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只欠东风
    陆菁决定还是自己找父亲谈谈,而唐战就不用说了,他的决定在主观和客观上都已没有任何的问题了。

    二人走到了陆府正厅堂的门口这里是陆菁的父亲陆展鸿平日里处理事务的地方。正逢这时,陆菁的哥哥和弟弟陆昭和陆蒙也正好从正厅里面出来。

    “哥,小蒙,你们……这么快就和爹说完了?”陆菁用满含复杂的表情问道。

    “妹妹你都知道了,是苏姑娘告诉你的吧……”陆昭先说道。

    “你们不会……真的想要和赵子川还有傻蛋一样……”看着陆昭和陆蒙满脸自信的神情,陆菁似乎是已经猜到了结果。

    “嗯,爹已经同意了……”陆昭继续说道,“爹年轻的时候也和我们一样,也有着心寄苍生的胸怀,想要有拯救苍生的志愿……可惜爹未能实现,现在作为后代的我们已经继承了爹的志愿,如今也是最好的时机。南宫俊和慕容飞两位兄弟已经先行北上找朱元璋了,那我们也不能再怠慢了……好在现在爹已经答应了,我想不只是我和小蒙,唐兄弟和子川兄弟也是一样做好准备了吧……”

    见着事情都进行得很顺利,唐战的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神情。然而陆菁依旧还是那副神情,她顿了顿,随后又问道:“那……那爹有没有说……关于我的事情?”

    “啊?”陆昭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似乎是知道了陆菁的心里所想。于是眼神有些压低,随后缓缓道,“噢。我知道妹妹你的心思,以前爹也和你说过……”

    陆蒙紧接着道:“今天爹在我们兄弟面前并没有提到姐姐你,可能……”

    “可能爹的态度还是和以前一样吧……”陆昭继续补充道。

    陆菁似乎是有些失望,她闭着眼睛想了想,暂时还没有说任何话。

    “可能爹确实是固执了些,但爹也是为了姐姐你的安危……”陆蒙继续道,“而且这一次我和哥哥两个人能一起去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我看姐姐你这次还是……听爹的吧……”

    还未等陆蒙说完,陆菁突然睁开眼,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然后轻声插话道:“总之,我还是先去找爹谈谈吧……”

    说完,陆菁强作着一副淡然的笑容,慢慢走上正厅堂门前的台阶。准备进入厅堂。陆昭、陆蒙和唐战就直望着陆菁上阶的背影。或许是感受到了陆菁矛盾的心里,他们也没有再说什么话。

    “菁儿在外面是吧……”正当陆菁准备走进厅堂时,厅内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陆菁很清楚,那是自己父亲的声音。

    陆菁的父亲陆展鸿此时就坐在厅堂正前方的座椅上,和自己的两个儿子陆昭和陆蒙说完话后,陆展鸿并没有立刻离去,似乎是预料到了陆菁回来主动找自己,仍旧在厅堂内。保持着原来的姿势静候着。

    陆菁慢慢走到了陆展鸿的面前,面对自己的父亲。陆菁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表情,脸上保持着微笑尽管这个笑容很勉强。陆菁停下脚步,站在父亲的座位前,还是很有礼地请安道:“女儿见过父亲。”

    陆展鸿先是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后慢慢说道:“我刚才和你的哥哥和弟弟说了,他们愿意像之前的南宫俊和慕容飞那样,北上去实现他们的志愿……”

    “这个女儿已经知道了……”陆菁轻声回答道,“爹,其实我……”陆菁想要把心中的想法说出来,却似乎是有些犹豫而没有立刻说出口。

    然而,作为亲生父亲的陆展鸿似乎是一眼就看出了女儿的心思,平时陆菁的乖张让自己操破了心,如今却又最了解陆菁的心绪。陆展鸿未待陆菁多想,自己先行道:“我知道,你一定还是想和上次跟我说的那样……你也想和你哥你弟一样北上对吧?”

    陆菁见父亲看出了自己的心思,也没有太多的情绪,只是很淡然地说道:“看来父亲完全知道女儿的心思……女儿今天前来也不想和父亲多做辩论,只是想争得一次父亲的同意。”

    “只是……争得为父的同意?”见着平时一向叛逆多言的亲生女儿,如今却在自己面前显得非常平静,陆展鸿也没有立刻适应过来。

    陆菁想了想,紧接着说道:“女儿知道,女儿从小到大,没给家里少添麻烦。小的时候经常一个人跑到街上疯闹,自己性格也很古灵精怪的,一点也不像一个大家闺秀的样子。现在也是,经常自作主张,让爹娘没少操心,甚至还经常让爹您发脾气……所以今天,女儿也不想多和父亲辩论,如果我哥和我弟,还有傻蛋他们真的走了,家里几乎又只剩我一个人了,因此女儿今天只是想争得一次父亲的同意。如果说爹您同意了,女儿自然是高兴;如果爹没有同意,那……女儿也只会看淡这一切,服从这样的安排……”

    听了陆菁所说的,陆展鸿闭着眼睛思考了好一会儿,随后又缓缓道:“爹知道,菁儿你是不想离开你的哥哥和弟弟,还有那个唐家后人对吧?”

