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王府内情
    “袁冲,我怎么不记得这个人?”汪古部扎台疑惑道。

    王大生接着道:“他是一个刚刚上部的年轻人,还没二十出头,都尉您当然没印象……”

    “二十出头都没有,这种人能担任汴梁知府?”汪古部扎台有些不可思议,但是看着王大生一脸认真的样子,于是显得有些半信半疑,随后继续道,“那王大将军倒是说说,为什么要主持他上任啊?”

    王大生继续说道:“目前朝廷那边局势不太稳,都尉很少能够管理下面朝廷命官的一些事务,若是那些和老狐狸一般狡猾的老官差来当任,反而让人不安好心……反过来,这个袁冲和我们蒙元朝廷没有过任何的瓜葛,而且做事也比较客观公正,虽然欠缺了点经验,但看得出,他是一个会认真做事,而且能让我们少操心的吏部手。若是他能上任,我们是最放心不过了……”

    王大生说完,汪古部扎台凝视了王大生一眼,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于是又问道:“王大将军,你有事情瞒着我吧?”

    “不知都尉大人是什么意思……”听汪古部扎台突然用这样的口气问自己,王大生语气冰冷道。

    汪古部扎台顿了顿,继续说道:“你身为汴梁的守将,应该明白‘熟老精炼’的道理,一个城中的知府,怎么可以给一个连二十岁都没有的乳臭未干的小子来当?王大将军,你是不是和这个袁冲……有什么关系?”

    王大生感觉上像是被问到关键点了。他愣了一会儿,紧接着道:“好吧,末将给都尉禀报实情吧……前段时间袁冲等一干人新上部的时候,末将曾抽出时间考验过他们。谁知道那些个新上部的人。都是靠关系上来没有一点骨气的废物。末将曾在他们这些人面前亲手杀死牢中的囚犯,结果他们几个都吓得要死。不过有一个人,他却一丝也不怕;我要求比武的时候,他甚至还敢主动站出来挑衅我;被我打得半死,他还能嘴硬,对我毫不示弱。虽然武功没两下,但我觉得这个人的性格倒是挺有趣的。他的伤病好了以后,我就经常关注他,想什么时候他能为我们做事……”

    “那个人就是袁冲是吧……”汪古部扎台接上去道。

    “是的——”王大生点头答道。

    “就因为有骨气,所以王大将军你才想用他?”汪古部扎台又问道。

    王大生应声道:“不止如此。他做事也比较公正。直截了当……关键是。这段时间京城那里经常会安排任务下来,都尉大人也是忙得焦头烂额。以前城里发生了什么大事,总是应付了事。让南宫慕容家的人给点钱也就完事了。但是这总是让我们这些朝廷官员心烦意乱的,无暇顾及繁琐事务。末将心想,若是这次能够找到一个做什么事情都直截了当的人来上任,岂不是省了我们很多的麻烦?”

    “可是那个袁冲要是经验不足怎么办?”汪古部扎台又问道。

    王大生继续答道:“只是让他顶替一下这个位置,处理一些小事小案,帮我们扫清一些障碍。再说了,汴梁相府威严俱在,又有谁能敢在此兴风作乱呢?”

    “又有谁?哼——”汪古部扎台听了王大生的话后,表情变化道,“那上次那个夜闯相府的小贼又怎么说。难道他不是兴风作乱吗?而且,王大将军你们直到剑道大会结束了,也没有抓到那个人!”

    汪古部扎台口中所说的“小贼”,自然是那晚夜闯相府的苏佳。王大生听到了这个贼人,眼神中也顿时充满了杀气,随后他在都尉的面前还是语气轻言道:“上一次……上一次是我们太大意了……”

    “太大意了?堂堂汴梁相府,居然让一个毛贼搅得天翻地覆,岂不让人笑话?”汪古部扎台严厉道,“朝廷知道这件事情后,也是勃然大怒,所以现在相府周围连大白天都加强了戒备……哼,幸好那个贼人直到剑道大会结束都没有把藏书库里的秘密说出去,否则还真免不了城里有大动作……”

    王大生想了想,又说道:“既然没有说出去,岂不是放心了?剑道大会的秘密,只要等到剑道大会结束都没有传出去,那就算是成功的了……”

    “不过他为什么没有把这个秘密说出去……”汪古部扎台想着,反倒是自言道,“要不……就是他去了藏书库,根本就没有发现剑道大会的秘密……”

    王大生带着冰冷的面容,心中暗道:“他一定知道了,否则不会在那几天一直没有离开汴梁城。他知道了剑道大会的秘密——那上面的内容——他一定是在犹豫究竟该不该讲,所以一直没有告知天下。哼,因为那个秘密所记载的内容是……”

    “但是贼人不除,我们的心一天也静不下来……”汪古部扎台继续道,“王大将军,你最好是能快点找到那个贼人,不管他有没有知道剑道大会的秘密,我也要你尽快解决他。虽然这个秘密只要保到剑道大会结束就基本没事的,但为了以防万一……”

