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暗流涌动
    南宫府内……

    偌大的书房内,南宫用正满脸焦急地坐在一旁。面前站着的南宫准时不时来回踱着步子,似乎在思考什么是事情。

    “别来回走了,我都快被弄晕了,快说正事吧……”南宫用有些催促的口气说道,“刚刚传来消息,县衙的知府已经按照三侄儿你的计划被解决了,但是现在上上下下都已经知道了这个事情,我怎么感觉……心中总是添堵得很……”

    南宫准停下了脚步,随后望了一眼自己的三叔,然后应声道:“三叔,你不用太担心了。我送知府的箱子,里面一根金条都没有,就算是官府的人去查,也不会怀疑我们的。再说了,昨天知府还帮我们翻了一些案子,按常理来说,我们谢他还来不及,怎么会想到去杀他?不管是在外人看来,还是官府看来,我们都没有确切的动机。”

    “但是万一有新上任的知府前来查询情况,还把知府的死跟这件案子联系起来,那该怎么办?”南宫用又担心地问道。

    “放心吧,既然昨天知府生前帮我们翻案,更会被外人认为有动机的,应该是吃了苦果的黄纪他自己吧……如果说新上任的知府要查,恐怕黄纪的动机比我们的要足多了……”南宫准一脸自信地说道,“再说了,如今朝廷上下动荡不安,好的官差县衙都在大都,就算汴梁城还算是蒙元朝廷的重要经济命脉之一,但也地处南端。又有哪个负责人的官员愿意到这里来任事?三叔你就不要太担心了,只要等着风头过了就能瞒天过海,大不了我们再去通融通融新上任的知府。要他把这个案子断定为是不明的武林高手所为,那我们和黄纪之间也不会再有不必要的麻烦,朝廷自然也不会把案子扯到三叔你强占公地上面去。”

    “说的也是,还是忍一忍,等着风头过了吧……”南宫用低头勉强地笑了笑说道。

    南宫准望着自己的三叔,想了一会儿,随后又道:“还有啊。我说三叔你以后也别太贪心了,强占公地这可是掉脑袋的事情,这一次又惹上了害死老百姓一家的关系。我看三叔你等这件事情过后,就把这个念头给消了去了,省得爹那边也会有新的麻烦,我们整天还为了你忧心忡忡的……”

    南宫用听了。感觉身为晚辈的南宫准还用这种口气对自己教唆。心里也没太在回事,转过身去,倒了倒桌上的茶。

    然而,还没等南宫用屁股坐稳,门外突然又来了人。

    由于南宫准和南宫用是在谈论与这件案子有关的私密事情,所以一旦外面有什么风吹草动,两人还是感到很警觉。

    南宫用刚想起身,南宫准侧身说道:“三叔。你坐着,我去帮你看看是谁。”

    说完。南宫准往门外踏步而去,然而他刚一环视下去,从阶梯上走上来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大哥南宫成。

    “哟,大哥,你不是在帮爹处理事情吗?什么风,把大哥你吹到书房这里来了?”南宫准故作镇静地招呼道,脸上还挂着笑脸。

    然而,身为“南宫七子”之首的南宫成却是一脸的严肃,他看了看南宫准,又看了看南宫准身后房内似乎有些坐立不安的南宫用,南宫成低声问道:“三弟,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不跟你爹,不跟你大哥我商量?”

    “什么大事情,每天风平浪静的,哪有什么问题?”南宫准依旧是一脸不在乎地说道。

    “你装什么装?”南宫成继续反问道,“三叔被‘汴梁医侠’黄纪告上了县衙,这还不是大事情?”

    “这事情现在很多市井老百姓都已经知道了,还算是大事情吗?”南宫准继续一脸无所谓地说道,“而且我早说过了,本来没什么事情,是黄纪黄少侠他自己看走眼了,非得诬赖是我们三叔做的。我觉得这诽谤的事情,只要县衙的知府明察秋毫,本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没必要像大哥你想得那么严重吧?”

    “南宫家的人被告上县衙,若是惊动了汴梁相府,那事情可就真小不了了……”南宫成补充地说道。

    “但是呢,相府的人也只把它当做是一个平常的小案子,没在意不是吗?”南宫准继续笑道,“再说了,之前也有很多老百姓都状告过我们南宫家,慕容家又受过牵连,可最后还不是平白无事吗?都是那些老百姓太夸张罢了,仔细想想就能明白的问题,大哥你怎么也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

    “可是刚刚得到消息,身为朝廷命官的知府大人遭人暗算了!”南宫成用更加严肃的口气说道,“这件事情总该惊动相府了吧,若是查起来,这事情岂不还是和我们南宫家有牵连?”