    陆菁并没有立刻回答,只是两眼望着自己的父亲,依旧是保持着微笑的面容。

    陆展鸿缓了缓神,继续说道:“但是爹以前也和你说过,心寄苍生、胸怀天下是堂堂男儿必须有的鸿鹄之志。爹年轻的时候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实现这样的志愿,如今却是要交给后代去实现……你哥哥和你弟弟,爹从小就教育他们要成为一个胸怀大志的男子汉,而他们作为我的儿子,也确实是很争气。而菁儿你身为我的女儿,爹只是想要你快快乐乐地长大。不受太多约束,然后长大后嫁个好人家,这样爹就满足了……所以你小的时候我和你娘并没有像其他的大家千金一样地过于严苛地管教菁儿你。给菁儿你很多的自由,所以现在菁儿你就变得性格非常活泼,也不受约束。之前陆府受到南宫家的压迫,想要把菁儿你嫁到南宫家,爹还一直为这件事情而懊悔不已,觉得那次的事情对你的伤害太深了,因此爹不想再让菁儿你受到伤害了……如今你的哥哥和弟弟欲要北上而去。爹之所以不想让你去,是因为不想再让菁儿你受太多苦了……”

    “菁儿并不是怕受苦,菁儿只是怕孤独。怕身边的人都一个个里菁儿而去……”陆菁眼神有些迷离地说道,“其实菁儿小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您和娘亲年轻的时候是江湖中有名的剑侣,年轻的时候没能完成的志愿。一定会让我们这些后代去完成。菁儿从小善读古书兵法。除了学习为人,还想着将来若能陪哥哥和小蒙一起北上,兴许还能帮上一些忙……”

    “原来菁儿你一直害怕孤独……”陆展鸿听了陆菁所说的,似乎是更加了解了从前他不知道的陆菁的想法,自己又想了想,随后又说道,“其实我也担心昭儿和蒙儿……但是菁儿你在这里,还有玲珑。还有你爹和你娘陪着你,所以说……对不起。菁儿,爹这次依旧还是不能答应你……”

    此话一出,陆菁缓缓闭上了眼睛,面容的表情也变了少许。陆菁轻声说道:“我知道了,看来今天也没能争得父亲的同意……”

    “对不起,菁儿,爹以前欠菁儿你太多了,虽然这个决定会让你有些伤心,但总比战场上的九死一生要好得多,因此爹为了不让你再受伤害……”陆展鸿继续道。

    陆菁长吁了一口气,紧接着道:“菁儿说了,菁儿这次并不会和父亲辩论,只是来争得爹您的同意,既然爹不同意,那菁儿……也不会有异议的……”陆菁口中这么说,脸上顿时显现出一丝悲伤的神情。

    陆展鸿似乎是看出了陆菁的心思,随即道:“菁儿,爹其实心里也清楚,你是不想离开那个姓唐的小子对吧……”

    陆展鸿此言一出,陆菁的表情中又显出几分惊讶。

    陆展鸿望着自己的女儿,继续说道:“其实爹都清楚,那个姓唐的小子把你从南宫家的手中救了出来,还帮了我们陆府那么多的忙,又是英雄的后代,菁儿你喜欢他爹其实,一直都没有异议的……”

    见自己的心思被拆穿了,陆菁没有敢正眼望自己的父亲一眼。“爹……我其实……”陆菁甚至有些说不清楚话……

    看着陆菁有些迷茫的情态,陆展鸿似乎是决定了什么,随即道:“爹和你娘这十几年多是栽培你的哥哥和弟弟,对你的关爱也不多……作为补偿,爹在这里给你许诺,只要菁儿你好好留在爹娘身边,待到那个唐家后人平安归来,爹……爹就把菁儿你许配给他”

    话音刚落,陆菁用完全不敢相信的眼神望着自己的父亲……

    “奇怪,进去了这么久,菁儿怎么还不出来,该不会又和她爹犟上了吧?”在门外等候的唐战等人觉得陆菁进去了这么久还没出来,顿觉有些疑惑,唐战傻傻地自言自语道。

    “再等等吧……”陆昭说道,“唐兄弟你放心,菁儿是刀子嘴豆腐心,虽然性格上非常古灵精怪,但她其实很少和爹娘顶嘴的……”

    正说着,陆菁突然从正厅堂的门口慢慢走了出来。陆菁的表情有些迷茫,内心似乎也比之前进去前更加矛盾了,或许是自己的父亲陆展鸿最后的那句话,让陆菁现在依旧是彷徨不已。

    唐战见着,立马跑上前,关心地问道:“怎么样,菁儿,和你爹说得怎么样了?”

