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丐帮弟子 下
    “快点快点,傻蛋,我们到了”陆菁一边喊着,一边拽着唐战的肩膀,原来他们已经到了汴梁神庙的门口,陆菁继续道,“这下可以如傻蛋你愿了吧,你脑子笨,到时候见了玄空大师可别紧张地不知道我说什么……”

    唐战虽然很激动,但是去并不像陆菁这样急切。唐战也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踏进了汴梁神庙的大门,唐战两眼直盯着眼前的正厅,准备径直朝前走去。

    “好久都没见玄空大师了,子川兄弟婚宴的时候,玄空大师也没有去,好像说是有事……”唐战也应声道,“其实心中还有太多疑惑,我想若是能经玄空大师点化的话,兴许也能像南宫慕容兄弟那样明白一些什么。”

    唐战和陆菁继续往前走,然而正当他们想要进正厅时,一个道童似的小孩儿将他们拦住了。唐战和陆菁也认识这个小孩儿,他其实是玄空大师在汴梁神庙的侍童,平时负责打扫庙里的卫生和处理一些其他的杂事。

    唐战和陆菁还没有说什么,只听侍童行礼先行道:“两位施主是来拜见玄空大师是吗?”

    “是呀,你不认得我们吗?我们之前来见过玄空大师很多次了。”陆菁笑着对侍童说道。

    然而侍童永远保持着那个微笑的姿势,随后有礼道:“愿施主见谅,玄空大师今日闭关思度,不见外人,贫辈深感抱歉。施主请回吧……”

    “欸,我们又不是生人,怎么玄空大师今日闭关。连我们都不能外见吗?”陆菁又问道。

    “除非是玄空大师的门下弟子有急事来报……”侍童继续淡定地说道,“否则玄空大师今日不见外人,还请两位施主见谅。”

    “我们好不容易才来一次,不会就这样把我们打发走吧?”陆菁脸显得有些沮丧,毕竟好不容易认同了唐战的想法,当下却碰到这等事情,实是让人烦恼。

    陆菁眼珠子一转。心想着用计也要进去见玄空大师。然而唐战在一旁看出了陆菁的动向,自己又心想着不能太麻烦赵子川的师父,何况这等事情又不急这一天。于是他拉着陆菁的手,轻声说道:“算了,菁儿,玄空大师可能确实是今天不太方便。要不我们改日再来吧……”

    听唐战这么一说。陆菁似乎也有点放弃了,于是她叹了一口气,低声道:“哎,白白来了一趟,真扫兴……好吧,反正又不急这一时……”

    想罢,唐战和陆菁还是和侍童有礼地告了别,然后有些扫兴地离开了汴梁神庙……

    “真是的。害我们走这么多的路……”陆菁在一旁小声抱怨道,“傻蛋。你不会觉得有些沮丧吧?”

    唐战笑着摇了摇头,随后说道:“不会,玄空大师毕竟是武林中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日有所思也是可以理解的,我们也不急这一时。”

    “我们还无所谓,敢情苏姐姐也跟着我们白跑一趟……”陆菁先是随口说了一句,随后意识到了什么,于是突然应道,“欸,对了,苏姐姐呢,怎么不见她人?”

    “不会吧,刚才苏姑娘还在我们后面……”唐战往原来的方向望了望,轻声喃喃道,“难道苏姑娘她走得太慢,还在后面闲逛?”

    可是等了半天,依旧是没有见到苏佳的半个影子,陆菁这才意识到苏佳早就和自己分开了。陆菁嘴巴一撅,继续道:“嗯真是的,每次和苏姐姐出来,她总会一个人走丢,上一次是珍明棋院,这一回不会又碰到什么事了吧?”

    “不会吧,这几天我们都很平静,相府的人也没有找我们不是吗?”唐战应声道,“玄空大师见不了,苏姑娘又不见了,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菁儿?”

