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把六十六章 事态僵化
    次日上午,慕容府院门处……

    南宫家的户主南宫魄和慕容家的户主慕容尊正在相互甚聊,两人不断指指点点,一直以来暗中敌对的两大世家如今在这两位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的对话下,关系似乎变得较之以前缓和许多。

    这次其实是南宫魄主动来找慕容尊聊话的,近些年来中原局势动荡,武林中的各大门派家族却团结了不少,现在就连曾就互为死敌的南宫世家和慕容世家关系也改善了不少,再加之南宫家的户主南宫魄是江湖中声名显赫的前辈,慕容家的户主慕容尊更是当今武林七雄之一。两位武林前辈都主张以和为事,前段时间甚至还想通过联姻的方式融合一家。虽然最后这个联姻没有结成,但这并么有阻碍这两位仁义前辈的心之所愿。而今,只要南宫魄没有过于繁忙的事务,就主动过来找慕容尊商讨两家善和之事,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很多自己家里的琐事,南宫魄却没有花太多心思搭理。

    今天似乎是说完了话,眼见着南宫魄也要就此而别了。

    慕容尊还是很有礼地说道:“没想到南宫兄有如此善和之心,在下实在是对南宫兄的宽容心怀感到敬佩。”

    “哪里哪里,倒是在下屡次前来,慕容兄都如此热情招待,在下心中也有很多拘谨,倒是下次慕容兄亲自前来寒舍,在下也一定会招待有佳,哈哈——”南宫魄也笑着有礼回应道。

    慕容尊顿了一下。随即又说道:“不过就两家善和这件事情,南宫兄倒是比在下有更多积极性,看来正如江湖中传闻。南宫兄果真是不计两家前嫌,仁义尽致,身为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在下却还有很多方面不及,实是惭愧……”

    “不敢当,不敢当,其实在下所为之事,也还体现不出什么……”南宫魄继续笑着道。“之前联姻之事不就没有成功,犬子教导无方,离开了家门。还害得你们慕容家颇为尴尬,在下在这里也只好赔个晚礼了……”

    “这话说得,小女不也是一样吗?”慕容尊又想到了那日慕容飞和慕容樱二人离开家门的事情,闹得有些家庭不悦。心中不免有些感慨。继续说道,“当时在下还和小女差点闹翻了,好在最后还是应了她和飞儿的想法,同意他们离开了……”

    “俊儿也是一样,听玄空大师前辈说,他们好像北上去找朱元璋了,说要图志天下,了却心中抱负……”南宫魄自然也想到了离家的南宫俊。有些感慨道,“哎。除了家里的大儿子成儿,俊儿就是我最爱的儿子。从小教育七个儿子要做心寄苍生、胸怀天下的汉子,也只有俊儿最能明白和坚持,所以我对他教育最多,还把他送到玄空大师前辈那里,传授他为人处世的道理……由于那次联姻的事情,害得俊儿离家而去,说实话,在下也实在是有些后悔啊……”

    “南宫兄如此,在下又何尝不是呢……”慕容尊回应道,“不过南宫兄,你我也确实是该庆幸,至少有儿子们确实是出息了,总不枉我们为人父的苦心。”

    “哎,倒是其他的几个儿子,有些不误正业,我也不想多管了……”南宫魄继续叹息道,“每天有那么多的杂事,根本无心多照顾,这人过了盛期之年,有些事情也就看定了……”

    “南宫兄也别这么悲观嘛,如今南宫慕容两家关系改善,我相信这个大的方面妥善解决了,那些细枝末节也不会有太大问题的。”慕容尊继续安慰道,“至少我们希望可以看到,我们的后代不再重复前辈们的错误,融洽共处就是了。虽然这之中的过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我们可以庆幸,这已经是一个很好的出发点了……”

    听了慕容尊的言辞,南宫魄挺身笑着道:“多谢慕容兄的言辞,看着今日你我二人能够友善地面对面谈话,想到之前前辈们互相地勾心斗角,在下心想如今的世面也是当之不易阿……”

    慕容尊想了想,继续笑道:“哈哈,其实说到底,我们还得好好谢谢我们自己的儿子吧……因为我们把儿子送到了玄空大师前辈那里,你们家的俊儿和我们家的飞儿才能成为兄弟朋友的吧……虽然联姻之事闹得不愉快,但是结果我们还是看到了,他们兄弟两个互相了解对方的心思,我们才想到要两家多做交流不是吗?”

