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七十五章 预谋复仇
    黄纪在离游区杀死了犯下滔天罪行的南宫用,随官府的人到县衙述了口供后,就回去了。而南宫世家的人这边,尤其是南宫准,表面上对自己三叔犯下这样的事情感到吃惊,但毕竟事情的一手策划都是他和二叔南宫平做的,而且现在南宫准的心里也对黄纪产生了仇恨之心,他一直心想着如何报复黄纪,为自己死去的三叔报仇……

    南宫府内……

    南宫大厅内,户主南宫魄站在堂前,其余的六个儿子都跪在堂下跟前。

    黄纪杀死南宫用的事情发生后,消息很快传遍了全城,这自然也瞒不过南宫魄了。南宫魄本来非常信任自己的三弟南宫用和自己的儿子们,之前虽然传出了消息,但是南宫魄一直都相信堂堂南宫家的人不会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但是事与愿违,等到县衙的人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了南宫魄后,他自己也是既感到吃惊,也感到愤怒。

    而今,南宫魄把自己的六个儿子叫到了大厅之内,并好好训了自己的儿子们一顿。尤其是南宫准,因为在此之前,他和南宫用的来往最为密切,而且上次从慕容大院回来的时候,南宫准还向自己保证过没有问题,但事实还是证明了外面的传言都是真的……

    “现在还有什么话说了……”南宫魄可能是训累了,声音相比之前小了很多,“准儿,你之前是怎么跟为父保证的?怎么。现在事情已经证据确凿了,连结果都尘埃落定了,你还想说什么?”

    “爹。孩儿也是无辜的……”一向仗势凌人的南宫准,在自己的亲生父亲面前也高傲不起来,并且还在为自己一直辩解道,“三叔毕竟是南宫家的三把手,孩儿无权无力,根本不会知道三叔私下里做过什么事情。再说了,自从孩儿听到外面百姓对三叔的传言后。也以为是谣言,还不是一心想要帮助三叔辟谣,谁知道……谁知道最后竟是真的……”南宫准最后一句的声音逐渐变小。看来他装模作样的功夫还真不浅。

    但是在一旁的长子南宫成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侧脸悄悄瞥了南宫准一眼。

    “哼,但愿如此……”南宫魄摆了一句,随后想了想。又对南宫准说道。“不过每次南宫家的人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总跟准儿你有关系。我看你平日里喜欢惹事,这些日子给我老老实实安分点。亏在这次的事情不是触犯株连九族的刑法,否则我们南宫家就真的完了!”

    身为六个儿子的父亲以及南宫家户主的南宫魄,说话的口气严肃且郑重其事,堂下的六个儿子只得庄重地听着,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南宫魄说了一会儿,抬头望了一下天花板。随后叹了一口气,变了一个语气说道:“不过话说回来。虽然三弟他做尽了败坏天良的事情,丢尽了南宫家祖先的脸……但是他毕竟是南宫家的人,按照南宫家的规矩,败坏世家的人死后,还是得有一个自家的葬礼。规模不需要太重,毕竟是不好的事情,所以最好还是不要太高调……这件事情就交给成儿你去安排了,为父也没心再去操心这个了……”

    “是,孩儿一定认真办好,不出差错”南宫成用坚定的声音答道。

    “还是成儿你最让为父放心……”南宫魄说了一句,随后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继续叹息道,“要是你们都能像你们的大哥成儿这样,不让家里操心,认真务实家业就好了……哎,想想俊儿还在家的时候,他是最有胸怀,也是为父最喜欢的儿子。虽然有时候他很叛逆,但还是能明辨是非,有正确的人生观。以前你们七个儿子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想让你们其他五个人以他们成儿和俊儿这两个人为榜样,要么就像俊儿那样胸怀大志,要么就像你们大哥一样踏踏实实务实家业……”

    “六弟是吗?”二儿子南宫策听到自己的父亲提到了离开家门的六子南宫俊,自己也满含回忆深情地叹息道,“原来六弟在家的时候,我们也很喜欢他。如今他却北上疆场,离开我们,是福是祸我们心里也放不下……”

    “当初俊儿也是和为父闹了一些矛盾,才离开了家,不过为父也尊重了他的选择,去实现他自己的人生价值。哎,如今俊儿走了,你们三叔也死了,好好地南宫世家似乎变得有些不安宁了……”南宫魄继续道,“所以说,剩下的你们六个人以后也要踏踏实实地处事。既然俊儿走了,那你们以后就以你们大哥为榜样,老老实实地为家里做点事情,不要再在外面到处惹事了,清楚了吗?”

