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无需隐瞒
    黄纪的手掌正对着南宫准,眼神凝视着,但是接下去并没有任何的动作。

    南宫准见着,心中一直冒着虚汗。那双打出降龙十八掌的双手,威力刚才也见着了,黄纪要是想杀自己,简直就是轻而易举,若是一掌下去,自己一定会被强大的掌力打得粉身碎骨。

    沉默了好一会儿,就连在一旁的赵子川等人也没有能猜透,黄纪究竟想说想干什么。

    过了好久,黄纪眼神一低,才慢慢开口道:“南宫准,我知道,你三叔作恶多端,你也一定多多少少参与其中了。如果我现在想杀你,根本只是一瞬的事情……但是如今的事情,已经死了太多的人了,若是始终缠在我和你们南宫家的恩怨之间,一定还会有更多无辜的人丧命。我今日不杀你,不代表我不敢,也不代表我不想,我只是想尽早结束这一切……再过不了多久,我就要离开汴梁城了,不会再和你们南宫家的人有恩怨了,你们走吧……”

    黄纪说完后,两眼直视着南宫准和南宫正。南宫正在一旁早就害怕地两脚发抖了,而在前面的南宫准却是在现场假装镇定着。然而黄纪刚才所说的一字一句,却是无时无刻不使南宫准的心里颤抖。

    良久,南宫准终于小声说道:“我们走……”

    在黄纪的家门口,又有赵子川和唐战这么多的人包围着,南宫准也不敢再有其他想法,轻轻拉了拉身旁南宫正的袖子,示意先暂时离开。

    于是,南宫准和南宫正慢慢退后,然后渐渐离开了黄纪等人。

    等到南宫兄弟走远了。众人才又进了药坊的大院,按照之前的约定,以酒告别……

    “你真的是丐帮帮主葛威葛前辈的义子?”唐战问道。

    黄纪捋了捋脏乱的头发,随后静了静心,似乎是觉得心里有些过意不去。终于,黄纪才轻声道:“既然事情都已经说开了。那我也没什么可以隐瞒的……”

    看着黄纪要说出自己的经历,苏佳最是注视着,毕竟她一直想要知道黄纪的身世。

    黄纪顿了一会儿,继续说道:“我本是一个书香门第家的孩子,可是在我出生那年,家里遭遇了不测。家里惨遭恶人的血洗。亲人也都惨遭毒手……”说到这里,黄纪有些哽咽了,看来是想到了不好的事情。

    众人听了,都用哀婉的目光望着黄纪。

    黄纪把头侧向了一边,深吸一口气。随后继续道:“不过好在丐帮帮主葛威前辈,也就是我现在的义父,及时出手相救,我才幸免于难。当时我才刚出生没多久,父亲在临死前嘱咐了葛前辈,让他收养我这个义子,然后抚养成人……十几年过去后,义父才告诉我身世的真相,并告诉了当年灭我家门的人是江湖上的恶通鬼王师及他手下的弟子。十几年来,义父教我武功。并告诉我扶危济贫的道理。也许是家世的缘故,我身在丐帮之下,却喜好文人的诗词字画。我积累了一些治病的医术,于是义父就教导我要以医救人,因此两年前我便来到了汴梁,帮助贫苦的百姓免费治病,日积月累,也成了城中人人所说的‘汴梁医侠’……”

    “你是葛前辈的义子,怪不得有那么厉害的武功……”苏佳在一旁叹道,“葛前辈和少林释明方丈相交甚好。你自然也是学习了少林的‘金刚掌’,那有‘江湖第一掌法’之称的丐帮武功降龙十八掌就更不用说了……”

    “前几日,常风长老和另外两名五袋弟子找过我,想必苏姑娘你们也知道了……”黄纪又谈起了那日苏佳遇到的丐帮弟子的事情,继续说道,“那日他们便告知我,他们已经找到了我的杀亲仇人鬼王师的下落。不过由于汴梁城与南宫家的案子,这件事情也就先放了一下……现在案子既然已经结束了,我也不想再和南宫家有任何的恩怨,不过多久,我也会离开呆了两年的汴梁,随我义父而去寻找鬼王师的下落……”

    “所以黄纪兄弟你刚才所说的要离开汴梁,就是指这个是吗?”赵子川在一旁问道。

    黄纪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苏佳,随后又说道:“对不起,苏姑娘,你一直想要知道我的身份。可是因为身世的问题,我不能随便在别人面前透露我的身份……”

    苏佳听了,笑着摇了摇头,紧跟着道:“这不怪你,黄纪兄弟,你确实也是有难言之隐……”

    黄纪看着苏佳微笑的样子,于是也笑了笑道:“倒是如今告知了你们身份,我突然发现,在兄弟朋友面前,其实不应该有太多的隐瞒。有时候把事情都说出来,和兄弟朋友一起分担,会有不一样的感觉……”说完,黄纪拿起了桌上的一杯酒,然后一饮而尽。

    桌上的酒本来就是为今天的离别准备的,但是听到了刚才黄纪说的那番话,一旁的苏佳和唐战似乎心中很有感触,原因很简单——他们也在朋友面前隐瞒了自己的身份。

    黄纪喝完酒后,继续说道:“总之,从今天这一刻开始,我黄纪就不再是以前那个做事唯唯不定的黄纪了。在朋友面前,不会再有太多的隐瞒,就从现在起,彻底改变!”

