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六十章 玄空妙语
    “你是说,师父正在闭关是吗?”赵子川一边走,一边问道。

    “嗯……”唐战点了点头,随声应道,“玄空大师的侍童说,除非是玄空大师的弟子有急事找他才能见他。南宫俊和慕容飞都走了,如今汴梁城里还是玄空大师弟子的,就只有子川兄弟你了。”

    此时,唐战、赵子川、陆菁和李玉如和四人正在前往汴梁神庙的路上。唐战本意是下定决心,想要得到玄空大师的一些指点。而玄空大师突然却闭关不见外人,这让唐战和陆菁有些感到意外,既然只能见同门弟子,那唐战和陆菁只好找来了赵子川,然后众人一起前往。再者,现在的赵子川和唐战心中也有着同样的想法,想要及早北上,自然也是欣然跟来。此时,他们已经来到了汴梁神庙的门口。

    刚一进大门,众人便能闻到有燃香的味道从正厅里面飘出来,香烟一缕接一缕,给人一丝沁人心脾的感觉。陆菁闻到后,不禁疑惑道:“奇怪,玄空大师不是在闭关吗,怎么突然烧起这么多香来?刚才我和傻蛋来的时候还没有闻到……”

    “是师父又在记诵什么吗?”比较了解自己师父玄空大师的赵子川不经意道,“如果是烧这么多香,应该不是闭关。师父烧香不是在阅诵什么经文,就是心中有杂事……”

    “玄空大师这样德高望重的前辈心中也有杂事?”李玉如不禁问道。

    “师父再德高望重也是人啊……”赵子川应声道,“我最了解师父了。虽然脸上不表现出来,但是很多时候我还是能感觉到师父内心的纠结。”

    “那你的意思是……玄空大师前辈现在正为什么事情愁苦是吗?”陆菁又问道。

    赵子川轻轻地摇了摇头,随后轻声说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既然称是闭关。自然是没有其他外人前来。但师父却还是烧了这么多香,那最有可能……师父也确实是有心事了……”

    陆菁两眼盯望着赵子川,因为她也清楚,不说现在在场的所有人,就算是南宫俊和慕容飞在场,徒弟中最了解师父玄空大师的,也是赵子川。

    “施主又是来参拜的是吗?”正在众人迟疑间。之前那个回敬唐战和陆菁的侍童又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侍童依旧是彬彬有礼地问道。

    “对,我们之前见过的……”唐战看到了侍童。笑着迎声道,“我们再次前来,还是想见玄空大师。”

    侍童面对唐战等人再一次的要求,也没有急。还是很有礼地鞠躬道:“施主。之前小童也说过,玄空大师正在闭关,近日不见外人。望施主等人见谅,施主还是请回吧……”

    “欸,这回我们可带了重要的人来……”陆菁见着,立刻走到唐战身边,并对侍童指着赵子川说道,“赵子川是玄空大师的弟子之一。和我们一起有事要找他师父玄空大师前辈,这回应该没有其他问题了吧?”

    侍童望了望赵子川。也见到了熟人,于是笑着打招呼道:“原来子川大哥也来了。”

    “是呀,好久没见了,小叶。”赵子川也笑着应声道,原来那个侍童名送小叶。

    “子川大哥是来找玄空大师的是吗?”侍童小叶问道。

    赵子川想着今日前来不仅仅是帮助唐战点化,也是帮自己见教,于是他点头道:“嗯,麻烦小叶告诉师父他老人家,徒儿有事情想要请教。”

    小叶想了想,随后说道:“好吧,施主等人现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先去请教玄空大师。”

    说完,小叶回头慢慢朝着正厅方向走去。

    “这个小叶跟你很熟?”李玉如看着赵子川和小叶谈得像亲兄弟一样,于是好奇地问道。

    “还好啦,他是师父他老人家收养的一个弃儿,本来是在一家布料店里打工,闲来没事的时候就经常跑到师父这里帮忙做点杂事,也算是报恩吧……”赵子川回答道。

    “怪不得……”陆菁也跟着道,“我和傻蛋也来这里好多次了,却从来没有见过他,原来他只是偶尔过来帮帮忙。”

