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万事俱备
    “这……是真的吗?”南街正口,赵子川听了黄纪的叙述后,有些茫然地望着黄纪。不只是赵子川,唐战、陆菁和李玉如也同样对黄纪说的话感到诧异。

    黄纪把从昨晚事情突发到今日自己上报县衙的事情全部叙述了一遍,自己的心情也是特别的沉重。

    “没想到身为南宫家的三把手也会做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唐战也有些气愤,随后又向陆菁问道,“菁儿,你知道这个南宫用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吗?”

    陆菁轻轻摇了摇头,随后继续道:“我平时关注最多的也只不过是南宫七子罢了,虽然我知道南宫用为人不清,但也想不到他也会做出此等恶事来……他的平历我也不是太清楚,我只听说过他曾经是得罪过下面的一些商官,还惹过百姓的骂声,不过仗着南宫家权大势大,又有朝廷相府那里撑腰,众群还是得过且过……”

    “南宫家的户主南宫魄前辈也算是武林中的英雄义士,没想到同样是南宫子嗣的老三南宫用,为人处世竟如此狡黠……”李玉如也轻声补充一句道。凭李玉如的性格,性格泼辣直率的她,一定又会大声唾骂这等恶人,但是李玉如看着赵子川满脸愤恨的样子,知道之前赵子川对自己真情流露所说的那个‘吴姑娘’也是同样和如今黄纪所说的小芸姑娘一样的下场,一样是南宫用所为,李玉如心知赵子川心中不好受。所以也没有太激动的情绪……

    众人了解了一些情况,也恰时回到了陆府。回来的路上,赵子川的心情一直很沉重,刚才在汴梁神庙和唐战发出的豪言壮志的情绪一时间也提不起来。想起曾经吴姑娘痛苦的回忆,赵子川也一直痛恨着犯下一切罪过的南宫用和没能保护曾经朋友的自己。

    而陆菁却还记得在汴梁神庙所发生的一切,于是一回到家,她就四处在找自己哥哥和弟弟陆昭陆蒙。

    “奇怪,平时这个时候,爹应该是会叫他们兄弟两个休息的才是,怎么没看见人?”陆菁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愁恼着自己哥哥弟弟的身影。

    然而众人来到后院处,后院却依旧是那几个身影——苏佳在吹着竹笛,隔房之处萧天还在一个人练着武功。然后还有来回穿插做杂事的玲珑。

    萧天和苏佳看到了唐战他们回来了。也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前来询问情况。

    “真是的,原来苏姐姐你又抛弃我们,自己先回来了……”陆菁先是随口寒暄一句道。

    “不……不好意思。我又忘了……”苏佳并没有想直接把自己遇到常风等人的事情告诉其他人,也是也先笑着应道。

    “奇怪,怎么没有看见我哥和小蒙?”陆菁又问道。

    苏佳似乎是知道什么,于是微微一笑道:“你们还不知道呢,唐大哥说出自己决心,你们去汴梁神庙的时候,陆大哥和小蒙也想清楚了……”

    “什……什么意思?”唐战有些不解地问道。

    一向机敏的陆菁似乎是明白了,于是跟着应道:“苏姐姐你是说我哥和小蒙他们……”

    “到底怎么了?”唐战又傻傻地向陆菁问道。

    陆菁笑了笑,随后说道:“其实我哥和小蒙也和傻蛋你一样,还有子川兄弟。都是有着胸怀抱负的雄心……自从那日南宫俊和慕容飞离开以后,我哥和小蒙也和你们一样,还有像南宫俊慕容飞他们那样,宏图大志,愿北上投靠朱元璋,共立北伐之事……”