    南宫魄想了很多,随后点了点头,然后抬头望了望天,继续说道:“好了,今天一大早打扰贵府,实在有些不太敬意,今日在下家中还有要事,若是无处,在下就此告辞。”

    慕容尊也有礼地回应道:“没事,南宫兄太客气了,若是还有其他的什么事情,事先通知在下,在下一定抽出时间与南宫兄商议,告辞——”

    于是,两人告辞后,南宫魄转身迈步,准备离开慕容大院。然而就在南宫魄刚想要迈步踏出大门时,门口却多出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公子。

    “前辈好——”那人有礼地称呼道。

    南宫魄一眼认出了,于是也笑着应声道:“你就是慕容兄的长子慕容新吧,刚才我和你父亲还提到了你和你的几个弟弟……”

    原来此时从外面回来的人正是“慕容四子”的长子慕容新,慕容新打完招呼后,又对南宫魄道:“前辈一定又是来和家父谈话的事吧?晚辈无意贸然撞见前辈,还望前辈见谅——”慕容新口中说得有理,嘴边却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诡异的笑容。

    “新儿你回来了……”慕容尊也看到了自己的大儿子从外面处事回来了,也招呼道。

    “爹。刚才你和南宫叔叔在讨论什么?”慕容新还是假装做出一副乖乖样子,用很单纯的声音问道。

    “还不是和之前一样的事情……”慕容尊先是随便应了一句,然后又对慕容新问道。“不过话说回来,爹不是让你出去办事的吗,怎么一大早这么快就回来了?”

    慕容新用余光瞟了一眼南宫魄,随即继续说道:“爹,刚刚孩儿在外面听到消息,有不得了的事情发生了。”

    “什么事情不得了,还要一大早新儿你亲自回来告诉我?”慕容尊也想不到光天化日之下会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发生。也用并不是太在意的口气问道。

    慕容新眼珠子一转,继续说道:“真的是很不得了的事情……孩儿听说,县衙的知府会让师爷昨日在家中的书库里被惨遭杀害了……”

    此话一出。南宫魄和慕容尊同时心中一惊。慕容尊惊问道:“什么,是真的吗,有人敢杀害朝廷命官?”

    “千真万确——”慕容新继续说道,“刚才孩儿经过县衙门口。才发现官府的人把知府和师爷的尸体运出来。”

    对于这个消息。南宫魄也在一旁疑惑不已,于是又问道:“是谁敢胆大包天,杀害朝廷命官,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南宫兄你不知道吗?”慕容尊反问道。

    “我……知道什么?”南宫魄似乎是真的什么都不清楚,又惊问道。

    “你真的不知道?”慕容尊也有些吃惊道,“你们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南宫兄你却一无所知?”

    “在下平时和大儿子成儿天天要处理那么多的事务,哪有事情管家中的琐事?”南宫魄应声道。“话说回来,到底是什么事情?”