    “是呀,可能是近些日子师父要谎称闭关,所以便找小叶来应下客吧……”赵子川轻声道。

    过了没多久,侍童小叶又从正厅那里返回过来,随后向着唐战等人鞠躬道:“玄空大师已经答应了,还请施主随即前往正厅。”

    “太好了,玄空大师前辈答应了!”陆菁对着唐战高兴道。

    唐战心里自然也是高兴,想着自己很有可能和之前的南宫俊和慕容飞一样,踏上北上的征程,唐战心里暗喜道:“这一天,终于近在眼前了……”

    随即,四人一起往正厅的方向走去,进了正厅门,就看玄空大师正跪坐在香案前的蒲团前。玄空大师还是和以前一样,棕色的道袍,深沉而静谧的背影,每当香前凝神时,就如同一个仙骨得道的高人,给人一种敬畏和神秘感。

    然而,却只有身为玄空大师弟子之一的赵子川能大概看出此时玄空大师的心境。赵子川的表情也是略显凝重,能看出赵子川知道,此时玄空大师的心情也有很多冗杂。

    “师父,徒儿来见您了……”玄空大师一直在案前闭目凝思,过了好久,赵子川才轻声道。

    “子川是吗……”玄空大师用非常缓慢的语气回应道。

    “是的……”赵子川也回声道,“还有徒儿的新婚妻子李玉如,以及唐家后人唐战唐兄弟和陆家的千金陆菁。”赵子川把每个人的名字都说了一遍。

    玄空大师听了,先是轻轻笑了一声。不过整个人还是依旧闭目养神道:“子川啊,原谅师父昨日繁忙,没有参加你和李姑娘的婚宴……”

    赵子川听了。随后牵着李玉如的手,有些脸红道:“是……是呀,不过没关系,今天我不是带玉如来见您了吗?”

    玄空大师侧眼一望,随后又恢复转头道:“那日你为了李姑娘的事情,还专门和黄纪黄少侠来师父我这讨教了不是吗?现在呢,终于明白了那日为师说过的话。还和李姑娘成为了夫妻……”

    赵子川和李玉如同时脸红了一阵,赵子川也明白那日他为了李玉如和峨眉派的事情,专程到玄空大师这里讨教。当时玄空大师告诉赵子川要让李玉如自己去选择正确的路。赵子川也这么做了,尽管这过程有些坎坷,但是最后结果还算是皆大欢喜。

    赵子川想了想,随后说道:“也托了师父您的福。我和玉如才会有今天……”

    “哈哈。不敢不敢,还是为师之前说过的,这些都是子川你和玉如自己选择的路不是吗……”玄空大师先是轻声笑了一句,随后又转移话题道,“不过话说回来,子川你今天找为师,不会就因为这个事情吧?”

    赵子川顿了一下,随后独自走到玄空大师跟边。只声道:“师父,既然您还记得那日我和黄纪黄兄弟来找您讨教玉如的事情。那您一定还记得那一晚,南宫慕容兄地同样也一起向您讨教对吧?”

    听了玄空大师又提到了南宫俊和慕容飞,眼神不禁一凝,又问道:“是呀,难不成子川你这次来……”玄空大师也非常了解赵子川的心里所想,似乎是知道了赵子川想说什么。

    赵子川紧接着道:“师父,您也知道徒儿的志愿……徒儿也想要同南宫慕容兄弟他们那样,北上奔赴沙场,斩杀夷狄!还有徒儿的兄弟唐战,身为唐家后人的他,更是想要驱逐蒙元暴政,为他的家族报仇,解救天下百姓!”

