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罪恶交易
    “唐兄弟,你刚才想到了什么……”看着唐战突然变化的表情,赵子川不禁问道,“看你刚才有些茫然的样子,你现在……真的想通了?”

    “放心吧,我现在所有都想开了……”唐战满脸自信地说道,“既然立誓要北上,我又何必有太多犹豫呢?子川兄弟,今日你我心结已解,又何必其他繁杂多想呢?即日我们便可收拾所有行装,和南宫慕容兄弟他们那样,行北上之途。”

    赵子川看着唐战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相通了,也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对自己的师父玄空大师鞠躬道:“多谢师父今日多有点化,我和唐兄弟也谢过了……”说着,在一旁的唐战也行了礼。

    然而,玄空大师的面上却没有太多的笑容,他只是缓缓说道:“既然子川你和俊和飞那样,就坚定不移地去吧……”

    “可能今日是北上前最后一次与师父见面了……”赵子川随后有些叹惋地回声道,“感谢师父数日在汴梁教诲徒儿,徒儿在学校爱一次谢过了……”

    说着,赵子川又做了一个最长的鞠躬,玄空大师看在眼里,没有再说什么话……

    唐战和赵子川最后谢过了玄空大师,然后和陆菁、李玉如一起离开了汴梁神庙。玄空大师依旧在正厅蒲团处跪坐着,良久,他又默默道:“久和往生,命运多舛,若是他日因缘归数,还望众人皆惜余之……俊飞已走。子川又离,还有一香,可用矣……”

    玄空大师说着。慢慢站起身,又从柜箱处拿出一根精致的燃香那是和代表南宫俊和慕容飞的燃香类似,看来玄空大师这最后的一种香,玄空大师是想寄托于自己的最后一个弟子赵子川身上。

    玄空大师慢慢走至香炉前,又缓缓道:“燃香不尽,子命不息,子川啊。为师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说完,玄空大师非常郑重地点燃了那柱香。然后将它立在了代表南宫俊和慕容飞燃香中间的位置……

    燃香点燃,轻烟缕缕升起,飘过房檐,散至天宇。故人一念寄思语。香缕方圆几余年……

    离开了汴梁神庙。众人都往陆府的方向回去。

    陆菁看着赵子川也跟着自己一路,于是问道:“你为什么要和我们一起回陆府?”

    赵子川应声道:“因为我听你哥哥弟弟小昭和小蒙说了,他们也有和我跟唐兄弟一样的志愿,北上疆场。所以我去陆府看看,说不定他们也和唐兄弟一样想好了。”

    陆菁听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事情,于是淡淡道:“嗯,我也想起了。我爹曾经是提到过这个事情,据说我哥和我弟也有这个想法……”

    “你爹答应了?”唐战听到陆菁的亲兄弟陆昭和陆蒙也有同样的志愿。有些兴奋地问道。

    “当然……没有”陆菁耷拉着脸说道,“我爹说虽然这中心为天下之民的想法非常好,但家族要传香火,儿子全部去了战场怎么行……”

    “说的也是……”赵子川在一旁紧跟着道,“像我们家,我二哥就和我跟大哥走的是不同的路,他现在是华山派的弟子,自然没有和我大哥一样去打仗。而现如今,我也要北上去了,和我大哥一样……”

    陆菁看着唐战坚定决心的样子,于是说道:“傻蛋,你既然已经这么坚定了,那我的哥哥和小蒙肯定也会心之向往的……如果是这样,我爹娘和我们一定又会少不了谈话的。我爹娘本来就是原来江湖中退隐的剑客,自然比我们更明白世态炎凉。何况你们北上是去打仗,我爹肯定又会多说的。”

    “多说就多说呗……”唐战笑着说道,“既然菁儿你爹娘曾经是退隐的剑客,我想他们二位前辈也会理解心寄苍生的志愿……”

    “所以说,我们一起去,说不定会帮上你们啊……”赵子川继续说道,“我是先宋皇室的后裔,玉如的祖先更是抗元名将李庭芝,如果我们前去劝说你爹娘,成功的几率会不会要大一些?”

    “你?”陆菁瞥望了一眼赵子川,心想着他到时候在自己爹娘面前不出乱子就不错了。

    然而,正在众人说着,突然从四人左侧行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机敏的陆菁最先注意到,随后大声叫道:“欸,那不是黄纪黄兄弟吗?”

    原来从侧面走过来的人竟然是他们的朋友,“汴梁医侠”黄纪。陆菁这么一喊,其余三人也纷纷侧头而去。

    赵子川见了,也惊讶道:“真的是黄纪啊,他这个时候怎么会在这里?”

    黄纪自然也是听到了陆菁的声音,看到了四个人正站在汴梁神庙的门口,自己也先欣然前去和他们打了招呼。

    “你们都在这里啊……”黄纪先招呼道。

    “平时想找你都找不到,今天反倒是你自己出现了……”陆菁调侃道,“你不是在城东卖你的字画吗,怎么跑到这城南来了?”

