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七十章 计划实施
    汴梁城北,这里一直是繁华的汴梁城中最冷清的地段。先不说城中的商品物资运程,就说这里的人流,也一直是汴梁城中最少的。原来的时候,城北还有一个来运镖局,自从来运镖局从汴梁迁往大都后,这里更是萧瑟了许多。

    不过也正是因为城北的空寂,这里倒是成了相府练兵的好场所。首先这里人少,不会影响汴梁守军正常的军队训练,其次是汴梁相府立在此处,不会有更多的无关百姓在这里打扰,都尉守将等人易在此处谈论军事机密。

    今天的天气不错,凉凉的,既没有烈日当空,也没有烟雨之季。相府之处,都尉汪古部扎台和副都兀良哈勃尔勒正在练兵场里审视着军队的训练。而主持操兵的,自然是三位王将军。

    空旷的练兵场,一排一列的白色盔甲,整齐有序的练兵喊声,都给人感觉到这股军队的认真严谨。也难怪,如今朝廷上下飘摇不定,山东边境战事吃紧,蒙元军队与朱元璋义军的对决也是屡战屡败。无论朝廷上下怎么看,在左君弼和汪古部扎台的管理下,至少军队上,还是从来不含糊的。再加上武功高强的三位王将军,练兵更是一刻不敢懈怠。不管老百姓对蒙元朝廷怎么看,只要是来到了这一块练兵场,人人都能感觉到一种俨然而生的威严感。

    “给我把手臂抬高点,挥刀用力点,如果是在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他亡,容不得半点马虎!”王大生站在整支队伍的正中间,带着冰冷的面孔。大声严厉道,“蒙元的士兵,应该有狼一样的野心!面对敌人,他们是羊,你们是狼,而且还是饥饿的狼!是狼就要去把眼前的猎物给撕碎,吃他们的肉。和他们的血,啃他们的骨头!”王大生的话句句惊力十足,甚至给人一种无比压迫的畏惧感。

    王大生的口气如此严厉。操练的蒙元士兵更是不敢有任何的懈怠,全神贯注地听着指挥和命令,变换着阵法,并用尽全力地使出每一招。

    汪古部扎台坐在练兵场的上台处。看着王大生在台下一丝不苟地领兵着。点了点头,然后轻声对身旁的兀良哈勃尔勒说道:“王大生果然是我手中的爱将啊,不但武功高强,做事还是井然有序、一丝不苟,看来我们当年从西域把他们招来真是对了。”

    兀良哈勃尔勒听着汪古部扎台对王大生的夸奖,也轻笑着跟着道:“王大生,还有王二生和王三生,他们本是无名无姓。后来左君弼左大人赐予了他们汉人的名字,并将其收入帐下。如今他们都已成了汴梁的军统。以后在外打仗或是管理其他什么的,还得指望仰仗着他们啊……”

    汪古部扎台看着王大生用心练兵的样子,心中似乎联想到了什么东西,于是叹了一口气,接着道:“哎,如今朝廷动荡不安,山东边境战士吃紧,很多蒙元将士又都疲散于打仗,没了军队士气。若是所有的蒙元士兵都能像我们汴梁的守兵这样认真,朱元璋在山东那块岂能顺风顺水地搞出事端?现在看来,还是朝廷那边作风慵懒,朝廷官员不太会也不太想务实正事。东边烽火连天,大都却是雍容依旧,再这样下去,这蒙元的江山恐怕真的是不太稳了……”

    兀良哈勃尔勒听着汪古部扎台鲜有的悲观口气,感觉到汪古部扎台此时心里的沉闷,于是安慰道:“都尉大人您就不要想那么多了,如今蒙元还有山东、汴梁和潼关三大屏障,他朱元璋只不过是在江苏一带自立为王,根本成不了气候”

    汪古部扎台听了,没有立刻回答兀良哈勃尔勒,只是稍微闭了一下眼睛,可能和兀良哈勃尔勒说的比起来,汪古部扎台觉得凡是都须有提防,何况这事情关系到江山社稷。

    汪古部扎台也感觉到身子坐得有些累了,于是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看着台下练兵也有好一段时间了,于是汪古部扎台对王大生说道:“王将军,今天你也辛苦了,让将士们原地休息一下吧”

    王大生转头望着汪古部扎台,听到都尉下了命令,王大生立刻接命道:“是,大人!”