    也许是喝了酒,黄纪的声音顿时多了几分气量,随即他又倒满酒,灌了自己一杯。

    苏佳想到这里,黄纪都能在自己面前袒露自己,一直想要知道对方的身世,如今已经知道了,却还在黄纪面前继续隐瞒着,这是不是对别人太不公平了。同样的,在另一边发呆的唐战心中也有和苏佳一样的感触,之前只敢在无比信任自己的陆菁面前说明真相,如今,是应该真正去相信朋友,不再隐瞒自己了……

    过了好久,苏佳也喝了桌上的一杯酒。随后慢慢开口道:“对不起,黄纪兄弟,其实我……也一直有事情瞒着你……”

    “我也一样……”不知怎地,唐战似乎是听出了苏佳口中的意思,即刻跟上一句道。

    “佳儿……”一旁的萧天好像明白了苏佳心里的想法,侧头望了一眼苏佳。

    黄纪放下手中的酒杯。随后又问道:“你们……还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对黄纪兄弟你说我是追风派的弟子,其实……事情远远不止这么简单,包括我会断魂刀法的事情……”于是,苏佳定下了心,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完完整整地黄纪等人讲了一遍。

    同样的。苏佳这边讲完了,唐战也把自己其实真正是唐天辉儿子的真相告知了众人……

    众人听了,第一反应都有些吃惊了。不过今日看着苏佳和唐战二人能够在朋友面前,尽心地把所有的身世告知了大伙儿,众人的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安慰感。

    黄纪听完后。笑了笑说道:“哼哼,看来今天的酒真是喝对了,喝了酒,什么话都敢说出来了……不过这也没有错,兄弟朋友面前,本来就不需要过多的掩饰,就算是再怎么不堪回首的往事,只有袒露出来了,心里才会好受些,兄弟朋友只见才会更了解你。以前我也一直不懂这个道理。但是现在终于明白了,看来今天离别前的这杯酒,还真是又给我们好好上了一课啊……”

    在最后将要离别的时刻,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了,苏佳和唐战此时的心里却是欣慰了许多,较之以前想到不堪回首的往事时就心中悲痛的感觉,今天算是明白了不少道理……

    终于要到了离别的时刻,黄氏药坊门口,唐战、赵子川、李玉如和陆昭陆蒙五人一路,萧天和苏佳一路。黄纪则暂时继续留在城内。

    唐战这边,五人有一个拖车,上面还放了不少的干草。唐战最先行礼道:“来到汴梁城,认识了黄纪兄弟你,我唐战这一生也无悔了。虽然有太多不少的留恋,但是现在也是到了该离别的时候了……”

    “只要心里还想着兄弟,到哪里都不会孤单……”黄纪笑了笑道,“也希望你们北上后,能真正与夷狄拼杀,恢复中原大业!”

    “还有萧兄弟和苏姑娘……”唐战又把目光转向了也要离开的萧天和苏佳,继续道,“我还得谢谢萧兄弟和苏姑娘,陆府与南宫家比武那日,是你们二位救了唐某。直到现在,兄弟我的心里还是感激不尽!”

    “别急着感激,又不是生离死别……”萧天这个时候开朗起来了,先是笑着调侃了一句,随后脸色又恢复到一本正经的神情,然后嘴角笑了笑,轻声说道,“你们可要保重,不管杀敌是多是少,兄弟朋友担心最多的,还是你们能够安全回来。等到你们凯旋归来时,我和佳儿还等着喝你们的庆功酒呢!”

    “嗯,一定——”唐战笑着回答了一句,然后拍了拍萧天的肩膀,最后说道,“那我们今日就此告别,保重——”

    “保重——”萧天也在唐战耳边轻声回了一句,想到那日在陆府二人“双剑合璧”的默契配合,至今还让人记忆犹新而起热血沸腾。

    “那我们走了,保重了——”赵子川最后跟黄纪打了一声招呼,然后便带着捆着干草的拖车,随众人一起,朝着城东门出发了。而这一去,就真的是很难再见到了。留在的原地的黄纪、萧天和苏佳三人,也是用依依不舍的目光目送他们离去……

    黄氏药坊这边,萧天和苏佳也收拾好了行装,准备回鸿兴客栈做最后的准备,然后也离开汴梁城。

    不过他们二人还没有立刻离开,黄纪见了,有些疑惑道:“欸,萧兄弟和苏姑娘,你们两个现在不走吗?”

    萧天在一旁想了想,似乎想要说什么又难以出口。但是看着今日就将离去,不要求的话,今生也很难再有机会了。

    随即,萧天鼓起勇气,向着黄纪问道:“黄纪兄弟,我和佳儿也要离开汴梁了。不过在离开之前,兄弟我……还有个不情之请,不知行事可否?”

