭……

    “吼”突然一阵龙咆哮声,震撼着整个药坊。黄纪由掌而出的强劲内力化作一条冲天巨龙,黄纪终究是使出了丐帮的绝学降龙十八掌,一招“亢龙有悔”再次硬接上去。

    降龙十八掌的内力非同小可,这一回王三生没有想到,自然是没有做好准备,“亢龙有悔”冲来,自己的“沉沙掌”丝毫不底,超强冲击力的内力如同大山一般碾压过来,王三生瞬间被冲出了门口。

    不止如此,“亢龙有悔”强大的内力震慑着周围的一切,药房的门也被炸开了花。

    药房才收拾好的,门口处又变得破败不堪,黄纪见着这里狭小施展不开,立刻从药坊一跃而出,准备正面对付王三生。

    然而王三生毕竟内力深厚,刚才的那一下只是没有准备好,他自己也没有想到黄纪居然会丐帮的绝学武功降龙十八掌。

    “降龙十八掌?”王三生看着黄纪屹立在对面,冷笑了一声,“没有想到,堂堂的汴梁医侠,居然会使丐帮的武功。哼哼,有意思”

    黄纪可不管王三生,他知道现在的处境,这里有王三生和其手下的侍卫,门外还有更多的士兵等着自己。如果汪古部扎台执意要将自己押回县衙,拿自己今天无论如何也逃不了的。黄纪只是在不停地反抗,反抗这不公的命运罢了。

    王三生恢复了一下后,向后面的士兵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全部向黄纪围上来。黄纪站在中央处,凝视着周围的一切,最后把目光停在了王三生身上,看来一场恶战不可避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