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最后了结
    南宫用被黄纪发现后,继续一个劲地逃。而黄纪也是紧追不舍,虽然二人之间有些距离,而且南宫用的轻功也不差,但是黄纪总能让其保证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

    然而,南宫用似乎从一开始就决定了要逃跑的方向。

    “那个方向是……”黄纪看着南宫用逃跑的方向,似乎是知道了什么,心中不由一紧道。

    南宫用的速度越来越快,黄纪甚至有些追不上了,看来在逃跑这方面,南宫用一点也不逊色……

    南宫用尽是往人少的巷道里拐,巷道偏僻曲折汴梁城里总有这么几个地方,到最后甚至是,没什么行人了。渐渐地,渐渐地,一个熟悉的地方映在了南宫用和即将追来的黄纪的眼中。

    这里人烟稀少,地广人稀,只有几座平房接连着摆成一排。平房门口还有少量血洒的暗红以及似乎是为某家人办过丧事的素巾,很明显,对黄纪和南宫用熟悉的,这里便是汴梁的离游区。门口的暗红血是案发之日当晚,黄纪和南宫用雇佣的黑衣杀手决斗过的痕迹;而那些素巾,应该是这附近的邻居为死去的小芸姑娘一家办的丧事的痕迹。

    当黄纪也追到这个地方的时候,他也小小吃了一惊。但是看着凉风下,平民房前还未散去的种种肃杀和悲痛,那天晚上看到的惨状景象又再次映回了黄纪的脑海中,让黄纪既感到悲伤又感到痛恨。

    可是黄纪心中也是匪夷所思。南宫用把自己带到这个地方来又是为了什么呢?

    南宫用施展了轻功好一会儿,似乎是感觉甩不掉黄纪了,索性便在一家门前停了下来。

    然而。听到了外面不小的声音,很多的平民这个时候也开了房门,想要看外面的情况。但当他们看到了南宫用的面孔后,每个人的表情马上变得万分惊恐起来。

    南宫用所站的家门口前,那家的人出来一看,正好和南宫用打了一个照面。还没等那个人反应过来,南宫用用狰狞的口气问道:“快说。你们这些贱民,是谁把我强占公地的事情告诉相府的?”

    所以人都摇着头,没有人敢正面回答南宫用的问题。

    “快回答我!”南宫用突然加凶了语气道。“不说……我把你们这些贱民通通杀掉!”

    然而南宫用这么一说,更是没有人敢回答半句。

    “不说是吧……”南宫用看着自己门前的那个人惊悚发呆的神情,冷冷一笑……突然,南宫用从腰间抽出一把利剑。直接朝着那个人的喉咙上就是一剑。

    “啊”只听一声惨叫。这个无辜的百姓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啊啊”看到南宫用竟然开始杀人,周围的百姓都吓得叫了起来。

    南宫用确实是太残忍了,不但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如今深知自己躲不过了,居然拿无辜的百姓开刀,简直就是惨无人道。

    “快说,不说我把你们都杀光!”南宫用继续凶神恶煞道。

    “啊啊”由于刚才的血腥一幕,一旁的百姓都只管一个劲地尖叫。根本没有人敢正视南宫用一眼,更别说回答问题了。

    南宫用见着四周的百姓都慌了神。但是今天自己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也收不住手了。突然,又是连续几剑,又有几个无辜的百姓倒下了,地上顿时又多了让人畏惧的殷红色。

    “啊啊”离游区这一块顿时乱成一锅粥,就连空气都弥漫在了一股红色的恐怖中。

    “说呀,快说呀!”南宫用此时完全失去了理智,整个人像发疯的野兽一般吼叫着。

    “南宫用,你这个畜生不如的东西!”正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黄纪终于是追过来了。然而看到了南宫用刚才失去理智后灭绝人性的一幕,黄纪自己都不敢相信。看着无辜的百姓一个个地倒在了血泊中,黄纪恨不得立刻把南宫用给碎尸万段。

    南宫用也知道是黄纪来了,看到黄纪就站在自己十丈开外的地方,南宫用往右侧一望,顺势抓过一个小姑娘,用剑挟持住她,然后两眼如同饿狼一般地直视着对面的黄纪。

    小姑娘见到了,心想着刚才死去的那几个百姓,自己现在又被南宫用挟持,整个人顿时惊恐地哭了起来。

    “别过来……别过来站在那别动!”南宫用威胁着对面的黄纪道,“再过来,我就从这个小女孩的喉咙割下去!”

    “南宫用,你这个畜生,快放开她!”黄纪看着南宫用灭绝人性的表现,表情也愤怒道。

    “呜呜呜呜……黄纪哥哥,救我……”小姑娘已经哭得不成样子了,而且南宫用的手还在用力,小姑娘的脖子上甚至出现了一丝红印。

    黄纪看着小姑娘危在旦夕的境况,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

    “你别过来,过来我就杀了她……”南宫用失去理智地继续威胁道。

    黄纪想了想,这个时候也不能激怒了南宫用,于是他试着缓和道:“南宫用,放弃吧,你的罪行已经被相府的人知道了,现在做什么都是无济于事了……”

    “是呀,我已经无济于事了……”南宫用自嘲自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我已经什么都不管了,我只想知道是谁告诉相府这件事情的,我要……亲手杀了他……”

    黄纪看着南宫用失去理智的样子,随即说道:“行,我告诉你,告诉相府事情的这个人,就是我!”