    “是,爹的话,孩儿谨记在心!”堂下的六个人一齐答道。

    “行了,你们先下去吧,为父还有要事要忙,再有事情为父再叫你们……”南宫魄最后说了一句,然后慢慢走下了厅堂,离开了正厅。

    剩下的六个儿子一直没有敢抬头,今天父亲批评的话确实比之前要严厉许多,而且还是把六个儿子一起叫来训话。的确,身为南宫家三把手在外做尽坏事,还被人处死,这是南宫世家自立家以来,还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而六个儿子也一直跪在堂下,知道再也听不到自己父亲的脚步声后,才敢慢慢抬起头,纷纷离去……

    “哼,三叔死了,幸好没有牵连到我们。不过这也是三叔活该,谁叫他做了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这是报应……不过亲仇不报,岂为人也?黄纪,你亲手杀死了我三叔,我一定会让你血债血偿的……”南宫准一边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边自言自语小声嘀咕着。

    然而。刚拐过一个房阁,忽地,南宫准发现他面前站着他的大哥南宫成。

    可能是知道了自己的大哥要问自己什么。所以南宫准也没有太在意,反倒是一脸自信地从南宫成身边走过去。

    “站住”就在南宫准从南宫成身边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南宫成突然平声叫住道。

    南宫准似乎也是准备好了,倒也没什么紧张的,听见自己的大哥叫自己,自己也还是先停住了。

    “三叔死了,三弟你好像一点都不感到惭愧啊……”南宫成有跟着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南宫准也没有不做声。反过来问道。

    “哼,别以为你在爹面前装模作样,我就看不出来……”南宫成先说了一句。然后侧过脸,把目光放在南宫准身上,继续说道,“三叔犯出这些事情。和你肯定是少不了什么关系的。可是因为什么突发情况。导致起先的计划出现了问题,结果三叔就在离游区被黄纪给杀了……”

    南宫准听着自己的大哥说的基本上不差,自己自然不能暴露了,于是笑着回应道:“大哥你可真是想多了,刚才弟弟我在爹面前也说过了,三叔在南宫家也是有不小的实权,他做的很多事情,我自己根本不可能知道。而且我也说过。我只是一心想着帮三叔脱开罪名,不管这罪名是真是假……”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狡辩”南宫成看着南宫准依旧是一张死不认账的小丑脸。于是继续道,“别怪哥哥我没提醒你,要是让爹知道了你的事情,恐怕你连南宫家的立足之地都没有。我之所以没有在爹面前揭发你,是因为我们两个之间的兄弟关系。我想给你一个机会,若是下次你再犯出如此愚蠢的事情,别说我了,可能整个南宫家都不会再原谅你!”

    “哼,我说没有就是没有”南宫准也侧头正眼望着自己的大哥南宫成,最后回了一句,不过这最后的一句略缺底气。

    南宫成没有再说什么,他用坚定的眼神望了南宫准的眼神一眼,随后头一回,慢慢离开了。

    然而南宫成的这最后一个动作,南宫准心中似乎是感到了什么异样,但是却说不出来,以至于南宫准一直保持着侧头这个动作,过了好久都没有缓过神来,也没有快速离开……

    回到了自己的书房,南宫准刚一进房门,自己的二叔南宫平就迎了过来。得知南宫魄在正厅大堂把他们六个儿子一起训了一顿,怕南宫魄是知道了什么秘密,于是南宫平急着过来问道:“三侄,事情怎么样了,你爹他……没有知道吧?”一边问着,南宫平心里还有一丝着急。

    可能是刚才自己和大哥南宫成的“对峙”让他心有感触吧,南宫准并没有特别认真地听,只是简单地回答了一句:“没有没有……”

    “你这是什么态度,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南宫平看着南宫准像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于是跟着道。

    “什么若无其事,我现在这边都快急死了”南宫准似乎是要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大声说了一句,随后又道,“三叔的死我怎么会不在意,我现在是在想怎么样帮我三叔报仇。”

    “报仇?”南宫平有些吃惊道,“杀死三弟的人是‘汴梁医侠’黄纪,但实施抓捕的是那个新上任的袁冲,下发命令的还是相府的王大生,三侄你到底……是要找谁报仇?”

    “还用想吗?当然是那个黄纪了!”南宫准愤怒道。

    “黄纪?”南宫平听了,有些疑惑道,“他既然能杀死三弟,武功还是有的,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的汴梁城下,三侄你究竟要……怎么报仇呢?”

    “明的不行来暗的”南宫准继续说道,“和之前杀死前任知府一样,雇佣杀手去把他做了!”

    “可是三侄你……知道黄纪的实力吗?”南宫平又问道。

    南宫准考虑了一会儿,随后说道:“醉仙楼中,我曾经与他一战,打了平手,说明他的实力跟我差不多。在陆府的时候,我一个人敌不过那个唐家后人。也就是说。那个黄纪再厉害,就算比我稍高一筹,实力也不会过于那个唐家后人。只要多雇一些有经验、武功高强的杀手。杀掉一个小小的黄纪根本不在话下。”

    南宫平听了南宫准的分析,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道:“可是之前前任知府被害后,城里的警戒早就不同以前了,三侄你……真的确定能够顺利得手?”