    陆菁抬头望着唐战,想着刚才自己父亲最后的那句话,她看着唐战竟脸红地有些紧张:“没……没什么了,只不过……爹还是没同意……”她的声音也有些颤抖。

    “是吗……”唐战得到了失望的结果,也显得有些灰心。

    “没……没事了,你们走了。还有玲珑陪着我,你们……不用担心我……”陆菁继续吞吐道。

    听着陆菁有些奇怪的口气,又看着陆菁有些飘忽不定的眼神。唐战一直用疑惑的眼光望着身旁的陆菁……

    赵子川这边,他还在为黄纪所说的事情,沉痛的心情一直放不下。

    李玉如一直站在赵子川身边,看着赵子川满脸踌躇的样子,李玉如轻声道:“子川,我知道南宫用的事情,又让你想起了之前的吴姑娘……”

    “以前赵家没有办法对付南宫家。让南宫用躲过王法,吴姑娘冤死,我也未能帮她报仇……”赵子川只字只句愤恨道。

    李玉如想了想。继续说道:“但是眼下万事俱备,已经是快要到了一起北上的时期了,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情,子川你现在心里一定还很纠结吧……”

    赵子川闭着眼睛思考了好一会儿。随后似乎是决定了什么。然后抬头道:“我决定了,北上的事情放缓一步……南宫用的事情不解决,我的这颗心结也放不下来。”

    “子川你是说……”李玉如有些不敢相信赵子川的话。

    赵子川慢慢侧过头,对李玉如继续道:“黄纪兄弟已经上报县衙,这次的事情是为吴姑娘报仇最好的一次机会,也好解了多年来未解的心结……我也决定了,无论如何也要先把这次南宫用的事情处理完了,再论北上之事……玉如。你愿意等我吗?”

    李玉如笑着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我了解你。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赵子川做出决定之后,一直紧握的双手也暂时放松了下来,或许这一次的事情,能将原来的一切都作出一个无悔的了结……

    黄氏药坊内……

    由于之前苏佳对自己告知的消息,说丐帮的七袋长老常风和另外两名五袋弟子杨进康和鲁共生来到汴梁找自己,黄纪马不停蹄地从陆府赶回了自己所住的黄氏药坊。

    黄纪也没有从正门走,一个轻功直接从房檐跃回了自己的房院。

    “什么人?”在房院里面,似乎有人早就等好了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街巷和苏佳过招一二的丐帮七袋长老之一的常风。而在常风身旁,杨进康和鲁共生也在一边闲坐着,听到常风的声音,三人一同警觉起来。

    然而,当黄纪落地的一瞬间,常风一下就认出来了。

    “黄纪,真的是黄纪吗?”常风见到了黄纪,似乎是很兴奋的样子。

    “常长老,还有杨叔叔和鲁叔叔。”黄纪似乎是认得他们,看来黄纪确实是和丐帮多多少少有些关系。

    “真是的,害我们等这么久,你这小子到底去哪儿了?”杨进康问道。

    “朋友那边有些事情……”黄纪眼神望着一边道,“先不说这个了,常叔叔你们这次突然前来,也不说一声,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常风从自己的行囊中掏出一封信,随即递给黄纪道:“事情较急,我们几个待会儿还有事情,所以先交代了。这是葛帮主给黄纪你寄的一封信,葛帮主说是要先交到你手上,至于以后的事情,葛帮主会再通知你……”

    “这是真的吗?”一听到是丐帮帮主亲自给自己的一封信,黄纪心知这封信绝不简单。

    “你还是先看了再说吧……”常风催道。

    黄纪即刻拆开了信,然后迅速浏览了信上的内容。然而信上的内容似乎是让黄纪震惊到了,黄纪的表情表现出了有些不可思议。

    “信上写了什么?”有些沉不住气的鲁共生问道。

    黄纪看完信后,闭了闭眼,用手将信捏成一团,随后缓缓说道:“信上说了,丐帮弟子已经找到了鬼王师的下落……”

    “鬼王师?那可是杀死你父母的仇人啊……”杨进康也有些不可思议道。

    “鬼王师,杀死我父母的仇人,我当然你不会忘记……”一提到“鬼王师”,黄纪的眼神中顿时多了几分杀气,但随即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随后又说道,“鬼王师的消息,我自然是不想放过……但是眼下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明日上午还有公堂候审,我还要去县衙……总之,鬼王师的事情先放一下吧,是我的仇人,他永远跑不了。只是现在,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必须要解决。”

    常风想了想,随后说道:“好吧,反正鬼王师的事情恐怕也不是一时就能解决的,我们几个还有其他的任务,如果说葛帮主那边那还有什么消息,还会派其他弟子继续寄书信过来的。”

    “我知道了……”黄纪轻声叹了一口气,随后又道,“总之还是要谢谢几位叔叔,待到纪儿把这边的事情解决了,再去处理鬼王师的事情……”

    “好吧,那我们先告辞了,汴梁城里还有丐帮众多的眼线,如果你还有什么事情想要禀报帮主的,尽可眼线传书……”常风继续补充道。

    黄纪点了点头,随即常风三人施展轻功离开了黄氏药坊……

    鬼王师是谁,为什么会是黄纪的仇人,为何连身为武林七雄之一的丐帮帮主葛威也对他心存戒心,黄纪为何又会和丐帮有这么大的联系?或许,这些都是解开黄纪身世之谜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