    陆菁想了想,随后说道:“反正苏姐姐也摸熟了这一块的道路,应该不会迷路。至于我们嘛……刚才那个侍童说,只有玄空大师的门下弟子有急事才能找他,那我们不如现在……先去找赵子川那个大笨蛋好了,说不定他有办法让我们见到玄空大师。”

    “这样好吗?”唐战有些不知所为,傻傻地问道。

    “反正这么早回去也没事可干,苏姐姐无趣了,自然会自己回陆府的,我们现在去找赵子川和嫂子没事的……”陆菁笑着推着唐战的背说道,“再说了,傻蛋你还不是想快点见到玄空大师吗?所以就快点啦”

    “诶、诶、诶……”唐战被陆菁一把推着向赵府的方向走去,反正唐战现在也无其他事情可做,听陆菁这么一说,说不定还真的管用,于是他也决定趁着现在时间还早,两人先去赵府找赵子川和李玉如……

    无人的巷道,此时的苏佳依旧是和丐帮的常风、杨进康和鲁共生对峙着……

    苏佳以眨眼不及的速度闪到了常风的背后,鬼刀的刀锋正对着常风的后背。虽然口中说只是过两招一会究竟,但是苏佳的表情却显得非常严肃,整个场面也是肃杀无比……

    “苏姑娘果真是要动手了……”常风很平静地说道。

    “不是常长老说的要和小女子会上一二吗?”苏佳也回应道,“既然傲晶师太能把江湖博的秘密这么快公之于世,那小女子也没必要在众武林义士面前刻意隐瞒下去。常长老既是讲江湖道义,分明大是大非,但是却用跟踪的手段对付小女子,以羞丐帮之颜。小女子心想以己还之,常长老又想确认小女子的身份,那么简单过上一二两招,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吧?”

    “哼哼,看来姑娘表面冷色封人,内心中却也有着江湖女侠的豪气……”常风笑了一笑,随后豪爽道。“好,既然苏姑娘主动以刀示战,身为丐帮七袋长老之一。常某岂有不接之理?传闻武林四圣之一的陆清风陆前辈断魂刀法震慑天下,今日常某就看身为陆前辈刀法的传人,姑娘究竟多少斤两,还请赐教”

    话音刚落,常风持棍右手向后一瞥,右手竹棍伴着一股强劲的力道硬上了苏佳的鬼刀。苏佳手臂一阵,顿时感觉到常风身为丐帮七袋长老之一。内力深厚果然不同凡响。想罢,苏佳持刀之手由左改右,手腕一用力。想借着突然的爆发力,寸距斩断常风的竹棍。

    然而令苏佳吃惊的是,能斩断世间万物的鬼刀,竟然被一根看似很不起眼的竹棍给死死扣住。鬼刀竟是占不到丝毫便宜。更别说弄断竹棍。一般普通的兵器必须施加非常深厚的内力,才能挡住锐利的兵器,苏佳的力道可想而知,然而这力道加上锋利的鬼刀,竟是没能弄损一根小小竹棍半点,可见常风的内力非同一般。

    苏佳眼神一凝,先暂时撤去了手中的鬼刀,整个人微微向后几步。以伺他机。然而常风先发制人,顺势一个转身。举棍而起,丐帮的“三十六神棍”朝着苏佳劈头而来。

    苏佳还没来得及施展断魂刀法,竹棍伴着令人窒息的压迫力从天而降。苏佳一定神,举刀先行挡住“三十六神棍”的每招每式,继续静候良机。

    然而常风的内力厚如磐石,每一棍下来,苏佳的持刀的手臂都会感到微微一震,招数一多,苏佳的右臂及全身不觉感受到阵阵的酸麻。苏佳眼神一凝,脚下一个变换,起身一跃,暂时躲开了常风的攻击范围。常风的最后一棍劈了个空,重重劈在地上。内力的爆发,只听得一声巨响,苏佳刚才所站之地一阵强劲的碎裂,刚才脚底下的石砖破开了一个大口,乱石向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去。

    苏佳在半空中仔细凝望着,大概猜到了常风的内力强弱。想罢,苏佳又是一个翻身,又绕到了常风的背后,随即一招“神刀鬼影”飞射而过。

    “神刀鬼影”即出,伴着一声凄厉的鬼啸,一展锋利无比的刀流顺势幻化成一个黑色的鬼影,朝着常风猛扑而去。常风知道苏佳绕到了背后,肯定会趁机施招,于是立刻转身。看到面前飞来的鬼影,常风先是惊了一下,随后两脚向后退了十步,然后手中的内力聚起,迎棍就是一下。