    南宫准想了想,随后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道:“哼,放心吧。这次的暗杀地点不在城中,而在城外”

    “城外?”南宫平更加匪夷所思地问道。

    “没错!”南宫准肯定地说道,“我知道。‘汴梁医侠’黄纪每过一段时间,都要去城东郊区的梁翁山上收集一些药材。我们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在梁翁山设伏,等到黄纪上山后。就可以人不知鬼不觉地把他给……”随后南宫准的瞳孔睁大。右手在脖子上做了一个了断的姿势。

    南宫平看着南宫准这个样子,似乎是有些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于是也没说什么。因为他也知道,除了南宫准的父亲南宫魄,没有人能阻止南宫准自己决定了的事情……

    南宫用丧日那天,南宫家的确是没有什么铺张。由于南宫用的这个事情,已经为南宫家丢尽了颜面,所以南宫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个事情。尤其是原来一直和自己对立的慕容世家。

    丧礼只在南宫大院内部进行,南宫家的人个个身披丧服。每个人的表情都是非常的低落。院内不时传来纸钱烧的烟熏味,以及随风飘出大院的丧物,这让门外的市井百姓多多少少还是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丧礼举行没多久,南宫大院门外就突然传来了哄闹的吵声,好像是有平民百姓在喧闹……

    “门外发生了什么,怎么这么吵?”身为家族户主的南宫魄满脸悲伤地疑惑道。

    南宫平想了想,随后回声应道:“大哥,你在这边主持,我随手下去看看……”

    于是,南宫平带了几个手下走到了大院的门口,越往门口这边走,外面的声音就跃吵闹。

    南宫平心中也是有诸多的不悦,于是问身旁的两个把门侍卫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这么吵?”

    门卫似乎是有什么不好说出口,都显得愁眉苦脸的。

    见着门口侍卫都没怎么讲话,于是南宫平怒声道:“哼,话都不会说了吗?真是的,把大门打开,我要亲自去看看”

    “二爷,还是……不要了吧?”其中一个门卫终于开口紧张道。

    “有什么事情大惊小怪的,难不成还有人要血洗我们南宫家吗?给我把门打开!”南宫平继续呵斥道。

    “是……是……”门卫颤抖地答道,随后两个侍卫慢慢打开了大院的门。

    “卟”地一下,就在开门的一瞬间,一个西红柿直接正脸砸在了南宫平的脸上。

    南宫平也是一惊,还没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只听外面不断有百姓喊道:“哼,南宫用做尽丧尽天良的事情,他是罪有应得,连阎王爷都不会原谅他,你们这些人还有脸在这里给他办丧礼?”

    原来,门外是在附近看到从南宫大院飘出来的丧钱后,纷纷过来砸门破骂的街头百姓。他们得知是南宫家的人在给死去的南宫用办丧礼,于是便跑过来“惹事”。

    “哼,南宫用违背天良,做出那样的勾当,你们堂堂南宫家应该以之为耻不是吗?还有脸在这里给这个罪人办丧礼……”

    “汴梁医侠帮我们除了害,你们南宫家的人却不好好反省,哪里还有脸站在这里?”

    门口的叫骂声不断,还时不时丢来烂菜叶或是烂鸡蛋,看来南宫用之前在汴梁城里做了许多让老百姓痛恨的事情,如今南宫用终于死了,民众的愤怒在这一刻似乎是倾泻了。

    就在这个时候,南宫家其他的人也走到了门口,听着群众百姓的阵阵骂声,他们的心里就如同刀割一般,不停地滴着血。或许这城中的老百姓说得对,南宫用做尽坏事,死有余辜,南宫家又何以再给这样的人办丧事?

    看着门下百姓的愤怒,想着南宫家曾经的点点滴滴,身为户主的南宫魄心中悲痛万分。若不是自己的定力很强,南宫魄可能当场晕过去……

    城中百姓暴动,很快惊动了城中的巡抚。相府巡逻的士兵对在南宫大院门口闹事的群众百姓一阵驱赶,南宫家门口才有了短暂的宁静。

    但是南宫家大院门口已经堆满了群众丢弃过来的垃圾,而南宫家的所有人,从户主到侍仆,一个个望着眼前的狼藉,却是心中有苦说不出……

    南宫准看着眼前的场景,心中却是对黄纪有了更深的仇恨:“哼,好你个‘汴梁医侠’,这些都是你干的好事!等着吧,不出几日,我一定让你死得比我三叔要惨千倍万倍!”

    南宫准眼神一皱,心中尽是复仇的想法,一个可怕的想法在南宫准涌起,危险正慢慢朝着黄纪蔓延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