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狰狞真相
    就在黑衣头领面罩破开的一瞬间,黄纪惊呆了,他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是……

    那个黑衣头领见着自己的面罩被金刚掌强劲的掌风给震裂了,索性把面罩上的剩余部分全部扯开了,尽管是在月影朦胧的黑夜,但是此人的面容依旧是清晰可见。

    “真是没有想到啊……”那人冷笑着道,“在这里竟然见到了‘汴梁医侠’黄纪黄少侠……”

    黄纪脸上则没有太多的笑容,他两眼紧盯着眼前的这个人,随后终于吐出自语道:“你是……南宫家的三把手——南宫用。”

    身份明了,所谓的黑衣头领便是南宫家的三把手南宫用,南宫用笑望了一眼黄纪,似乎也不把黄纪放在眼里。

    黄纪惊了一会儿,紧跟着担心道:“深更半夜,南宫前辈为什么会身着夜行服,与众黑衣人出现在这偏僻地带的寻常百姓家,究竟有何作事?”

    “你还挺直接的嘛……”南宫用轻笑道,“想知道结果吗?那就看你有没有本事了……”

    黄纪听着南宫用不屑的口气,知道了他一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于是大声斥道:“如果你敢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黄纪决不轻饶!”

    黄纪的声音洪亮坚定,在这寂静的黑夜中响彻四周。

    南宫用表面上不屑一顾,其室内心中还是有一丝担心,因为刚才黄纪的武功也见识过了,黄纪绝对不是一个好对付的种,想到这里,南宫用两手做出架势,似乎是要跟黄纪过过手。

    黄纪此时有些冷静不下来,如果说南宫用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一向大义凛然的他绝对不会含糊放过。“呀——”黄纪大喊一声,整个人一个垫步,飞一般地冲向南宫用跟前。

    南宫用先是惊了一下,他没有想到黄纪的速度会如此的快。还没等南宫用回过神来,黄纪已经跃到了自己的跟前。举掌就朝自己盖头劈去。

    南宫用定了定神,整个人向后微侧了几步,随后右手成掌与黄纪的掌硬接了上去。

    然而。黄纪的掌力确实是内力惊人,南宫用只是轻轻碰了碰,手腕处顿时感觉到一阵骨刺般的阵痛。南宫用忍着没叫出声,即刻收掌后撤,暂避风头。

    但是黄纪哪肯放过,脚步速度不减,紧跟着南宫用的步伐。两掌并用。“正阳掌”齐发并出。两股金钟般的把持力化作一道横飞过的掌风,掌风内力激起了地上的石片碎粒,卷起阵阵尘土,铺天盖地地朝着南宫用飞来。

    两式“正阳掌”内力的攻击范围如同一个硬壳般的,朝着南宫用前方的三处包夹而来。南宫用见一时躲闪不开,两式“鸿云掌”同时齐出,想要拼尽全力地挡下这一击。

    内力相碰。中心地带处发出爆炸似的乱冲气流,南宫用虽然是勉强地挡了下来,但是身前的夜行衣已经被强大的气流划破得七零八散,自己本人也是受了一些小小的内伤。再看黄纪,全身毫发无伤,似乎刚才的这一下还没有使出全力。

    当时的苏佳没有猜错,黄纪的内力确实是强大得惊人。南宫用也看出来了,自己这个样子,决计不会是黄纪的对手。虽然他很疑惑黄纪一个出世两年的游医,为什么会有这么厉害的武功,但是此时也容不得他多想,他现在一门心思所想的,是如何快点逃出黄纪的追击。

    黄纪当然是不肯放过南宫用,如果说南宫用真的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黄纪连杀死南宫用的心都有了。南宫用看着黄纪狠命的样子,一边后退,一边想了想。随后自己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脱身的办法,立刻停下了后退的脚步,然后整个人站稳了。

    此时的黄纪虽然有些心急,但是看着南宫用突然停了下来,于是自己也先放慢了脚步。毕竟南宫用是南宫家的人,武功不可小觑,自己再怎么有信心也必须保持谨慎。

    随即,南宫用轻声一笑,右手做出了一个手势。黄纪看出来了,这个手势似乎是命令手下行动的手势,黄纪惊出一身冷汗,心想着会不会是刚才对付那些黑衣刺客的时候,没有斩草除根,有人趁机从地上爬起来,准备偷袭自己。想到这里,黄纪猛然往左边一回头。

