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知府被害
    今日白天的公堂后审结束后,黄纪已经可以回去了。他想把今天审判的结果告诉在陆府等待消息的陆菁等人,然而今天审判的结果更是让黄纪心中放不下。

    按照之前众人的推测,今天的审判本来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顺理成章地,本身的人证物证俱足,可以毫无问题地定南宫用的罪行;还有一种就是苏佳之前所说的,如果南宫家的人收买了县衙,那知府肯定会偏袒南宫家的人,并将其余的罪行施加在黄纪自己身上。

    然而,今天知府的确是偏袒了南宫家,但也没有太为难黄纪,反而当南宫家向黄纪施压的时候,知府还帮黄纪辩解。当然,这也是黄纪最不能明白的地方,也是黄纪最担心的地方。

    黄纪低着头,缓慢地朝着陆府的大门口前行着,待到走到门口时,黄纪甚至有些发呆地多走了几步。

    幸好正巧在这个时候在大门口扫地的玲珑和绿云注意到了,玲珑喜出望外的望到了黄纪,和平时一样招呼道:“黄纪公子——”

    玲珑的声音把黄纪的思绪给拉了回来,黄纪回过神来后,也回头应声道:“噢,是玲珑妹子……”

    “听说黄纪公子今天不是去县衙又一次状告吗,结果怎么样了?”玲珑昨天也从陆菁的口中知道了这个事情,于是也问道。

    “这个……”黄纪轻声应道,“我正想过来告诉菁妹他们……”

    陆府院内……

    “原来如此。知府果然和南宫家的人串通好了……”陆菁轻声应道,闭着眼低头思绪着。

    “可是……”黄纪继续说道,“知府为什么会帮我说话呢,如果像苏姑娘之前说的那样。知府被南宫用收买的话,不是应该直接把诽谤的罪行定在我身上吗?”

    赵子川在一旁,心中一直放不下这件事情,毕竟这是对付南宫用,为死去的吴姑娘报仇雪恨的最好机会了。

    李玉如看着赵子川放不下心的样子,又对黄纪问道:“那审案之后,案子的发展方向呢?”

    黄纪想了想,继续说道:“虽然南宫家和知府的举措都非常奇怪,但情况还不算太糟,就今天的情况来看。知府只当是双方的人证和物证都没有足够的证据罢了……虽然南宫家的人光天化日之下睁着眼睛说瞎话。但公堂之上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如果明天后天继续审下去的话。县衙那边会怎么调查?”唐战也问道。

    黄纪继续答道:“如果南宫家的人真的收买了知府,那案子继续拖下去,肯定会对我不利。南宫家的人也会得逞……”

    “不是如果,是一定——”没等黄纪说完,陆菁紧跟着道,“南宫家财大势大,又仗着和相府的关系。我想南宫家的人是不想把这件事情惊动到相府上,因此想收买知府让他把这件事情当做小案子草草了事。既然这次的事情确实是南宫用所为,那结果就很明显了。”

    “案子不能再拖下去了……”黄纪继续道,“如果不快点把事情扭转过来,南宫家一定会迫使知府迅速结案,然后随便定个罪名在我的身上。南宫用也不能就地正法……”说着,黄纪两手紧握着拳头,这个老百姓人人敬之的“汴梁医侠”此时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唐战看着黄纪为了帮一个和自己毫无干系的姑娘申冤,揭穿南宫用的罪行,不畏权势,唐战的心里也有许多想法。

    正在黄纪纠结的时候,陆菁在一旁笑了笑。唐战看见了,于是问道:“菁儿,你……笑什么?”

    陆菁接着说道:“所以说黄纪兄弟你也和傻蛋一样,有时候遇到难事也是一根筋……”

    “什么意思?”赵子川知道陆菁又有什么主意了,于是抬头问道。

    黄纪也用疑惑的眼神望着陆菁。

    陆菁笑了一笑,继续说道:“黄纪兄弟你之所以纠结,只是因为总把事情放在为小芸姑娘申冤的角度上……南宫用实际上犯下的罪行又不是只有杀害小芸姑娘一家的罪行……”

    听陆菁这么一说,黄纪恍然大悟道:“对了,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南宫用之所以犯下这个罪行,是因为——他试图强占离游区的公地!”

    陆菁点头继续道:“离游区是朝廷的公地,按道理来说,不管是多大的商家,私人强占公地是触犯王法的。南宫用之所以收买县衙,最主要的原因是不想让相府知道这件事情,因为如果因为查这件案子,追根溯源到南宫用强占公地的话,那就算南宫家再权大势大,也免不了定罪的。所以说,只要黄纪兄弟你把目标换个方向的话,南宫用说不定就没办法狡辩……再者,南宫家的户主南宫魄前辈在中原武林中是出了名的大仁大义,南宫用应该也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南宫魄吧,如果我们可以找机会让南宫魄知道真相的话……”

    “说的也是……”黄纪找到了翻案的突破口,略显了一些兴奋,然而他也想不到究竟该怎么做,于是又对陆菁问道,“那我究竟……该怎么做?”

