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决定之际
    赵府之内……

    赵府西处的一个厅堂内,赵子川正立于堂前的灵案之前。赵子川望着眼前祖先的灵案,眼神略显凝重。他很清楚,这是那晚他在父亲和祖先面前,发誓图志并拔起祖传至宝乾坤二剑的地方。赵子川两手慢慢放在腰间,左右两手缓缓提起那对乾坤二剑,并将其横对着举在灵案之前。

    “赵氏祖先有令,我赵氏后人必将继承乾坤二剑,为皇室先辈完成未为之志……”赵子川面对着祖先的灵案,严肃着说道,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却不失坚定的口气,“蒙元暴政,姓民不聊生,赵氏后人,当今赵府户主三子赵子川在祖先前再立誓,今生今世,必将拯救黎民苍生处为己任,不负祖先之望,此等一世,死而无遗……”

    说着,赵子川慢慢跪在了祖先的灵案之前,然后深沉的望了一眼,最后在祖先面前磕了头……

    李玉如作为新婚妻子,在请安完了府内长辈之后,便想先找到赵子川。李玉如心知,赵子川平时喜欢在兄弟朋友面前豪爽和幽默,但是当他只有一个人在的时候,一定会变得非常严肃,于是李玉如心想着赵子川一定是又去了自己祖先的灵堂。果然,李玉如此时刚好走到了灵堂的门口,看见赵子川正在祖先面前深思,又见他手中的乾坤二剑,便知此时赵子川心中所想。李玉如悄悄倚在灵堂的门槛处,默默看着赵子川深沉的背影。在李玉如眼里,赵子川除了平日里的乐聊,也有严肃认真的一面。看到这里。李玉如眼神一低,她的心里也有无尽的想法……

    赵子川连续在祖先灵堂前磕了几个头,随后慢慢从膝盖下的蒲团上站了起来。由于阳光透过灵堂房间,照射出了李玉如的背影,赵子川便知此时李玉如就站在自己身后。

    “玉如是吗?”赵子川先是严肃了一句,随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慢慢转过身。用稍微和气和乐观的口气说道,“怎么,今天你又想怎么整你的新婚夫君是吗?”

    “少臭美了。我只是提早请安完了爹娘,然后来找你……”李玉如也先是不改自己一向泼辣的口气和性格,随后答了一句,尔后也感觉到了什么。语气又变得有些低沉道。“我知道,其实在你心里,你一直没有放下你的理想……可能是因为我成为了你的娘子,你心中突然多了一份责任和负担,未来有些迷茫了吧……”

    赵子川的表情变化不定,表现出了他既有对李玉如说法的肯定,也有着自己的想法。随即,赵子川反倒是微微一笑道:“玉如你不是负担。反倒是你成了我的娘子,我更明白了许多……”

    看着赵子川的微笑。李玉如不禁感觉到这微笑之中,似乎有着无尽的深情。想到这里,李玉如闭了闭眼,轻声说道:“你也不要太过于隐瞒自己了……以前我看见你有些玩世不恭的样子,以为你很虚伪,后来才知道那其实是你的真实;如今我们成为了夫妻,你却似乎是变了一个人,变得这么严肃,是不是……变得虚伪了?”

    “我……”赵子川没有立刻理解李玉如的意思,有些哽咽道。

    “可能是我说得太严重了吧,你别想太多了……”李玉如也冲着赵子川笑道,“既然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就应该更加坦诚地对待彼此,就像那日在南山郊的山洞里,你对我说的有关你的经历,流露了真情……”

    赵子川看着李玉如的笑脸,知道李玉如是一个表达情感很真实、倾吐直来直去的女孩,所以自己才会喜欢她。他以前从来都没对女人感兴趣,但是李玉如的真实和对生活的从容以及对丑恶的憎恶,一个善恶分明、敢爱敢恨的姑娘,让赵子川一下子就爱上了她。既然走到了一起,以后彼此也是要更加地坦然面对。想到这里,赵子川继续笑着道:“其实我是一个比较执着的人,我有我的理想和志愿,就算没有家族使命的担子在身上,我还是会选择这样的志愿……至于玉如,既然我喜欢你,和你成为了夫妻,就会一直爱你,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

    李玉如听了,脸稍稍一红。不过更让她高兴的是,赵子川还是和原来一样,一样的放开和乐观。于是,李玉如轻笑了一声,然后又恢复到泼辣的口气道:“哼,笑什么笑,还学别人说那么肉麻的话。别以为成了夫妻,我就变了。我也和你一样,你要是做了什么让我不顺眼的事情,我还是会把你骂得‘狗血淋头’……”

    “呵呵,你可以试试看啊,说不定你比菁妹的本事还厉害呢……”听着李玉如笑话的说辞,赵子川也知道李玉如想通了很多,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情态,真正变得从容了,于是赵子川也跟笑道,“以前没有你,我活得逍遥自在;如今把你娶进门,恐怕我以后没有平静日子喽……”