    “大哥你该不会怀疑是三叔做的吧?大哥出去打听打听,昨日的案子知府可是判我们南宫家有利的啊,如果我们还要想尽办法暗算知府,动机又是什么呢?”南宫准继续反问道,“况且,知府手上的案子多了去,何止我们南宫一家?这朝廷相府要是查起来,还真没完没了,哪有心思把精力一开始就调查到我们这个本来在一开始就被知府认为不怎么严重的‘小案子’里?”

    “哼,说话我可说不过你……”南宫成两眼直盯着自己的三弟道,“我也不管三弟你说的是真是假,若是倒时候真的闹出不可收拾的事情来,你爹和我都不会善罢甘休的……”

    “别老拿爹来仗着我……”南宫准收回了笑容,在自己的大哥面前毫不拘谨道,“我知道,你是‘南宫七子’中的长子,六弟走后。爹最宠爱的就是你,你以后就是南宫家的继承人,什么都不用担心。所以现在开始提前以仗势来压我,甚至连三叔都不放在眼里了是不是?”

    “你什么意思?”南宫成听了南宫准的不羁之言,眼神立刻充血道,“三弟,你不要太过分了,我现在只是以哥哥的身份问你一些情况罢了,你还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南宫准面对自己大哥的“逼问”。丝毫不在意,只是继续用原来的口气道:“哼,现在三叔在外让人诽谤了。我绞尽脑汁地帮三叔出主意解难,身为大哥的你反而跑到这来质问我们,到底是谁过分了?”

    此话一出,南宫成没有再说什么话。只是两眼凝视着自己的三弟。脸上的表情也如同铁墙一般冰冷。

    南宫准这边也毫不在乎,面对自己大哥的“冷面”,南宫准也是用锐利的眼神“回礼”着。

    两人的眼神就这么僵持着,身后在书房内有些坐立不安的南宫用没有完全挺清楚兄弟二人究竟说了什么,也感到有些疑惑。但是从身后看到了南宫成严肃的眼神,南宫用自己的心里似乎有些担心……

    “你们在聊什么啊,让我也听听”正在南宫成和南宫准僵持“对峙”时,南宫成的身后阶梯又传来了一个沧桑的声音。

    “兄弟”二人对这个声音非常的熟悉。同时将头转去望道:“爹……”果然,站在阶梯下的。是他们的父亲南宫户主南宫魄。

    由于从慕容新的口里得到了消息,南宫魄第一时间就从慕容大院赶了回来,想要弄明白这事情其中的来龙去脉,然而一回来就看到南宫成和南宫准两兄弟在这里冷眼对峙,心中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

    南宫魄三跨两步地上了阶梯,随后走到兄弟二人面前,然后用比南宫成稍缓和一点的口气问道:“你们两个,刚才在说什么呢?”

    南宫准这边还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南宫成这边,既不想把气氛搞得尴尬,又想让父亲知道这件事情,于是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孩儿和三弟方才在讨论知府被害的事情,后来联想到了三叔被黄纪告上县衙的事情。听三弟说没什么,但是孩儿心中始终是放不下三叔,所以特来问问情况。”

    南宫成这句话确实是起到一些效果,借自己关心三叔南宫用的事情,既解开了尴尬的气氛,又让南宫魄大概清楚了一些事情。

    “我在慕容家那里都听到了一些消息……”南宫魄先是应了南宫成一句,随后又把目光放到了自己的三儿子南宫准身上,继续问道,“话说回来,准儿你不是说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大碍的吗?怎么,现在慕容家,甚至市井的老百姓都知道这个事情了,而准儿你说这个事情还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些人只是对知府被害的事情感到关心吧……”南宫准在自己的父亲面前,还是收了口气道,“孩儿也说过了,前面的事情都是市井老百姓诬陷三叔罢了,案子又是发生在黑天,当晚三叔还和我在一起,我甚至还到父亲您的房间去过,难道父亲还会怀疑孩儿?”

