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最后会面
    第二天,也就是众人约定离开汴梁前,最后在黄氏药坊会面的一天。

    西城赵府,赵子川和李玉如已经做好了离开了准备……

    李玉如牵着枣红马,慢慢走到了大院的门口。赵子川和自己的父亲赵天元站在一起,身后跟着自己的两个嫂子,赵子川也准备好了和他们一一道别。

    赵子川和李玉如一同站在大院门口,赵子川转过身,随后向着自己的父亲鞠躬道:“爹,孩儿今日便和玉如北上而去,追随大哥的脚步,一定在北疆驱逐鞑虏、斩杀夷狄!”

    赵天元看着自己的儿子雄心壮志的样子,点了点头说道:“子川啊,希望你这次北上,能和你大哥子衿一样,继承祖先遗业,驰骋疆场!爹老了,不能随你们去征战了,但是爹相信你们一定能够在北原驰骋沙场,众望名规!”

    赵子川看着自己的父亲把所有的寄托都放在了自己身上,自己也是感受到了担子上的压力。随后赵子川想了想,继续对自己的父亲说道:“爹,今天以后,你的孩儿都不会在你的身边了。汴梁相府这边一直对我们赵家是虎视眈眈,今日孩儿北上已是冒险,以后的日子孩儿不在,爹你也要多留点心眼。”

    “这个爹知道,子川你只要照顾好你自己和玉如就行……”赵天元又道:“对了,乾坤二剑子川你可否拿好?”

    “放心吧,爹!”赵子川激昂道。“当年祖先的乾坤二剑曾让蒙古夷狄闻风丧胆,一百年过去了,今日孩儿必将在疆场让赵家的乾坤二剑再显神威!”

    看着赵子川满怀自信的神情。赵天元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赵天元又望了望在一旁牵着枣红马的李玉如,眼神微微一皱,随后说道:“玉如啊,你做了我们赵家的媳妇,却要随子川一起北上疆场,为父的心里也是过不去啊……”

    “放心吧。爹……”李玉如笑着回答道,“怎么说女儿的祖先也是宋代的抗元名将李庭芝,女儿这次随子川北上。也算是继承祖业。原来女儿只是在扬州行侠仗义,不出远地,但这一回,女儿是真的要北上真刀真枪地实干了……”

    “只希望你们平安就好……”赵天元身后。有孕的两个嫂子也用关切的眼神望着即将离去的赵子川和李玉如。

    “放心吧。嫂子……”赵子川又笑道,“你们就在家里好好养胎,等到我和玉如归来,我和大哥二哥还要见见小宝宝呢……”

    李玉如听了赵子川在一旁的话语,也不禁笑了笑。

    “行了,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上路了”赵子川抬头望了望天,随后又回头对自己的父亲说道。“那爹,我和玉如就此离开了。您自己在家可要保重身体了”

    “你和玉如也是……”赵天元最后说了一句,随后就目送着赵子川和李玉如离开了赵府……

    “就这么离开你爹了,你真的舍得吗?”李玉如一路上走着,一边向着身旁的赵子川问道。

    赵子川慢慢踱着步子,随后叹息道:“哎,我怎么会舍得离开?可是北上疆场是祖先的遗业,也是我的志愿,现在时机已熟,虽然是有万般的舍不得,但是决心无悔”

    “那我们是先去黄纪兄弟家吗?”李玉如又问道。

    “是呀……”赵子川回答道,“昨天说好了,最后在黄纪兄弟家喝最后一杯酒,然后再分别离去。”

    一想到离别,李玉如有些忧伤道:“哎,我们这些好不容易结识的朋友,如今却要分别……尤其是佳妹和萧兄弟他们,说真的,自从上次在南山郊被子川你和他们救了之后,我一直想要和他们的关系更密切一点的……”李玉如说着说着,想到了自己将要铁定与之分离的苏佳和萧天。

    “这也是没办法……”赵子川继续道,“人各有志,也没办法强求,但是就算今生今世朋友间天各一方,我相信彼此间还是不会忘记对方的。”

    赵子川一边走,一边用感慨的口气说道,带着无限的思绪和不舍,赵子川和李玉如的身影逐渐淹没在了人群中……

    陆府内……

    “那陆前辈,晚辈和陆昭大哥和陆蒙兄弟也告辞了……”唐战在离别前,最后跟陆菁的父亲陆展鸿招呼道。

    陆展鸿看着自己的儿子,又看了看唐战,随后点头道:“身为唐家后人,老夫相信你的决心,也难怪菁儿会这么看重你……”

    一说到陆菁,又是看着陆展鸿,唐战不禁想到了昨日里陆菁告诉自己的真相说是唐战回来后,陆展鸿就会把自己的女儿陆菁许配给自己。

    一想到这里,唐战的心就有些不自然地紧张起来。

    不过今天陆府送别的人笔笔皆是,连玲珑和绿云也来了,可唯独不见陆菁人。唐战四下瞅了瞅,于是疑惑地问道:“奇怪,菁儿今天怎么没有来送我?”