    “哼。南宫魄果然不知道这个事情……”慕容新心中暗笑道。

    慕容尊严肃道:“你三弟南宫用在外犯了事,害死了离游区一家百姓,强暴民女,已经被‘汴梁医侠’黄纪告上了县衙,昨天都审案了一天!真是没有想到,昨日刚审完一日,今天就传来了知府被害的噩耗……”

    南宫魄用手捶了捶另一只手的手心,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严肃道:“我好像知道了,三儿子准儿跟我说过,可是他说这事情不严重,还说是市井小民诬陷三弟……身为‘汴梁医侠’的黄纪竟亲自状告三弟,这事情肯定不小,准儿居然还瞒着我……”

    “要是前辈不放心的话,就快点回去了解了解情况吧……”慕容新装作紧张道,“搞不好,这次知府被害的事情也和这件事情又关系——”

    慕容尊想了想,也说道:“新儿说的没错,这可不是小事情,南宫兄还是快点回去看看吧……”

    南宫魄闭眼想了想,也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和儿子还有多少事情瞒着自己。南宫魄心里越想越乱,随后说道:“那好,在下先告辞了,有事再联络。”

    说完,南宫魄转身往自己的家门飞奔而去。

    慕容新回头望了望南宫魄的背影,心中暗道:“南宫魄啊南宫魄,只会处大事的人果然也会被小事给弄倒……哼,说不定,这次的事情,有可能直接导致南宫家出内讧也说不定,到时候南宫家的衰败也会逐渐露脚的……”

    最后一个狡黠的眼神,慕容新转身回了府……

    陆府内,所以人还是和往常一样,玲珑依旧在打扫着院子,陆菁则在院子的石椅上想着什么事情。苏佳依旧是闲来无事,一边品着清茶,一边望着院子的花花草草,心情略有所思的时候,就独自一人下下棋或是吹吹笛。而本应该在院子里练功的萧天,因为被陆菁安排了任务,和唐战两个人去街上买点东西去了。

    苏佳翘首凝眉地吹着竹笛,感觉累了的时候,就休息一会儿。苏佳靠在椅子上叹了一口气,随后突然想到了萧天昨天晚上送给自己的那只“机关狗”,于是把它拿出来瞅瞅。

    说实话,这只不过是一个木头做成的机关罢了,和机关木人的原理很像。但是眼见着萧天不在身边,苏佳也不知道怎么样把玩它。由于个头很小,苏佳把它放在石桌上。随便敲了敲,突然像是触动了什么机关似的,机关狗“咔、咔”两声地动了动。还在苏佳的手臂上蹭了蹭。苏佳自觉着这确实如萧天所说的那样,自己闲来无聊的时候可以玩儿玩儿,这一下还真把苏佳逗笑了几分。

    “欸——好可爱啊,这是什么?”突然,陆菁从背后的出现,打断了苏佳鲜有的一段“小乐趣”。

    “啊,是菁妹啊。出来也不说一声,吓我一跳……”苏佳先是轻声应道。

    “嘻嘻,苏姐姐也被我吓着了……”陆菁嬉皮笑脸道。“我只是想问这是个什么东西,这么有趣?”陆菁也用手把玩了一下“机关狗”,感觉也挺有乐趣的。

    “我也不太清楚,是阿天学了《机关要术》。用木头做了一个类似于机关木人一样的东西。只是这个东西个头太小了。所以阿天就叫它‘机关狗’喽……”苏佳回答道。

    “萧大哥做这个东西干什么?”陆菁又问道。

    “这个嘛……哎呀,阿天说什么怕我无聊,所以就做来解解闷的。不过现在看起来,也是有那么一点有趣……”苏佳笑着道。

    “没想到萧大哥对苏姐姐你这么好……”陆菁嘟着嘴道,“像傻蛋那个呆瓜,一天到晚只会发呆,什么乐子还要我去主动给他找,要是傻蛋他有萧大哥一半的体贴就很好了……”

    苏佳听了。脸红道:“什么什么好,这……也没什么了。再说了,唐大哥不也挺体贴你的嘛……”

    “可是,再过不久,傻蛋他们就要像南宫俊慕容飞那样北上了不是吗……”陆菁的语气稍微变得有些忧伤,想到那日父亲对自己说过的话,陆菁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把最后父亲许诺把自己许配给唐战的事情告诉唐战。

    “别太伤心嘛,我们能做的,也只能是相信他们……”苏佳先是随便应了一句,随后又问道,“话说回来,菁妹你突然找我,有时想玩什么吗?”