    “别唬我了”南宫用疯笑道,“哼哼,你是这件案子的关系人。别说相府了,就连县衙原来的知府也不会相信你的话!”

    黄纪想了想,继续说道:“那既然我的话他们都不信。那这些老百姓的话,官府的人又怎么可能会信呢?所以说,南宫用,快快放下屠刀收手吧……”

    “我不管!”南宫用发疯地说道,“反正我也是死定了,临死之前,把这些该死的贱民杀了又怎么样?反正之前我占地的时候。他们就不断反对我,他们就是该死!”说着,南宫用似乎是要对手上的小姑娘下手了。

    “不要!”黄纪大声叫了一声。他不忍心见着眼前的小姑娘就这样惨死在南宫用的剑下。

    南宫用本来就是失去了理智,所以他在想要杀手中的小姑娘之前,也没太注意什么。也许是觉得死之将至吧,这小姑娘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居然趁着南宫用的不注意。用尽全力在南宫用的右手上咬了一口。

    “啊”由于牙咬剧痛,南宫用大叫了一声,手中的剑脱落开来。

    趁着这个机会,小姑娘挣脱了南宫用的挟持,准备逃脱出去。然而,刚没走几步,南宫用顺势捡起掉在地上的剑,准备向小姑娘刺去。

    “奶奶的。敢咬你爷爷”南宫用愤声道。

    小姑娘听了这句话,心中顿时一寒。她顿时感到背后一刀寒光袭来。

    突然,就是一瞬间,一个石子暗器般地,不偏不倚地打在了南宫用的手上是黄纪,原来黄纪看着小姑娘意外地挣脱,便随即捡起地上的一颗石子作暗器,以防不测。刚才的那一下,正是黄纪飞过去的飞石暗器。

    然而此时黄纪也是再也没有理由饶恕了,趁着南宫用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整个人已经飞身到了小姑娘的身后,站在了南宫用的身前。

    南宫用没有多想,再次捡起长剑,朝着黄纪的胸前刺去。

    “啊”然而黄纪大叫一声,手中内力一聚,手入立光白刃般的,一掌劈过,只听“铛”的一声金属脆响声,南宫用手中的长剑被黄纪当场劈成两段。

    没完,看着地上被南宫用杀死的无辜百姓,黄纪此时眼中也是充满了杀气,什么也不顾了。只见黄纪猛地膝盖一脚踢向南宫用的腹部,南宫用惨痛地大叫一声。

    黄纪一只手将已经毫无理智的南宫用胸前给一把提起,另一只手金黄掌晕一聚,一招少林的“金刚掌”直接穿胸而过,只听得阵阵胸骨碎裂声,如此近距离的吃上了一招“金刚掌”,南宫用顿时口吐鲜血,昏厥过去。

    血吐在了黄纪的衣上和脸上,但是黄纪现在什么也不顾了,想着南宫用这段时间以来犯下的种种罪行,黄纪自己也是有些失去理智了,对着昏厥的南宫用胸前又是一招“金刚掌”。

    这一掌用了十成的力道,南宫用连声都没吭一下,整个人直接被黄纪活活打死了。

    然而黄纪似乎还不解气,“啊”地怒吼着,又是一招“金刚掌”打了上去。这一掌下去,南宫用五脏俱裂,看来黄纪已经愤怒地不想给南宫用留全尸了。

    “啊”黄纪最后叫的最撕裂的一声,左手将南宫成往空中一提,然后两只手同时向前两招“金刚掌”。只听得似乎是南宫用全身筋脉尽断的声音,南宫用被黄纪这一招直接打出二十丈开外,尸体直接血肉模糊地平摊在了地上……

    将南宫用给解决后,黄纪原地喘了好几口粗气,连施掌的动作都还没有收。

    “够了,黄纪哥哥,不要再打了”正在这时,刚才被挟持的小姑娘跑过来,从背后拦腰保住黄纪,哭着喊道。

    黄纪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回头看那个小姑娘。他只是继续喘着粗气,随后头也慢慢低了下来……

    残菊本意故人归,红血一道知人怨。感叹今世何事为,谁人泪,谁人泪?