    “可能是看着唐大哥你,还有陆昭大哥和小蒙要离开,太伤心了吧……”玲珑用较为悲伤的口气说道,“我今天一早起来,就一直看到陆姐姐的房门紧锁着,到现在还没看见门开,应该是呆在房里不想出来吧……”

    “哎,这个菁儿,把自己这么闷着,不会出什么事吧?”陆菁的母亲阮翠英在一旁有些担心道。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陆展鸿继续道,“毕竟谁都不忍心亲眼看着自己最亲的人离开,而且还是北上疆场,面对九死一生的战场……”

    “菁儿……”唐战心中嘀咕着,自从昨日陆菁告诉自己真相,从自己身边跑开后。唐战就再也没有见到陆菁的人影,这着实是让唐战有些不太放心。若是让陆菁太伤心了,说不定会积忧成病。唐战现在多么想上去安慰一下伤心欲绝的陆菁,但是却始终看不到陆菁的人影。

    “算了,或许不见面,菁儿的心里会好受一些吧……”唐战用悲伤的眼神望了一眼后院,最后摇了摇头,跟陆家的人道别道:“那陆前辈、阮前辈,晚辈这就告辞了!”

    “告辞了”陆展鸿等人也回道。

    “爹。娘,你们在家自己要保重了”陆昭和陆蒙也一起应道。

    “你们自己一路上也要小心啊……”阮翠英也依依不舍地和自己的两个儿子道了别。

    于是,始终没有办法见到陆菁人的唐战以及陆昭和陆蒙。最后还是只和陆家的其他人道了别,然后按照之前的预定,先到黄纪家做最后一次会面……

    萧天和苏佳这边也是一样,他们本来就是住在鸿兴客栈。身上的行装不多。也不需要和什么人道别,所以他们二人是最先到达黄氏药坊的。然而让他们二人感到奇怪的是,黄纪自己本人就不在家。

    当然,他们所有人都不知道,黄纪昨日晚上在梁翁山经历了生死玄关,是死是活都是变数,至今还没有回来。

    “奇怪,黄纪兄弟他到哪里去了。按道理来说,他应该是今天不出门。一早上就直接在家等我们才对的啊”萧天最先开口道。

    “或许是临时家门外出了点什么事情吧?我们还是耐心地等等吧……”苏佳在一旁答道,但是感觉到黄纪消失地莫名其妙,苏佳的心中也有一丝暗暗的担忧。

    然而就在黄氏药坊的不远处,又来了两个人是南宫准和南宫正两兄弟,他们正大摇大摆地朝着黄氏药坊的方向走了过来。他们此行的目的是想要知道黄纪是不是真的被自己雇的金字杀手给做了,毕竟一晚上过去了,直到现在却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三哥,到底靠不靠谱,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有消息,我们连觉都没有睡好,莫非那几十个金字杀手都不是黄纪的对手?”南宫正在一旁不安心地问道。

    “怎么可能,这可是我话了重金雇的邪教杀手,如果没有将近至少武林七雄的本领,根本不可能轻易逃过,更别说是把那些金字杀手给解决掉了……”南宫准回答道。

    “可是一晚上都没有消息,三哥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南宫正又问道。

    南宫准心里也没有太多的底,但是他绝对不相信黄纪那晚可以活着回来,于是他又说道:“这……反正我们今日来不就是要确定一下吗?就算昨晚的事情暴露了,也没有人会想到是我们干的,放心吧……”

    正说着走了过来,南宫准和南宫正就迎面撞上了早在黄氏药坊门口等待的萧天和苏佳二人。由于南宫准和南宫正并不知道今日黄纪家里会有会面,所以他们也没有料到萧天和苏佳会在这里。

    不过看到了一直想要对付的苏佳,南宫准的心里又有了一丝想法。

    萧天和苏佳这边,他们就更不会想到了。陆府的下毒事情也就算了,上一次珍明棋院的事情,萧天和苏佳这边还没有找南宫准算账。但是看着今日南宫二兄弟并没有什么阴谋似的,萧天和苏佳也没有太过于担心。

    “哟,南宫兄弟怎得也会在这黄氏药坊附近?”这一回,倒是萧天先开口问道。

    “怎么,汴梁地大物广,会有什么地方我们南宫家的人去不得的吗?”南宫正反驳道。

    “最近你们南宫家死去的三把手南宫用和‘汴梁医侠’黄纪不是有案子关系吗?你们家的三把手刚过世不久,你们居然有心情在‘黄氏药坊’门口闲逛?”萧天继续问道,还特意在“黄氏药坊”这四个字上面着重强调了一下。

