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形势扭转
    苏佳就站在石柱的后面,而王大生离石柱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近。这么近的距离,若是苏佳有一丝的动静,王大生立刻就会有察觉,所以说此时的苏佳万万不可能立刻调头离开。但是王大生离自己越来越近,苏佳也不能束手待毙。

    苏佳尽量保持着自己的气息,屏气凝神地没有发出一丝声息。可王大生的察觉力似乎非常灵敏,虽然不能肯定石柱后面站着的就是苏佳,但是却能明觉后面的动静。

    苏佳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上,她的左手手指轻轻拨动了一下嵌在刀鞘上的鬼刀的刀柄,准备好了不过一会儿可能会发生的一切……为了帮助黄纪翻案,帮助李玉如和唐战脱困,苏佳算是冒着身份暴露的危险,吸引了王大生的注意。然而由于自己在某些方面的疏忽,此时被困在了县衙门口拐角处的巷子口,想要逃都不太容易了。一会儿若是王大生走过石柱望见了自己,自己除了拔刀反抗,似乎别无他法……

    而王大生此时的心里也是紧张得很,一直想要抓住的夜闯相府的贼人,终于可以再次见到了。当然,王大生也知道苏佳的武功,一人能只身从重兵包围的汴梁相府全身而退,并能重伤自己的两个兄弟,连自己都被打得内力耗尽,王大生心里琢磨着,苏佳的武功绝对了得,所以若是待会儿走过去真发现是苏佳的话,他也是要万般小心的。于是。王大生右手握紧了苗刀的刀柄……

    苏佳和王大生,两个人都屏气凝神着,周围的空气变得逐渐肃杀起来。一阵阴风吹过,两人的刀也虽是准备闪出寒光……

    王大生离苏佳的距离只有两步了……苏佳眼神一凝,准备放出自己的气息了……两人的刀已经出鞘一半了……

    “哟,王大将军怎么在这里?”突然间,王大生身后传来的一个招呼声,暂时打断了这紧张的气氛。讲话的人从县衙的大门口走了出来,他便是新上任的县衙知府袁冲。

    王大生听出来了。尽管之前对袁冲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但是自己毕竟还是很看重他的,而且袁冲现在也已经是县衙的知府了。知府应话,身为守城将军的自己自然不能不回应。

    于是,王大生停下了向前的脚步,慢慢转过身。然后对着袁冲应道:“原来是袁冲袁大人啊……”王大生虽心有不甘。只差最后两步就能确定真相,不过见到知府毕竟还是要招呼,而且自己也不能十分确定苏佳就站在那个石柱后面,所以王大生还是选择暂时回应袁冲这边的话语。

    苏佳站在石柱后面,听到了袁冲和王大生的对话,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于是自己刚想释放的气息一下子又屏息起来,但是手中的刀却迟迟没有放下她清楚王大生的出手狠重。谁都无法料到王大生下一步会有什么突如其来的举动,因此苏佳依旧是一刻也不敢放松。

    而刚从县衙大门口走出来的袁冲。并不知道此时苏佳和王大生的事情。袁冲只当是王大生因为什么理由,而来巡视这里,毕竟自己才刚上任县衙知府这个位置,相府的很多权势之人还是会经常关注自己。

    袁冲见着王大生一脸不安的表情,于是问道:“怎么,王大将军何等兴致跑到了县衙门口,难道是怕在下无能破解前任知府生前未破的案子吗?”

