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七十六章 难结终了
    一天后,黄氏药坊内……

    黄纪坐在药房库里,和陆菁他们一起,并把自己亲手杀死南宫用的经过都给众人很详细地讲了一遍。

    “黄纪兄弟,你可算是为百姓除去了南宫用这个祸根了”唐战觉得黄纪行侠仗义,不畏权势,深得百姓赞颂,不禁钦佩道。

    但是黄纪看起来并不怎么开心,就和当日亲手杀死南宫用后的表情一样,虽然神情没有那个时候那么呆滞,但是心中所想的也是大同小异。

    “你怎么了,黄纪兄弟?”陆菁看出了黄纪神情的异样,于是疑惑地问道。

    黄纪也许是不想在自己的朋友面前表现得太过于悲伤,于是立刻回过神来,笑了笑道:“没……没什么呀,只是第一次杀人,心中……有些添堵……”

    “可是你杀的是大奸大恶之人,这可是为百姓做了一件善事啊……”萧天也在一旁夸道。

    “我……我知道……”黄纪的口气一直是吞吞吐吐的。

    陆菁在一旁看着,总觉得黄纪有什么不对劲,但是也说不出来。

    “总之,南宫用得到了应有的下场,也算是难结终了了……”李玉如先是应了一句,随后望着身边的赵子川道,“还有子川,你心中也可以放下了吧……”

    赵子川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他心中所想的,自然是原来因南宫用而死的自己一辈子对不起的吴姑娘。当他得知了黄纪将南宫用给就地正法了,赵子川心中自然是有无比的感激之情。

    赵子川在一边想了很久。随后才开口道:“谢谢你,黄纪兄弟,帮我们解了心中的结。”

    “这是哪里话。其实……我也没想到那日我会气愤地杀了南宫用……”黄纪应声道,心中还是不免有些不自在。

    “不,至少,我们在汴梁城中也没有更多的挂念了……”赵子川继续道,“南宫用一死,兄弟我的心结也解了,可以放下所有负担。即将北上去找朱元璋了。”

    一提到“北上”,唐战也兴奋道:“对啊,现在南宫用得到了应有的下场。玄空大师那里也解开了心结,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我们也可以筹划北上了。”

    李玉如在一旁点了点头,她和赵子川也做好了随时北上的准备。然而。在唐战身旁的陆菁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只是陪着众人勉强地笑了一笑,但是心中却涌出一股淡淡的悲伤。

    苏佳看着这里的所有事情都已经就绪了,于是也对众人说道:“既然大家都要离开汴梁了,那我和阿天也要很快走了。”

    “佳妹不陪我们一起吗?”李玉如又问道。

    苏佳摇了摇头,笑着回答道:“不了,我和阿天还有别的事情。不过,在汴梁度过的日子里,能认识你们这么多的有义之士。也算是我和阿天的荣幸。明日我和阿天将要启程,离开之前。我和阿天还想和大家喝一杯酒。”

    “也对,这一离别,还不知道多久以后才能再重逢……”赵子川这时候说道,“明日还是这个时候,我们还是到黄纪兄弟这里来好了,我们朋友之间离别之前,一定要杯酒为交!”

    “好,就这么定了!”唐战也高兴地说道,“能结识大家,我身为唐家后人也感到万分有幸,明日我们一定在这儿把酒对言!菁儿,你说呢?”唐战又向身边的陆菁问道。

    陆菁刚才一直有些发呆,并没有听清楚唐战的话。

    “菁儿,你说好不好?”唐战又继续问道。

    “啊?啊”陆菁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随后随便答应了一声,表情也有些呆滞。

    “好了,明日要离开汴梁,大家伙儿还是先回去好好准备准备吧……”赵子川继续道,“明日此时,我们再在黄纪兄弟这里会见。”

    于是,众人一起往门外走,准备离开黄氏药坊。

    黄纪想了很多,也没想明白什么,既然自己的朋友都找到了人生的目标,那他也无需再想太多。其他人都将离开汴梁,唯独自己还留在这座“孤城”里,黄纪不知不觉感受到了一股从未感受过的寂寞感。

    黄纪走在最前面,打开了药坊的大门。然而,当他刚一打开门,眼前的景象却有些让他吃惊了

    只见离游区的众百姓居然低身跪在了黄纪的家门前,似乎是想谢恩于黄纪。

    但黄纪看到了,确实有些惊讶了。他连忙扶起跪在最前面的谷大爷,随后说道:“谷大爷,你们这是干什么啊?”

    谷大爷一直跪着不起,随后说道:“黄公子,你为我们离游区的百姓做了这么多,帮我们治病,还将一直乒我们的南宫用就地正法,我们实在是感激不尽,这一点心意,还请黄公子你收下吧!”只见谷大爷手里捧着一碗地薯,呈向黄纪面前。

    “你们这是干什么?”面对着尴尬的场景,黄纪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紧接着,谷大爷身旁,是那个黄纪从南宫用手上救下来的小姑娘。小姑娘也低身说道:“谢谢黄纪哥哥的救命之恩,还是请黄纪哥哥你收下吧?”

