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报官县衙
    苏佳把自己刚才所经历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给了萧天听。萧天瞪大了双眼,听完苏佳的描述,他整个人也显得很吃惊。

    “这……这是真的吗?”萧天有些吞吐道,“佳儿你是说……丐帮的弟子知道了你的身份,而且不只是他们,由于那日与峨眉派对决,傲晶师太知道了我们的身份……现在……现在武林上下基本上都知道了我们的来历……”

    苏佳看着萧天吃惊的表情,自己冷静下来,缓缓点了点头,随后说道:“现在别说武林上下了,那日我夜闯汴梁相府,王大生就瞄准了我的武功,如果这件事情传到了他的耳中,那我们很有可能随时处于危险之中……”

    “汴……汴梁相府?”萧天又不禁道。

    “对,就是那晚……”苏佳说着说着,口气也变得迟缓了,因为说到那一晚,苏佳自己也和萧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尴尬。

    萧天似乎也是想到了,因为那一晚他一直都很清醒。不过眼下的事情是苏佳提到的王大生是否知道自己二人秘密的事情,由于担心今后可能发生的一切,萧天又有些担心地问道:“那佳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也不需要太着急,毕竟王大生近日并没有什么张扬的举动,似乎还不太清楚这件事情……”苏佳略低着头,一边思度,一边说道。“不过俗话说‘夜长梦多’,再呆在汴梁恐怕也不是长久之计……如果实在没有办法,我们只有尽快离开汴梁。”

    “离开汴梁?”听到如此突然的消息,萧天有些不知所措道。

    “嗯,虽然不急着今日就走,不过我们也必须提早做好准备……”苏佳轻声应道。

    萧天心想着好不容易在汴梁城认识了这么多的兄弟朋友。如今却要赶着离开汴梁。萧天不禁感觉到物事变迁之快的无奈。

    苏佳在一旁沉默了好久,似乎是因为什么事情而彷徨不已。随即,苏佳才慢慢吐出字语道:“对不起,阿天,都是因为我……我为了尽快找到陈世今的下落,为了一己的报仇私欲,对阿天你做了那样的事情。还背着你独自夜闯相府,结果连累了阿天你,甚至还有菁妹、唐大哥他们……”

    萧天看到苏佳又一次在自己面前自责的样子,表情立刻变得深沉下来。萧天看着苏佳有些忧伤的表情,于是自己也变得眼神压低,随后满含深意地说道:“你并没有连累我,只是连累了你自己。每一次佳儿你总是为了不让我担心。把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你一个人身上……你想找陈世今报仇,这是你一直以来的目标。自从我和佳儿你好上之后,我就一直愿意陪在佳儿你身边,你的目标就是我的目标……其实佳儿你心中并不需要太多的负担,既然我以及菁妹他们这些朋友都在你身边,你就应该感到比以前更快乐不是吗?”

    苏佳听了萧天的话。并没有抬头直望萧天,而是依旧两眼低望着草根稀疏的的地面。苏佳虽然表面上忧伤。但是心中却似乎是赞同了萧天所说的话。萧天没有说错,自从苏佳从追风派出山以来,就一直是一个人走着自己的复仇之路,再也没有相信任何的人。但是当她在柳沙镇碰到了萧天后,萧天再一次让她懂得了朋友间的信任。柳沙镇的萧天、刘端,再到梅花山庄的郜英、小青,而至现在汴梁的黄纪、陆菁、唐战等人,越来越多的朋友,越来越多的信任与关心,让一向冷峻的苏佳再一次感受到了朋友间的温暖。而与萧天的相处中,面对事情萧天总是比苏佳要乐观,然而正是这种乐观,让苏佳在遇到很多的人生挫折是并没有放弃,而且还让苏佳学会了去信任新的朋友以及关心新的朋友。自己的武功虽然盖过群雄,但是在为人处世方面,其实很多的事情,萧天比苏佳要能看开许多。一想到这里,苏佳总是会在心中产生一种愧疚感。这倒并不是说苏佳对自己感到自卑,反过来,应该说是苏佳对相互信任朋友的感谢和对自己人格方面的完善。

    “我也并没有你想得那么的悲观……”苏佳想了许久,还是抬起头来继续说道,“不过我还是得谢谢你,阿天,有你在我身边,无论我遇到什么样的坎坷,我都不会放弃希望,所以谢谢你。你在我身边真好,我是说真的……”苏佳说着说着,脸有些微红。

    “佳儿……”萧天见着苏佳又一次在自己面前说如此深情的话,自己也不禁有些脸红地吞吐起来。

    然而苏佳心中的结似乎并没有全部解开,刚才提到自己夜闯汴梁相府的事情,苏佳又想到了只有自己知道的——那日在相府藏书库里偶然看到的——剑道大会的秘密。如今自己还是没有把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苏佳的心里也是十分的纠结。虽然剑道大会已经结束了,现在这个秘密公开的价值也不大,但是整个事情的后果轻重,却已然是不得而知。一想到这,苏佳的心里总是憋着一股无法预透的不安感。

