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丐帮弟子 上
    走出了陆府,陆菁、唐战和苏佳三人按照之前的预定,一同前往汴梁神庙,准备找玄空大师点化义理。然而这一路上陆菁总是有些复杂不定的神情,似乎她心里还很纠结某些事情。

    唐战也看出了陆菁表情的不对劲,他还以为是自己刚才过于兴奋,结果冷落了陆菁什么的,于是他关心道:“菁儿,你怎么了,为什么脸色有些难看?”

    陆菁想了想,随后低着头,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听说,北上的条件很艰苦,而且打仗是要死人的,士兵们每天也是提心吊胆的,如果傻蛋你真的到了朱元璋的帐下,随兵出征,到时候……”说着,陆菁的眼神里显现出一丝担忧。

    唐战似乎是知道了陆菁的担心,于是笑了笑,安慰道:“菁儿,你不用担心我,我武功这么高,自己能照顾好自己,不会出事的。”

    “武功再高有什么用,出兵打仗,面对的可是敌方的千军万马……”陆菁突然抬头,语气加重道,“而且,汴梁城里就有连武林人士都为之震慑的王氏三兄弟,那要到了战场上,还指不定会碰上什么比中原武林高手还厉害的危险人物。再者,行兵战场,靠的可不只是武功,如果中了敌军的诡计,那纵使你武功再高也难保趋险!”

    唐战看着陆菁担心自己的样子,表情的严肃,知道陆菁说这话是非常认真的。当然唐战自己心里也清楚,打仗可不是闹得玩儿的。持兵沙场,九死一生,和那比起来。江湖的险恶根本都不算什么。唐战虽然脑子笨,但也是一个明白人,既然自己的亲身父亲曾经能背叛师门,勾结朝廷灭了曾经武林五大世家之一的唐门世家,可想而知蒙元的军队也不是一般的武林门派可以随便比拟的。想到这里,唐战顿了一会儿,随后又对陆菁说道:“菁儿。我知道你很担心我,你怕我上了战场,很有可能会……但是我不会怕。如果我从一开始就害怕战死沙场的话,那我就不用抱有这个理想了!”

    唐战的话语很坚定,陆菁用惊异的眼神望着唐战,轻声喃喃道:“我的家门曾经遭遇不幸。连我自己的命运都被设定好了……但是我叔叔在我小的时候就教导我要做一个胸怀天下的英雄。无论我曾经的家世如何,现在我的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我既然立志要为中原百姓驱逐夷狄,那我就不会动摇我的理想。我也曾在我父亲的坟前发过誓,今生今世也要完成志愿……虽然行军之路很艰苦、很危险,但是我都已经准备好了。我想南宫俊和慕容飞两兄弟,以及慕容姑娘,他们也已经坚定了自己的理想,有一颗一心为民的侠骨之心。所以他们才敢违抗家命,抛弃荣华富贵的生活。决心靠自己去决定自己的命运,心寄苍生,满含一腔热血地投身疆场。他们已经先行一步了,那我和子川兄弟也不会落下,因为我们比他们更早有着这样的理想,我们更没有理由再后迟了!我决定了,无论未来的路多么险恶,心寄苍生黎民这个方向是不会变的,就和我们唐门世家至传之宝梨花枪一样,永远都是唐家的象征不会改变!”

    唐战第一次在陆菁面前说出这样坚定的话语,陆菁脸红地望着唐战,她也知道自己无论再怎么说,也不会改变唐战的决定。想到这里,陆菁闭了闭眼,随后轻声道:“傻蛋你是对的……菁儿也一直相信傻蛋,你会朝着自己的理想不会变的,所以菁儿也一直支持傻蛋”说着,陆菁嘴角慢慢扬起,摆出了一个惬意的微笑。

    “菁儿……”唐战看着陆菁笑望着自己的样子,突然感觉到陆菁的眼神中有着曾经没有过的一种期望,如同温暖的火种一般,在唐战心里,让他感觉非常的温暖。

    苏佳看着二人彼此信任的对白和眼神,也是微微一笑,心中也不觉暗道:“唐大哥确实是有一颗英雄的心,也无愧于唐家后人……或许这样的理想对于阿天来说有些远,但阿天也曾近有过类似的理想,超越家族的界限,心寄苍生的理想……”

    说了好些话,三人继续向前走着。或许是刚才彼此间的信任,唐战和陆菁走在前面,两人肩并肩地走着,而苏佳一个人则默默地跟在后面,毕竟她闲来无事。

    陆菁一直跟在唐战身边,又一次感觉到久违的唐战身为男子汉气概的一面。而今天唐战说的这些话,也确实是唐战心里的真实想法没错,陆菁思考着,也突然对唐战有了另外一种目光……

    苏佳在二人身后慢慢地走着,时不时也向两旁的闹市环顾而去,毕竟这里道汴梁神庙还有一些距离,萧天又不在身边陪自己说话,苏佳感到无聊的时候就到处多张望张望。然而才过了两道街,苏佳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异样自己和陆菁他们似乎被人跟踪了。