    然而,黄纪有些担心过度了,左边横躺着的黑衣刺客,不是已经死了的,就是受了重伤爬不起来的,根本没有人要对自己造成威胁。

    “可是南宫用刚才做那个手势是什么意思……不对——”黄纪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连忙回头往南宫用的方向回望过去。

    然而迟了一步,南宫用两手一出,黄纪身前顿时烟雾并起——是烟雾弹,看来南宫用是打算趁着黄纪的不注意,然后自己好先行逃跑。

    然而等黄纪意识过来时,为时已晚,待到黄纪一回头,南宫用最后一脸狰狞的笑容消失在了烟雾中。

    “啊——”黄纪愤怒地大吼一声,随后两手合力一招“金刚掌”,金黄的掌晕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向前冲去,顿时冲散了前方的烟雾。然而令黄纪失望的是,前方早已空无一人——南宫用的逃跑的速度确实是快,四周望去,早已是无影无踪了。

    待到烟雾全部散开时,黄纪四下望了望,然而周围只有倒下的被自己打倒的黑衣刺客,并无半点南宫用的踪影。见着自己中了南宫用这么弱智的诡计,黄纪大叫一声,随后用力一拳重重打在了地上。这一拳力道惊人,整个地面被震动了一下,黄纪自己的拳头上也布满了血印。

    正在黄纪低头愁眉时,突然小芸姑娘家旁边的几户人家的大门也慢慢打开了。

    黄纪感觉到了,立刻回头瞥望去。然而这次从房门里出来的,却是几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

    黄纪认出来了,毕竟他们也曾找黄纪治过病。看到这一回出来的是普通老百姓,黄纪紧张的表情也松弛了少许。

    黄纪慢慢站起身。整理了一下因刚才打斗而有些凌乱的全身,随后缓了口气,然后慢慢朝着那些百姓方向走去。

    那些个百姓见了地上躺着的黑衣刺客,先是惊了一下,随后望了望对面的黄纪。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于是有些胆怯道:“那些个坏人都……都被黄公子制伏了吗?”

    “是呀,刚才听到外面的声音。我们都害怕死了……”又有一个大婶说道。

    什么情况都还不明白的黄纪听了,马上跑过来问道:“程大婶,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南宫用会带着黑衣刺客到这个地方来?”

    程大婶望见了黄纪的样子,随后说道:“黄公子才到这里来是吗?真没想到,南宫用他还真的敢做……”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黄纪继续急问道。

    “黄公子今天晚上为什么会到我们这么偏僻的城落里来?”另一个大爷又问道。

    黄纪立即应声道:“小芸姑娘约我今天晚上到她家帮她看病,所以我今晚才过来的。没想到到这来后。却看到了南宫用……”

    那个大爷听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随后立即对黄纪说道:“黄公子是来找小芸姑娘的?那你快去看看吧,刚才南宫用来的时候,他们就是进的小芸姑娘家的,小芸姑娘还一直在喊救命,并喊着黄公子你的名字……”

    “什么——?”黄纪听到了大爷的叙述,立刻感觉到了事态的危机。他现在也明白了为什么南宫用的那些黑衣部下会一眼就认出自己。

    黄纪二话不说,立刻跑到了小芸的家门口,然后用力推开了房门。

    然而眼前的惨状让黄纪一下子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小芸的家里破败不堪,小芸的爷爷满头是血地倒在了地上,墙上还有血印,看来是南宫用他们将小芸的爷爷撞死在墙上;然而更令人眼前狰狞的是,小芸此时也倒在了床上,衣衫破烂不堪,脸上有被殴打的痕迹,嘴角也流出了鲜血,看来她是被南宫用他们强暴了。

    黄纪看到了眼前的场景,一时瞪大双眼地说不出任何话来,他完全不敢相信此时眼前的场景。

    紧跟在黄纪身后的,就是小芸姑娘家邻居的那些百姓,他们进来看了小芸姑娘家的惨状,也惊呆了,有些身体不好的,甚至差点晕了过去。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黄纪咬着牙,声音颤抖道。

    “小芸……”程大婶在一旁甚至抽泣起来了。

    “这些都是南宫用那个畜生干的……”黄纪两拳握紧,随后突然怒声一句道,“南宫用身为南宫家的三把手,为什么会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身旁的百姓都震惊了一下,随后离黄纪身旁最近的大爷说道:“我们这些身单力薄的百姓,也不敢出面阻止,最近南宫用的行为,我们也是无能为力……”