    黄纪想了想,表情严肃地说道:“我是来……报官的……”

    “报官?”所有人都用惊讶的眼神望着黄纪。

    赵子川惊奇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昨天晚上婚礼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那今天又是……出什么事了吗?”

    一向机警的陆菁想了想,紧接着道:“我记得黄纪兄弟说,昨晚婚宴结束后,要去另外一户人家治病的,难道说……那户人家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黄纪想到了,脸上立刻浮现出悲痛的表情,随后轻轻点了点头。

    看到黄纪一脸忧伤的样子,唐战也在一旁关心道:“黄纪兄弟。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黄纪愣了好久,最后才决定还是告诉他们了。“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晚上……”黄纪开始慢慢叙述着昨天晚上婚宴结束后发生的点点滴滴。其余四人听了,不由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南宫府内……

    “怎么回事?”在一侧厅堂内,南宫家的二把手南宫平正和南宫家的三把手南宫用在谈话着,南宫平最先道,“我今天听说了,有人上县衙报官,说三弟你强占汴梁离游区公地。还捣毁了平户人家,强暴了民女……”

    “二哥你听我说,都是那些刁民太固执……”南宫用在一旁不停狡辩道。

    “不管怎么样。强占公地可是死罪,你还真敢做啊……”南宫平严肃道,“如果今日报官的其他事情也属实,三弟你死几回都不够用”

    南宫用想了想。随后又道:“反正又不是第一回了。以前我做了那么多的事情,那些知府看在我们南宫家的面子上,还不是不敢拿我们南宫家怎么样。”

    “可是这回不一样,这回三弟你可是强占了公地……”南宫平继续道,“离游区公地可是朝廷的地方,你要是强占了那里,朝廷可是会管的。要知道,南宫家能有今日的繁华。那可是受了朝廷的俸禄,要是这事张扬出去。朝廷管下来,那你要掉脑袋,南宫家再权大势大也是没有用的。”

    “放心吧,那块偏地,朝廷从来就没有管过,而今还不是一样,不会有事的……”南宫用依旧在自我安慰道。

    “未必吧……”南宫平转言道,“当今天下政局混乱,各地战争并起。而今蒙元朝廷正和朱元璋直军交锋,寸土担忧,对于土地的事情,近些日子蒙元朝廷也会格外重视。如今三弟你强用了朝廷的公地,恐怕……事情传出去,朝廷是不会不管的……”

    “那……那怎么办?”南宫用终于开始有些担心道。

    南宫平想了想,随后道:“谅在我们俩是亲兄弟,我肯定要帮你这个忙……至于大哥嘛,他在江湖中声名显赫,为人又从来都是大义凛然,恐怕一根死脑筋地不会帮忙。这个消息目前南宫府中知道的人不多,我们可以趁着大哥不知道之前,把知府大人给收买了,待到他日开堂,将暗自黑白颠倒,岂不一样?”

    “这倒是个好办法……”南宫用听了南宫平的方法,露出了狡黠的笑容,“那个知府本来就是个重财重势的人,要收买他很容易。如果事情成功了,后面的就非常好办了,只要不让大哥知道这件事情的话……”

    “二爷,三爷,知府大人求见”正在南宫平和南宫用说着,门口的侍仆通报道。

    “我们还没去找他,他就主动找我们了,说不定他真的是一个财迷心窍的小人,不过……我们正需要这样的人,哈哈……”南宫平笑了一声道,“走,三弟,我们先去见见他。”

    于是,南宫平和南宫用先行出了房门。只见知府和师爷现在正在外面恭敬等候着。南宫平见了知府,于是用轻蔑的口气招呼道:“噢,知府大人,今日不请自来我们南宫府,所谓何事啊?”

    知府捋了捋袖子,随后低声道:“参见南宫二爷和三爷,今日在小人县衙处,有人报官说……”

    还没等知府说完,南宫平挥了挥袖子阻止道:“事情我都知道了,有人报我家三弟的事情对吧……”

    “没想到南宫二爷已经知道了,小人敬佩……”知府依旧躬身奉承道,“小人……小人本是想将此事提前告知二爷和三爷,没想到……”知府在气场逼人的南宫平面前,说话都有些颤抖。

    “违犯王法,必罪行之,天经地义,知府又何必特来提前告知我们兄弟二人啊?”南宫平又轻笑着问道。

    知府听着南宫平反问的语气,更加有些胆颤道:“因为……因为小人一向敬佩南宫家……的人,绝不会相信南宫家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所以小人才想,会不会……是某人想要陷害南宫三爷,所……所以……”其实在知府心里,他只是想捞到南宫家的好处罢了,所以说话语气也是十分的奉承。

    “看来你真的是很听话啊……”南宫平轻蔑笑着摸了摸知府的头。随后继续道,“那你可知,陷害我三弟的那个人就是‘汴梁医侠’黄纪是吗?”南宫平之前从南宫用的口中知道了那晚阻止自己三弟行事的人正是黄纪。于是又向知府反问道。