    “有人跟踪?”苏佳表面上还是跟着陆菁和唐战慢慢走着,自己的眉头却稍稍一皱,谨慎惯了的她心中暗道,“三个人,听脚步声应该是男人,而且轻功不差,看来武功有些棘手。不过他们三个人一直跟着我们,也不知道是跟踪我还是菁妹他们……”

    果然,此时正有三个身着丐装的、手提竹棍的男子在一路尾随着苏佳等人,表面上他们看起来像是乞丐,然而他们的身子骨却是异常挺立,完全不像是乞丐的身骨。而且他们和苏佳等人一直保持着适当的距离,连唐战这样的高手都没能察觉出来,苏佳也只能仅凭着自己过人的察觉力感觉出个大概,看来这三个看似乞丐的男人都不简单。

    “到底是跟踪我,还是跟踪菁妹他们。还是一起……”苏佳还在纠结着,一向主张速战速决的她也没有太多性子愿意和他们兜圈子,于是心中决定道。“虽然有些危险,但现在也只能只能依计行事了。我还是和菁妹他们兵分两路的好,但是如果他们也兵分两路的话……不过谅他们也不敢在闹市中有什么大的行动,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于是苏佳决定了,慢慢放缓了脚步,逐渐拉开了自己与陆菁和唐战的距离。陆菁和唐战两个人还在前面有说有笑的,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苏佳的突然变速以及那三个跟踪男人的事情。那三名男子见着苏佳放慢了脚步。于是他们也放慢了脚步,这下子可以猜测他们很有可能是冲着苏佳来的。

    苏佳没有回头,还是慢慢放缓脚步。逐渐拉开自己与陆菁和唐战的距离……突然,苏佳一个加速,转头朝着另外一个人少的巷道拐去。那三名跟踪的男子见了,也跟着苏佳一起拐进了人少的巷道。而唐战和陆菁这边还浑然不知。他们也习惯了平时苏佳的少言。所以也没有立刻注意到苏佳和自己分开了……

    待到苏佳完全把那三名男子吸引到了巷道里,她也才慢慢松了一口气看来那三名男子完全是冲着自己来的,并没有兵分两路去继续跟踪陆菁和唐战,这样事情也方便了许多。

    苏佳依旧没有回头,径直地朝着人少的方向走去,逐渐地,苏佳慢慢将三人带到了一个几乎见不到人的拐角处。

    虽然汴梁城方圆广阔,但偏僻之角也不占少数。之前黄纪想要去看病的小芸姑娘家就算是一处。汴梁城里还有很多这样的“稀地”。毕竟这里官府少有人管,商品流通也很不方便。所以行人自然也少得可怜,有的时候大白天的甚至很久都见不到有人经过。

    果然,此时苏佳经过的地方,真的没有见到任何一个行人,旁边的房屋也是废弃了许久的老宅。苏佳走了一会儿,然后脚步缓缓变慢,最后直接停了下来。那三名跟踪苏佳的神秘丐装男子也停了下来,看来他们从一开始就打定了自己会和苏佳正面相碰的。

    苏佳左手紧握腰间鬼刀的刀柄,随时可能出鞘。猛地,苏佳突然一个转身,眼神冰冷地望着刚才一直在跟踪自己的三名神秘男子。

    那三名男子并没有因此而感到丝毫的恐惧,而令人惊异的是,他们眼中也没有任何的杀气,似乎没有人知道他们此行跟踪苏佳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苏佳瞅了瞅三名男子的装束,他们全部穿着丐装,腰间还配有布袋,似乎是象征着某种身份。苏佳好像认出来了他们的身份一般,眼神微微一皱。

    那三名男子站着没有动,也没有先说话,似乎他们正在先等苏佳的反应。

    苏佳持刀的手并没有松下来,而是目视着对面的三人,用冰冷的口气问道:“不知阁下人等今日跟踪小女子,所为何事?”

    “想必姑娘姓苏是吗?”其中一个男子最先说道。

    “你认识我?”苏佳听到素不相识的这个人居然知道自己的姓氏,眉头微微一紧,谨慎地问道。

    “无礼了,在下丐帮七袋长老常风,随身旁两位五袋弟子杨进康和鲁共生见过苏姑娘”那个名叫常风的男子居然是丐帮的七袋长老之一,身旁的两个人也是丐帮的两名五袋弟子,而且听他说话的口气,似乎对苏佳并没有恶意。

    但是苏佳这边却并没有放松警惕,毕竟她想不到丐帮弟子会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于是苏佳依旧冷冷地问道:“幸会丐帮弟子,不过小女子从来都没有和丐帮弟子有过恩怨纠葛,不知常长老为什么会找到小女子?”

    常风两手行礼,随后平静地说道:“江湖中传闻,汴梁的剑道大会期间,一位英雄少年会使传说中武林四圣之一郜英郜前辈的神龙九变剑法,并有一位蓝衣姑娘会使同为武林四圣之一的陆清风陆前辈的断魂刀法,江湖博中的两招同时出现在中原中的一座城内,丐帮弟子又是分布甚广,常某自来相会。”

    没想到常风居然知道苏佳会使断魂刀法,苏佳不禁心中惊出冷汗:“他们居然知道我和阿天……不可能吧。我来到汴梁城后,只在汴梁相府和与傲晶师太对决的时候用过断魂刀法,而且汴梁相府的王大生也没有认出我。难道说是……傲晶师太……”

    苏佳不敢确定,于是依旧谨慎地问道:“江湖传闻?小女子并没有高调行事,又有哪位兄台会散播传言,若是造谣,岂不被天下武林中人耻笑?”