    “这是真的吗?”唐战有些不敢相信道。

    陆菁轻轻点了点头,随后也说道:“我爹和我娘……他们两个曾经也是江湖中有名的侠侣,却一直未能实现为天下为事的抱负。尽管屈居汴梁府下,也不忘年轻时未完成的志愿,所以怀着这样的决心,作为陆家后代的我哥和小蒙,也一直是爹娘心愿的延续。可能他们也见着此时时机即到,中原局势蠢蠢欲动,各路英雄也开始纷纷并起,所以才……”这本来应该是一个好消息,但是陆菁的脸上却浮现出淡淡的忧伤。

    “那样岂不是很好?”唐战有些兴奋道,“如果说你哥和你弟也有这样的英雄志愿,你爹娘应该会为此感到高兴的。”

    “我爹娘是高兴了,可……”陆菁似乎想说什么,但是也没决定直接说出来。

    “你是担心你哥哥和你弟弟的安危是吗?”唐战又问道。

    “这还不是主要的……”陆菁继续说道,“战场一去,九死一生,虽说去前我们都有鸿鹄之志,但是战争之事,无行者,孰又能知呢?”

    “可是驱逐蒙元暴政,拯救天下百姓,这可是我们这些兄弟朋友一直以来的志愿不是吗?我们可不会因为战争的残酷而放弃的,所以说……”唐战继续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还没等唐战说完,陆菁又抢着道,“我是说……”

    陆菁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迷离,比较了解陆菁心思的唐战似乎是知道了什么,也停了下来,两眼直望着陆菁。

    陆菁的嘴抿了抿,紧跟着道:“我很犹豫,我是想说……我也想和傻蛋你们一样,北上疆场,不说一样有你们那样的雄图大志,至少也和傻蛋你们一样有着那样坚定的信念,而且……我也不想就这样看着你们一个个离开,然后总是留下我一个人……”

    唐战明白了陆菁的意思,陆菁是想要和自己还有赵子川一样,北上疆场。唐战想了想,随后又道:“这恐怕不行,女孩子家去战场,自古以来就鲜有人为,若是贸然而失的话……”

    “我就知道……”陆菁又抢先说道。“我爹娘也和我说过,可他们就是死活不同意,也说我一个女孩子家,再怎么‘胡闹疯癫’也要有个限度……哼。女孩子家怎么了,我就不相信女子永远不如男。往近了说,当今世上还不是也有不少的豪义女子之辈?当今武林四圣之首的郜英郜前辈,不就是女子之辈。包括就在我们身边的,苏姐姐的武功那么高,玉如嫂子又是人人称之的‘扬州女侠’。如果是我的话,我为什么不可以?”

    “可是,战争不一样,就算武功再高,也会是九死一生……”唐战继续说道。

    “你看。你还不是跟我一样。一样担心我吗?”没等唐战说完。陆菁又接着道,“只不过是男女之别,其他的并没有什么区分。为什么只有你们男人可以有那样的志愿,我们女人不可以?”

    唐战只是一心担心着陆菁,当然他也知道陆菁说得句句在理,就好像自己担心陆菁一样,既然一样的担心没有错,那一样的志愿也不应当有别。

    正在踌躇间,李玉如突然道:“要不……菁妹你和唐兄弟先去找你爹谈谈好了,如果说你的哥哥和弟弟还在你爹娘那里,你们现在去说不定还能更明白陆前辈(陆展鸿)他的心思……”

    陆菁心觉着,李玉如说得也并不失理。于是。陆菁想了想,随后应道:“嗯——好吧,嫂子说的没错,说不定该是我主动去找爹谈谈了……走吧,傻蛋——”

    “欸——”陆菁一下子又变了一个心情,唐战还没适应过来,又被陆菁给一把拽走了……

    “黄纪兄弟,你为什么也会和他们一起回到陆府?”萧天看着黄纪的到来,不禁问道。

    “这个……其实……”黄纪又把之前交代给赵子川他们的话又重新叙述了一遍,而赵子川又重新听了一遍,他的心里也变得更加的沉重……

    萧天和苏佳听了,也觉得非常吃惊。“没想到身为南宫家三把手的南宫

    用,居然……”萧天也有些愤慨道。

    “可是就算证据确凿,只怕南宫家的人不认……”苏佳突然严肃道,“南宫家权大势大,想要收买县衙,并瞒过朝廷相府的眼线也不是没有可能……”苏佳的话正中理,只是他们现在并不知道,此时的南宫家已经和县衙达成了一笔罪恶的交易。

