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危机未完
    “我要杀了黄纪,我要杀了黄纪……”在回南宫府的路上,有些发狂的南宫准一直叨叨道。

    先是被黄纪的一掌在药坊门口惊呆了,又是在鸿兴客栈门前被苏佳的一刀给威慑住了,此时的南宫准已经被震慑得有些精神麻木了。

    身为四弟的南宫正就一直在南宫准的身旁,刚才在鸿兴客栈门前发生的事情,南宫正也是看在眼里的。

    南宫正本来也不想再管这件烂摊子的,但是看着自己的三哥已经如此着魔了,南宫正还是劝解道:“三哥,要不就算了,何必总和黄纪他们过不去?反正陆府的那些人已经离开了,少操一份心岂不省心……”

    “算了?”还没等南宫正话音全落,南宫准突然大声道,“他可是杀害了我们三叔的仇人啊,就这样算了?”

    “可是,现在我们……也没有什么正当的理由再去找黄纪的麻烦了……”南宫正听着自己三哥类似发狂的口气,有些战战兢兢道。

    “不管怎么样,我绝对不会让事情就这么算了的”南宫准继续道,“就是死,我也会让黄纪死千次万次,让他永不翻身!”

    看着自己三哥丧失理智的样子,南宫正马上劝道:“三哥,你先冷静一下,现在三叔已经死了,爹那边还烦着事情,这个时候千万不可以再惹其他麻烦了”

    “我不管!”南宫准咆哮道,“不杀了黄纪。我誓不为人!”

    看着南宫准无法冷静的失控情态,南宫正摇了摇头,心中尽是烦躁和担心。想不出什么话,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收场”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南宫准和南宫正的身旁,有一个人正明目张胆地望着他们,还发出声响地笑了起来。

    大街之上,居然有人敢当面嘲笑南宫家的人,南宫准和南宫正二人肯定是心中气愤不已。待到他们同时转头向一侧瞥望过去。嘲笑他们的人居然是慕容家的长子慕容新。

    笑他们的人居然还是与自己死对头的慕容家的人,这让南宫兄弟二人更是不能忍受。南宫准在一旁理智不清,南宫正便抢先转头质问道:“慕容新?你在这里干什么。又想针对我们南宫家什么……”

    谁知,慕容新倒是先没说什么,只是两手插间,一个劲地“讥笑”。

    “有什么好笑的。哼。事情不是摊在你们慕容家的头上,你们当然没事了!”南宫正看着慕容新如此不把南宫家的人放在眼里,于是不好气地一句道。

    “刚才在药坊门口的事情我都看见了……”慕容新继续轻笑道,“不过,我可不是为了专程看你们笑话,我只是在笑,你们的行为实在是太傻了……”

    “你什么意思?”南宫正看着慕容新轻蔑无比的样子,心中更是不好受地问道。

    “你们不就是要对付一个小小的黄纪吗?”慕容新继续笑道。“其实我早就清楚了,前任知府被杀。这次又在梁翁山设伏黄纪,都是你们南宫家做出来的事情。”

    “你有眼线?”一手策划的南宫准没有想到慕容新会知道自己所有的计划,连梁翁山设伏的事情都知道,于是有些吃惊道。

    “你说呢?你南宫准能想到的事情,我就想不到吗?”慕容新紧接着道,“只是你们本来就已经下错了一步棋,接着又下错罢了……”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南宫正继续问道。

    慕容新放下手,应声道:“你们没有注意到吗,从黄纪上告县衙开始,一直都是在相府的眼皮底下做事的,不是吗?换句话说,黄纪一直是利用官府的正规渠道办事,不管你们多耍什么手段,最后的结果都不会成功的……更说明白点,黄纪是站在官府县衙这边,你们从一开始就已经是处于不利地位了……”

    “那慕容公子你能有什么见解,如果是你们慕容家的人发生了这种事情,你觉得你有办法处理好事情吗?”南宫正不服气地反问道。

    “哼哼,这有何难?”慕容新笑了一句道,“我自然有办法可以制裁黄纪,而且不用大费周章……”

    “什么办法?”南宫准接着问道。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慕容新只是先这么说了一句。

    “到底是什么办法?”南宫正又紧跟着问道。

    慕容新笑着闭眼揣度了一会儿,随后毫不在意道:“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而且我们慕容家和你们南宫家本来就是水火不容,我又有什么必要再告诉你们呢?”