    常风抱拳于胸前,淡定地说道:“传闻是峨眉派掌门人傲晶师太前辈所言,江湖中群侠都已知苏姑娘和以为姓萧的少侠习得江湖博中的两招。今日常某以丐帮七袋长老的身份,特来会见苏姑娘。”

    “果真是傲晶师太所言,不过……丐帮弟子竟然特地来找小女子……”苏佳越来越感觉不对劲。于是又反问道,“七袋长老在丐帮应该是事务繁忙才是的吧,会因为只来找小女子而特地前来汴梁?”

    常风依旧是平静地回答道:“本来今日常某带两位同门弟子是有别的事务,但是路过苏姑娘曾经出现过的陆府。便想着顺便一道会面一二。没想到今日有幸真是碰到了。”

    “连我出现过陆府都那么清楚,看来你们也没少调查过啊……”苏佳轻声笑道,“哼,说是会面,却暗地里用跟踪的方式,丐帮一向行事光明磊落,这样的手段岂是大丈夫作为?”

    常风听了,赔笑道:“如果苏姑娘这么认为。那常某也只好说声抱歉,毕竟帮中事务在身。也没有想太多。”

    苏佳想了想,随后继续说道:“既然身为丐帮弟子,用跟踪的手段对付小女子,那从江湖的道义上讲,你们若是没有恶意,该怎么讨还啊?”

    常风心想着苏佳神情冰冷,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就了事。苏佳是无所谓,她有的是时间和这些丐帮弟子在这里耗着,但是常风等人却是有事务在身。常风想了想,随后说道:“恕在下等人无礼了,在下等人也非常想知道断魂刀法存有后人是否为真,所以便冒昧惊扰了苏姑娘。不过武林人等皆知,江湖博乃陆前辈和郜前辈五十年之赌,眼看下一届英雄试剑会在即,江湖中所有人都想知道其究竟。再次恕在下人等的无礼之求,敢问苏姑娘芳名?”

    苏佳见着这些丐帮弟子是因为江湖博的事情而纠缠自己,若是不给他们答复,恐怕他们也不肯罢休。武林中的很多人士都是如此,即使是名门正派也是一样,想要知道一些事情的真相,不惜一切地去弄清楚。苏佳更是对“江湖博”非常的敏感,身为断魂刀法的传人,她自然也不想被人总问起这件事情来。苏佳心中暗道:“看来今天不给他们答复,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居然这么快就知道了断魂刀法的事情,看来傲晶师太前辈果真是完事不忘添油加醋……没办法了,既然事情已经摊开了,也没有办法好隐瞒。幸好阿天不在这里,那日阿天在陆府使用神龙九变剑法的时候,傲晶师太是在场的,兴许武林人也即知会神龙九变剑法的人是一个脸上有刀痕的小伙子,恐怕日后也没有时间耽搁了……”

    想罢,苏佳又笑着道:“就算汝等知道小女子是断魂刀法的传人又怎样呢?只不过是五十年前的‘江湖博’,武林众人竟如此看重……”

    “今日打扰了苏姑娘,是吾等不是……”常风先是赔了一句,但随后又继续道,“不过既然苏姑娘也亦成江湖名士,也不在乎身份告知天下吧?苏姑娘还这么年轻,何必和武林老前辈一般地藏匿于世呢?”

    “常长老还挺在乎江湖道义……”苏佳笑了笑,随后跟着应道,“既是讲道义,总得有来有往吧,小女子既然出言告知身份,常长老也该告知小女子你们此行的目的吧?”看来苏佳对丐帮弟子突然出现在汴梁有些不放心,想要知道一些有关他们的消息。

    常风迟疑了一下,随后问道:“苏姑娘想知道常某此行的目的?可是这事关帮中机密,不能轻易告知他人。”

    “可是丐帮怎么说也是讲义讲理的吧?”苏佳突然眼神变冷道,“不但用跟踪的手段,还当面指出了小女子的身份,如果事情传到江湖之上,外人会如何看待你们丐帮?”

    “那苏姑娘究竟想怎样?”常风眼神一皱道。

    “既然常长老是来确认小女子的身份,并与之会面,那么作为回礼……”苏佳握着鬼刀刀鞘的左手微微一动,随后厉言道,“就先和你们过上几招吧”

    话音刚落,苏佳不知何时一个迅影的身法,已经从常风等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常风等人还没来得及惊讶,苏佳已然出现在了他们身后,鬼刀的刀锋对着三人的背面。

    “好快的速度……”常风心中一惊道。

    苏佳眼中虽然没有杀气,但是却显得非常冰冷这是苏佳认真时候的情态。

    “既然苏姑娘不打自来,那常某也恭敬不如从命了……”常风轻声说道,似乎他准备要接下苏佳的“请战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