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八十章 离别时日
    黄纪在一旁想了很久,看着萧天一直迷茫的样子,随后轻轻笑了笑道:“武功进长,不是一朝一夕,不过看着萧兄弟你今日的劲头,其实往后的潜力还有很大……”

    “别人都说我的基本功太差了,很别人比试了这么多番,现在想想,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萧天自笑了一句,随后继续道,“不过我也想好了,从现在开始要脚踏实地地一步一步努力。别看我现在打不过黄纪兄弟你,不过说不定将来某个时候,我真的可以和你一对一较上几番了……”

    黄纪听了,笑了笑道:“好呀,既然你这么有决心,那我就等着你,等着你真正变强的那一日——”

    萧天和黄纪两人相视一笑,随后萧天又说道:“我和佳儿来汴梁的时候,第一个结交的朋友就是黄纪兄弟你。非常感谢这么多天以来黄纪兄弟你对我们的帮助,今日分别,还真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再见面。”

    “如果我一直呆在汴梁的话,等一切事情都结束了,你们随时都可以来找我……”黄纪应声道。

    “嗯,相信我们将来还可以再见面的……”苏佳也笑着道,“那我和阿天先先行离去,愿我们后会有期吧!”

    “告辞——”萧天托手道,苏佳也行着礼。

    “告辞——”黄纪也举手回应道。

    于是短暂的对话后,萧天和苏佳最后也离开了黄纪……

    “客栈里面还有行李,我们现在回去就收拾吗?”走在回鸿兴客栈的路上,萧天问道。

    苏佳眉头一皱,有些谨慎道:“没错,现在事情都结束了,我们得尽早离开汴梁才行,否则要是让王大生察觉的话……上一次吸引相府的人的时候。差一点就被王大生给抓住了,这一回,我们更是得尽快完事,离开汴梁……”苏佳一想到当日被王大生追到县衙门口的时候,心中还不由起了一丝胆寒。虽然王大生的武功不一定是苏佳的对手,但是毕竟是官府的重人,而且眼神中的那股冷血和杀气。足以让任何人都为之颤抖。

    看着苏佳在汴梁城里日日寒颤的神情。萧天的心里也是琢磨不定……

    留在药坊门口的黄纪,看着离去的萧天和苏佳的背影,心中也是暗暗道:“汴梁城闹了这么一大圈事,接下来也不会平静了。或许亲手杀了南宫用的我也不会逃脱干系了吧……这一离别,恐怕也是再也不能相见了。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他们不用再为了这些本与他们无关的事情而被牵扯进去了……”

    黄纪目视着,心中却涌现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陆府内……

    由于唐战以及陆氏兄弟的离去,陆菁的房门依旧是紧锁着的。玲珑来到陆菁房门面前敲了好几次,可是里面始终是没有人回应。

    “里面还是没有回应吗?”这个时候,陆展鸿从玲珑身后走来,突然问道。

    “老……老爷……”玲珑也吓了一跳,随后回头低身道。

    “菁儿到底怎么样了?”陆展鸿又问道。“她还是呆在里面不出来吗?”

    玲珑也表情悲伤地说道:“门是从里面锁的。我们根本打不开……看来唐大哥这一走,陆姐姐心里实在是无法接受,何况……他们去的地方,是九死一生的战场……”

    陆展鸿看着一直紧锁的房门,摇了摇头叹息道:“哎。亲人远去,是人都会伤心的。昭儿和蒙儿走了,我也很难过……但是整整一天都呆在房里不出来,那像个什么样子?”

    陆菁做了很多事情,反对南宫家的权势,敢于向唐战示爱,这些陆展鸿都迁就陆菁了,甚至还答应把陆菁自己许配给唐战。此时陆菁依旧是呆在房里不出来见人,陆展鸿心中不禁觉得自己的女儿有些任性过了,于是亲自走到了门前,对玲珑说道:“你先下去吧,我亲自和菁儿说说,我还就不信她会呆在里面永远不出来!”