    “末将明白——”王大生冰冷地回答道。

    汪古部扎台考虑了一会儿,随后又道:“不管怎么说,既然王大将军这么信任这个袁冲上任,只要没有什么大碍让我么们操心,那我们也没有任何大的意见,这事情就交给你王大将军全权负责了——”

    “是,末将遵命!”王大生回答道后,依旧像往常一样,面无表情地离开了正厅……

    待到走出了正厅,回到了自己的府上,刚路过门口,正巧有两个信差般的人朝着王大生走了过来,看来他们打从一开始就是来找王大生的。

    “参见王将军!”那两个信差走到了王大生的面前。低身道。

    “本将军现在有事要处理,若是有什么无关紧要的消息,找另外的王二将军和王三将军好了。”王大生看都没看这两个信差一眼,冰冷地应声道。

    在最前面的信差看着王大生一脸冰冷但不失烦躁的神情。略笑着道:“这个消息,小的可是要亲自告诉王大将军您的,因为小的心想,恐怕王大将军您……是最感兴趣的。”

    “本将军现在要发告新官上任的消息,忙得要死,你们可不要在这个时候寻本将军开心!”王大生严厉道,“若是你们说出来的消息,丁点不值,你们可是清楚本将军的作风的,你们也是知道下场的……”

    听着王大生危言耸听的口气。信差有些胆颤道:“是……是……是关于那晚夜闯相府贼人的事情了。我们……我们好像发现她了……”

    一听到这个消息。王大生顿时眼中杀气腾起,额头上青筋露出。还没等那个信差完全落口,王大生手掌往侧面一伸。一股令人窒息的压迫力接踵而来。那个信差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就被王大生恐怖的内力给吸住了。王大生用内力抓住了信差胸前的衣襟,一只手将他抓至了半空中。

    信差顿时感到胸前一阵闷痛,有着似乎快要窒息的死亡感;而另一个信差在台下见了,吓得眼睛都快不敢睁开了。王大生用满是杀气的眼神望着之手提着的信差,用尖刀一样冰冷的口气问道:“是真的吗,你们确定?”

    “我们……也不……确定……”信差忍着痛,艰难地解释道,“但……但我们看到了她用的刀法,和……那晚夜闯相府时。那个贼人用的刀法一样……王将军说过,那个刀法就连您从来也没有见过,所……所以我们才会……怀疑她的……”

    过了一会儿,信差再也没说什么话了,王大生才有一把将他给扔回了原地。信差倒地后,一个劲地咳嗽,看来刚才王大生如“阎罗之手”的一下,着实让他吓得不轻。

    王大生两拳头抓紧,随后又问道:“说吧,你们见到的情况……”

    另一个信差怕王大生再次动怒,于是跪下来低声道:“小……小的见了,她……是一个年纪轻轻的蓝衣姑娘,两三日前在街巷和一个乞丐好像是在比试武功,然后……她使的就是那种令人寒颤的刀法……”

    信差口中说的那个蓝衣姑娘,自然就是那日在街巷和丐帮七袋长老之一的常风比武对决的苏佳。

    “蓝衣姑娘?乞丐?”王大生自己嘀咕了一下,随后又道,“那个会武功的乞丐,肯定是丐帮的弟子,至于那个蓝衣姑娘嘛……”

    信差看到王大生若有所思的样子,又问道:“莫非……王将军您见过?”

    王大生两眼凝视着斜上方,心中却是想到实处……

    (回忆中)……

    苏佳坐在二楼,却能隐隐感觉到王大生身周所散发出的恐怖的杀气。王大生跟着汪古部拉托走到了楼梯口处,忽觉上方有一股很强大的内力,抬头一望——苏佳正用同样镇定的目光望着自己……

    “我们汉人下棋讲究的是心澈明净,若是太多闲杂人等在此观摩,此非下棋者宁静之心也……”

    苏佳走近了王大生,她眼神直视着院子前方,也没有说一句话。王大生看在眼里,突然冷插一句:“昨日你在小王爷面前是有目的的吧?武功那么高,为什么不露两手出来呢……作为西域之人,我倒是非常想见识中原各种厉害的武功……”

    (现实中)……

    在珍明棋院和南宫大院门口,王大生感受到了苏佳的深藏不露,直到现在,他还很清楚那种高手之间的压迫感。

    王大生想了许久,随后用略带恐怖的语调说道:“哼,不管那个姑娘是不是,我都要和她较量较量……”

    “将军是说,那个蓝衣姑娘……就是那晚的贼人是吗?”信差又问道。

    王大生没有正眼望二人,继续冰冷地说道:“这个我也不确定。不过……我还是会找机会亲自去会会……”

    看着王大生整个人似要下一分见血的狰狞冰冷的样子,站在台阶下的两个信差不禁有些瑟瑟发抖起来。

    “你们还有什么事要通报吗?”王大生又问道,“没有事的话,我要去派人张贴新知府上任的消息了。”

    “没、没有了。将军……”两个信差颤抖道,他们恨不得立刻就离开这个让人窒息的地方。

    说完,两个信差慢慢转过头,准备离去。

    “慢着……”正当两名信差庆幸自己能离开王大生的视野时,王大生突然冰冷的一句,又将二人给叫住了。

    那两个信差背对着王大生,冷不丁地吓了一个哆嗦,随后一齐慢慢回头。

    谁知,王大生依旧是看都没有看这两个喽啰一眼,继续用冰冷的腔调问道:“本将军上次给你们安排去城外的事情。你们都办妥了吗?”