    过了没多久,袁冲及其手下侍卫和南宫世家的人也都匆匆赶了过来。由于汴梁相府离离游区这里并不是太远,所以相府亲自下达行捕令的王大生知道了这个消息后,立刻带着手下侍从赶了过来。通过百姓口中的描述,众人大致也清楚了刚才这里发生的一切……

    所以人都在议论纷纷这件事情。惟有黄纪一个人独自坐在地上,低着头,头发任凭垂落。他的表情枯灰。却没有人能看见他的眼神能感觉得到,此时他的心情十分的压抑,或许他自己也觉得,刚才的那一幕自己也太不理智了。

    “行了,大概的事情我们差不多也了解了……”王大生依旧是面容冰冷地说道,“南宫用见着自己罪已无法躲避,便失去理智地死前滥杀离游区的百姓。后来还是黄纪的出现,及时阻止了事情的继续恶化,并亲手杀死了南宫用……”

    说完。王大生往一旁坐在地上的黄纪瞟了一眼。然而,黄纪依旧是没有抬头地两腿盘坐在地上,沉默地没有说任何话。而在离游区百姓那一块,由于刚才发生的南宫用滥杀了无辜的数人。这边传来了隐隐的哭泣声。

    “没想到。黄纪兄弟你自己……”袁冲看着黄纪这个样子,只是轻轻道了一句,也不好多说什么。

    黄纪什么话也没说,依旧是在地上坐着,独自低着头。

    “没想到三叔他……”追上来的南宫寻也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他想要伤心,但是毕竟是南宫用自己犯下的过错,南宫寻也不敢在相府人以及众百姓面前表露伤情。

    “看来这南宫用的确是犯下了不少的罪状啊……”王大生此时。竟然露出笑容道,“哼。算是各人有各人的命吧,你们说呢?”随即,王大生把目光瞅向了站在一旁一直没有做声的南宫平和南宫准。

    南宫平见着眼前的情况,虽然南宫用死了,但是毕竟之前南宫用犯过的事情,都和自己以及南宫准有关系。南宫平怕是王大生察觉到了什么,在一旁不停地紧张着。

    南宫准想了一想,随后走上前,对王大生笑着说道:“回将军,小人一直以为三叔是个和家父一样为人正直的君子,没想到……哎,可悲可叹啊,今日之事,没有想到三叔竟犯下了如此的滔天罪行……”没有想到,此时的南宫准为了摆脱自己和二叔南宫平与死去的南宫用的关系,竟然继续向相府的人狡辩着,还笑得出来。

    随后,南宫准又对着坐在地上的黄纪说道:“对不住了,黄纪兄弟,之前我们也被我三叔的话迷惑住了,还在公堂之上和黄纪兄弟你对峙。今日看来,没想到三叔真的犯下了此事,我们也只能说是深感抱歉了……”南宫用此时确实是有些不知廉耻了,居然到了这个时候,还笑着和黄纪说话,以此来脱开关系。

    然而黄纪却坐在地上,没有任何反应,似乎是没有把南宫准的话放在心上。他自己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整个人低着头,一动不动的……

    “总之,这次的事情也算是有个了结了,等黄纪公子回县衙公堂做了供述,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了……”王大生冷冷地说道,“哼,事情结束了,也算是给你们南宫家一个教训,若是下次你们南宫家的人还敢在城中惹事,后果你们也是清楚的……”说完,王大生用冰冷的眼神又望了一眼南宫家的人。

    王大生的威严尽在,南宫家的人这边不敢再做声了……

    看着黄纪一个人有些沉闷地坐在地上,袁冲慢慢走上前,拍了拍黄纪的肩膀,然后蹲下来,在一旁安慰道:“黄纪兄弟,你做得很好……”

    “我没有做好……”听到了袁冲的问话,黄纪突然小声道,“我依旧是没能保住离游区的百姓,也许是因为我,这里又平白无故地死了那么多的百姓,都是因为我……”

    “这不怪你,是南宫用的错……”袁冲继续安慰道。

    “我没能保护他们……”黄纪只是重复着这一句话。

    看见黄纪萎靡不振的样子,也许是刚才黄纪杀死南宫用的那一幕血腥,让黄纪始终都没有清醒过来,袁冲想了想,还是站起身来,再一次拍了拍黄纪的肩膀,随后便到王大生那边说明情况去了……

    黄纪依旧是一个人坐在原地,心中却始终平静不下来:

    “义父,您曾教导我,要心寄苍生,惩恶扬善,解救天下百姓……可是,如今纪儿却没能保住百姓,让恶人不断得逞。虽然最终将恶人正法,可是纪儿心中却始终是平静不下来……口中心中说是惩恶扬善,可是换来的,却是一个又一个生命的终结,这究竟是为什么,世间之理又究竟何从……”

    黄纪想了好久,虽然自己做了义事,可是结果并不是如人所愿;相反,因为这次的冲突,又有更多的无辜生命搭了上去。一想到这里,黄纪的心中就开始隐隐作痛……

    现场也快处理完毕了,袁冲也带着自己的侍卫,随王大生等人离开了。南宫家的人也找人来运走了南宫用的尸体,黄纪这边也准备去县衙处做完供述,然后回家。

    然而,一直还在现场没有走的南宫准正两眼凝视着黄纪的背影,南宫准的眼神中充满了仇恨和杀意。

    “哼,好一个‘汴梁医侠’,越过官职,杀害了我三叔……等着吧,这个仇,我一定会算在你黄纪的头上……”南宫准用阴毒的眼神直望了黄纪一眼,随后他也慢慢从离游区现场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