    “你在想什么,佳儿?”看着苏佳又是两眼低迷的样子,萧天以为苏佳又想到了什么,于是又不禁问道。

    “啊,没……没有啊……”苏佳立刻从过于深远的思绪中恢复过来,随后接着扯开话题道,“我是在想……菁妹和唐大哥他们,现在究竟在干什么。”

    “佳儿你不是说,要陪他们去找玄空大师的吗?”萧天一下子又变得傻呆呆道,“结果佳儿你说半路上碰到了丐帮弟子,纠缠一番后,你自己一个人就先回来。把这事儿给忘了。”

    “哎呀,是呀,你看我这个脑子……”苏佳故笑着,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正如佳儿你刚才说过的,如果这事已经在武林传开了。我想武功高强的王大生迟早也是会知道这件事情的吧……”萧天又回归到了正题。继续问道。

    苏佳想了想,随后说道:“我们也一样,离开汴梁也是迟早的事。只是这件事情有些突然,我们还没有任何准备,干脆还算是等菁妹他们回来再做打算吧……菁妹聪明过人,也深知王大生的性格,还和他当面对峙过。说不定她能有什么好的办法。”

    “哎,目前也只有这样了……”萧天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江湖博,又是该死的‘江湖博’,难道这真的是我和佳儿的宿命吗?”

    “阿天……”苏佳两眼一直望着低声自叹的萧天,或许在她的心里,还有更多其他的想法和感受……

    黄氏药坊门口……

    丐帮的常风。带着同门弟子杨进康和鲁共生。果然如之前对苏佳说的那样,确实是来找黄纪有事。而且看他们的样子,他们好像是对黄氏药坊很熟的样子,进到院子里面以后,似乎是对里面的构造非常熟悉,很快能分清楚每个房间的位置——看样子他们应该不是第一次来这。换句话说,他们和黄纪的交往不少。

    “黄少侠。黄少侠——”杨进康没有看到黄纪的身影,于是朝着四周喊道。

    “常长老,没有看到黄少侠的影子,他应该是出去了吧……”鲁共生回到常风身边汇报道。

    常风见状,于是也大声道:“黄少侠,丐帮七袋长老常风与五袋弟子杨进康和鲁共生前来拜见黄少侠,不知黄少侠方便知否?”

    然而,过了良久,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看来黄纪应该是真的不在。

    “看来黄少侠不在这里……”杨进康轻声道。

    “可能是到外面卖字画或是给人治病去了吧,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常风不以为然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鲁共生也闻到。

    常风仔细想了想,随后说道:“我们刚一到汴梁,就碰上了断魂刀法的传人,说不定这偌大的汴梁城里还藏龙卧虎……葛帮主交代我们要事,一定要告知黄少侠,为此我们还是不要太过于在汴梁城里张扬为好。所以说,我们就在这药坊里等等吧,就算他几天不回来,我们也在这里等,反正我们就这一件要事,所以一定要保证万无一失。”

    “我知道了,长老……”杨进康轻声答道。

    常风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后抬头望了望天,心中略有所想。“黄少侠也真是的,这个时候他会在哪儿呢……”常风轻声喃喃道,此时也却只能在黄氏药坊这个小作坊里打发时间……

    然而,此时的黄纪正在为了昨晚南宫用的暴行,而到汴梁的县衙保状。

    气氛严肃而狰狞的公堂里,知府大人就坐在公堂之上,两旁站着死如木桩的护卫,俨然一个活死墓的氛围。而此时黄纪才刚刚进入公堂,县衙也才刚刚升堂。

    “啊,今日是黄公子前来报案啊……”知府似乎也对黄纪很熟的样子,于是先笑脸相迎道,“在汴梁城里出了名的‘汴梁医侠’,今日却有何事向本官禀报啊?”

    看来黄纪不只是在贫苦的百姓面前非常有良好的口碑,很多富家官商也非常敬重黄纪。

    黄纪跪在地上,整个人还是挺立起来,随后他两手抱拳道:“大人明鉴,草民黄纪昨晚路过汴梁离游区,本是去当地小芸姑娘家于其治病,却发现加重惨遭黑衣人是毒手。一家老小二人全部丧命,小芸姑娘更是遭到恶人强暴,行为令人发指,还望大人明察!”

    “噢,你说小芸姑娘家惨遭人毒手,你却知道是一群黑衣人所为……”知府听了黄纪的话,又反问道,“那可问黄公子,你是怎么知道所为之人的,难道他们在施暴的时候,黄公子你也在旁边吗?”

    黄纪显出很镇定自若的样子,紧接着说道:“不是的,大人。小人只是到达小芸姑娘家门口时。偶遇黑衣歹徒,并与之进行搏斗,赶跑了他们的头子,但是却没能救得他们一家性命,至今实感愧疚。”说到这里,黄纪的声音也显得有些低沉。似乎还在对昨晚的事情而感到悔恨不已。

    知府想了想。随后又道:“既然黄公子都与之交手了,那可否知道他们的头领究竟是谁?”