    南宫准看着慕容新不断卖关子的样子,似乎是想要与自己或是南宫家有一笔交易,于是此时的南宫准什么事情也不管了,凝眼道:“好,只要你能告诉我们办法,并且有效的话,以后我们南宫家有什么动向,一定都会安排眼线,第一时间就先告诉你慕容新。”

    此话一出,在一旁的南宫正有些担心了,立刻跑到南宫准身边,轻声道:“三哥,你可要三思啊,若是南宫家的机密都给了慕容家,那后果可是……”

    “现在只要能想到报仇黄纪的办法,什么条件都行……”南宫准轻声回答道,“而且,现在我们在外面做的有关暗杀前任知府以及其他的事情,既然慕容新知道这些事情,说不定他手里有一些对我们不利的证据,提出这样的条件,应该可以把稳一下慕容新。再者,爹那边已经不想再听到我们惹其他事情了,用这样的条件可以一举两得,岂不方便省心?”

    南宫正知道南宫准此时已经为了报仇,可以什么都不顾了。但是刚才南宫准说的后面的几句。也着实是让南宫正多了一份心,想到慕容新可能手里有南宫家贿赂及暗杀的证据,于是也不得不先答应了。

    “就这样。只要慕容兄你真的能想到切实的办法,我南宫准一定会说到做到,给慕容兄你有关我们南宫家的情报。若是慕容兄你不信,也可以安放眼线……”南宫准非常坚定地说道。

    慕容新听了,笑了笑说道:“这样就能得到你们南宫家的机密,这笔交易也未尝不可……如果你们真的想要知道对付黄纪的方法,告诉你们也无妨……”

    “到底是什么方法?”南宫准已经迫不及待地问道。

    慕容新捋了捋衣袖。随后继续笑着道:“所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既然黄纪利用官府对付你们,你们又未尝不可呢?”

    “什么意思。难道我们也要利用官府吗?”南宫正又问道。

    慕容新继续说道:“没错,黄纪之所以可以成功利用官府监视你们,是因为你们的三叔做了触犯王法的事情,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反之。若是黄纪做了犯法的事情。同样也逃不过官府的追查,你们恰恰就可以利用这一点……”

    “可是,黄纪又做了什么事情呢?”南宫正又问道。

    “你们不是一直想要找黄纪报仇吗,难道你们忘了吗?”慕容新放大了一些声调道,“为什么要找他报仇,不就是因为他杀了你们三叔吗?现在你们清楚了吧……”

    慕容新说完这一句,南宫正还在一旁发愣,没有意识过来。但是一旁的南宫准却似乎是明白了。整个人的神情也稍许变化了。

    “对,是黄纪杀了我们的三叔。是黄纪干的,是黄纪”南宫准的声音越来越大,似乎是在强调什么。

    “到底是什么意思,杀死我们三叔的就是黄纪没错啊?”南宫正还是没有明白,又向着南宫准问道。

    “是黄纪啊,就是黄纪啊”南宫准继续加强语气道,“那日新知府袁冲来我们南宫家要人的时候,根本就还没有任何的证据说明三叔的罪行。等到黄纪把三叔追到离游区的时候,是毫无任何官职的黄纪杀了三叔的,而且整个过程没有任何一个官府的人看到。等到官府的人到场的时候,三叔已经被黄纪杀了不是吗?不过说到底,三叔在跟县衙的人回去之前,依旧是没有任何人有证据证明三叔所谓的‘罪行’,所以说……我们完全可以上报官府,可以质疑黄纪杀死三叔的原因……”说到这里,南宫准脸上浮现出了狰狞的笑容。

    南宫正这边似乎也明白了,不断地点着头,随后应声道:“我懂了,我们完全可以隐瞒三叔的罪状,甚至还可以把目标转移到黄纪身上,质疑他究竟是什么原因要亲手杀死三叔。看这个样子,恐怕黄纪他自己也是很难解释了……”

    “用不着这么麻烦……”在对面的慕容新这个时候又发话道,“黄纪并非官府的人,避开官府的耳目,不出原因地杀死南宫用,这就已经是死罪了。可能当日里处理案子较急,官府的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情吧……你们只要把黄纪的这个罪状直接上报到相府,那黄纪就算再有本事、武功再高,也只能是分身乏术了……”

    “真是的,黄纪无由杀死我们三叔,本来就是已经触犯王法了,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个……”南宫准拍了拍脑门,随后又对慕容新道,“看来慕容新兄弟你确实是有一套,这些事情连相府的人也没有想到啊……”

    慕容新想了想,又回归话题道:“这方法可以说是最好的了,既可以帮你们三叔报仇,而且不用你们亲自动手,只让官府的人去办就妥当了,这便是所谓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妙哉妙哉,看来慕容新兄弟脑子想的倒是挺周到的嘛……”南宫正也在一旁不禁赞叹道。

