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次日公审
    次日县衙门口,众多的市人凑在一堆,向蜂窝似的,似乎想要挤进去看公堂里面的情况。

    “让开让开”大门外,几个衙役粗犷的声音传来,负责执杖的官差把挤在门口的老百姓几把推开,然后带着似乎很重要的箱子往府里运送。

    今天是案子开审的第二天,昨日黄纪状告南宫用携黑衣刺客害死小芸姑娘一家,由于证人证据不足,审断时机未熟,所以知府改今日重审此案。而今,不只是原告黄纪,被告者南宫用也来到了县衙。但是黄纪万万不会想到,知府和南宫用已在昨日沆瀣一气,达成罪恶的交易,南宫家的人似乎是想用钱来收买县官。尽管县衙知府多生一心思,想要借其不断谋财,自然不会完全偏向一方,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既然昨日帮助了黄纪查案,那今天知府一定会偏向南宫家,原告一方一定会吃很大的亏……

    而在县衙大门外,南宫家的二把手南宫平和南宫三子南宫准也悄悄混进了人群中……

    “三侄儿,你都处理好了是吗?”南宫平悄声问道。

    南宫准轻笑着道:“哼,放心吧,二叔,昨天爹知道这个事情后,我只是先告诉爹有人故意诬陷三叔罢了。等到今日那个知府帮我们把案子扭过来,我爹自然就会更加相信我三叔是被诬陷的……”

    “可是三弟你不是说那个见钱眼开的知府想借用我们南宫家和黄纪的纠纷,借机谋财吗?”南宫平又问道。“你说他今天帮了我们南宫家,明天又去帮黄纪,然后谎称案子未解决。拐个弯儿地向我们南宫家谋取更多的财物,要是让你爹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岂不是还不好办?”

    南宫准继续冷笑道:“放心吧,爹平时那么忙,有非常信任我,我昨天跟他说了,他不会有太多怀疑的……再说了。我昨天也提到了,只要那个知府帮了我们一次,蒙过了爹。他的利用价值也就没了。既然今天他们帮了我们,那我们就决不能让他活过明天……”

    “你是说,在今天就把那个知府……”南宫平做了一个手势道。

    “谁叫他贪财枉命,还敢欺骗我们南宫家的人。必须要让他吃苦头……”南宫准继续轻声道。“放心吧,刚才运送给他的那两箱黄金里,有一箱里我可是暗藏了用钱雇来的杀手。若是白天相府来巡视,他自然不敢把那两箱‘赃物’随便拿出来,只有等到晚上没人注意的时候。待到晚上他打开那个箱子,哼哼他就算是完了……”说完,南宫准的脸上露出了阴冷的笑容。

    “行,看来三弟说的没错。南宫七子中,最能办聪明事的。还是你南宫准……”南宫平笑望着南宫准道,“大侄儿南宫成只会处事不会交际,六侄儿南宫俊离开家北上,生死还未卜,大哥两个最爱的儿子已经如此,说不定三侄儿你真的可以继承大哥的家业也说不定……”

    南宫准没有说什么,只是侧着脸轻轻一笑……

    案子快要公审,黄纪和南宫用二人正跪在堂前左右,等待知府升堂审案。而在正堂之后,知府和师爷还在策划着什么……

    “大人,刚才南宫家送给大人您的那两箱黄金已经叫人送到院子后面去了,您看……”师爷先言道。

    知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官帽,然后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不过白天众目睽睽,不要太张扬,待到晚上无人的时候,你再随我前去一望……”

    师爷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向着知府道:“大人,您待会儿出去如何审案,应该也清楚了吧……”

    知府甩了甩袖子,然后摆着一副官阔的样子,继续说道:“废话,不就是帮南宫用把案子搬回来,但是也不能太明显。”

    “大人您只要隔三差五地不断地偏袒这双方,这件案子就会没完没了……”师爷笑着说道,“最好是把整件案子弄得所有人都稀里糊涂的,好让所有人都弄不明白。但是也不能完全跟南宫家脱离关系,好让南宫家的人变得紧张起来,这样南宫家就会出更多的银子犒劳大人您……”

    “行了行了,我明白了……”知府有些不耐烦道,“好了好了,不说了,赶紧把案子了完,我也好赶紧去看看那两箱黄金究竟是真是假……”看来知府的心思,一直都放在南宫家送来的那两箱黄金上。

    说完,知府从正厅后慢慢走了出来,准备开审。

    “升堂”

    “威武”

    随着响案一声,知府坐在了正前方的公椅上,整个人还显得有些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

    两旁的执杖侍卫整齐地站好了,中间的黄纪和南宫用时不时还用对峙的目光互相望了望。黄纪的眼神显得非常的严肃,而且还带着愤怒,那一日晚上,黄纪认出南宫用时,也是用这样的眼神望着他的。而南宫用似乎显得并不在乎,好像很胸有成竹的样子,随后他轻声道:“黄纪公子,你认错了人了吧?我怎么说也是堂堂南宫家的三把手,怎么会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岂不是置堂堂南宫家而不顾?”

