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生死玄关
    汴梁城东,郊区的山群就是有着仙翁传说的梁翁山。传说自然不是真实的,但是这座山上确实是有很多独特的地方。梁翁山上的山路,有清晰小道的那是人群踩出来的痕迹,确实是清晰明了,但是也有许多鲜为人知的小路,贯穿在大山的深处,若是不熟悉的路人误入小道,便很有可能无法顺利走出。而之前萧天与苏佳从梅花山庄出来的,是郜英告诉他们的清晰小道,直接通往汴梁城的东门。

    而众所周知,梁翁山上也有许多种类的药材,而这些药材往往都生长在人少经过的偏僻小道上。而黄纪今晚要找的药材,也是在梁翁山的偏僻道上。

    汴梁城东的郊区,比起其他的郊区地,已经算是行人较多了。但是到了夜晚,广阔的郊地上依旧是冷寂的很。汴梁城中夜市热闹非凡,但是到了郊区之地,就是另一番氛围。

    今晚的冷风很大,黄纪独自一人走在空旷的郊地上,狂风肆掠着黄纪的脸颊。耳边听着“呼呼”撕裂声,单薄的衣袖被吹得不定摇摆。

    “今晚的风真的很大……”黄纪不禁嘀咕了一句,但是狂风的呼乱声,瞬间将黄纪的声音给掩埋。

    郊区之地的树木不多,为了城门练兵御敌之用,郊地大多是空旷的平地,狂风作乱时,往往也会挂起阵阵沙尘。

    狂风沙暴,不断冲击着汴梁城东的城郭,就连城墙上守城的士兵都无法全神贯注地伫立镇守。黄纪更是没有功夫回头。他现在一心直想着走进梁翁山,毕竟进了山里,受风沙的影响就会小很多。

    夜色渐浓。到了梁翁山的山里,更是漆黑得看不清周围的花花草草。黄纪走在被黑夜笼罩的偏僻小道上,凭着自己的记忆与方向感,一步一步地向前摸行。耳边传来凄寒的蝉鸣声,给人一种幽幽的肃杀感。

    忽地,黄纪的身后不时传来不规则的风吹草动声。黄纪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异样,但也没有回头去看。他只是停了一下,安静地听着后面不自然的声音。

    但是当黄纪停下脚步时,周围的一切似乎又安静了。只剩下蝉鸣声。

    黄纪停了好久,却是什么也没有现,心中不免觉得自己是不是又想多了。

    于是,黄纪依旧是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

    过了一会儿。身后身旁又传来不规律的风吹草动声。黄纪心想着会不会和刚才一样,于是又慢慢停下了脚步。但是每当黄纪停下脚步时,后面的脚步就停了。

    黄纪不禁有些疑惑起来,他想了想,还是继续向前迈步而去。

    紧接着,又出来了草动声。黄纪又停下脚步,但是这次没有停多久,就再次向前走去。又传来草动声。黄纪又停下来,又没有多久就向前走去。来来回回。反反复复,黄纪就这样走走停停。

    黄纪心中不觉一紧,每当他停下来时,身后的草动声就消失了。但每当他再次向前走时,后面又会传来不自然的草动声,给黄纪心中一丝担忧。不过至始至终,黄纪都没有回一次头。

    “咔吱”偶尔传来头上或是背后枝桠断裂的声音。

    黄纪耳朵很尖,他注意到了,他的身后有生命迹象。也可能是山上的野兽,毕竟这里是人少的偏僻小道,出现野兽也不是没有完全的可能。而且野兽在捕食猎物的时候,都是先紧紧地跟着猎物的。

    但是黄纪怎么想也不对,晚上捕食猎物的,一般都是山上的老虎。可是刚才枝桠断裂的声音非常轻细,不像是什么庞然大物,除非……黄纪心中一惊,或许后面的,是人!

    一想到这里,黄纪的心全然提到了嗓子眼上,每走一步都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会有人跟踪我,难道是冲我来的?”黄纪头上一直冒着冷汗,心中一边琢磨着,“晚上在梁翁山的偏僻小道,不是没有可能,可是为什么呢……”

    黄纪心中一边想着,自己也不敢放松一丝警惕。他一边用耳朵注意着后面的动向,眼前还观察着身前的路段会不会有被黑夜掩盖的陷阱之类的东西,心中还在不停地思考着,整个人全身心处于在了一种高度紧张的状态。

    “呼”,突然一阵风,从黄纪前面的风口处传来,声音掠过黄纪的耳边。黄纪身后似乎有什么大动作的声音,但是却被刚才吹过来的阴风声给掩盖住了。黄纪又是一阵紧张,但是依旧没有回头,停着愣了一下后,继续摸着黑往前走……