    “那倒不是,相对于你,我是最了解的,毕竟你可是我亲自提拔上来的……”王大生依旧是保持着那副往日里冰冷且充满杀气的表情,低声回应道。

    看着王大生的冷血表情,又听了王大生刚才所说的话,袁冲立刻想到了自己刚上部的时候,王大生在众人面前滥杀囚犯并把自己打成重伤的事情。虽然袁冲对此事还耿耿于怀,但是如今自己也被王大生重用提拔为知府了,袁冲也是忍住没多说什么。

    王大生一听到袁冲在提案子的事情,于是又问道:“说到案子……知府大人,您今天究竟查出来了什么?”王大生一下子把话题又转移到南宫家的案子上,似乎是把刚才追踪苏佳的事情给忘掉了。

    而苏佳这边却并没有心不在焉,一听到是和黄纪跟南宫用的案子有关,苏佳的耳朵也是“竖了起来”,整个人全神贯注地听着二人的对话。

    袁冲见着王大生似乎是想要了解案情,而且今天自己也似乎是查到了一些东西,于是说道:“那在下直说了,将军你可不要见笑,若是有疑问也尽管提……在下今天只是去查前任知府被杀害的案子,确定了知府临死之际,是打开了书库里陌生的箱子的。而在下在那两个连县衙侍仆都没有见过的空箱子里,发现了鞋子的泥脚印。”

    “泥脚印?”王大生似乎是听出了一些兴趣来,接着问道。

    袁冲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泥脚印用手擦拭,还会有丁点儿湿湿的痕迹,说明脚印的时间并不长。这样看来的话,很有可能是幕后有人雇佣了杀手躲在箱子里,趁着知府打开箱子的时候,里面的刺客就地行凶。最好的证据,就是刺客在逃跑时,什么财物都没有拿走。而新鲜的脚印也说明,刺客从开始躲在箱子里的时间,到杀害知府的时间,间隔并不长,说明幕后黑手是知道了什么事情之后,才想到要杀害前任知府的。而说到间隔时间不长发生的事情,并且和知府大人有关的,最有可能的就是‘汴梁医侠’黄纪和南宫家的三把手南宫用发生的案子……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幕后黑手很有可能就是黄纪及他的朋友或者南宫家的人。而雇佣职业杀手是要有不少的佣金的,黄纪为事历来清贫。没有多少财富,因此最有可能的是……”袁冲说到最后,王大生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意思了。

    王大生冷笑了一声。紧跟着说道:“这么说来,大人您的意思是,杀害前任知府的人,和南宫家的人有关系……更确切的,是南宫家的人雇佣了杀手……可是为什么呢,本将军不是听说,前任知府最后判案的时候。案情是对南宫家有利的吗?这没理由的啊……”

    袁冲想了想,回声应道:“这也只是在下的猜测而已,没有充足的证据……再说了。近日来和知府大人有关的事情,不一定是指黄纪和南宫用的案子,也有可能是其他的事情,是另外的人雇佣的杀手也说不定……总之现在一切都只是猜测。还没有足够的证据。在下也只是在寻找一些可能性罢了……”

    王大生听完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随机突然抬头笑了起来。

    袁冲听到了王大生有些令人发颤的笑容,不禁问道:“不知王大将军所笑何事?”

    王大生慢慢低下头,笑完后侧脸望着袁冲,然后说道:“袁大人您这边没有证据,本将军可是掌握了关于南宫用的其他证据了……”

    袁冲听了,不禁问道:“是吗。不知道王将军找到了什么证据?”

    王大生立刻又恢复到了冰冷的神情,随后继续说道:“刚才本将军在汴梁离游区。从百姓的口中知道了,南宫用想要背着朝廷相府,趁相府近年来疏忽管理离游区等地的情况,强占公地。强占公地可是掉脑袋的事情,现在南宫用做了,而且百姓也说了情况,就算证据不确凿,也能有权先把南宫用给关押起来,听候案情结果,等待发落了……”

    “强占公地?可在下并不知道这个事情啊……”袁冲有些吃惊道,“方才查了前任知府所审的案子,并未发现有关记载。”

    王大生想了一会儿,随后又道:“可是,如果这件事情南宫家的人和知府一开始就知道的话,却明着在公堂上没有审出来,这说明什么……”王大生似乎是在暗示袁冲一些东西。

    袁冲听着王大生的口气,似乎是明白了,于是慢慢点头道:“说明他们之间有关系南宫家财大势大,若是贿赂了知府,那么这件事情就不会传到相府都尉的耳中,这起事件就会当做一般的小案子私下处理了……”