    “收下吧”“收下吧”时不时地,身后的其他百姓也一齐道。

    看着如此的场景,萧天、苏佳等人看在眼里,心中也是有不少的感触。

    黄纪愣了好一会儿,随后大声道:“乡亲们,你们快点先起来!”

    这一声有些大,下面的所有百姓同时抬起头,将目光放在了黄纪身上。

    黄纪又想了想,随后继续说道:“我知道,我帮乡亲们治病。还让南宫用得到应有的下场,乡亲们很感激我。但是我黄纪也不是一个图报的人,其实我也想要做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和乡亲们一样,然后多做善事罢了。我曾在我义父面前发过誓,今生今世做事不求回报。如果乡亲们感激我,我黄纪自然很乐意;但是如果想要以物感恩,实是有违我曾经的誓言。乡亲们,放心吧,只要我黄纪还在汴梁一天。我就一定会继续为乡亲们治病的,你们也不需要太多物质上的感激了,所以还是请乡亲们先起来吧!”

    说了好一会儿。黄纪的几句话才算是把这个尴尬的气氛给缓解了许多。随后花了很长的时间,黄纪才劝离游区的百姓回了去……

    忙了大半天,陆菁等人也在一旁帮了忙,事情才算是得到了解决。随后。众人还是各回各家。黄纪回了自己的药坊,赵子川和李玉如回了赵府,唐战和陆菁回了陆府,萧天和苏佳由于尽量不被王大生注意,回了之前新住的鸿兴客栈……

    回到陆府后,唐战就兴奋地收拾着自己的行装。不过唐战第一次来陆府的时候本来就没有带多少包裹,最显眼的,也莫过于他每天背在背后的那把梨花枪了。

    唐战收拾了一下。然后坐在床边休息了一会儿。他解开了背上的梨花枪,露出了殷红的枪头那上面曾沾染有自己亲生父亲唐天辉的血。

    唐战望着枪头。心中复杂得很。随即,唐战自言自语道:“爹,骁风叔叔,战儿终于要北上了……爹,虽然你犯下过滔天罪行,被世人唾弃,但是孩儿一定会像骁风叔叔教导的一样,做一个顶天立地、心寄苍生的男子汉;骁风叔叔,战儿终于离自己的目标又进一步了,放心吧,战儿一定不辜负爹和骁风叔叔的期望,北上驰骋疆场、斩杀夷狄,将蒙元暴政驱逐我中原之地!”

    说着,唐战的心中有些热血沸腾起来。他从床边坐起来,两手挥举梨花枪一个轮回,然后用力朝前一刺,双眼聚神地凝视着前方。也许只是心中的激动,唐战活动了一下手脚,因此也没有做太多的额外动作。

    唐战保持了这个动作好一会儿,也许是心中有所感触吧……良久,唐战才慢慢收回了枪,又坐回了床上。收好了梨花枪,唐战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从自己的腰间掏出来了那半块龙纹玉佩。

    唐战用满含深情的眼神望着手中的那半块龙纹玉佩那是他的拜把兄弟孙云在离开汴梁前送给唐战的,象征着二人的情谊。现今一个在汴梁,一个在大都,天各一方,彼此也都不知道对方的情况,免不了几日里的兄弟相互思念。

    唐战看着龙纹玉佩,想到自己即将北上而去,唐战又嘀咕道:“孙云兄弟现在在大都的情况怎么样呢?只见一日便成了兄弟,自那日离去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孙云兄弟了。在汴梁和菁儿、子川兄弟他们天天混在一起,时不时还经常忘了孙云兄弟,还真是不应该啊……不过现在马上就要北上了,也许过不了多久就能见到孙云兄弟你了吧……”想到这里,唐战脸上渐渐露出一丝微笑。

    唐战一个人在房间里面思绪了许久,不知不觉,房间门外突然又来一人。

    唐战察觉到了,立刻收回了自己一直思绪的表情,随后平声问道:“门外有人是吗?”

    门外的人听到了,也慢慢露出样子来,来的人竟然是陆菁。

    之所以说是“竟然”,因为平日里陆菁要想找唐战,一直都是大大咧咧的,有时候甚至直接一脚踹开房门,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忸怩羞涩过这也让唐战有些不太适应。

    唐战看着陆菁不太寻常的样子,也用不太适应的口气问道:“菁……菁儿,你……有什么事吗?”

