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官府上门
    “什么,是真的吗?”黄氏药坊的大院内,陆菁告诉了黄纪王大生下令袁冲将要带押南宫用的消息后,黄纪兴奋道。

    “怎么,高兴了?”陆菁笑着道,“你可得好好谢谢我,要不是我想出来的办法,把王大生那些相府的人引到离游区那里,恐怕你的那个袁冲兄弟办案也会是一头雾水吧……”

    “总之,还是谢谢菁妹了,没想到这事情还害得你们也跟我一起操心……”黄纪先是回声应道,随后自己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于是嘀咕着道,“不过,事情真的会这么顺利吗……”

    “什么?”由于黄纪的声音很小,陆菁并没有立刻听清,于是又问道。

    “噢,没什么,只是总感觉心里没底……”黄纪继续道,“南宫家的人之前可以贿赂经历资深的前任知府,袁冲兄弟刚刚上任,经验不熟,我担心他会不会出什么岔子……”

    陆菁听了黄纪的话后,笑着说道:“别把事情想得这么悲观嘛,现在既然相府的人都站在我们这一边了,他南宫家这次权大势大也无法奈何了。”

    “可我还是不放心……”黄纪表情一直凝重道,“不行,既然今日未时袁冲兄弟就要前去南宫家,那我也得去瞅瞅。”

    “你去……不大方便吧?”陆菁知道了一些黄纪的想法,有些担心道。

    黄纪抬起头,义正言辞道:“南宫用既然可以在公堂之上睁眼说瞎话。那他私底下又有什么阴险的事情做不出来?还有那个南宫准,上次在公堂之上,南宫准帮他的三叔南宫用说了那么多话。总感觉很多点子都是南宫准出的。万一袁冲兄弟经验不足,上了南宫家的门,被南宫准等之类摆了一道就不好办了……不行,我还是得去看看。”

    “可是黄纪兄弟你毕竟也是这件案子的关系人,你这样光明正大地前去,不怕被别人说闲话吗?”陆菁又问道。

    黄纪的表情很坚定,他回答道:“南宫用已经做出了伤天害理的事情。之前的很多事情相府已经放过他了,但这一次,我黄纪决计不会答应南宫用逃过王法!”

    看着黄纪无比的坚定。陆菁也觉得拦不住了。而且既然相府的人指明要带押南宫用了,陆菁也觉得事情应该也不会出什么岔了,所以也不太在意黄纪的决定。

    “总之还是谢谢菁妹你们了,不过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和袁冲兄弟好了……”黄纪又对陆菁说道。“我也不想把你们也扯进这个案子里来。所以说菁妹你们也别再操心了,等这一切事情都结束了,我们再叙言。”

    于是,黄纪简单地整理了一下衣冠,就和陆菁离开了黄氏药坊……

    南宫大院门口……

    袁冲作为新上任的知府,又是年轻人,第一次押捕任务,自然是和手下的侍卫一起前来。王大生发来了对南宫用的行捕令。未时时刻已到,袁冲便带着手下来到了南宫家。

    袁冲看定了南宫家的大院。准备带着手下亲自走进大院。然而还没等众人走进大院大门,看门的下人就把袁冲他们给拦住了。

    也许是身为南宫家的下人,这些下人也有非常多的“底气”,尽管袁冲等人穿着县衙侍卫的制服,但这个下人依旧是没有把袁冲等人放在眼里。只听下人用非常蔑视的口气问道:“嘿嘿嘿,你们几位,不知道这里是汴梁城里鼎鼎大名的南宫世家吗?南宫世家财势横大,是你们这些闲人可以随便进的吗?”

    袁冲见着这个下人放诞的表情,于是表情严肃道:“我是汴梁县衙新上任的知府,有事要找你们家的三户主南宫用。”

    “知府?新上任的?噢,也对,前一任知府已经遇害了,你来也算是一个垫包的了……”下人的口气毫不客气,继续刁难道,“不过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知府,哪有知府自己亲自带侍卫来办事的?”

    “在下的确就是汴梁新上任的知府,我们现在在例查公事,请不要妨碍!”面对南宫家一个下人的挑衅,袁冲还是先忍了忍,用严肃的口气命令道。

    “是真的知府了不起啊?”那个下人继续无理道,“哼,就算是原来那个知府,在我们南宫家面前,不也不敢抬头吗?你个臭小子做了县衙,倒会摆起架子来了,这南宫家的大门,是你想进就能进的啊?”

    听到这个下人的口气越来越无礼,袁冲心中气愤不过。不过身为县衙知府,怎么也不能去随便刁难一个下人。于是二话不说,袁冲理都没有理那个下人,只是用手臂将其轻轻推开,随即加上一句“让开”,然后便领着自己的手下踏进了南宫家的大门。

    “欸,你们这些衙役到底想干什么,居然随便踏进南宫家的大门……”那个下人被袁冲一把推开,心中顿觉不爽,回头还大叫一句。不过袁冲并没有理他,只是带着自己的手下继续往南宫家深入,寻找南宫用的影子。

    然而进了大院还没走几步,正好被南宫五子南宫寻给碰见个正着。南宫寻正在院内练习着书法,突然看到衙役制服的人来到了南宫大院,于是也深感好奇。

    南宫寻和自己的三哥南宫准是一个性格,从来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于是当袁冲他们一走进大门,南宫寻便很不客气地叫道:“喂,你们几个到底是什么人,谁让你们进我们南宫家的?”