    一道深厚的内力凝聚在棍头上,竹棍杠上鬼影,一道刺耳的锐利刀鸣,常风用尽力道将苏佳的这一招给拨开了。

    然而没完,苏佳再次跃至半空,手中鬼刀再次挥舞起来。“嗖嗖”又是几下,苏佳的手臂张弛度很大,几刀下去形成的黑影刀流,交叉一块,形成一张黑色的刀网。曾经让傲晶师太头疼的“鬼影昧网”施出,交叉的刀流如同黑色的鬼网,又如同一张魔鬼的血盆大口,朝着常风当面扑来。常风定了定身,两手持棍,交替着几个轮回,旋转的内力形成一道广阔的内力屏障。

    鬼网打在屏障上,失去了原有的冲击力。常风不停地旋转着手中的竹棍,逐渐削弱和化解刀流鬼网的内力,直到最后完全控制住了,常风跃起一个转身,“呀”地大喝一声,手中竹棍重重朝着石砖地上重重一击。只听“砰”的一声石砖碎裂的巨响,石砖地被炸开一个窟窿,强劲的内力自手中汇聚到棍尖,最后棍头发出的内力在石砖地上爆发般地冲击而去,内力形成一道数丈之宽的刀锋,伴着无比的冲击力,在空气中发出“嘶嘶”的作响,排山倒海般地朝着苏佳眼前冲击而去。

    苏佳落地后,脚下的小碎步没有停……忽地,苏佳后脚一踮,整个人立住了,原地旋转一个划刀,只听得一阵凄厉,黑色的圆月刀晕自腰间杀出,与常风的内力硬碰上了。两招相碰,内力乱冲,对决的中心处炸开了花,苏佳和常风纷纷向后退了几步。

    不过内力的冲击和定力似乎并不是成正比,苏佳攻守兼备,常风几式强大的内力冲来,苏佳都能很稳地接住,并能予以压制性的反击;而常风攻击迅猛。防守却稍逊几式,苏佳这一招拼上来,余下的冲击力常风似乎并没能立刻挡住。整个人举棍向前用力顶上,仍旧是没站稳地退了些许步,口中还粗喘着粗气。

    “长老”杨进康和鲁共生看着常风似乎是有些招架不住的样子,准备询问常风的情况。常风没有说什么,只是用手把二人拦了一下,似乎是示意二人不用插手,自己没有问题。

    苏佳也没说什么。她和平时与人对决的眼神一眼,两眼冰冷地望着常风。

    “苏姑娘果然不愧是女中豪杰,看来常某也不得不尽力了”说罢。常风向前几步,旋转着来回几式,只听得空气中持续不断的锐鸣声,常风的“三十六神棍”稍稍一变。变化着每一招每一式的方向和两招之间的间隔。不多会儿。如同刚才一般的刀锋内力源源不断地自常风的棍中而出,疾风暴雨般地朝苏佳面前袭去。

    苏佳看定了,起身跃起,手中鬼刀随身而转,“神刀鬼影”再现。只是这一次,鬼影的速度并不如之前那么快,但是每一招每一式却似乎是练成一块,如同鬼影间的相互交错。黑魅鬼影瞬息万变,多了几分灵性。

    这是苏佳寒灵神功与断魂刀法之间的结合之用。有了灵性的鬼影与常风的“刀锋”碰上,常风似乎是找不到每一式鬼影的确定方向,只能感觉到无数的刀流鬼影如同瞬息万变一般,不断地变化着相互间的位置,让人捕捉不到,自己攻上去的“三十六神棍”几乎没有一招是正面对上的。

    几回合下来,常风的“内力刀锋”损耗不轻,而苏佳鬼影的去向常风依旧没有摸清套路,苏佳见着空隙,猛力一刀劈下,强劲的黑影刀流从天而降劈下。常风刚转时几周,看着突然变招飞来的刀流,常风两手聚足内力,用竹棍尽力挡下这一刀。