    看着陆展鸿表情严肃的样子,玲珑知道了陆展鸿的心情,于是低着头说了一声:“是……”随后慢慢退下了阶梯。

    陆展鸿走到门前,先是用手敲了敲陆菁的房门,随后对着门缝里面说道:“菁儿,菁儿——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过,但是你也总不能一直呆在房间里面不出来吧?”

    陆展鸿的声音很大,但是陆菁的房里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看到陆菁已经任性到这个样子,陆展鸿终究还是来了气,紧跟着朝房门里大喊道:“菁儿,不要太过分了,连爹的话你都不应了!就算你不想出来,你也得应一声吧,或者说至少露个面吧——”

    陆展鸿的声音越来越大,可是房门里面依旧是没有任何回应。

    玲珑顿时心中一种不好的预感闪过,随后她颤颤巍巍地向陆展鸿问道:“老爷,陆姐姐她在里面不出声,该不会……她做什么想不开的事情……吧……”

    听到玲珑这么一说,陆展鸿心里突然一紧,表情顿时变了一道。

    玲珑似乎是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眼神一抖,马上闭上了嘴,不敢说话了。

    陆展鸿心里紧张地,立刻举手重重地敲门道:“菁儿,菁儿,快点开门!”

    “砰砰砰——”的敲门声不断,但是门里面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声音。

    陆展鸿心里紧张过度,再也等不下去了,顺势聚力一掌,“轰——”地就将陆菁的房门口给震开了。

    房门即破,陆展鸿两脚一步地冲进了房门。“菁儿,菁儿——”陆展鸿冲着房内各处大声叫喊,但是整个房间都找遍了,依旧是没有回应声。事情结果很明显——陆菁根本就不在房内。

    “菁儿去哪儿了?”陆展鸿见着自己的女儿失踪了,立刻焦急地问道。

    原来打从一开始,陆菁就一直不在房内。而今天一早唐战等人离开的时候,陆菁也不在众人身边,因此没有人知道陆菁究竟去哪里了。

    知道陆菁不见了。玲珑也着急起来。“陆姐姐,你在哪里啊?”玲珑也在房里不停地喊道。

    人不在房里,自然没有回应声,只剩下陆展鸿、玲珑以及其他下人的叫喊声。“菁儿——”身为父亲的陆展鸿最是焦急,一边叫喊着,一边还在房里搜寻着,希望能够找到有关陆菁去向的线索。

    玲珑正在愁闷的时候。突然在陆菁的床边发现了一封信。

    “老爷。这里有陆姐姐留的信件——”玲珑发现了目前唯一的线索,连忙大声叫道。

    陆展鸿听到玲珑的叫喊,马上赶到了陆菁的床边。

    玲珑把信件交给了陆展鸿,陆展鸿急忙拆开了信件。然而看了信件里面的内容。陆展鸿的神情突然一变……

    汴梁城门外,唐战、赵子川一行人正在由东至北而上。他们除了身上的行装外,外加了李玉如的枣红马,还多买了一辆驴拖板车,车后面还拖着用来当做晚上露宿床垫的干草。

    “真是的,虽然驴的耐力不错,但是这速度也太慢了,要是到北方疆地,那要到什么时候?”赵子川坐在板车的一边。有些不耐烦道。

    李玉如则不一样。她骑在自己的枣红马上,很悠闲地回应道:“有驴就不错了,我们一起出来这么多人,本来一路上找住宿就很麻烦,用驴托干草车。至少可以解救睡觉的问题。”

    看着李玉如一脸有些无所谓的样子,赵子川马上反驳道:“喂喂喂,怎么说我们也是夫妻吧,连同床同枕都过了,怎么不能同马用呢?”

    “少来,其他的什么我不管,但是我的枣红马永远不会给你用的!”李玉如面对着自己的新婚夫君,反倒是毫不客气道,“除非我死了,枣红马还活着,否则……你一辈子都别想碰她!”