    听到赵子川激昂的话语,在一旁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唐战也顿时有些振奋起来。若是玄空大师给了自己正确的指点,他也恨不得马上就北上奔赴战场。

    玄空大师并没有立刻回应赵子川的话语,他用凝重的眼神望了望眼前的香案,良久才轻声道:“子川啊,你一向是最了解为师的心思,那你可知,此时为师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赵子川看了自己的师父稍许,随后也轻声回答道:“师父两眼凝神案前,一定是在思念他人……”

    “看来你确实是了解为师啊……”玄空大师轻轻点了点头,随后又道,“那子川你又可知,为师此时思念的人究竟是谁?”

    赵子川望了一下玄空大师的眼神,随后又转头望了望玄空大师凝望的香案。只见偌大的香炉里供着很多的燃香,唯独两柱格外的精致,一左一右地屹然在香炉非常显眼的两侧。赵子川似乎也是猜到了什么,神情一下子变得有些恍惚起来,心中也有些迷落。随后他缓缓吐出字语:“师父您想的,一定也是南宫兄弟和慕容兄弟吧……”

    “乏善之理,可以为屈。了吾心者,无非为师徒子川也……”玄空大师轻轻笑了一声,随后又道,“子川你说的无错,为师正是因为近日多思念他们二人,所以才想借此闭关几日……”

    待到玄空大师说完,在一旁的唐战、陆菁和李玉如也在心中不禁感叹赵子川与玄空大师之间心有所对,所有人都露出一丝惊讶的眼神。

    赵子川也知道玄空大师的想法,他此时也是眼神有些迷茫地望着那两柱别致的燃香,随后轻声道:“那两柱香,是代表南宫兄和慕容兄是吗……”

    玄空大师两眼就没有离开那两柱香,紧跟着道:“不错,那两柱香是为师亲自为他们挂许的。自那日他们两人离去后,为师就祈愿了两种精致的燃香,每日燃上一柱,以表牵挂……”

    赵子川回头瞥望了玄空大师一眼,随后又说道:“徒儿知道,师父您现在因为他们的离开,心中思念太多……但是师父您也说过,这是他们自己选择的正确的路,心寄苍生、不负天下。这不是师父您一直想看到的吗?”

    须臾,玄空大师双手合十,慢条斯理道:“鸿鹄之志。独人志愿矣;天下之势,帝王将相矣。心有志愿本无错,吾唯担心兄弟二人之命也。此命,也非仅生老病死,亦如终命心之归宿也……”

    说了一些莫名文言,赵子川也没有立刻理解,于是又问道:“徒儿不解。还望师父见教。”

    “为师的意思是,就算心有鸿鹄大志,也未必心有所愿……”玄空大师继续耐心道。“为师之前也应该跟你说过,有些时候你想要跟着原有的目标行径,可是心中索取太多,却往往也失去了未来得及珍惜的东西。俊和飞(南宫俊和慕容飞)二人心有大志不错。但是若是心浮气躁。也往往会失去许多忽视的东西,甚至迷茫操控于种咎之理。天下万变,各有其命,若是他们陷入笃苦之命,心中志愿不成,精理万事遗之,甚至徒命堪忧,此所谓为师心有担心也。”

    赵子川这回算是理解了一二。随后回声应道:“说到底,师父您还是担心徒儿们命运舛途是吗?”

    玄空大师静思了许久。随后又道:“为师知道,子川你也想像俊和飞那样,早日奔赴沙场、奋勇杀敌。但是为师平日所讲命运殊途,汝万不可忽视。”

    “徒儿明白,平日所闻师父教诲,徒儿终不会忘!”赵子川慷慨激昂地说了一句,随后来到了玄空大师面前,在自己的师父面前跪下磕了一个头。

    唐战等人看在眼里,也知道赵子川心中的那份坚定。

    玄空大师又闭目沉思了一会儿,随后又对身旁的唐战轻声道:“你就是那日在陆府‘神枪一绝’的唐家后人是吗?”

    唐战听到了玄空大师在提自己,于是也上前有礼道:“是的,前辈也曾给晚辈指点过迷津,晚辈感激不尽!”