    往前迂回了好几道,黄纪一路上一直没有放松警惕。来到了一个较为开阔的平地这里的四周长着一些奇异的花草。

    “就是这了”黄纪小声地说道。

    这个平地四周被高大的树木包围着,湿度不小,白天里阳光也不能全然映射在这,这里自然生长出了一些喜好阴湿的异草。而这些正是黄纪一直要找的药材,几乎都是集中在这一块儿,看来这里的环境给这些奇花异草提供了非常鲜有的生长环境。

    黄纪自走进梁翁山以后,脚下的步伐就一直很慢。来到了这开阔的平地,映着从上而下倾泻而来的皎洁月光,四周的所有景象全部映入了黄纪的眼帘。

    看见周围一切都很正常,黄纪的心才算放下一丝:“今天我是怎么了,怎么会担心这么多,明明没有什么,可是心里却瘆的慌……”

    黄纪看着地上要采的药材,准备采摘,连弯腰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感觉到四周确实是什么都没有后,黄纪才敢低下头,挑选生长成熟的药材。

    黄纪从腰间掏出了装药的小行囊。依旧是非常谨慎地将采摘的药材慢慢装入行囊里……

    不知过了多久,四周又起了阵阵的阴风。今天的风很奇怪,明明是在丛林之中。这块平地四周又有高大的树木做屏障,却依旧是又不寻常的风刮过来。过了一会儿,四周树木的高枝上,密密麻麻在黑夜中如同斑驳黑影的树叶也开始摇曳起来。

    树叶的摇曳声一片接一片,逐渐绕成一个圈,过了没多久,四周的树叶全部都摇曳起来。本来寂静的黑夜逐渐变成了树叶的喧闹场。

    黄纪最后用手放在了一根药材的根上,手突然停住了。黄纪心中一阵颤抖,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黄纪眼睛一闭。手指一用力,最后摘下了那枝药材,慢慢装进了小行囊中,将行囊给系好了。别在了身上。

    黄纪慢慢站起身。缓缓抬起头,最后一睁眼

    黑夜下笼罩着的树叶的摇曳声在一瞬之间戛然而止,皎洁的月光下,黄纪的四周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

    几十个黑衣刺客全然站在黄纪的四周,个个手提着银刀,寒光锐利,蒙面下的眼神中充满了冷峻的杀气。

    这便是南宫准雇来的金字杀手,几十个杀手站在一起。如同铜墙铁壁般地将黄纪给围在了正中央。黄纪向四周环视了一番,知道了这些黑衣刺客是冲着自己来的。心中的紧张反倒是少了些许。

    若是遇到情况,按常理来说,黄纪应该会先问对方的目的所在。然而今天黄纪的心中有太多的迷茫,同时也有万分的坚定,看着周围的几十个黑衣刺客,黄纪也没有想说任何话,只是双手握了握拳,就当是简单地活动了一下筋骨。

    一场黑夜下的战斗不可避免……

    乌云飘过,遮住了月光的倾洒。一阵冷风划过,传来一阵有规律的草动声……

    “嗖”地一声,一个黑衣刺客直接将手中的银刀向着黄纪的面前飞射而来。黄纪眼睛敏锐,两膝微曲,忽地腾地而起,半空中一个翻转,直接躲了过去。

    然而这些个黑衣刺客似乎是行事直截了当,银刀还没有飞过目标,三个刺客就向着黄纪拥了上来。而且别说,这三个刺客的度还不慢,还没等黄纪落地,他们已然挥刀跃至了黄纪的身前。

    “蹭蹭”两个黑衣刺客抽刀从黄纪的腰间即过。黄纪没有完全把持平衡,只得用腾空的两脚下意识地朝着那两个挥刀的黑衣刺客头上踹去。

    “砰砰”两声闷响,那两个黑衣刺客被黄纪踢开。然而他们的平衡力却把持得相当好,黄纪的这一下,并没有全然撼动他们。其中的一个人的刀并未偏移太多,一刀下去,依旧是在黄纪的小腿上留下了一道血印。

    “啊”黄纪大叫一声,忍着痛落地后,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先退到了一边去。

    然而,黄纪还没全然站起身,第三个刺客已经冲了上来,挥刀的度根本来不及黄纪再次闪躲而去。

    黄纪见躲不过,全身聚力,两掌向前齐。一道金黄色的掌晕,又是“少林金刚掌”,如同磐石一般硬厚的内力直接接了上去,震断了黑衣刺客手中的银刀,并用余力将其打飞数丈之远。

    然而还没等黄纪喘口气,后面又跟上来五个黑衣刺客,同时举刀朝着自己疯砍而来。黄纪看定了,脚步向前一踮,整个人朝后暂时撤去。

    黑衣刺客紧追不放,黄纪不停地往后撤。后撤的同时,黄纪趁机别出腰间的折扇,准备予以反击。

    黄纪右手聚足内力,内力汇聚在自己手中的折扇中,“凌云斩”即出。只见黄纪的右手将内力输送至手中的折扇后,自己的右手加上折扇,合在一起就如同一把闪亮快斩的银刀一般。黄纪一定神,手扇合一的“银刀”,迅猛地朝着前方的人群劈扣而去。