    袁冲在南宫寻的面前停住了,随后还是很有礼地道:“这位公子,汴梁相府的王大将军给在下下了行捕令,要求贵家的三户主南宫用前往县衙公堂一趟。”

    “我三叔?为什么,上一次黄纪告的案子不是没问题吗。这次他又怎么了?”南宫寻又用很不客气的口气问道。

    “这次的事情可不简单……”袁冲何况一本正经地说道,“王将军怀疑,贵家的三户主涉嫌强占汴梁离游区的公地。按照法规处置,这可是掉脑袋的大罪。为了弄清事理,王将军特让在下押送南宫用前往县衙公堂,予以佐证。”

    南宫寻听了,勃然大怒道:“哼,荒唐,我三叔为人处事。都是一心一意为了南宫家,他怎么会做出这种掉脑袋而且有毁南宫家名誉的事情?你们这些衙役简直胆大包天,居然在南宫家当众污蔑我三叔!”

    “什么事情这么吵?”前面的院子正说着。一向为南宫用出谋划策的二人南宫家的二把手南宫平和南宫三子南宫准,突然出现在了南宫寻的身后。

    南宫寻回过头,随后指着袁冲说道:“二叔、三哥,这个新上任的臭知府。居然污蔑我三叔强占汴梁的公地。你们说那个家伙是不是太目中无人了?”

    或许南宫寻真的不知道这个事情,然而知道一切事情因果的南宫平和南宫准听了,都不禁有些惊出冷汗,甚至都不敢立刻正眼看袁冲一眼。

    “糟糕,这件事情好想让相府的人知道了,现在怎么办?”南宫平向南宫准使了一眼色,轻声问道。

    南宫准想了好一会儿,随后轻声回应道:“眼下之际。只有先让三叔避开一阵子,这样他们县衙的人就找不到证据……”

    “可要怎么做?”南宫平又急着小声问道。

    南宫准手中紧张地捏了一把。随后轻声道:“这样吧,二叔,你先敷衍这个新知府一下,说三叔去外地了。三叔现在应该在后院,我去跟他通报一下,给他点盘缠,让他从后院翻出墙,到别的地方躲一阵子,然后爹那边我会想办法混过去的……”

    “好吧,眼下之际也只有听三侄你的了……”南宫平点了点头,此时他把所有的信任都放在了南宫准上。

    “这二位应该就是贵家的二把手南宫平和南宫三子南宫准了吧……”袁冲看到了南宫寻身后的南宫平和南宫准,只声应道,“听说前任知府生前最后一次审案,贵家的三公子好像也去了公堂当证人。不过今日贵家三户主又有新案再起,需要南宫用随我等前往公堂一趟。”

    南宫准看定了,向自己的二叔南宫平使了一个眼色,随后便转头离开,向后院走去。留下来的南宫平回头正视着袁冲,准备敷衍一下,为南宫用离开大院争取时间。

    南宫平见着袁冲,笑了笑说道:“真么想到,新上任的知府,竟然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看来相府的人,眼色不浅啊,或者说是……大人您确实是能力过人,年轻志高!”

    “不用说客套话了……”袁冲对南宫平的“马屁话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只是依旧一本正经道,“今日在下前来,奉相府王大将军之命,带贵家三户主南宫用前往县衙公堂一趟,还请二户主您配合我们。”

    南宫平眼珠子转了一转,随后继续笑着道:“哎呀,大人,您来的可真不是时候,在下的三弟刚刚出远门办事,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所以……大人您看这……”

    “回不来?”袁冲听了南宫平的话,顿时感觉到了万分的迟疑……

    后院处,犯下整起事件的南宫用正在漫无目的地环顾着周围的盆栽。说实话,自从他犯下一连串的事件以来,他的心就一直没有放下来。原来他也尽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总是没有人高发而逃过了。可是如今却碰上了“管事管到底”的黄纪,自己出了强占公地以外,还接连犯下了杀害小芸姑娘一家人以及派人暗杀前任知府的罪,若是加上以前犯过的无数罪状,南宫用真的可以说是罄竹难书。

    如今碰上了这样的情况,南宫用还是空前地害怕起来,他非常担心自己真的会被官府的人送上刑台……

    然而正在南宫用担心时,南宫准这个时候刚好从大院门口处赶了过来。

    “三叔,不好了”南宫准跑到自己的三叔身边。第一句就敲响了不好的警钟。

    “怎……怎么了?”看着平时一贯冷静的南宫准此时也变得有些紧张,南宫用的心里顿时不停地发怵。

    南宫准缓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新上任的知府袁冲……他接到了相府的命令。派手下来押你回公堂,说是找到了三叔你强占离游区公地的罪状。”

    “什么?”南宫用见着自己朝思夜想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于是不由紧张道,“三侄你不是说……这件事情不会让相府的人知道的吗?”