    “先别急着感激……”玄空大师缓缓说道,“贫道知道,唐门世家曾遭同门弟子唐天辉出卖,唐天辉勾结蒙元朝廷,灭了唐门世家……唐天辉早已被曾经的同门弟子,武林七雄之一的唐骁风所杀。汝既为唐家后人,自与蒙元朝廷有不共之仇,欲同子川、俊和飞类之。唐家后人能挑起家族之命,欲报天下之民,中原恐若贤之,此忠德孝义也。”

    然而,玄空大师所说一番,唐战并没有太高兴的表情。相反,待到玄空大师说完一番后,唐战的脸色有些悲痛。欲想之,当年灭了唐门世家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唐战的亲生父亲。每当外人提到这里,无论男女好坏,唐战心中总会涌起一股莫名的悲痛。

    知道真相的陆菁和赵子川在一旁见了,也清楚唐战心里想的什么,眼神也显得比较低落。赵子川想了想,随后又对玄空大师道:“师父,唐兄弟也欲同徒儿随行北上,您看……有什么特别的需要点化的……”

    玄空大师看出了唐战满脸悲伤的表情,可能是了解了唐战此时的心境。随即,玄空大师先言道:“看唐少侠的样子,使命在前,心中却有心结啊……”

    “我只是……”唐战稍微顿了一会儿,似乎心中有些乱,有些吞吐道,“我只是想……只是想起了家族的悲惨,心中有所感触罢了……”

    “可是从你眼神中贫道却能看出,你似乎还有别的原因……”玄空大师不经意间说了一句。

    “我……”唐战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连在他身旁的陆菁都有些紧张,一直在想办法圆一句。

    玄空大师看着唐战有些纠结的样子,于是想了想,随后又说道:“不管唐少侠是什么想法,贫道也无需所知了……不过,贫道曾经指点过唐少侠,若是你现在想不通的话……”

    玄空大师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了,陆菁、赵子川和李玉如都在期待玄空大师会说出怎样的话。

    许久,玄空大师慢慢说道:“施主,上一炷香吧……”

    此话一出,陆菁等人着实无法立刻理解。但是唐战听了后,却顿了一下。他还记得,第一次到汴梁神庙见到玄空大师的时候,玄空大师正是让自己去上香,坐着这种简单的事,但是心中的杂念却一下子清净了。

    唐战明白玄空大师的意思,以心之静,自己亲自去领悟,或许才能得到最属于自己的结果。想罢,唐战轻声地答了一句:“谢谢前辈……”

    唐战身手慢慢接过玄空大师递上的一炷香,将它点上,随后唐战又慢慢走到香炉前,准备立在前面。然而,当唐战伸手的那一刻,也不知是烟缕的沁香还是自己手脚活动的突然领悟,唐战顿时感到心静一刻,所有杂念如同豁然开朗一般。

    “骁风叔叔告诉过我的,曾经教导我要做胸怀天下的汉子。我也立志要将蒙元鞑虏赶出中原,解救天下百姓,抱着这样的志愿,我又有什么犹豫的呢……虽然家族惨遭不幸,身背父亲的罪名,但是还是有陆菁、赵子川、萧天这样信任自己,不断支持自己的朋友,自己又有什么孤独的呢……”唐战的心中一瞬之间闪现无数的想法,但是唐战自己的决心却很坚定。

    最后一刻,唐战将手中的那柱香插在香炉之上,好像一切都已经坚定了。

    唐战上香的时候,是背对着所有人的,众人还在好奇唐战上完香后会有什么决定。唯独玄空大师似乎很自信的样子,微笑着望着唐战的背影……

    终于,唐战转过身了。

    “我决定了,也想通了”唐战义正言辞道,“我会坚定自己的志愿,和子川兄弟还有南宫慕容兄弟一样,北上奔赴疆场,驱逐蒙元鞑虏,解救天下百姓!”

    唐战的表情跟刚才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地之差。众人还在为此感到惊奇,玄空大师却是慈祥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