    “不过话说回来,南宫兄弟你可不要违反了之前的约定……”慕容新又说道,“你说过的,要告诉我你们南宫家的一些机密的……”

    “这个慕容兄你放心,我南宫准从来都是说到做到……”南宫准回答道。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

    申时时刻,汴梁相府……

    王大生一个人站在庭院中央,用冰冷且满带杀气的眼神凝视着周围的一切。随后整个人伫立了好一会儿……忽地,王大生内力隔空一聚,当着数丈之远,用极具恐怖张力的内功,将一块巨石给吸起,随后一掌横空而上。

    只听“砰”的一段巨石碎裂声,被隔空提在半空中的巨石被王大生的阴掌给当场劈碎。

    石块粉末向四周散开。融通黑血淋漓,给人无比的窒息感。一颗未碎裂的较大小石块掉在了王大生的手上,王大生一手将它给紧紧抓住了。

    王大生的眼神刀一般地望着庭院门口。随后自言自语道:“哼,没想到真的是那个姑娘……不过不管是谁,不管你的武功有多强,我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话音刚落。王大生手中一用力。手中的石块被王大生一把捏得粉碎,石块碎末沿着王大生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掌慢慢落了下来。看来今天早上知道了那晚夜闯相府的人确实是苏佳后,王大生心中已经报定了要杀死苏佳的决心……

    正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有人来报:“王大将军,您吩咐的事情,属下都已经办好了……”

    王大生听到后,回头一望,眼神依旧尖锐无比。给那个探子一般的人心中一阵惊寒。

    王大生慢慢踱着脚步,浑身充斥着杀气。随后用声音不大却冰冷的口气轻问道:“怎么样,萧武忠他怎么回应?”

    “属下今天派人去了陵关城,事情都谈妥了,萧武忠先生答应给汴梁这边秘密准备好了战事需要用的铜炮,而且还会给都尉这边送来有关萧家山庄的情报那里面可是有中原武林的其他动向,对我们非常有利……”探子低身道。

    看来身为萧家山庄前任掌门人萧人聪的儿子,萧武忠真的是有打算投靠朝廷的动向,而且就这事情,萧家山庄的其他人乃至整个中原上下,还没有局外人知道。

    “哼,看来萧武忠真的是背叛了他们的师门,投靠我们蒙元了……”王大生说着,脸上露出了狰狞的面容。

    “都尉大人到”正说着,门外突然又传来了汴梁都尉汪古部扎台来到的声音。王大生听到后,吩咐了刚才的探子及时下去,然后自己这边做好迎接都尉的准备。

    很快,汪古部扎台来到了王大生府上的门前,不过他的表情似乎非常严肃。

    “都尉大人”王大生面容冰冷,但依旧是行礼招呼道。

    汪古部扎台瞟了王大生一眼,心情似乎不太好,随后正经地说道:“王大生,我叫你办的事情,你都办了什么?”

    “末将不解,还请都尉大人细说”王大生继续道。

    “我叫你去处理好南宫用的案子,你跟我说南宫用犯下了强占公地的罪行,所以才去抓他,结果人没抓着就死了……”汪古部扎台继续道,“今天南宫家的人又来上报,说南宫用是死在黄纪手里的,而且南宫用死前也没有认招,根本就没有足够的证据!现在南宫用莫名其妙地死了,黄纪杀死南宫用反倒是什么事也没有,你说你这是办的什么事?”看来南宫家的人已经按照慕容新所说的,来相府这边汇报情况了。

    王大生心想着,自己这几天都在关心苏佳和萧武忠的事情,根本没有把太多心思放在南宫用的案子上,只是让县衙的知府草草了事。如今案子的结果仔细想来,确实是不太对劲,王大生立刻回应道:“对不起,都尉大人,是末将的失职,末将一定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汪古部扎台瞟了王大生一眼,随后转身道:“现在汴梁这边的事情太多了,包括安排给你的萧武忠的事情……最后一次机会,今天天黑之前,务必把黄纪带去知府,早一些处理完这些闲杂琐事,不要再让我操心了,知不知道?”

    “是,末将这次一定不负都尉所托,把事情处理好,不会再出差错了”王大生冷冷地回答了一句。

    汪古部扎台看着王大生并不是没有尽心尽力,只是觉得最近的事情确实是太多了,于是点头回应了一下后,就又返回而去。

    王大生心想着,最先要处理黄纪和南宫家这边的事情。天黑之前要抓回黄纪,时间一刻也不能怠慢,王大生眼神一凝,心中的计划油然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