    “手扇银刀”和五个黑衣刺客的银刀相碰而上,“凌云斩”在黑衣刺客的刀上划出了层层的火花,尽管黄纪自己是在后撤,但是冲上来的黑衣刺客反倒是受到了一股强大的镇压力,正面上有些支持不住。

    黄纪看准了。突然一个低身,后退着一个旋转,“凌云斩”在黑夜中闪出一道亮丽的银光。银光自那五个黑衣刺客的腰间一过,如同流星瞬逝……连惨叫声都没有,五个黑衣刺客一瞬之间全然倒下。

    黄纪干掉了五个,想要趁此机会停稳站好。然而还没等黄纪反应过来,身后又有茫茫多的至少是个黑衣刺客同时挥刀而来。

    黄纪没有多想,后退的身子继续一个转身,“凌云斩”再现。数道银光,在黑衣刺客密密麻麻的银刀中游走着,出错落交替的金属碰撞声。

    然而。身为金字杀手的黑衣刺客自然不是吃素的,有了前面的教训,这一回他们也放聪明了。黄纪顺着退后的趋势转身主攻,黑衣刺客挥刀却是避而不战。待到黄纪的冲劲差不对了。黑衣刺客再从黄纪两侧。呈包夹之势,“刀海”齐挥而下。

    双拳难敌四手,黄纪的一把折扇无法抵挡两面之事,于是只得加快脚步,向前跳开包围圈。然而度不及,身上又多了几条血印,白色的衣袍顿时被染红了大片。

    黄纪冲出包围后,又在地上打了一个滚。然后才重新站稳了。

    黄纪口中喘着粗气,却没有太多时间调整。因为茫茫多的黑衣刺客又一次朝着自己挥刀冲了过来。

    黄纪忍着剧痛,面对几十把亮晃晃的银刀,黄纪张开折扇的扇面,手中聚足内力地向扇面一顶几十把刀尖同时刺在黄纪纸做的扇面上,尽管黄纪用尽了力道,却还是无法抵挡几十个金字杀手的银刀。只是一瞬之间,黄纪的扇面就被银刀的刀尖戳穿。黄纪两眼一定神,立即丢掉手上的折扇,整个人往一旁躲开而去。

    手中没了武器,面对剩下的几十个黑衣刺客,黄纪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层层的汗水。

    “难道除了那一招,别无他法了吗,可是那一招……”黄纪心中一直紧张着。

    然而,那些有着“金字杀手”之称的黑衣刺客自然不会给黄纪一丝喘息的机会,他们这一会又是兵分两路,一左一右地朝着黄纪挥刀而来。

    “啊”黄纪大叫一声,两手内力全,两道金刚掌左右而出,带着呼山海啸的气势,擦地而出。

    两道金黄色的掌晕自左右而出,左右黑衣刺客所见,暂时退却,用刀背逐渐抵挡。

    内力上的碰撞,加上力量的分担,几十个黑衣刺客也只是稍稍退了几步。

    黄纪看在眼里,眼中布满了血丝,随即,他在一次怒吼一声,左右金刚掌齐出,金黄掌晕再一次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冲去。

    然而这一次,黑衣刺客倒也没怎么后退,只见着左右的几十个黑衣刺客毫不示弱,同时聚足掌力,想要硬碰硬地加以抗衡。

    果然,即使黄纪的内力再惊人,几十个金字杀手的内力绝对毫不逊色于黄纪。这一次猛然间的内力碰撞,地面都被冲变了形,黑衣刺客不仅全然挡住了黄纪的两金刚掌,余力还集中左右朝着黄纪而去。

    黄纪没有办法,只得继续持力抵挡……突然,强大的内力飞至黄纪胸前,黄纪顺势吐了一口血,整个人无法站稳地被冲向后面的大树上。

    黄纪的背部重重撞在树干上,整个人又吐了一口血,没能立刻站稳。

    这一回黑衣刺客倒是放慢了脚步,看着似乎是奄奄一息的黄纪,觉得他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力了,于是包围着慢慢提刀,朝着黄纪走去。

    黄纪扶着身后的树干,慢慢站起身他似乎还有力气,身上虽然被血染红了,但是整个人还是能够活动自如。黄纪慢慢站直身子,用手稍微擦了擦嘴角上的鲜血,随后两眼凝视着眼前的几十个黑衣刺客。

    黑衣刺客见着黄纪还有力气,便不留余力,几十个人同时提刀,继续朝着黄纪身前而去。

    黄纪看着冲上来的黑衣刺客,心中暗道:“对不起了,义父,纪儿今天,已是迫不得已,愿谅纪儿……”

    看着黑衣刺客的银刀已至身前,黄纪反倒是闭上了眼,心中没有了一丝顾虑……

    一阵惨烈的厮杀,月光终于从乌云的缝隙中重新映射而来,黄纪刚才所站的树干沾满了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