    “你这什么口气,你的枣红马比你活生生的夫君还重要吗?”听着李玉如的口气,赵子川依旧是不退让道,“婚都结了,你这脾气还是不改——”

    “谁叫你那日我被峨眉派追的时候,把我的枣红马给差点弄丢了……”李玉如依旧不退让道,“所以后来我发誓了,除非我死了,否则你一辈子也别想骑!”李玉如依旧是泼辣的性格不改,这让赵子川都感到十分头疼。

    “你——”赵子川面对着自己妻子的万般刁难,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当然他们两个人心里也清楚,这只不过是平日里的打打闹闹罢了。

    陆昭看着赵子川和李玉如两个人磨叽半天,于是活动了一下筋骨说道:“行了,这种条件很不错了。这么大的板车,又有厚厚的干草,晚上睡觉已经很安稳了。”

    “不过这干草是谁弄的?”唐战又在一旁问道。

    “不知道,车准备好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的……”陆蒙也疑惑道,“欸,话说回来,这车到底是谁准备的?”

    所有人的目光互相望着对方,示意自己都不清楚。

    “看我干嘛,又不是我准备的……”所有的目光放在了赵子川身上一会儿,赵子川闭眼摇头道。

    “那到底谁准备的?”李玉如吃惊道,“你们连车是谁准备的都不知道,就敢坐上来出远门?”

    “管他呢,反正有车就行了,还有睡的地方……”陆昭倒是一脸不在乎,躺在干草上说道,“还别说,睡在上面还挺舒服。唐兄弟,不信你试一下啊——”

    唐战觉得反正自己也累了,于是点了点头,然后准备躺在干草上休息一下。

    “哎呀——”突然传来一声突叫,众人都没有意识过来这一声是哪里来的。

    “是你在叫吗?”这是个女子的声音,于是赵子川准头向李玉如问道。

    李玉如见赵子川又在怀疑自己,于是一脸不好气道:“看我干嘛,我刚才又没有叫!”

    “那到底是谁?”赵子川也是一脸的疑惑。

    唐战还没完全躺下去,听到尖叫声后,立刻坐了起来。忽地,唐战被身旁的东西吓了一下——在唐战身旁的那块干草处,里面有东西在动。

    其他人也发现了。李玉如叫道:“哎呀,那是什么东西?”

    “不会是什么动物吧?”赵子川也吃惊了好一会儿。

    突然,从干草里面钻出来的竟然是——陆菁。

    “菁儿?”唐战看到了眼前出现的陆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不是……”

    “菁妹?”“姐姐?”其他的人见了,也投来惊奇的目光。

    陆菁从干草堆里爬出来,口中、头上都是插的干草。整个样子显得有些“滑稽狼狈”。

    “菁儿。你怎么在这里?”唐战还是没有从刚才的惊奇中清醒过来。

    陆菁爬出来后,第一眼就望见了面前的唐战,于是立刻一把扑了过去,然后调皮道:“嗯——太好了。终于和你们一起出来了。”

    “难道说这个车……是你准备的?”陆昭问道。

    陆菁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干草,随后转头说道:“你说这个车啊……噢,是我准备的。还记得在财运酒楼里碰到的‘地痞’麻三儿吗?上次他被我整死后,就一直很听我的话。他城里关系多,我吩咐他帮我弄一辆托运的车,他很快就帮我搞定了。”原来,这驴车是陆菁托城中的麻三儿弄的。

    “菁儿,你出来……你爹娘不知道吗?”唐战又问道。

    “当然不知道了,所以一早上我都没出来过……”陆菁继续道。“我想通了。还是和傻蛋你们一起。如果是在爹面前,爹肯定又不让我走了,所以只好想出这个办法了……”