    “可是我听说,南宫家的户主南宫魄前辈不是江湖中的英雄侠士吗?为什么身为三把手的南宫用会……”萧天也有些不敢相信道。

    李玉如紧跟着回答道:“南宫家的三位长辈兄弟,南宫魄、南宫平和南宫用,手下各有自己的实权。虽然说户主南宫魄的权利最大,而且为人正直,但是他平日里的事务繁忙,恐怕也没有太多时间管理下属之事。而且恐怕他自己也认为,身为自己亲生弟弟也不会干出如此出格的事情来吧……”

    赵子川一直在李玉如身旁静静地望着地面,握紧的双拳也从来没有松开过,也意味着他的心情也没有一丝的平静。

    “那黄纪兄弟你现在怎么办?”萧天又对黄纪问道。

    黄纪轻轻摇了摇头,随后说道:“如果真如苏姑娘刚才所说的,县衙被南宫家的人收买了,那事情可能会变得非常棘手。但是也绝不能放任南宫用,杀人偿命,这件事情我也不会善罢甘休。如果说短期内确实是没有什么可效的办法,也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今天你们既是有事情,我也不多留了。我那里还有需要医治的病人,明日公堂还要开庭,我还要先回去准备准备……”

    一说到要“回去”,苏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脑海中顿时闪现一个念头,突然蹭出一句:“你……你要回去,可……”可是自己似乎也意识到了一些东西,也没有立即说下去。

    “苏姑娘,你要说什么?”黄纪望着苏佳问道。

    “没……没什么……”苏佳收了口,随便应付了一句,也没有正眼望黄纪一眼。

    但是同样一向警觉的黄纪感觉到了苏佳的不对劲,他似乎有些了解苏佳此时的心里有结,于是闭了闭眼。然后紧接着道:“说到苏姑娘你……在下也正好有话想要跟苏姑娘你说……”

    黄纪此言一出,苏佳的心稍微颤了一下,随即她还是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然后跟着黄纪慢慢走向后院门口。

    赵子川的心情还在沉郁着。李玉如在一旁感觉到了赵子川心情的低落,一直在旁边没有离开。萧天也没有多想苏佳和黄纪之间会说什么,感觉自己与这些人的关系最是不大,于是又回到自己房间门口,继续练着今天一天苏佳让自己练的基本功……

    走到后院的门口,直到赵子川他们等人再也听不到声音为止,黄纪和苏佳才停下了脚步。苏佳正站在黄纪的背后,她心中也一直没有底,她预感黄纪会对自己有别的看法。

    许久,黄纪才慢慢转过身。然而黄纪的第一句也让苏佳有些轻微地发怵。黄纪用很平淡的口气先言道:“苏姑娘你也不用担心。我也不会对你有恶意……”声音虽然平淡。但是语句的内容着实让人有些不舒服。

    “黄纪兄弟你想说什么……”苏佳内心有些不祥感,但表面也一直保持着平日里冰冷的神情,轻声回应道。

    “我已经知道了……”黄纪完全转过了身。随后只字只句道,“苏姑娘你和萧兄弟……江湖博的秘密……”

    听到了这个消息,苏佳先是震惊了一下,随后想到了之前常风所说的话,于是又平静下来,随后竟笑了笑说道:“原来黄纪兄弟也知道了,看来傲晶师太前辈的话真是一传万里啊……”

    “你已经知道了傲晶师太告知天下的事情?”黄纪又问道。

    苏佳笑着回答道:“哼,那日在南山郊,和傲晶师太打了那么多的回合,武功资深的她。也不可能不知道断魂刀法……”

    “苏姑娘你也不要多想,虽然在下口中这么说,但是我并无恶意,黄某还是把苏姑娘你当成是朋友的……”黄纪的口气稍微缓和了一点道,“只是我不解,为什么苏姑娘你和萧兄弟一开始就不把真实的身份告知在下呢,却先说你们是萧家山庄和追风派的弟子……黄某平生重情重义,也绝不会透露兄弟朋友的秘密,莫非是在担心黄某的为人处事吗?”