    “正是黄纪!”知府为了迎合南宫平的心思,非常肯定地说道。

    “那你应该知道怎么做的……”南宫平笑了笑,随后从袖中悄悄递给了知府几根金条。

    知府两手颤抖地接到了手里,随后两眼笑开了花,然后连声应哉点头道:“是是是,小人明白……”

    南宫平看着知府甘心想要做狗的神态,于是又笑着道:“知府大人请放心。明晚我们还会赠予大人两箱黄金……”

    “黄……黄金?”知府又颤抖着说道。

    “没错……”南宫平又笑着道,“只要大人你知道明天公堂之上应该怎么做……”

    “是、是,小人明白……”知府此时的情态已经完全沦落成一条为别人做事的狗。唯唯诺诺地连声应道……

    事毕后,知府和师爷二人收了南宫平的金条,然后快速离开了南宫府。

    南宫府门外,知府一边拿着手中南宫平给的金条。一边嘚瑟道:“真没有想到。这样也有财路,南宫家的人真是好手笔啊,这定金可比朝廷给的要丰厚多了……”

    师爷想了想,也在一旁笑着奉承道:“那依大人您看,我们就这样帮南宫家的人做事了?”

    知府眼珠子一转,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歪点子,紧接着道:“别急,钱路要来。自然是财源滚滚,我们也不能就讹这么一笔……”

    “大人的意思是……”师爷又问道。

    知府阴笑着道:“要我给南宫家的人当狗?哼。我怎么说好歹也是朝廷命官,他南宫府有钱就说了算吗?依我看,我们可以故意想办法拖延这个案子,一边帮着南宫家颠倒案子,一边帮黄纪摆平案子,两方纠缠不已,案子自然不能立刻解决。一旦案子不结,南宫家的人肯定会急,到时候肯定会出更多的钱让本官立案不是吗?”

    “大人真是英明啊……”师爷在一旁继续奉承道。

    “哼,反正案子在咱么手里,官府也不怎么管,咱么想怎么判就怎么判,时间拖得越久,岂不是对我们越有利?”知府一边笑说着,一边和师爷一起得意地慢慢回县衙。

    然而他们没有注意到,他们的轻声言行却被刚巧回来的南宫三子南宫准听个正着……

    “二哥,这样真的可以吗?”南宫用又在一旁担心道,“就算是让知府帮我们翻案,可事情终究瞒不住,到时候风声还是会传到大哥耳里的……”

    南宫平想了想,随后说道:“要不我今晚叫人给知府传信,告诉他明日判案时,说是有他人所为昨晚之事,而不是你南宫用,这样就算大哥知道了,也不会怀疑到三弟你的头上,岂不行了?”

    “这倒是个好办法,我怎么没想到……”南宫用先是笑声应道,随后又想到了什么,于是又有些担心道,“可是那个知府一看就是个势利眼,我们真的能……信的过他吗?”

    “三弟你都说了他是个势利眼了,你说信得过吗?”南宫平笑了一笑,觉得知府既然是个势利眼,肯定就会帮自己办事的。

    然而正当南宫平笑言时,门外突然传来了南宫准的声音:“当然是信不过”

    “三侄?”南宫用见到了突然进来的南宫准,不禁道。

    “二叔,三叔,知府那个人信不过!”南宫准严肃地说道,随后把自己刚才在门外听到知府的话全部说给了自己的二叔和三叔。

    “什么?”南宫用听完后,有些气愤道,“这个知府真是的,竟敢为了钱财,利用我们南宫府和黄纪的对峙。要是等我案子脱身了,我一定要杀了这个畜种!”

    “看来那个知府确实是个财迷心窍的小人……”南宫平先是应了一句,随后又对南宫用说道,“不过谁叫三弟你要为事的,现在看你怎么收拾这个烂摊子……”

    这下子,南宫用又开始担心道:“如果是这样,该怎么办?”

    南宫准在一旁想了想,随后阴笑道:“侄儿倒是有一计,三叔你不是想要杀了那个知府吗,何必等到脱身?”

    “三侄你什么意思?”南宫用知道南宫准是南宫七子中心思最多的,于是问道。

    南宫准冷笑了一声,随后又接着道:“我们先就顺着他,不管他怎么左右案子,今天既然帮黄纪他们开了堂,明天他自然帮的是我们。待到案子审完,明晚送两箱黄金时,我们可以安排刺客前去,然后……”说着,南宫准用手在脖子上做了一个手势。

    “三侄你的意思是……”南宫用似乎是明白了。

    南宫准继续笑着道:“反正明日帮我们,算是他死前帮我们明了正。知府一死,朝廷会派新的知府调查此事,到时候留给那个新知府手上的,只是帮我们翻了案的摊子,也会迷惑那个知府。等到他再办起案来,自然就不会吧嫌疑落到三叔头上了……”

    听了南宫准的办法,南宫用又不禁笑道:“妙,妙,三侄你果然不愧是七位侄儿中最聪明的……”

    一段阴谋和策略后,三人都纷纷阴冷地笑了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