    “啊”常风大叫一声,整个人举棍和刀影硬碰着,随着刀流强大的冲击力,常风自己整个人向后退了几十步,随后才算是停了下来。不仅如此,尽管用尽全力地挡下了,常风的竹棍上还多了几处裂缝。

    事毕,常风抬起头,不停地喘着粗气。而对面的苏佳也没有再出刀,只是很平静地两眼望着常风看来胜负已经很明显了。

    “长老,你没事吧?”杨进康走到常风的身边,他和鲁共生也被刚才苏佳使的断魂刀法给震慑住了,深知常风也受了点内伤。

    “我没事,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竟会有如此强劲的内力,甚至丝毫不逊葛帮主……”常风抬起头缓了一口气,随后对着苏佳说道,“苏姑娘果然不愧是断魂刀法的传人,实乃武林中的女中豪杰,常某佩服!”

    苏佳这边表情也缓和了许多,知道了常风等人对自己并无半点恶意后,苏佳也行礼回道:“常长老内力也深厚无比,小女子佩服,承让了。”

    正说着,突然苏佳和常风等人的身旁,一两个身着绿衣的人被吓住了。苏佳和丐帮弟子等人侧头望去,原来这个少有人来的地方还是偶尔会有行人出现,刚才那两个平民似乎是被苏佳和常风的对决吓住了。毕竟市井平民没有见过武林中的刀剑对决,被震慑住了也不足为奇。

    苏佳想了想,随后说道:“看来彼此的对决干扰了正常的市民,我们也不便再在这里多留了。”

    “说的也是,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常风也说道,“总之今天确认了苏姑娘是断魂刀法传人不假,我等也一路跟踪苏姑娘,给苏姑娘带来了诸多不便,还请苏姑娘见谅!”

    “不然不然,丐帮怎么说也是武林中的豪义之帮,今日见了果然名不虚传,此等小事也可不必多计较……”苏佳先是笑应了一句,随后又道,“只是……刚才有约在先,小女子也想知道你们丐帮此行的目的,既然并不是主要跟踪小女子,那丐帮弟子现身汴梁,究竟所为何事?”

    常风见着苏佳还是想要知道自己等人的事务,心中似乎有着难言之隐。随后常风想了想,继续说道:“本来按照江湖道义,输了武功,又跟踪了苏姑娘,带来了这么多的麻烦,理应应该以此赔罪,告知苏姑娘。可是此时确实事关隐秘,若是苏姑娘刻意要知,我等也只能告知苏姑娘,我们此行的目的是来找汴梁城的‘汴梁医侠’黄纪。”

    “你们找黄纪兄弟?”苏佳不禁疑惑道。

    “你认识?”常风似乎是心中想到了什么,于是又道,“也罢,本来认识他的人就不少……反正我们最多只能告诉苏姑娘你这些,其他确实是有难言之隐,还请苏姑娘见谅。今日被人看见,不便多留,他日有缘我们后会有期!”

    常风最后说了一句,随后带着杨进康和鲁共生施展轻功离开了这里……

    “他们找黄纪兄弟,究竟所为何事……”苏佳站在原地,心中一直疑惑不已。这时她望了望身侧两个还惊魂未定的两个平民,知道惊扰了汴梁的百姓,多有不便。于是苏佳也觉此地不宜久留,有礼地向那两个平民百姓鞠了躬,以表歉意,随后也施展轻功匆匆离开了……

    那两个平民百姓不小心目睹了苏佳与常风对决的一幕,看着狼藉的现场,他们还有些惊魂未定。不过过了少许,他们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平静了,更准确的说,他们的表情恢复得太快了,不像是一般民众。

    “刚才的对决,该不会……”一个平民不禁问道。

    另外一个平民突然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容,随后冷笑道:“或许我们终于找到了,那晚偷袭汴梁相府的那个贼子,能使出那样的刀法,我们不会忘的……我们现在即可回去汇报王大生将军,武功高强的他,说不定能查出个所以然来……”

    “是……是……”那个拼命唯唯诺诺地答道。

    看来,这两个人并不是普通的老百姓,刚才的对决,也说不定是他们故意装作偶遇的样子,在他们身后也和汴梁相府脱不开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