    陆菁一个翻身,从苏佳的背后直接跃到前方,笑着道:“不——是,我是想说,我刚才已经想到了帮助黄纪兄弟的办法了。”

    “什么,是真的吗?”苏佳有些兴奋地问道,“到底是什么方法,在南宫家和知府串通的情况下,还可以帮黄纪兄弟解决案子的?”

    陆菁继续笑着道:“我之前也说了,如果把这件案子追根溯源,扯到南宫用强占公地的事情上,那他们就无话可说了。”

    “那到底要怎么做?”苏佳又问道。

    陆菁接着说道:“有种方法叫做旁敲侧击,我们也不用当着当事人的面去做这个事情,可以换个思路,去吸引相府人的注意。”

    “到底是什么方法?”苏佳继续追问道。

    陆菁继续卖着关子道:“这个嘛……等到赵子川那个大笨蛋还有嫂子过来的时候再说,现在先保密,到时候我还要苏姐姐你们帮忙呢……”

    看着陆菁卖关子的样子,苏佳笑了笑。不过这就是陆菁,古灵精怪就是她的性格。

    “不好了不好了——”正在苏佳和陆菁笑谈时,萧天和唐战冲着跑了回来。

    “哇,叫你们去买东西,这么快就回来了?”陆菁吃惊道,“欸,你们买的东西呢?”

    “不好了,有不得了的事情发生了——”萧天紧张道。

    “什么事情大惊小怪的,难道是县衙的房子塌了,不能审案了?”陆菁继续调侃道。

    “差不多……”萧天继续道,“不过不是房子塌了,是……知府和师爷昨晚被不明人士杀害了……”

    此话一出,苏佳和陆菁顿时怔住了。

    “你说……什么?”陆菁表情立刻惊道。

    唐战继续解释道:“是真的,就在昨天晚上,听说知府和师爷惨死在了刺客的手中。”

    “哼,谁叫他收南宫家的贿赂,这是他罪有应得……”萧天先是说了一句,但是看着一旁陆菁的面容却并不开心,于是问道,“菁妹你怎么了,那个该死的知府得到了应有的下场,你还在担心什么?”

    “知府是该死,但死的不是时候……”陆菁轻声道。

    “啊?”萧天和唐战有些摸不着头脑。

    陆菁表情严肃地继续说道:“因为昨天的案子审完后,知府已经帮南宫家的人翻了大半身。若是知府意外死亡,朝廷相府还会重新选举新官上任,若是这个朝廷命官一样不负责任,一定会接着死去知府未办完案子的流程继续审案,这样还是会对黄纪兄弟不利。而且我想,南宫家也许是想要毁灭贿赂的证据,到时候直接说这是另有人所为,没有足够的证据,南宫家的人恐怕真的会瞒天过海,而黄纪兄弟也逃不了干系……”

    “那……那怎么办?”萧天担心黄纪的情况,紧张地问道。

    陆菁闭着眼睛想了想,随后说道:“眼下之计,只能快点让相府的人注意到南宫用强占公地的事情上,彻底给南宫用定罪,才能帮助黄纪兄弟。也就是说……我们要尽快实施计划了。”

    苏佳在一旁解释道:“放心吧,菁妹已经想好计划了,等到子川兄弟和玉如嫂子过来,就能实施了。”

    萧天和唐战听了,还是很相信陆菁的计划,于是也先放下了一丝紧张。

    “事态有些僵化了,如果这些真的也是南宫家的人所为的话,那黄纪兄弟会变得非常的不利……为今之计,只能是在新官上任之前,找到南宫用强占公地的足够证据才行,也只能提前实行计划了……”陆菁心想着,眉头显得非常紧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