    “鬼知道是谁透露了这个消息……”南宫准自己都有些说话不知头绪了。

    “官府抓上门了,那我现在怎么办?三侄你可不能置你三叔我于不顾啊……”南宫用现在甚至有些紧张得发抖起来。

    南宫准平定了一下心,跟着说道:“你放心吧三叔,二叔那边还在顶着。说是三叔你这几日出远门了……我和二叔商量过了,给你准备点盘缠,要你出远门避几日……待到这个风头过去了。相府的人找不到确凿的证据,就会相安无事了……”

    “这样真的好吗?”南宫用有些半信半疑道,“出远门躲避,要是让你爹知道了……”

    “他不会知道的。我会帮三叔你圆过去的。放心好了……”南宫准说道,“再说了,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三叔你现在也只能委屈了……”

    南宫用听后,觉得现在确实是没什么办法。而且官府的人就在大门口堵着,要想逃的话,要现在得趁早,若是等到官府的人搜到后院来。那可就来不及了。

    “好吧,三侄。三叔现在都你的了……”南宫用又问道,“那三叔现在到底该怎么做?”

    南宫准继续道:“三叔你先带好盘缠,从后院翻墙出去。那个新知府袁冲带的手下不多,应该察觉不到,三叔你就趁这个机会赶快跑。”

    “好,我知道了……”南宫用轻轻答应了一声,自己恨不得马上就离开这个地方。

    于是,选择好了翻墙的地点,南宫用一个轻功就跃了出去……

    “不会这么巧吧?”袁冲此时还在大院门口和南宫平对峙着,听了南宫平的叙述,袁冲继续问道,“三户主出了远门,难不成我们县衙的人要在这里等他回来吗?”

    “所以说,大人你们还是请回吧……”南宫平应声道,他心里巴不得袁冲等人赶快离开。

    “怎么办,大人?”这时,袁冲身旁的一个捕快问道,“要抓的人现在不在,可王将军那里都已经下了行捕令了。”

    袁冲见着这个情况,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由于是南宫家的大院,也不好擅自实施搜查。袁冲想了好一会儿,紧跟着道:“看来眼下之际,只有先回去了,必要的话,还是去和王大将军汇报这个事情吧……”

    说着,袁冲基本上要确定离开南宫大院了……

    大院门口外,正巧赶着黄纪从自己家赶过来,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上袁冲忙的。

    “这里就是南宫大院了……”黄纪往院内望了望,正好看到了穿着衙役制服的袁冲和他手下的几个侍卫,于是自己自言自语道,“看来袁冲兄弟已经开始行动了,南宫家的人诡计多端,我可得去看看,帮袁冲兄弟护着点。

    然而刚想上大门口打招呼,突然黄纪侧头余光一瞟,发现南宫用正从大院的另一侧应该是后院的一侧,从上面的墙上跃起翻了过来。

    黄纪看着不对劲,想到袁冲今日是奉命来带押南宫用的,看见南宫用背着跑了出来……黄纪脑中灵光一闪,顿时想到了不好的事情南宫用想要逃跑。

    南宫用刚从城墙上翻下来,一抬头,正好望见了从门口经过的黄纪。

    “黄纪?”南宫用甚至轻轻惊讶了一声,但是随后突然意识到了自己不能久留此地,于是二话没说,立刻转头施展轻功就跑。

    “站住,南宫用,你跑不了”黄纪大叫道,随后也施展轻功追了过去。

    然而黄纪这一叫不得了,正好是让大院中的众人听的正着。

    “是黄纪兄弟的声音……”袁冲也有些好奇,但是听到了黄纪喊话中的内容,顿时明白了什么。

    “糟了……”南宫准听到了外面黄纪的叫声,自己一手往脸上一拍,心中暗道,“黄纪这个家伙真碍事,偏偏这个时候出现……”

    “贵家不是说三户主出远门了吗?”袁冲反声问道。

    南宫家的众人都不知道此时该怎么回答了。

    不过袁冲也并不把心思放在这个上面,毕竟有任务在身,既然王大生下了对南宫用的行捕令,那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把南宫用押回公堂。

    于是袁冲也没再和南宫家的人说什么,吩咐了一下周围的侍卫,随后准头就朝刚才声音的方向追去……

    “现在该怎么办?”南宫平在一旁有些急问道。

    南宫准想了想,随后说道:“不管了,三叔自己犯下的错……恐怕这次谁也救不了他了……不管怎样,我们先追过去再说。”

    于是,南宫准和南宫平一起离开了大院,也朝着袁冲等人追去的方向跟去。

    “二叔,三哥,你们等等我,我也去”南宫寻大叫了一声,身为局外人的他,也不禁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于是便也跟着追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