    如果换做是平时的李玉如,听了赵子川如此“放纵”的话,不说动手,李玉如也会多杠上几句。但是如今是在赵氏祖先的灵堂之内,刚才有看到赵子川在祖先面前行了严肃的礼,李玉如也深知此时赵子川的心有所想。于是,李玉如还是缓和了口气,望了一眼赵氏祖先的灵堂,紧接着轻声道:“子川,我想……你一定还在为不能立刻像你大哥那样奔赴疆场而感到叹息吧……”

    “说实话,确实是有些遗憾。今天一早二哥就回华山派去了,如今在汴梁的赵府之子又只剩我一人了……”赵子川摇了摇头,轻声叹息道,“南宫俊和慕容飞兄弟先我一步北上而去,说不定现在已经驰骋沙场了……可我如今还在这个富家院府的‘象牙塔’里。实是可惜可叹啊……”

    李玉如想了想,随后说道:“南宫慕容兄弟二人家中心事已定,又得到了玄空大师的点化教解。自然心有所定。但是子川你……”

    没等李玉如说完,赵子川继续道:“哼,命运之事,有福有祸,如果不是我没有和南宫慕容兄弟提前而去,我也不会和玉如你情定终生不是吗?”

    “你想说什么?”李玉如听见赵子川又把话题扯到自己二人身上,脸红道。

    正说着。门口突然有仆人进来报道:“三少爷、三少奶奶,门口陆家小姐求见”

    “是菁妹?如果是她,那唐兄弟一定也来了……”赵子川先是轻声自言了一句。随后吩咐仆人道,“我知道了,我和玉如马上就过去,你先下去吧……”

    “是”仆人答应了一声。随后便先下去了。

    “是唐兄弟和菁妹……”李玉如不禁道。“他们可真会选时候,这个时候他们找我们有什么事情?”

    赵子川轻轻摇了摇头,随后说道:“不知道,说不定昨晚上没闹够,今天又来整我了是吧……”想到昨晚上在自己和李玉如的婚宴上,陆菁出了不少鬼点子整自己,赵子川心中就是气不打一处来。虽然是开玩笑,但是赵子川打从心里是真的想用别的鬼点子好好教训教训一下陆菁。

    “不管怎样。我们还是先去见见吧……”李玉如倒是没有想太多,很平静地说道。“一大早他们还会耍什么手段?说不定,他们是有其他事情找我们吧……”

    赵子川始终是对昨天晚上的事情放不下心,又轻声抱怨道:“不过也真是的,为什么玉如你昨天晚上要和菁妹他们合起伙来整我?”

    “呵呵,你还记着啊……”李玉如笑了一笑,随后继续道,“我看你啊,天天一脸悲催的样子,恐怕这一辈子都要被菁妹算计吧……行了行了,别抱怨了,我们还是先出去见菁妹和唐兄弟吧……”

    于是,赵子川和李玉如并肩着往大门口方向走去……

    唐战和陆菁此时就在赵府的大门口处等着,他们此行的目的也是为了想要见玄空大师。玄空大师闭关不见外人,但是唐战又有事情非找玄空大师不可,所以只能找赵子川,因为只有身为玄空大师弟子之一的他才有可能说通自己的师父。

    而赵子川和李玉如刚一走到门口,就看到唐战和李陆菁在门口处聊天。陆菁看到了赵子川和李玉如,马上兴奋地叫道:“子川兄弟和嫂子来了”

    “嗯,子川兄弟,还有嫂子……”唐战见着出来的二人,也微笑着招呼道。

    “唐兄弟,这么早就来了……”赵子川先是应了一声唐战,随后看到陆菁,马上用调侃的口气说道,“怎么了,菁妹,一大早就跑到我们赵府门口放话,又想对我有什么行动吗?”赵子川心想着陆菁是不是又有什么鬼点子想要整自己,于是上来就这样对陆菁放话道。

    “看来昨天晚上的事情,你还是放在心上啊……别抱怨了,最后我们还不是放了你一马,让你和嫂子‘**一夜’了吗?”陆菁一看见赵子川,条件发射般地笑话道,“怎么样,昨晚还睡得好吗,没有因为我而做恶梦吧?”

    “托你的福,我昨晚睡觉做噩梦,没有滚下床就不错了……”赵子川有些脸红道,“你给我记着,下次让我逮到你的弱点,我一定会让你加倍奉还的”

    “哟哟哟,那就看你这个大笨蛋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陆菁笑着回应道,随后看了一眼李玉如,继续说道,“还有,如今你这个大笨蛋结了婚,玉如嫂子会天天在你身边,你要是还敢有什么不羁的行为,信不信我们叫玉如姐姐好好收拾你?”