    随即,王大生又对自己身旁的王二生和王三生说道:“二弟、三弟,都尉有命令,所有将士原地休息,等候都尉发落。”

    “是!”王二生和王三生也大声应道,随即便向自己管理的那部分部队下达了休息的命令……

    “哒哒哒、哒哒哒”正在练兵场这边练兵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马蹄声。马蹄声越来越响,看来是朝着相府的这个方向来了。

    “奇怪,是有谁在练马吗?”汪古部扎台听到了,起身疑惑道,“骑马的练兵不是还没开始吗,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敢私自动用军中的马匹?”

    没有一个人回答,意味着真的没有人动过军中的马,这也让汪古部扎台一时尴尬了一会儿。

    “声音好像是从练兵场外面传过来的……”王大生耳朵很尖,听到了马蹄声的确切方位后,王大生回声道,“大人,待末将前去探看一二”

    汪古部扎台和兀良勃尔勒同时点头答应后,王大生便带着三五个手下,朝门外走去,一看究竟。

    声音果然是从相府练兵场的门外传来的,王大生用冰冷的眼神侧头望去,来者是一个王大生非常熟悉的人“扬州女侠”李玉如。

    王大生可不会忘记李玉如,剑道大会那日,王大生带着手下去南宫大院挑衅的时候,李玉如的突然出现和出手解围,以及唤起了汉人的骨气,可尽是让王大生丢光了颜面。王大生直到现在还怀恨在心。

    不过此时的王大生还是忍住了,并没有主动去找李玉如麻烦,而是继续盯着望去。只见李玉如一身红衣。手提皮鞭,腰配挂剑,骑着自己心爱的枣红马。不过李玉如可不是吃饱了没事做,她是在追一个蒙面黑衣人。

    “大白天的,竟敢做小小毛贼之事,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王大生看着在李玉如面前死命奔跑的黑衣人,王大生心里暗道。

    “站住!”李玉如在后面挥着长鞭。用象征自己泼辣的口气,对着面前自己正在骑马追赶的黑衣人喊道,“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偷本姑娘的东西,本姑娘饶不了你!”说完,李玉如又是一鞭子朝着黑衣人挥了过去。

    不管黑衣人身手再怎么敏捷,也决计是跑不过良驹的。本来李玉如就追赶了好一段距离。这一鞭子上去。黑衣人只能硬头中招。只见黑衣人稍稍抬起了手臂,似乎是想简单了事地先挡下这一鞭子。然而李玉如的力气颇大,出手也毫不留情,只听一身脆响,黑衣人的手臂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痕。

    不过黑衣人没有喊出声,趁着李玉如收起第一鞭子,没能骑马加快速度的这一下,黑衣人一个纵身一跃。越过了一户人家的房顶,朝着更远的地方逃去。

    李玉如一看自己没能立刻抓住这个偷自己东西的小贼。整个人顿时显得泼辣不已。而此时,李玉如的枣红马刚好经过了相府练兵场的门口,和在门口观察情况的王大生打了一个照面。

    李玉如感觉到了那股来自侧边的给人窒息感的冰冷杀气。李玉如侧头一看,也让她稍稍打了一个寒颤,毕竟之前他也是见过王大生的。不过李玉如并没有一直慌张,随即还是泼辣地说道:“看什么看?真是的,本姑娘的东西被刚才那个小贼给偷了,你们这些守将士兵居然不管不问,也不来帮忙,硬是让这个小贼给逃掉了!”

    李玉如这话说的,泼辣的口气,愣是把王大生身边的几个士兵说得“体无完肤”的。不过王大生却一直是保持着那副冰冷的表情,他望了一眼李玉如,暂时还没有说任何话。

    李玉如却没有太在意,她心中一直想着刚才追踪追掉的小贼。随即,李玉如“驾”了一声,然后挥鞭朝着刚才黑衣人逃走的方向继续追去……

    剩下还有王大生等人留在原地,他身旁的几个侍卫有些不知所措,其中一个士兵问道:“这个姑娘也真是的,说话这么不客气……将军,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王大生看了一眼李玉如骑马离开的方向,想了一会儿,随即又说道:“哼,跟上去,我倒是想看看这个‘扬州女侠’能玩什么花样……”

    于是二话不说,王大生领着自己手下的几个侍卫,朝着李玉如离开的方向跟了过去……

    黑衣人的身手十分矫捷,很快就离开了李玉如的视线。然而,他现在逃到的地方,竟是汴梁城中最偏僻的地段离游区。

    李玉如骑着枣红马,马不停蹄地继续追着。黑衣人老远就听到了马蹄声和李玉如泼辣的叫喊声,随即加快了脚步,继续往前面逃。

    然而没想到的是,在离游区这里,萧天和唐战居然也在这附近闲逛着。

    李玉如看到了萧天和唐战二人的方向,又望了望黑衣人逃跑的方向,随即又喊道:“萧兄弟、唐兄弟,快点帮我抓住那个蒙面小贼。光天化日之下,他居然偷我的东西!”