    那两个信差听了。各自松了一口气。随后一个信差说道:“办……办妥了将军,我们和陵关城的萧武忠先生说过了,他愿意投靠王将军您还有汪古部都尉以及左大人……”

    “哼哼。好——”王大生突然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容,随后自言自语道,“萧家山庄的萧武忠,他可是萧家山庄上一代掌门人萧人聪的儿子,他的父亲和我们作对,没想到儿子会背叛师门,投靠我们,哈哈哈哈……”

    一个信差想要迎合王大生,于是笑着道:“王将军您英明神武,他一个小小的萧家山庄的人怎会和您作对呢?只要王将军您神机一算。别说是一个萧武忠,就是整个萧家山庄在将军您面前,恐怕都不敢吭一声的……”

    谁知,王大生反倒是收回了笑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于是眼神变换地自言自语道:“哼,但是萧家山庄的人就是有趣,有像狗一样投靠我的,也有……反对我的很有趣的家伙……”

    听到王大生奇怪的话语,两个信差感到甚是疑惑。

    “他应该还在汴梁城……”王大生脸上又浮现出阴冷的笑容……

    (回忆中)……

    “你还是第一个敢这么对我说话的人……”王大生冷冷笑道,“我要是想杀你,只是一瞬间……可你今天竟然主动找我,倒是有几分骨气,还是一个挺有趣的家伙……”

    萧天见着王大生笑里藏刀,寒气逼人,真想快速离开这备受压迫的场景。但此时他又似乎心里有一种信念,让他在看了王大生的灭绝人性的屠杀后,不由心生一动,跟着王大生到了这里……萧天想了想,然后坚定地说道:“你现在武功再强又怎么样,两年以后,甚至更久以后……总有一天我的武功会超过你!”萧天的话语不但坚定,声音还挺洪亮。

    王大生看着萧天的言行,越来越觉得萧天是个很有意思的家伙,于是王大生少见地轻声一笑……

    突然,一瞬间,王大生消失在了萧天的眼前。萧天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王大生早已忽现在了萧天的背后,一把闪着寒光的短剑架到了萧天的脖子上。

    太快了,实在是太快了,萧天根本就没看清王大生是怎么闪到自己背后的。萧天顿时背后一阵冷汗,但是整个人依旧很镇定的样子——他似乎也早就料到了王大生的本事。

    王大生凑到萧天耳边,冷冷笑道:“想超过我是吗……这就是我的武功,你有本事就来打败我吧!”

    无数的寒气围绕在萧天身旁,让萧天整个人有些无法自控了。但萧天还是很坚定,只听他眼神坚定道:“哼,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的!”

    “哼哼,你真的很有趣……”王大生在萧天耳边冷笑道,“行,那我就等你……”说完,只觉一阵风吹过,王大生已经不见了踪影……

    (现实中)……

    “哼,哼哼哼……”王大生想到了自己和萧天那日的情景,随后自己突然笑起来道,“哼哼,一个是萧家山庄前任掌门人的儿子,一个是萧家山庄没用的窝囊,没想到做人的骨气却截然相反,这不是有趣是什么?哈哈哈哈——”

    听着王大生愈加恐怖的笑声,站在台阶下的那两个信差却是更加地颤抖。

    “萧家山庄的掌门人,还是当今中原武林七雄之一的萧举贤,不知道他知道了这个情况,会有什么想法,哈哈哈哈——”王大生恐怖的笑声一直回荡在整个王府里,让人听了胆战心寒……

    “啊——”就在同一时间,远离汴梁相府的陆府里,正在一旁用刀刻木头做木椅楔子的萧天似乎是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心中一阵惊寒,手中的刀将手指划出了一道血口。

    “阿天,你怎么了?”本是在一旁吹笛的苏佳,突然听到了萧天这不同寻常的一声惊叫,立刻停了下来,然后跑过来关心地问道。

    “没……没事儿,只是手被刀划破了一点而已……”萧天不想让苏佳看到自己不寻常的样子,于是用嘴吮了一下手指出血的伤口,随声应道。

    “你……没事吧?”一向了解萧天心思的苏佳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又追问一句道。

    “没……没什么,只是自己太不小心,想别的事情去了……”萧天继续笑着道,“啊……佳儿,你不用担心我了,继续吹笛吧……”

    苏佳看了萧天奇怪的样子好久,因为她知道,萧天平时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而突然惊叫了一声,而且声音非常的惊悚和急促,苏佳心想着萧天一定是心里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萧天将受伤的手指甩了甩,随后自己低望着地面,心中暗道:“为什么突然会有这么一种像匕首刺痛的感觉,是我想多了吗……”

    萧天继续刻着木楔,但是神情和手上的速度已经大不如之前的从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