    “有什么不可以的。只要是兄弟我能做到的,萧兄弟你尽管提。”黄纪用亲和的口气应声道。

    萧天想了好久,似乎一直是在犹豫,但最后终于还是定下心来说出了口:“在离开之前,我想……我想和黄纪兄弟你切磋一下武功!”

    “阿天……”苏佳听到了,似乎是知道了一些萧天心里的想法。不禁嘀咕道。

    然而黄纪则在一旁听了甚是不解,于是问道:“萧兄弟你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

    黄纪屏气凝神一会儿,继续说道:“原来的我,是因为上进心不足,武功差,才被赶出萧家山庄的。说实话。自从我离开萧家山庄以来,我一直想要努力进步,比以前做到更好。不过现在似乎我还不太了解自己,黄纪兄弟你武功又那么强,和佳儿一样神乎其技。所以我想……我想通过比武的方式,彻底看一下我和你们究竟还有多少差距——”

    “阿天你果然是为了这个……”苏佳和萧天在一起久了,自然非常清楚萧天的想法。看见萧天突然做出的这个决定,苏佳的眼神中也涌现出了复杂的神情。

    黄纪在一边想了想,随后应声道:“嗯……那好吧,既然萧兄弟你提出来,那比试一下也无妨。”

    “黄纪兄弟你可要拿出全部的实力,因为我真的想知道我和你们之间的差距——”萧天坚定地说道。其实自从萧天离开萧家山庄后,就变得一直很有上进心,尤其是在柳沙镇认识了苏佳之后。虽然自己的武功底子和天赋很差。但是他一直都在努力,非常刻苦,坚信后天的努力一定可以弥补前生的遗憾。

    “我知道了……”黄纪说道,“那我就用降龙十八掌,你就用你最厉害的神龙九变剑法好了。”

    既然黄纪已经答应了,那萧天自然是说来就来了。两人又走回了药坊的庭院,面对面相互站着。萧天拔出了好久都没有出过鞘了的梅花剑。剑锋在手,无畏人敌;黄纪也在对面做好了准备,他还没得及换一身是血的衣服,两掌直接对上了对面的萧天。

    江湖上最强的掌法对上最强的剑法。苏佳在一边看着,她知道萧天此时的心里所想,他想要知道他自己跟武林高手之间到底差了多少……

    空气凝固了好久,双方都没有直接先行动手。随后终于是萧天想要先攻了,只见萧天上来就没有留手,只身旋转,周围剑气一阵,层层叠叠,强大的剑气幻化成无数的巨龙,个个虎视眈眈的。剑气幻化成的巨龙发出阵阵咆哮,如同有着撼动河山的气势。萧天梅花剑在手,剑柄一震,一股强大的内力,萧天周身的巨龙剑气随阵杀出,神龙九变剑法第八式“龙游八方”既出,无数的巨龙剑气朝着黄纪冲击而去,威力惊人,看来萧天自己本人非常重视和认真对待这可能的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的二人对决,先发制人,出招凶猛。

    黄纪在一旁看定了,两掌轮回一举,掌中内力窜出,顿时爆发出巨龙翻腾的声音。强大的内力;迫使着萧天不得不使出全力抵挡。

    忽地一声好似响彻云霄的的龙咆哮声,巨龙内力自黄纪掌中发出——这是降龙十八掌中的“亢龙有悔”,一股更是强劲数倍的冲击力瞬间“吞噬”了萧天的龙游八方剑气,朝着萧天的胸前就是一下。

    由于黄纪的内力惊人,“亢龙有悔”的速度也挺快,只凭着这一下,萧天根本没有时间抵挡。心知斗内力斗不过黄纪,萧天又施展出了自己最擅长的武功‘斗转星移’,试图将黄纪打来的内力给偏移拨开。

    然而黄纪的内力过于强大,又是没有太过于于手下留情,“斗转星移”根本挡不住这一下的冲击。萧天见着了,两手抱在一起,奋力用尽全力,举起梅花剑,抵挡住这一下的冲击。

    然而,“亢龙有悔”强大的冲击,还是把萧天冲到了门口的围墙,暂时没有还手之力。”

    真不愧是黄纪,不但习得了丐帮的武功,而且内力不浅,萧天在使用斗转星移的情况下,依旧是被一掌打飞老远。

    “萧兄弟你没事吧?”黄纪顿时感觉自己的那一下太过于重了,于是立刻跑过去关心道。

    那苏佳就更不用说了,萧天被“冲飞”的那一刻,她就一直担心不已,然后立刻跑过去看萧天的情况。

    萧天还没等苏佳和黄纪两个人走过来,边自言自语道:“真是的,这一掌都吃不消,我究竟是有多差啊……”

    “阿天,你没事吧?”苏佳跑多来问道。

    “我没事,只是感觉……”萧天继续答道,“哎,看来我的武功还需要长进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看着萧天如此想要和自己“拼命”的态度,苏佳也很清楚萧天的心里所想。一旁的黄纪看着,心中也是说不出的一种滋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