    黄纪见着南宫用竟如此狡辩,于是小声地反驳道:“公堂之上,既然睁着眼睛说瞎话,自己做了那样的事情,居然装作无所事事”

    “那日晚上月光又暗,黄纪公子就这么肯定是在下所为?”南宫用继续笑着道,“在下本无意想要和黄公子你作对,如果黄纪公子你执意要诬陷在下,诬陷我们南宫家,那我们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黄纪听了南宫用恬不知耻的话语,心生怒道:“哼。光天化日之下说出如此歪理,当晚你我所言所作当做无事,简直就是厚颜不耻、丧尽天良!”

    “肃静”黄纪最后的那一声似乎重了些。被知府听到了,知府的一个响案打断了二人的对话。

    “现在公堂之上,人证物证俱在,看你还怎么狡辩?”黄纪回过头,轻声道。

    “哼,那就来吧……”南宫用一脸不在乎的样子,最后说了一句。

    听到南宫用如此的口气。黄纪的心里不禁一虚:“南宫用的样子好像并不害怕,难道真的让苏姑娘给说中了,南宫家……贿赂了知府……”黄纪的心里越想越紧张。

    知府用手挑逗了一下自己的胡子。随后向着黄纪问道:“黄公子,你昨日说南宫用带人强征公地,还强暴了民女,害死了她们一家是吗?”

    “是的。大人”黄纪回过神。先挺身答道。

    “那黄公子可否有证据?”知府又问道。

    黄纪继续答道:“大人您昨天应该已经看到了,小人带了黑衣人的尸体以及人证,他们说的也句句属实。”

    “可是黄公子你只带了你的人证不是吗?”知府反问道。

    “大人您……什么意思?”黄纪有些不知所云。

    “本官又怎么能相信,昨天黄公子带来的人证就一定属实呢?”知府先是笑问了一句,随后又对着公堂外喊道,“传南宫家证人!”

    此言一出,黄纪眼神一惊,向着身后回头望去。而南宫用似乎明白了什么。嘴角一笑,似乎对接下来审案的发展很有信心……

    只见着为南宫家作证的人竟然是南宫准。

    “南宫准。他怎么会……”黄纪不自觉地小声喃喃道,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南宫准迈着步子,一副高傲的样子走上了公堂,仗着南宫家的权大势大,他甚至也没有在知府面前跪下来。他侧望了黄纪一眼,随后轻声一笑,然后又把目光回到了面前的知府。

    “南宫准参见知府大人”南宫准两手作揖道。

    知府看见南宫准来了,于是直接问道:“南宫准,本官问你,作为南宫家的证人,你可知南宫用案发当晚在什么地方?”

    南宫准露出狡黠的笑容道:“回大人,鄙人三叔那晚一直和鄙人二叔以及鄙人饮酒,并未踏出南宫大院一步。”

    此话一出,黄纪对南宫准睁着眼睛说瞎话惊呆了看来之前苏佳说的是对的,南宫家的人已经和县衙的人串通好了。

    黄纪的心里一惊,但是还没有立刻反驳。正在这时,门外突然有人喊道:“分明是在胡说嘛,那日当晚,我们很多人都看到了南宫用进了小芸姑娘家,难道我们都看错了吗?”

    “对,我们都看到了”“对,都看到了”门外不断传来百姓的声音,看来这些老百姓就是当晚看见南宫用恶行的离游区的百姓。

    “公堂之上,禁止喧哗”知府又是一个响案,将门外的老百姓给暂时镇住了。有几个人想要冲到公堂之上评理,被几个执杖的侍卫驱赶了一下,也暂时退后而去。

    黄纪看着场面上的一切,心中也是焦躁不已。

    看着局面朝着南宫家的人倾斜了一点,县衙又对着黄纪问道:“黄公子,既然南宫准说他和南宫用那晚一直在一起,那南宫用又怎么会当晚出门行案呢?莫非,黄纪公子你的证词有假?”