    陆菁侧头一笑,然后笑着道:“我倒是有一计,或许可以帮上忙噢……”

    黄纪听了,更是用疑惑的眼神直望着陆菁……

    白天公堂的审案之后,汴梁城内也基本上没再发生什么大事。然而过于的平静往往预示着危机,一阵炊烟过后,夜色渐渐降临……

    县衙内……

    “大人,今天的公审有成效了吗?”师爷一直跟在知府身边,用奉承的口气问道。

    知府捋了捋自己的胡子,很淡然地说道:“今天主要是帮南宫用扳回了一些案子。而且本官说得也是句句有理,黄纪似乎也没有太怀疑我……”

    师爷一听黄纪没有怀疑,于是笑着道:“看来大人您真是想得周到,这么说来。既骗过了黄纪,又骗过了南宫家……”

    “可没那么容易……”知府摇了摇头道,“今天最后审案的时候,那个南宫准似乎还不太相信本官的样子,黄纪倒是没有什么,至于那个南宫准,我们还得多多提防……”

    师爷听了,疑惑道:“我们不是收了南宫家的钱吗?他们也是有求于我们,也不知道大人您的计划,那我们为什么要太提防他们?”

    “我说的主要是那个南宫准……”知府继续道。“我们昨日去南宫府禀告南宫家的人的时候。只见到了南宫平和南宫用。并没有看见南宫准。按理说,南宫准身为南宫魄的三儿子,很有可能会那这件事情告诉他父亲南宫魄。可南宫平他们还是把这个事情告诉给了南宫准,这只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师爷又问道。

    “说明南宫平和南宫用还是很信任这个南宫三子的……”知府继续说道:“换句话说,这个南宫准的心计肯定很深,说不定一个不小心,本官的计划也会被他发现,所以说我们必须多长点心眼。”

    “大人说的是……”师爷诺诺道。

    “说到我们跟南宫家的交易……”知府回头望了一眼师爷,又转移话题道,“今天上午的时候,南宫家的人把黄金运来了吗?”

    “是的,大人……”师爷一听到“黄金”。脸上立刻笑开花道,“今天上午公堂后审之前,南宫家的人已经帮忙运过来了。虽然让门口的百姓见到了,但是黄金使用两个大箱子装运过来的,只要不漏风,别人还会以为是什么证物,不会怀疑的。”

    知府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说道:“行,现在你就随我去看看那两箱黄金,看看是不是真如南宫家的人所说的。”

    师爷继续笑着说道:“是,大人,运来的黄金就在书库后面,小人现在就带大人您去看看……”

    “好吧,那本官就去看看,南宫府的人究竟实不实在,若是让本官满意开心了,说不定以后在审案的时候,可以多照顾照顾他们南宫家,哈哈哈哈——”知府有些得意地笑出声来,黑夜下的县衙府,知府也不会多怕什么……

    来到了书库处,为了不让多人怀疑,知府牵走了在书库处的守卫,自己和师爷仅仅两个人进了书库里面。

    “回大人,这就是今天白天南宫家的人运来的黄金。”师爷指着左边书柜旁的两个大箱子说道。

    知府望见了,露出了狡黠的笑容,随后只身走了过去,用两手抚摸了箱子的表面,然后整个人还缓缓趴在了上面,随后口中缓缓道:“到手了,哈哈,到手了,没有想到南宫家的人也这么好骗——”

    师爷望见了,急忙走上来补充道:“再审案的时候,大人您就可以故意拖延节奏,这样南宫家的人会出更多的钱,到时候大人您就能财路横达了——”

    “快快——让我见见里面的黄金……”知府贪婪地急忙说道。

    师爷笑了笑,点了点头,然后准备去开面前的箱子。

    门外突然起了一阵阴风,吹着房里的蜡烛左右摇摆,一声震响后,书库的房门被风刮得关上了。

    房内顿时多了一股寒意,然而知府和师爷两个人却并不在乎……

    就在师爷打开箱子的一瞬之间……突然,一个黑影从箱子里面窜了出来。紧接着,另一个箱子里面也跳出一个黑影——是两个黑衣蒙面人。蒙面刺客瞬影般地拔出了各自手中的利刃,“嗖——”地朝知府和师爷的脖子上划去。

    知府和师爷瞪大了双眼,还没等二人反应过来喊救命,纷纷毙命。

    鲜血溅了墙上和地上到处都是,贪婪的二人在发出了最后一声惨叫后,纷纷倒在了血泊中。

    两个黑衣人行完凶后,纷纷望了对方一眼,然后点头示意了一下,一齐从上面屋上的天窗逃逸而去……

    “发生么事了,好像有惨叫声……”门外的侍卫这个时候才发觉。于是纷纷跑到书库这里。

    打开门后,所有侍卫都被眼前的血腥场景惊呆了。

    “大人——”很多侍卫都惊叫起来,他们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敢暗杀县衙知府……

    今晚的夜色,笼罩在了弥漫着血腥味道的朦胧空气中。让人感到一丝窒息……

    陆府内……

    苏佳一个人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吹着笛,声音依旧是婉转悠长。她两眼微闭,俏目凝神,发鬓倾垂,竹笛握手,活现一副佳人倩影。而苏佳吹的,依旧是那个熟悉的旋律,夜晚听来,略有一丝伤感,伤感中却又带着悦耳的节奏。悦耳中又带着一丝幽长的静谧。静谧中又带着一丝耐人寻味的甜美。熟悉愉人的旋律。喜伤参半的意境,如果是平日里萧天听到的话,他一定也会有熟悉的感觉。想要找苏佳说说话……