    “小人当然知道……”黄纪说着,眼神立刻变得愤怒起来,随后他逐字逐句咬道,“他就是——南宫用!”

    此话一出,知府刚才一脸的笑容马上就变成了阴雨般的犹豫。随即,知府又当下问道:“黄公子你可确定。若是诽谤了南宫家的人,黄公子你可是知道后果的——”

    “小人确定,而且还有凶尸为证!”黄纪说着,向后面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叫人将物证抬上公堂。

    “抬上物证——”知府拍了一声响案,随后命令后面的侍卫。

    果然没过多久,两个侍卫抬着一个黑衣人的尸体上来了。这个黑衣人就是昨晚在小芸姑娘家门口。被黄纪一掌打死的黑衣人之一。如今物证即在,黄纪也觉得此案已经很有把握。

    知府看了一眼,随后又道:“这只不过是一个死掉的黑衣刺客,我们也最多只能找到他的死因,却并不能证明这一切就是南宫家的三把手所为,除非……黄公子你还有什么证据。”

    “草民还有人证——”黄纪又行礼道。“如果人证物证俱在,大人可否定论?”

    知府想了想。随后又拍响响案命令道:“传证人——”

    果然,上来的证人便是昨晚看见这一幕的谷大爷。谷大爷跪在地上,先是躬身道:“草民叩见知府大人——”

    “本官问你,黄公子说,昨晚南宫家的三把手南宫用带领一群黑衣刺客对你们那一带的小芸姑娘家实施暴行,可否属实?”知府先对谷大爷问道。

    谷大爷捋了捋身子,随后继续答道:“回大人,确实属实,而且南宫用已经不是第一次登门拜访草民那一带。”

    “不是第一次是什么意思?”知府又问道。

    谷大爷继续答道:“大人明鉴,汴梁离游区本属于汴梁的偏僻地带,官府鲜有人问津。而纵使地偏物小,也属公家地段。然而南宫用却不分是非,强行征用其地,欲占为己有。开始他和离游区一带的居民想要以妥协的方式谈判,居民却拒绝他的行为。然而他却放出狠话,想要报复我们,没想到……没想到……没想到昨晚就真的发生了,可怜了小芸姑娘家了……”说到这里,谷大爷也有些抽泣了。

    “你是说,南宫用想要强行征用公地?”知府又问道,“这可是会掉脑袋的事情,他身为南宫家的三把手,还敢以身试法,你真的确定吗?”

    谷大爷非常肯定地点头道:“草民不敢妄言,小人也曾与南宫用当面谈话过。”

    知府大概知道了情况后,整个人显得犹豫不决。看他的样子,知府自认为南宫家财大势大,就算自己是汴梁城的知府,也不敢驾驭在南宫家的头上。如今若是南宫家的三把手犯了法,自己却不知是当管不当管,若是南宫家的前两把交椅动怒了,拿自己也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看着知府有些迟疑的样子,黄纪继续说道:“大人,人证物证皆在,大人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知府似乎心里有什么想法,于是先说道:“本官知道黄公子你为人慷慨正义,但是这件案子事关到南宫家的地位,不可轻易定度……本官见这案子疑惑点还很多,仅靠简简单单的人证和物证还不可妄下结论。”

    黄纪听着知府说的也不无道理,不过他也想尽快还小芸姑娘以及受害平民一个公道,于是加紧问道:“那依大人看,究竟该如何定度?”

    知府想了想,随后说道:“这样吧,今日你们先回去吧,待本官先行多想想……等到本官想通了,自会通知尔等以及犯人明上公堂。”

    “谢大人——”黄纪和谷大爷齐声拜道。

    “退堂——”知府命令退堂一声,所有人相继离去,黄纪和谷大爷也暂时离开了公堂……

    待到黄纪走了很久,知府才又对着身旁的师爷道:“哎,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这个黄纪,堂堂的‘汴梁医侠’名硬了,身子骨也硬了,举报谁不好,偏偏去举报南宫家的三把手……”

    师爷在一旁奉承地笑问道:“那依大人的意思,我们该如何处置这起案子呢?”

    知府轻轻笑了笑,随后应声道:“这南宫家的人,可是万万不敢得罪的,但是若真是南宫用犯的法,在官府面前我们也不敢放任不管……哼,反正就这件案子的性质来说,本就不可以轻易定度,不如我们现在即刻就去南宫家问点情况,把这个事情也给南宫家的人汇报一下,让南宫家的人和黄纪两方人自己‘厮杀’,我们从中得利,岂不更好?”

    “大人果然聪明,小的佩服……”师爷也在一旁陪笑道。

    堂堂的公堂之上,如今却有两个小人正预谋着违背天良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