    “什么?”萧天和唐战听到了李玉如自认为莫名其妙的叫喊,同时疑惑了一声。

    还没弄清楚什么回事,萧天和唐战一回头,正好跟这个黑衣蒙面人打了一个照面。但是也许是黑衣蒙面人出现得太过突然,萧天和唐战还没有任何的准备,两人就被这个冲过来的黑衣人给一头撞倒在地。

    “啊”萧天和唐战同时倒在了地上,黑衣人却趁着这个时候,迅速开溜了,再也不见了踪影。

    “吁”李玉如在萧天和唐战倒下的地方停下了马,随后抱怨道,“你们两个真是笨死了,这样也放他跑了……”

    “我们也没有注意啊,嫂子你又喊得这么突然……”萧天傻傻地抓了抓头,随后说道,“要不,我再到那个小贼逃跑的方向追去看看?”

    “快点啊,让我抓住了这个混蛋,非扒了他的皮不可!”李玉如继续大声叫道。

    萧天听到李玉如似乎是要吃人的话语,立刻拍了屁股上的灰尘,然后朝着黑衣人逃窜的方向追去……

    而在这个时候,王大生的人似乎是也过来了。王大生走到了李玉如等人的附近看了看情况,见着李玉如没有再去追了,才知那个黑衣人已经逃掉了。

    李玉如知道王大生也跟着过来了,她也不怕王大生什么,上次南宫大院的事情也并不害怕王大生,于是她毫不顾忌地说道:“哎,真是的,先是东西被偷,现在又跑到了南宫家的新租地,还碰上了相府的王大生将军,本姑娘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啊?”

    “南宫家的新租地?”王大生无意间听到了李玉如这么一句,心中突然疑惑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离游区附近突然走出来了一些百姓……

    离王大生和李玉如等人十几丈开外的地方,有两个人正凝视着这一切。这两人正站在其他房屋的门柱后,全神贯注地关注着。这二人是红黑衣装束和蓝色衣衫的两位姑娘,不想便知,她们二人便是陆菁和苏佳。让人不解的是,她们二人此时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

    然而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陆菁和苏佳身后又走来两个人,他们竟是刚才在同一时间同一现场消失的黑衣蒙面人和萧天。

    陆菁看着这两人的到来,随后轻声问道:“怎么样,还顺利吧?”

    萧天点头回答道:“我倒是没什么,任务难度不大,只是……”说着,萧天把目光放在身旁的蒙面黑衣人上。

    蒙面黑衣人顿了一会儿,随后解开了自己的黑色面纱和头巾,此人竟是赵子川。赵子川长叹了一口气,随后小声道:“算是把相府的人给引过来了,不过……玉如她也太狠了,居然真的用鞭子抽我,还在我手上抽出那么长一条血印!”

    “好了,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至少这样可以让王大生更相信,然后跟着玉如嫂子到离游区这边来。”陆菁轻声道。

    苏佳在一旁一直望着眼前的情事,随后又问道:“可是菁妹,这种办法……真的好吗?”

    陆菁停顿了一会儿,紧接着道:“这就是我计划的流程,让赵子川假扮成黑衣小贼,让玉如嫂子追过来。由于今天正好是相府练兵的日子,我叫他们二人经过相府,吸引他们的注意。由于玉如嫂子曾经在南宫大院给王大生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所以他不可能不追过来。追过来后,子川兄弟和玉如嫂子把王大生引到离游区这边来。然后傻蛋和萧大哥的突然插上,给赵子川真正逃跑的机会,然后迷惑王大生,让他失去目标,这样计划的第一步就算是基本完成了。”

    “那按照菁妹说的,现在要实行的,是计划的第二步吧?”萧天又问道。

    “没错,接下来的第二步是最关键的一步”陆菁继续轻声道,“让王大生知道南宫家的人强占了离游区公地这件事情……不过,王大生处事心狠手辣,玉如嫂子有时候也不太容易控制住自己,毕竟他们两个人自南宫大院的事情之后,就一直对对方放下过心,万一待会儿发生了什么冲突的话……不行,现在也只能保佑玉如嫂子和傻蛋那边不要激怒王大生的情绪才好……”

    苏佳听到陆菁的担心,两眼直望着十几丈之外李玉如和唐战的方向,心中似乎涌动出一股莫名的想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