    听了萧天鲜有的挑衅的语言,南宫准心里还是忍了忍。不过一想到死去的三叔,南宫准的心里对黄纪和他的朋友已经是充满了无比的仇恨。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赵子川和唐战的两路人马正好从这个时候一起在黄氏药坊的门口碰头了。和早就在这里等待的萧天和苏佳会合,三边三路正好把南宫准和南宫正两兄弟给围在了正中间。

    一看到是南宫准和南宫正。在场所有人都投来鄙夷的眼光。

    “你们看着我们干嘛?”南宫准不禁发话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这个时候出现在黄纪兄弟家门口,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赵子川最先应道。

    “三叔他做了那么多的恶事。那是罪有应得,我也不会去和黄纪过不去……”南宫准在一旁狡辩道,“倒是你们,突然一窝蜂地出现在了黄纪家门口,还向我们投来那样的目光。我们今日也没有什么恶意,只是随便出来逛逛,碰巧路过这里……”

    “会特意选在黄纪兄弟家门口处逛?”赵子川继续道。“我看你们又是在打什么主意吧?到底是什么主意呢……”赵子川的口气,摆明了就是不相信南宫二兄弟了。

    “想多了吧,我们今日又不针对什么……再说了。我们要是特意来黄氏药坊,找‘汴梁医侠’黄纪又会有什么事呢?是找他治病,还是欣赏他的字画?”南宫准编理由反问道。

    “是来判断我是死是活吧?”突然,房檐之上传来了一个洪亮而又熟悉的声音是黄纪。他此时身着带血的衣袍。头发散乱地站在自己家的屋檐之上。

    “黄纪兄弟?”萧天看见了黄纪,有些兴奋道,但是看着黄纪一身的邋遢已经满身是血的伤痕,有些惊呆了。

    不只是萧天,赵子川和唐战他们看着黄纪有些“惨不忍睹”的样子,也惊呆了。

    不过,最吃惊的,莫过于在对面早已是瞪大双眼的南宫准和南宫正两兄弟了。尤其是南宫准。要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不敢相信黄纪居然能杀出一条血路。从自己雇佣的几十个金字杀手里面逃了出来。看着黄纪满身是血、头发散乱的样子,他们还真以为大白天里见到鬼了。

    “你居然……”南宫准有些吃惊道。

    “居然还活着对吧?”黄纪接了一句,随后施展轻功从自己家的屋檐上跳了下来,跳至了南宫准的身前。

    南宫正看着黄纪的这幅“邋遢”样子,有些惊恐,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剩下的南宫准有些惊呆得忘了神,不禁道:“你居然真的活着……”看来他也吃惊得不打算再隐瞒了。

    “果真是你雇的杀手,你是想为你的三叔报仇对吧?”黄纪继续道,“只可惜,那些金字杀手却是很厉害,差点要了我的命,不过……”

    “不会的,那些金字杀手那么厉害,为什么……为什么你能全身而退?”南宫准继续摇着头道,“看你身上的血,你好像不只是淡淡逃回来这么简单吧?”

    “没错,我还把他们亲手解决了……”黄纪轻声道,“他们就像疯狗一样地不要命地扑来,我也没有办法,只得一一解决了他们……”

    “你的武功究竟是有多厉害?”南宫准听了黄纪的描述,不自觉的害怕道,“你到底……到底是何方神圣?”

    说了好一番话,唐战和赵子川这边,似乎是听懂了这其中的一些意思,纷纷把目光望向了黄纪。

    黄纪顿了一会儿,随后举起自己的双手掌。让人吃惊了,黄纪的双手掌又明显烧焦的痕迹,似乎是用了惊人的内力,强到能灼伤到自己手上的皮肤。

    黄纪手掌处一阵聚力,忽地朝右边的自家大院一掌打去。“吼”地一声龙啸,内力化作的巨龙,排山倒海地朝着院子冲去,只听一声爆炸声,院子的空旷地顿时被炸开一个洞。

    “好强大的内力,这才是黄纪兄弟真正的实力……”苏佳也在一旁惊呆了,凝视着黄纪一动不动。

    “这……这是什么武功啊?”唐战也在一旁惊讶道。

    “巨龙之掌,莫非……”一直都不知道黄纪真实身份的众人甚是疑惑,连关系甚好的赵子川也吃了一惊。

    “和我的神龙九变剑法有类似的巨龙之力……”萧天也吃惊道,“那一招,到底是……什么?”

    “那是……”苏佳似乎是认出来了,眼神一定道,“那是武林中的绝世掌法降龙十八掌!”

    苏佳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全被都被黄纪给震慑住了。

    “前几天看见了丐帮的弟子,说是来找黄纪兄弟的……”苏佳望着黄纪,一本正经道,“这样看来,你的义父,应该就是当今武林七雄之一兼丐帮的帮主,葛威!”

    原来黄纪的真实身份,居然是丐帮帮主也是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葛威的义子。黄纪没有作声,表示默认了苏佳的话。他两眼凝视着南宫准,举起的手掌又对向了南宫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