    没有想到知府的态度和昨日完全不一样,黄纪顿了一下,随后只声道:“没有想到,小人和离游区的百姓,这么多的证人,大人您犹豫未决,现在仅凭南宫准毫无理辞的一句之言,大人您就将而信之……”黄纪的声音不大,但是字字刻人心骨。

    南宫准听在耳里,添油加醋道:“黄公子,说话为事也是要讲凭证的,难道你还怀疑知府大人判断?再说了,既然你怀疑知府大人为什么只因一句就相信了本公子,那他又凭什么只凭一句就相信了黄公子你?”

    黄纪听了,侧头凝望了一眼南宫准。

    南宫准似乎并不在乎,继续说道:“还有。这个被害的小芸姑娘跟黄公子你毫无干系,你又何必累死累活地帮她翻案?一味地诬陷我三叔,莫非。黄公子你的目的是想要跟我们南宫家过不去?”

    “南宫准,你不要欺人太甚”黄纪反驳道,声音不大,但语气十分的鉴定。

    “我欺人太甚?哈哈”南宫准继续笑道,“大人,在下刚才所言恐怕也不是没有道理,为什么大人您不怀疑黄公子此次报官的动机呢?”

    知府心里盘算着。听了南宫准的话,并未说任何话,只是先是点了点头。

    “这……这是什么判决啊?”“怎么会这样。昨天黄公子不是还好好的嘛……”“黄公子不可能有这种动机,南宫家的人是在诬陷黄公子……”门外老百姓的喧嚣声又渐渐起来了。

    南宫准见着场面变得越来越复杂,为了给知府增加压力,于是又转头对知府道:“您说呢。大人?”

    嘱咐考虑了一会儿。随后继续道:“综上所述,南宫家的证人和黄纪公子昨天的证词各有其理。双方都有各自的证人,究竟是孰对孰错,也没有确凿的证据。至于刚才南宫准公子所说的黄纪公子要诬陷南宫家的人或许只是凭空猜想罢了,既然南宫公子你说黄公子没必要为一个毫无干系的老百姓说案,那自然也没必要去诬陷和自己毫无干系的南宫家。依本官猜测,案发当晚云多月稀,或许真的是在场的人看错了。毕竟南宫家的人也不敢随便污造证言。本官心想,或许小芸姑娘家的惨案。或许另有恶人所为吧……总之,这件案子其中还有很多谜团,证据也不足,我们也不能这么早就下定论。今日先行退堂,案子明日再审”

    令声一下,旁边的侍卫开始缓缓退了下去。

    “怎么这样,这案子还没怎么审,怎么就退堂了?”“就是,说不定,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门外的百姓见了知府奇怪的举动,纷纷感到疑惑不已。

    不过这个知府确实还是有一手,不但说得句句在理,还很合理地帮南宫家的人扳回了一成,而且也没有刻意去对付黄纪,还帮黄纪辩解了一段,也算是达到了自己原先的目的。

    南宫准看在眼里,心中暗道:“好你个知府,竟敢当着面翻我们南宫家一道,不给黄纪定罪,看来知府大人您是真的要从中谋取财利了是吧……行,反正你今天已经帮我们南宫家翻了一案,你的利用价值也结束了,等着吧,今晚就是你的祭夜……”

    南宫准阴笑着望了知府一眼,随后对身边的南宫用说道:“走吧,三叔,我们先回去,别让我爹知道太严重了……”

    说完,南宫准反眼望了黄纪一下,然后默默地离去了……

    黄纪站在原地想了很久,心想着若是知府的人真的收了南宫家的贿赂,为什么到最后哎帮自己……黄纪慢慢往厅外走,紧跟着有众多的百姓围了上来。

    “黄公子,你没事吧?”一个个头不高的小伙子问道。

    “真是的,这个知府居然这样办案,还有那个南宫准,居然睁着眼睛说瞎话!”又有一个小姑娘也愤愤道。

    黄纪停顿了一会儿,随后喘了一口气道:“行了,乡亲们,谢谢你们的关心……你们放心,不管知府如何办案,小芸姑娘的死,我是决计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也不管南宫家的人有什么阴谋,不为小芸姑娘洗冤,我黄纪决不罢休!”

    随后,黄纪离开了围观担心自己的百姓,朝着陆府的方向走去他必须第一时间把事情的结果告诉陆菁他们……

    然而,在这些围观的人中,有一个一直没有出声的头戴蓑帽的男子。那男子将蓑帽轻轻抬起,面孔竟是慕容长子慕容新。

    慕容新冷笑了一声,心中暗道:“哼,没想到这样也能抓住南宫家的把柄。南宫家的户主南宫魄为人正直,现在却还蒙在鼓里,或许该找机会告诉南宫魄前辈,说不定南宫家就会出现动乱……”

    慕容新重新带好蓑帽,往另一个方向快速离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