    “哼,我可没这么说,是你自己猜测的噢……”王大生轻笑了一声。

    “虽然证据不确凿,可离游区的百姓都这么说,南宫用的嫌疑也就越来越大了……”袁冲继续道,“但是证据不足,我们也不能拿南宫用什么办法,案子还是得重新一步步来……”

    “用不着”王大生突然变换了口气,随后对袁冲道,“反正本将军本来就对南宫家的人的作为已经很不顺眼了,南宫用身为被告人,又遭到了民众的反对,按理来说应该是被关押的,却还大摇大摆地行走在南宫家和县衙之间。如今南宫用还敢做出强占公地这种掉脑袋的事情,分明是不把汴梁的相府放在眼里!”王大生的口气突然有些重了起来。

    袁冲见着王大生,虽然心里还是很恨王大生,但是这次他却无意间帮助了黄纪,袁冲便也没有多怪什么。其实他不知道,王大生能有这样的反应,还得多亏陆菁他们想的办法,尽管有些险,但还是让相府的人知道了这件事。

    当然,躲在石柱后面的苏佳,早已把二人所说过的一字一句都听清楚了,她也明白现在的形势已经完全被扭转过来了,只要按照常规循序渐进下去,南宫用迟早要受到制裁了。

    王大生顿了一会儿,随后又道:“事情不能耽搁一刻,这次的案子早完早结束袁大人,一会儿本将军便赐你行捕令,今日未时便去南宫家,将南宫用押送回县衙!”王大生还下了命令,看来他这次是来真的了。

    “是,在下一定遵办!”袁冲应声道,此时他心里非常的激动,因为南宫用终于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了,自己的兄弟黄纪也算是能解了心中之忧了。

    而在石柱后面仔细听闻的苏佳,心里也是一样的激动:“太好了。这样不用把案子扯到小芸姑娘被害的案子上,光强占公地这件事情,南宫用就已经无法辩护了……菁妹果然是聪明。看来她说要把切入点转移是正确的选择……”

    苏佳心中激动,但是此时她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毕竟王大生还在这里,她还不能轻举妄动。

    然而,王大生跟袁冲谈了好长时间的案子,似乎是忘记了自己跟踪苏佳的事情。苏佳一直听着二人的谈话,也渐渐感觉到王大生似乎是已经没有再注意自己了。而且该听的内容也都听到了,大致情况苏佳也基本上弄明白了。于是苏佳心中打了个赌。一鼓作气……忽地,苏佳用尽量最轻盈的步伐,平向施展着轻功。悄悄离开了这个巷子……

    “今日未时,你就以南宫用强占公地事情为由,因有疑惑,需将其带到府上查办为理。务必将南宫用押回县衙!”王大生继续道。

    “是。未时时刻,在下一定将南宫用带回县衙!”袁冲也应声道。

    王大生带着冰冷的表情,满意地点了点头,毕竟处理完了城中的一见杂事,相府那边又可以少操一份心了。

    袁冲想了好久,这时才注意到王大生是一个人过来的,于是又问道:“不过话说回来,王大将军。您巡查各地,不是经常带着五六个侍卫来吗?怎的。今日王将军却是一个人来这县衙,和在下分析案情……”

    话刚说到这里,王大生的脑海中火光一闪他这才想起来,自己此行的目的是来追苏佳的。

    王大生二话不说,一个转身,朝着苏佳之前站着的那个柱子奔去。

    然而苏佳早就不在这了,她也幸好先一步走了,否则她还是会被王大生盯上。

    王大生往石柱后方一望,却是空无一人。王大生立刻头上青筋暴起,面孔狰狞,随后咬牙道:“让她跑了,刚才站在这个柱子后面的,应该是她错不了的……”王大生这时才意识到。

    “什么是她?什么跑了?”袁冲本来就不知道王大生此行的目的,于是又疑惑道。

    然而王大生此时却是心躁得很,根本没有直接回答袁冲的问题。到手的鸭子飞了,王大生气愤地手中内力一聚……忽地,只听“砰”的一声,王大生右手一把横扫过去,石柱的上半截被王大生瞬间徒手劈断。