    “可他为什么会做出这种畜生不如的事情来,为什么?”黄纪继续大声喝道。

    “看来黄公子你还不知道呢……”大爷看着黄纪一无所知的样子,似乎是有什么话要说。

    “如果这些是有原因的,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黄纪又继续问道。

    大爷看了看黄纪满脸悲愤的样子,轻轻叹了一声,随后说道:“其实这一切,我们也无能为力,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南宫用仗势欺人,我们这些做百姓的,也没有办法……”

    “这些天是不是发生了其他的事情?”黄纪这才意识到这所有的一切还是有原因的,于是黄纪急问道,“谷大爷,你快告诉我,这所有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黄公子这些天没有到我们这里来,所以很多事情还不了解……”谷大爷顿了一会儿,随后继续道,“事情是这样的……这里的地段本来就处于汴梁城的偏僻地段,朝廷相府也很少管辖这一带。最近不知怎么的,南宫用似乎是要仗着南宫家的威名,强行征用这里的地租。想要将其占为己有。于是,南宫用便动用手下,强行驱逐这一带的百姓。这里虽然是公家地段,但是南宫用却也不在乎,毕竟相府那边从来不管这一带的事情。而且南宫家又和汴梁相府有着紧密的关系。南宫家若是犯了什么事,相府也不会怪罪下来。于是南宫用便仗势欺人,夺去了这里的大半地租。剩下的我们这里的百姓,赶不走的就强行驱逐。今天白天本来是最后的期限,南宫用又来这里相逼,声称若是我们再不离开,他们今天晚上会有别的行动,可是没想到最后遭殃的,竟是小芸姑娘家……”说到这里。谷大爷也有些抽泣了。

    “所以今天白天的时候。小芸姑娘才没有找我。原来是因为这样,可是为什么不告诉我呢……”黄纪先是轻声自言了一句,随后又愤然道,“不管地段多么偏僻,这里都是朝廷的公地,他南宫用有什么权利强行占为己有?驱逐百姓,今晚甚至干出这样天理不容的罪事。南宫用简直就是目中无王法!”

    “南宫家和汴梁相府的关系甚深,南宫家做了什么错事,县衙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南宫用想做什么事情,我们这些平民百姓能有什么办法?”程大婶也在一旁哀声道。

    “南宫家的户主南宫魄是武林中的英雄义士,身为三把手的南宫用却尽做伤天害理之事……”黄纪咬了咬牙,继续愤声道,“我还就不信王法不管了,他南宫用做了这样天理不容的事情来,自然会有正理处置他的,南宫用也会有应有的下场的……”

    “那……那应该怎么办?”黄纪身旁,一个年轻壮丁又问道。

    黄纪想了想,随后说道:“小芸姑娘家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都怪南宫用那个畜生,我们今晚也只能节哀顺变。你们也稍微准备准备,好好料理这里的后事吧,黄某也只能深感叹息……但是明日一早,我便上告县衙,揭露南宫用的罪状,我还就不信了,这天理之下,还真的没有办法管得住南宫用!”

    “可是,黄公子,南宫家财大势大,你一个人……真的对付得了吗?如果招惹了南宫家的上头甚至是汴梁相府,那你可是会惹火上身的——”谷大爷看着黄纪下定决心的样子,不禁担心道。

    黄纪两手的拳头依旧是握紧着的,他两眼凝视着,随后义正言辞道:“就算他南宫家权势再大,我黄纪也不怕。既然南宫家的户主南宫魄是是非分明、惩恶扬善的英雄前辈,我相信在这上面南宫前辈也不会容忍自己的亲人做出这样的勾当来……而且,就算是得罪汴梁相府的人,我黄纪平身素衣简食,光一身脚,无财无势,他们能拿我怎般?今日我亦下定决心,不管他们怎么对我,我一定会让南宫用就地正法,偿他所犯下的罪过!”

    “可是这还是……”谷大爷继续担心道。

    “我心已决,谷大爷你们不用在劝我了……”黄纪做出了一个阻拦的手势,随后说道,“小芸姑娘家的后事,麻烦你们帮忙料理了,不让南宫用血债血偿,我黄纪决不罢休!”说完,黄纪一个劲地冲出了小芸家,也不顾其他人的阻拦。

    黄纪一直往回家的方向跑着,心中却是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义父,您曾经告诉过我,‘为人者,必以天下民生为己任。有善必褒,有恶必除’,也正因为这样,您才能让全天下人都崇拜您、尊敬您……今日纪儿便会继义父之任,为民除害——”

    黄纪独自一人继续奔跑在狂风骤起的黑夜中,在他心里,他已经决定要效仿自己的义父,为黎民百姓惩恶扬善。然而黄纪武功高强,又有侠义之心,他的义父究竟是谁,还无人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