    苏佳听了,又笑了笑,然后紧接着道:“哼哼,黄纪兄弟你也多想了,我和阿天本来确实是追风派和萧家山庄的弟子不错,只是经历有些坎坷,而且我们也确实是把黄纪兄弟你当做兄弟朋友,之所以不想立即说出口,只是因为心有痛楚罢了……”

    黄纪似乎是有些了解了苏佳的想法,随后又道:“既然是兄弟朋友,何必不敢坦诚相言呢?”

    苏佳听了这句话,又笑着道:“这句话应该是问黄纪兄弟你的吧?别说我和阿天,就是菁妹他们,黄纪与其交往甚久,不也没有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不是吗?”

    听到苏佳这么一说,这一回被震住的是黄纪。黄纪闭眼想了想,随后轻声道:“我的身份……说真的,我也一直不想隐瞒朋友,也不是不信任朋友,只是……确实是有难言之隐……”

    “那我们也是一样……”苏佳依旧是笑着道,“并不是我们不信任黄纪兄弟你,只是也有难言之隐……如果说黄纪兄弟你自己能捅破这层窗户纸,也许黄纪兄弟你自己心中的疑问会迎刃而解……”

    听了苏佳的话,黄纪思考了许久。随后,黄纪才慢慢睁眼说道:“或许就如苏姑娘所说的,也许是我自己以前没有看清自己……对不起,苏姑娘,作为朋友,今天却这样怀疑你和萧兄弟,黄某现在这里赔个不是……”说着,黄纪恭恭敬敬地对苏佳行了一礼。

    苏佳见了,立刻应声道:“黄纪兄弟不必多礼,没有提早告知我和阿天的事情,也有作为朋友的我们的不是……不过我向黄纪兄弟你保证,总有一天,我和阿天会把我们的所有经历,都告诉黄纪兄弟你的。”

    “我也一样……”黄纪也笑着回应道。

    之前有些紧张的朋友关系,现在又缓和了。苏佳想了想,似乎想到了什么,侧过脸,用稍微严肃的口气说道:“快回去吧,有人在那里等你……”

    “什么……”听到苏佳突然的变语,黄纪有些茫然道。

    看来苏佳是想把自己今天在街上碰到的情况告诉黄纪,苏佳接着说道:“今天我见过了丐帮的七袋长老常风常长老,还有同门五袋弟子杨进康和鲁共生,他说他们是来专程来找你的……”

    “什么,你们今天见过面了?”黄纪有些不敢相信道。

    “嗯,就是他们告诉我傲晶师太传言的事情的,之前还由于误会,稍微过了两招……”苏佳笑谈了一句,随后又对黄纪道,“快回去吧,兴许三位前辈已经在药坊等黄纪兄弟你了。”

    “多谢苏姑娘提醒……”黄纪又行礼道,“今日黄某便回,之前给苏姑娘带来的不便,他日黄某也一定会把一切真相告知苏姑娘和萧兄弟,还有菁妹他们,告辞——”

    “告辞——”苏佳也回礼道。

    言罢,黄纪转身离开陆府,朝着自己家的方向飞奔回去。

    苏佳一直望着黄纪的背影。“难道说,黄纪兄弟和丐帮有关系……”苏佳的心里充满了好奇,但是看着今日唐战、陆菁等人去汴梁神庙的事情,她觉得此时不该多想别的,于是也转头回了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