    然而可能是变得逐渐用功的原因吧,自从萧天的武功败给“倒立”的苏佳后,萧天开始苦练基本功,一有时间就加倍地练习,对于苏佳的参教,自己也对待得越来越认真,所以今晚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直接找苏佳。

    不过这样也好,苏佳很多时候也喜欢一个人静静地想问题。虽然很多都是过去不堪回首的往事,但是白天和萧天陆菁他们有说有笑的缓解情绪,晚上再一个人好好思考原来的事情以及玄空大师等前辈对自己说过的话。苏佳自己也认为这是一种静下心来的人生履历吧……

    苏佳吹了好一会儿,随后停了下来。她朝着门外的夜景望了一眼,平时的她也会多叹一口气,但是今天她却只是微微一笑,情绪并没有像往日那样惆怅。

    苏佳稍微闭了闭眼,似乎是思虑完了晚上该想的事情,正想着接下去是否应该休息了。忽地,苏佳突然感觉到脚底上有东西在点自己的脚。

    苏佳猛然惊醒,还以为是什么虫子,低头下去,竟然发现是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只见这个东西和小狗一般大小,是木头做的。苏佳还以为是什么动物,但是想着自己的房间里面从来就没有过宠物,于是心中也是一般好奇。

    这个木头东西轻轻点了点苏佳的脚,随后在苏佳的脚边停住了。苏佳看着这玩意儿似乎没有什么恶意,于是也没有什么太紧张的反应。

    “这个小家伙怎么样?”正在这时,门口传来了萧天的声音。

    “阿天?”苏佳这才抬起头,一看是萧天来了,又看了看脚下的木头玩意儿,于是轻声问道,“这东西……是你的?”

    萧天傻笑了笑,随后说道:“怎么样,佳儿,这是我从妖鬼师父那里学来的一点成果。我结合《机关要术》的知识,做了这么一个机关狗,虽然不能像师父那样做出那么大的机关木人,但对于我来说,做出它已经很不容易了。”

    “机关狗?呵呵……”苏佳听了,不禁笑道,“名字都这么风趣,你做它干什么?”

    “我看佳儿你晚上总是吹笛,心想着佳儿你有时候是不是有些无聊,想找些乐子逗你开心……”萧天脸微红着说道,“你可别小看这个东西,虽然看起来简单,我可是花了很长的时间才认真完成的,算上之前送给佳儿你的刀鞘,这个就算是第二个礼物了。”

    “傻瓜,我还要你逗我开心……”苏佳脸红地应了一声,随后又道,“不过,这个家伙除了哄人开心,还有什么用?”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萧天抓了抓头,撅着嘴道,“不过妖鬼师父说过,‘术者必有其用’,我想既然是机关术做出来的东西,总要派上用场的时候。”

    “恐怕这也是你师父的师父玄清大师说过的吧……”苏佳笑了笑,然后又道,“话说回来,阿天,这么晚了找我有有什么事吗?”

    萧天几步跳到了苏佳面前,继续问道:“听说今天黄纪兄弟的案子审了一天,结果到底怎么样?”

    苏佳把目光侧到一边,轻轻摇了摇头,随后说道:“不清楚,据说黄纪兄弟今天来找过菁妹他们了,不过那个时候我在陆府的书房里看书。听菁妹说,好像县衙和南宫家的人有串通,还说她会想到办法帮助黄纪兄弟,到时候还要我们帮忙……”

    “是真的吗?”萧天惊讶道。

    “好像是这样,不过具体我也不是太清楚……”苏佳淡定地说道。

    萧天听了,又把头转到门外,自言自语道:“哎,没想到南宫家的人竟然会干出这等事来……不过我们似乎也逃不了干系,每次发生什么事情,总要和南宫家的人扯上关系,说真的,看来世上事事复杂,我们也不能太小觑了万象。只是……这并不是我们要的日子,口中说要去完成自己的目标,现在却被这些本跟我们毫无干系的事情纠缠住了,这些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人际关系复杂了,事情自然也会复杂许多……”苏佳继续道,“不过条理也会更多,就好比我们因为和菁妹他们成了朋友,才会知道很多关于江湖中的其他事情……还有陈世今的下落,说不定,从黄纪兄弟身上,我们还会知道更多……”苏佳说着,又把心思放到了黄纪的身世上。

    萧天和苏佳两个人一起望着夜晚的天空,来到汴梁这么长时间了,两人心中的迷茫却是越来越多,这也或许就像玄空大师曾经对苏佳说过的吧——“不历百生沧桑之苦,轻薄以淡之,无缘无分,此非情也”,萧天与苏佳的情无定归,汴梁所遇,或许才只是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