    王大生凝聚着疾愤的眼神,口中却是狠道:“哼,这次让她给跑了,说不定是心虚了……下次逮到机会,我不会再放过了……”

    王大生逐渐抬起头,望着他认为可能是苏佳逃跑的方向……

    此时的苏佳只管一个劲地往回跑,连头都不敢回一下。没过多久,苏佳就回到了陆府……

    然而让她惊喜的是,陆菁等人也早就回来了。但他们人人都显得非常焦虑的样子,看来是在担心自己的安危。

    “欸,苏姐姐回来了”陆菁看到了回来的苏佳,高兴地叫道。

    萧天见了苏佳平安归来,立刻跑上前去,关心地问道:“佳儿,你没事吧?”

    苏佳看着萧天担心自己的样子,笑了笑说道:“谢谢你,阿天,我没事……”

    “佳妹你真是太乱来了……”李玉如在一旁略带责备的口气道,“我和唐兄弟跟王大生对峙的时候,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王大生就跑了……后来听菁妹说,是佳妹你把王大生引开的。”

    “真是的,怎么也不说一声就离开了……”赵子川也在一旁说道,“苏姑娘以后你可不能再让我们担心了。”

    “对啊,佳儿,你又做了这么冒险的事情……”萧天也轻声道。

    “对不起,各位,我也是为了救嫂子和唐大哥……”苏佳先是应了一句,随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于是又说道,“不过……现在王大生似乎是已经注意到我了,他知道我在陆府住着,恐怕……我不能再呆在陆府了……”

    一听到苏佳不能再呆在陆府,陆菁有些悲伤道:“啊,苏姐姐你要走了?”

    “我也没有办法,为了不再连累你们……”苏佳用略带悲伤的口气说道。

    “可是苏姑娘你走了,我们都舍不得……”唐战也在一旁道。

    陆菁是最不想让苏佳离开的,她想了想,随后说道:“要不这样吧?你和萧大哥先住到附近的鸿兴客栈,尽量避开王大生的视线,毕竟我们这里可能还有事情要找你们……等到黄纪兄弟这案子结束了,傻蛋和子川兄弟他们也要离开汴梁城了,到时候你们再离开吧……”

    苏佳听了,在一旁愣了一会儿。

    萧天也舍不得离开这些朋友,于是也说道:“对呀,佳儿,要不我们先暂时离开陆府,但是不离开汴梁。等到黄纪兄弟办完了案子,将南宫用给正法了,少在城里露风头,也不是不可……”

    众人这么劝,其实对于苏佳自己来说,她自己又何尝不是想要留在朋友身边呢?如果按陆菁和萧天所说的,暂时先在鸿兴客栈避一避,等黄纪的案子结束了再离开,也未尝不可。

    于是,苏佳轻轻点了点头,看样子是考虑周到了,于是说道:“好吧,那我和阿天先住到鸿兴客栈几日……不过,刚才我在县衙门口,听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现在先讲给你们听啊”

    于是,苏佳把刚才自己从王大生和袁冲那里听来的东西,一五一十地讲给了陆菁等人。

    陆菁听了,兴奋道:“真的啊?太好了,我得赶紧去告诉黄纪兄弟去,我想他听了这个消息,也一定会很激动的!”说着,陆菁都做好了去黄氏药坊的准备。

    一旁的其他人也为这件事情感到了一丝高兴,然而苏佳却还在一旁有些皱着眉头。

    “事情,真的就会这么顺利地完了吗……”苏佳的心中突然又闪现出一丝不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