    陆菁想了好久,似乎心里有什么结,表现出很犹豫的样子,一直没有说一句话这不太像是平时陆菁的作风。

    唐战看在眼里,以为陆菁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于是从床边走到门口,然后问道:“菁儿,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

    陆菁顿了一会儿,随后才慢慢开口道:“傻蛋。我……那天我去和爹谈的时候,我爹……没有答应我和傻蛋你们一起北上,所以……”

    唐战听了。笑了笑,随后用手帮忙捋了捋陆菁左边的发鬓,然后道:“没关系,爹是担心你一个女孩子家北上……毕竟战争残酷,你一个女孩子出远门在外也不放心……”

    “可是菁儿也担心傻蛋你……”陆菁抬头,用水一般深情的眼神望着唐战道,“既然慕容姑娘都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而且……而且……”陆菁还想说什么,但是还是停住了。

    唐战看着陆菁关心自己的样子,望着陆菁的双眼。唐战的脸微微一红。他心里也清楚陆菁是舍不得自己,就像当日玲珑舍不得南宫俊一样。

    唐战想了好一会儿,随后笑着对陆菁道:“菁儿,你不用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而且北上一直是我的愿望。现在终于可以实现了,菁儿你不是也一直支持我的理想吗?”

    陆菁愣住了,表情显得有些呆滞。唐战看在眼里,继续道:“放心吧,我向你保证,我一定完手完脚地活着回来好吗?”

    “你要不是完手完脚地回来,我……我一定饶不了你……”陆菁还是改不了她活泼的性格,尽管心中烦乱。还是禁不住叛逆地应了一句。

    “对嘛,这样才像菁儿你平时的样子嘛……”唐战看着陆菁活泼开来了。于是笑着道,“我不在的日子,平时多笑一些,如果孤单了,可以找玲珑多说说话……”

    “其实……”陆菁似乎是这个时候才决定要把心中所想的事情说出口。

    “其实什么?”听着陆菁的语气一变,唐战又问道。

    陆菁咽了咽口水,继续道:“其实……那日爹还和我说了,他说……只要傻蛋你能平安回来,就……就……就答应我们两个成亲……”

    此话一出,唐战自己也愣住了,心跳不免加快不少。说出这句话的陆菁更是脸红透了,也没敢正眼望唐战一眼。

    唐战一直脸红地在原地发呆,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陆菁似乎是有些害羞,或者是有其他的心事,转头就跑了。

    “菁儿”唐战没能叫住陆菁,依旧是在原地发呆,或许对于唐战来说,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

    天色渐晚,今晚的汴梁夜色,一切都显得非常的安详。炊烟升燎,街上渐渐灯火并起,整个汴梁城逐渐进入夜色……

    黄纪从黄氏药坊出来后,往汴梁城东门口的方向而去。平日里他给众多百姓治病,很多时候药材都是自己准备的。城东的梁翁山上药材品种众多,经常会有采药的人会在那里收集药材,就连在梁翁山深处隐居的武林四圣之一的郜英前辈也是如此,上次让苏佳上山采药就是例子。

    黄纪也不例外,他此行的目的也是要去梁翁山上收集药材。由于白天要一边处理百姓治病的问题,一边还要在城东集兴区卖自己的字画,所以上山采药的时间也只有晚上。虽然晚上进出城门有些不太方便,但是黄纪也习惯了。而且明日黄纪还有其他的兄弟朋友要在自己的药坊最后团聚一次,因此今晚采药的时间也变得非常宝贵。

    黄纪四周环顾了一下城东平日里热热闹闹的人群,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异样,但是就是说不出口。

    “是我想多了吗……”黄纪最后往背后望了一眼,心中嘀咕了一声,身后却是拥挤的人群,看不出哪里不对劲。

    由于城东本来就是汴梁最繁华、人群最多的地方,人群众多又有嘈杂的喧闹声,所以黄纪就算是心里有堵也发觉不到什么。

    “看来是我多心了……”黄纪回过头,自笑着叹声道,“还是趁着时间还早,赶紧去采药吧……”

    于是,黄纪没有再回头,一个方向地出了东城门……

    然而就在东城门的二十丈开外,有两个人正用尖锐的眼神盯着黄纪离开的方向。

    “三哥,你真的安排好了吗?”其中一人对另一人问道。

    另一人回答道:“放心吧,所以人手我都已经安排好了,就等黄纪一上梁翁山,我雇的杀手就会跟紧他……”

    原来这两个人是南宫家的三子南宫准和四子南宫正,南宫正一向是在汴梁城中眼线最多的,上一次苏佳在珍明棋院的去向就是他发现的,这次黄纪出城采药也不例外。

    南宫准望着东城门,口中咬牙道:“哼,‘汴梁医侠’黄纪,不过今夜,我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我雇的五十个杀手可都是武林中的金字杀手,加在一起能对付许多小门派的首席弟子……我说过的,既然你杀了我三叔,那我一定会让你死得比三叔惨千倍万倍!”

    说着,南宫准狰狞的面孔逐渐被拥挤的人群给淹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