    “这么说,真的是黄纪诬陷了三弟?”南宫魄又问道。

    南宫准想了想,随后笑了笑道:“也不能说是诬陷吧……案发那晚,夜黑风高,连知府都说,很有可能是黄纪他看错了。再说了,三叔怎么说在南宫家也是有地位的人,怎么会干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南宫准说完,南宫魄侧头望了望书房里的南宫用。南宫用一看是自己的大哥来了,立刻站起了身,随后也唯唯诺诺地点了点头。

    南宫魄望着南宫准的眼神,停滞了好久,随后慢慢挤出微笑道:“好为父就先记住你这句话,你也知道为父的性格和为人,若是哪天真闹出事情来,我连你和你三叔一起都不会放过的!”

    “放心吧,爹,孩儿不会说错的……”南宫准笑面答了一句,但是心里实际上已经是非常瘆的慌,背上也出了许多的汗。

    南宫魄转过身,随后又说了一句道:“还有一点,就是这件案子再有什么发展,一定得让为父知道,明白吗?”

    “放心吧,孩儿会在第一时间告诉爹的。”南宫准又笑着答道。

    南宫魄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后,慢慢走下了台阶。

    南宫成最后看了南宫准一眼,也没有说什么,跟着自己的父亲走了……

    看着他们二人缓缓里去了,南宫准的心里才松了一口气。更担心的要属后面的“作案人”南宫用了,只见南宫用跑过来,有些胆战心惊道:“三侄儿,这……这怎么办?”

    南宫准想了想,随后说道:“放心吧,至少爹现在是相信我了……虽然有些险,但是局势目前对我们是有利的,知府的死,留下的案子结果是偏向我们无罪的,虽然有些变数,但是其他事情还是要等新官上任以后再慢慢来。至于现在嘛,三叔你还是少点动静,免得爹再有怀疑……”

    “我知道了,不过……三侄儿你可要帮你三叔,三叔的命现在可是在你手上啊……”南宫用最后补充了一句道。

    “放心吧,三叔,我会尽全力的……”南宫准最后说了一句,不过说实话,他自己的心里其实也没有太多的底……

    汴梁相府内……

    相府内依旧是气氛森严,尤其是那日苏佳孤身夜闯相府,弄出“名堂”之后,这里更是加强了戒备,就连大白天也是层层把关,没道出行门口都有至少两个带刀侍卫守卫。

    而知府昨日被害的消息,自然也是传到了管理汴梁城的左君弼耳中,由于还有朝廷其他重要的军事诏令要执行,左君弼也把这件案子交给了手下的汪古部扎台和兀良哈勃尔勒去处理。

    而在正厅之上,都尉汪古部扎台也在为这件事情头痛不已。不仅仅是因为知府被害的事情,因为新官的选任也是由他来负责……

    正厅中,汪古部扎台也是焦急得满头是汗,他甚至把大将军王大生叫来,帮他一起出谋划策。

    汪古部扎台把桌上的书卷往旁边一挥,随后对着面前的王大生道:“王大将军,你现在有什么注意吗?”

    王大生依旧是那副冰冷且带着杀气的表情,他想了想,随后说道:“都尉,末将认为,知府被害可能是有人蓄意谋划的。末将派人去看了案发现场,知府和师爷都是被一刀毙命,但是脖子上的刀口却略粗,应该只是普通的偷袭,不太像是武林高手所为。因此末将猜测,是不是有人用钱雇了普通的杀手,然后趁着偷袭之际,杀死了知府和师爷。”

    “我现在不是在担心这个……”哪知,汪古部扎台转变口气道,“这案子又不关汴梁城的大局,我是想问王大将军,新的官员该派谁继任?”

    王大生思度了一会儿,继续说道:“这……恐怕不好办。好的官员都在大都,不想南下汴梁,这边的官员多为没用。而且现在发生了这种朝廷命官被暗杀的事情,那些老的官员也暂时不敢继这个位子,恐怕……”

    没等王大生说完,汪古部扎台突然火气道:“问题是这关系到汴梁城的管制问题,现在中原以东兵荒马乱的,我们天天要处理朝廷下诏的军事问题,哪有时间管理城内的治安?若是不快点解决新官上任的问题,左将军那边也不好交代!”

    “目前看来,也只有在新人里面挑选了……”王大生换了一句,随后又道,“对了,末将有一人可以推荐……”

    “谁?”汪古部扎台急问道。

    “刚刚升部的一个年轻人,袁冲……”王大生轻声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