    “可是你这样不告而别,爹是会担心的。”陆昭担心道。

    “没事,我留了信……”陆菁继续说道。“我写信告诉他们所有的情况,虽然这可能对爹娘还有玲珑他们有些不公平……不过我还是选择了傻蛋你们,不管怎么样,做了选择就没得回头路,是我自己下决心要和傻蛋你们一起北上的!”陆菁的这句话说得非常坚定。

    “菁儿……”唐战轻声喃喃道,心中也流露出一丝感动。

    “算了,你来了恐怕也不想回去了吧……”身为哥哥的陆昭又道,“我们同意你跟我们一起了……不过话说在前头,这北上可不是像在家里,菁妹你可不能在外面到处乱来。”

    “放心吧,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们不用太担心。”陆菁自信地说道。

    陆菁巧施一计,总算是成功和唐战等人一起北上行程了。不管怎么样,这心中的一道,陆菁自己心里也清楚该选择什么了……

    汴梁城里鸿兴客栈大门处,萧天和苏佳收拾好了行装,正准备出发……

    “阿天,好了没有,我们要走了——”萧天还在楼上整理着最后的东西,苏佳在楼下冲着上面见着。

    然而,这个时候,苏佳的身旁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居然是南宫准。

    苏佳意识到了,立刻转头看着南宫准,随后应声道:“南宫准,你现在还来干什么?”

    南宫准两眼直望着苏佳,手中竟然还提着剑。随后他两眼凝视道:“哼,自从你和那个刀疤小子来到汴梁之后,似乎我们南宫家的人就总遭到不好的事情,这其中会不会是你们在搞什么鬼?”

    原来,南宫准依旧是没有忘记三叔被杀之仇。萧天和苏佳又是黄纪的朋友,既然打不过黄纪,南宫准自然是想要来找苏佳和萧天算账。

    苏佳听了,轻声一笑道:“哼,老天是公平的,无论什么人做了什么样的事情,都会有什么样的报应,这是天理……”苏佳口中所说的,自然是之前被黄纪杀死的南宫用。

    “我从来不信上天,只找根源……”南宫准以前就一直觊觎苏佳了,如今南宫家的命运遭遇了劫难,南宫准自然更不会放过这次复仇的机会了,随后他继续道,“既然你们来之后,我们南宫家就遭遇了这么多的事情,那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说着,南宫准提起了长剑,准备去对苏佳下手。

    苏佳看见了,眼睛轻轻闭上了……突然,一阵尖锐的鬼啸声,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苏佳手中的鬼刀手起刀落,一道如同闪电般的黑色鬼晕,瞬间斩断了南宫用手中的剑,南宫准前方的地面还留下了一道无法想象的深深的沟痕。

    “怎么样,还要打吗?”苏佳笑问道。

    南宫准在一旁怔住了,若是自己刚才再多上前一步,可能就会被苏佳给一刀分尸。想到这里,南宫准在一旁发呆地冒出一身冷汗。

    正巧这时,萧天正好收拾好了所有行李,来到了楼下和苏佳会合。

    “收拾好了,佳儿,我们走吧……”萧天先是笑着说道,突然望见苏佳对面怔住的南宫准,于是又惊讶道,“南宫准,你居然还敢来?不过……南宫准到底怎么了?”看着南宫准发呆的样子,萧天又不禁问道。

    “没什么,或许是害怕了……”苏佳只是轻轻说着,随后转头对萧天道,“阿天,时间不早了,我们快走吧……”

    “噢……噢——”萧天傻傻地答应了一声,最后头也没回地和苏佳一起往出城的方向走去,只留下南宫准一个人在原地发呆……

    然而,让苏佳做梦都没有想到,刚才的这一幕,被远在二十丈之远的一人给望见了。

    那人躲在鸿兴客栈后院的一旁,身高九尺的黑影掠过了行道。那人露出了充满杀气的眼神,面容冷血无比。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汴梁的守城大将王大生。

    “终于让我找着了,果然是你……等着吧,不过多久,我会让你为你夜闯相府的事情付出代价……”王大生冷言了一句,九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市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