    话音刚落,李玉如就笑着一个巴掌就朝着赵子川的头顶拍去。

    “哎呀”由于李玉如在赵子川的背后,所以李玉如的巴掌赵子川完全没有料到。看着陆菁的鬼灵精怪和李玉如的依旧泼辣,赵子川现在也是无话可说。

    开玩笑归开玩笑,该有的正事还得有。和陆菁闹了好一阵后,赵子川又向唐战问道:“说正事儿……对了,唐兄弟。你今天陪菁妹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唐战见谈论终于回归正题了,于是一本正经道:“是这样的……我已经想通了,菁儿也同意了,现在的我在汴梁城里再无重要之事,南宫俊慕容飞两兄弟和慕容樱姑娘也先行北上了。于是我想,现在也是时候该自己北上找朱元璋了。”

    “所以你才来找我一起……”赵子川应声道。“说的也是,和玉如成了亲,我在汴梁也无其他重要之事了。是该考虑考虑家族之事了。”

    李玉如在赵子川身旁听了赵子川的话,两眼深情地望着赵子川。

    陆菁听了,也跟上说道:“我和傻蛋是决定了,可是还有一些事情没有想通。之前南宫俊和慕容飞是经过了你师父玄空大师的指点。才决定了要北上找朱元璋的。因此我和傻蛋也想和他们一样。找你的师父讨教一些事情……”

    “这样很好啊……”赵子川应了一句。

    陆菁继续说道:“可是你的师父正在闭关……他的侍童说,除了自己的弟子有急事之外,玄空大师今天是不会见任何外人的。然而此事不等人,玄空大师的三个弟子如今也只有你还在汴梁,因此我和傻蛋就先来找你了。”

    李玉如想了想,随后对赵子川说道:“听菁妹他们的意思,他们也想要效仿南宫慕容两兄弟一样。但是今天想要见到你师父玄空大师,恐怕非要你亲自去请示。所以他们今天一大早才来找子川你的吧……”

    赵子川托着下巴,仔细思考了一下。随后说道:“这几天想了想,汴梁的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也是到了该考虑这个事情的时候了……虽然还没有和爹娘请示,不过这并不影响先去找师父点化。那好吧,我先去准备一下,然后我们先去汴梁神庙一趟,找师父讨教一些问题,再做决定也不迟。”

    “那就这么定了……”唐战有些迫不及待道,“一会儿我们就去你师父那,说不定玄空大师前辈能给我们更多更好的见解也说不定。”

    其他三人都点了点头,于是众人决定了,稍稍准备了一会儿,便离开大院前往汴梁神庙而去……

    陆府门口……

    此时的苏佳刚刚回到了门口,整个人的表情却显得非常的凝重。这也难怪,刚刚和丐帮长老级的高手交过手,得知了自己与萧天江湖博的身份已公示天下,自己始终放不下心。

    “江湖博,这难道是注定改变不了的命运吗……”苏佳心中暗道,“丐帮弟子出现在汴梁城,虽然他们的主要任务不是找我和阿天,但既然能这么快就认出我,说明他们在很早之前就为了此事而做了非常多的调查。最有可能是之前剑道大会的时候,难道是那个时候太张扬了吗……还有那些丐帮弟子,他们说他们是来找黄纪兄弟。黄纪身为‘汴梁医侠’,为平民百姓治病,喜好的也是琴棋书画,就算武功不俗,也跟丐帮的人八竿子打不着关系,但这也说不定和黄纪兄弟的身份来历有莫大的关系……还有那两个老百姓,穿着绿衣。他们的情态有些奇怪。如果说是我和丐帮弟子的对决,身为普通老百姓他们不但没有立刻逃开,还一直观察到我们比武对决结束,这也未免太大胆了点。虽然最后似乎是装作了害怕的样子,可是还是很奇怪……还有阿天,他还对这件事情没有太多的了解。身份的暴露,估计王大生也会加紧调查,不会放过我。如果真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话,阿天那么老实,该怎么应对呢……”

    一大堆的想法在苏佳的心里胡乱蛮缠,让苏佳的心里揪成一团。

    不知不觉,苏佳已经走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而在这里,萧天还在努力地锻炼着基本功。看见了苏佳的归来,萧天停下来,立刻关心地问道:“佳儿你回来了?奇怪,怎么只有佳儿你一个人回来,唐兄弟和菁妹没和你在一起吗?”

    听萧天这么一提,苏佳这才想起自己开始是和唐战陆菁他们在一起的,因为刚才的事情,让苏佳心中乱得把这个事情给忘了。于是苏佳简单地应了一句:“我……因为某些事情,和他们走丢了……”

    萧天一直非常关心苏佳,看着苏佳有些迷茫的眼神,萧天不禁问道:“佳儿,你怎么了,脸色有些难看……”

    苏佳想了想,似乎还在犹豫着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萧天。苏佳考虑了很久,似乎是决定了,于是她两眼坚定地望着萧天,随后说道:“看来我不能总是瞒着你……阿天,我想告诉你,刚才发生过的事情……”看来苏佳决定了,也许是为了萧天和自己的安全做对策,苏佳还是把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萧天。

    而在苏佳对面的萧天听了,两眼不禁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