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归途遇袭
    婚宴已毕,黄纪从赵家大院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很晚了。月亮已经升过当空,但今夜的天空时不时会有几片乌云,月光总是遮遮掩掩,黄纪所走的夜道上暗了又明、明了又暗。虽说今日是良辰吉日,但从赵府通往黄纪预定的目的地,这一路上的灯火并不是非常通亮,待到往前走了两柱香的时间,街上的灯火基本上都熄灭了,行人数目就更不用说了,可以说,继续往前走下去,基本上就是只有黄纪一个人在街上行走了。

    黄纪今晚预约好了给一个平民家的姑娘治病,只是这姑娘的住处位处汴梁城比较偏僻的地段,是一块比较贫困的地方。但这些个地方往往也是县衙少管的地段,所以一般这一块儿发生了什么事情,汴梁城里的人都当是习以为常。不过繁华至极的汴梁城中也能有一块如此偏僻的地段,也确实是让人有些不解,尤其是到了晚上,这里更是没有行人和夜市,如果再起几阵阴风的话,甚至可以把这里形象地称之为“鬼市”了。

    而今夜黄纪便走在这“鬼街”上,周围基本上听不到什么人息声,耳边传来的只有晚风“咝咝”作响的声音。需要治病的那个平民姑娘名叫小芸,她家里有一个和自己相依为命的爷爷,由于黄纪曾经也帮助了他们家不少,所以这一回小芸得病后,也是找的黄纪看病,毕竟彼此都是老熟人了,想要拜托一些事情也很方便。只是这小芸家的地段尽是汴梁的偏僻之地。离东城集兴区的“黄氏药坊”也确实有点距离,每次黄纪都要走很远的路。

    黄纪继续在街上赶着路,由于今天在赵家吃了点喜酒。所以黄纪的脸上也罕见的有少许醉意。他一边赶着路,一边自言自语道:“没想到小芸姑娘家竟然要走这么远,哎,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要我晚上去给她治病,其实今天白天有的是时间……子川兄弟的婚礼,吃了点酒席,好在现在还有时间。应该可以准时到小芸姑娘家。如果情况不重的话,说不定还能赶早点回去……”

    黄纪正走着,正前方还就真的刮起了凉风。凉风越来越大。在黄纪看来,几乎就像是鬼街上的阴风,街上又没有行人,漆黑的夜中给人一丝幽幽的恐惧感。黄纪也不例外。虽然自己从不怕鬼。而且喝了点酒壮了胆,但一个人大晚上走在这无人的街道上,是个人都会感觉到有一丝的恐怖。

    阴风不断刮着黄纪身上的白衫和袖袍,头上的发鬓也是被吹得两处摇摆,黄纪不由道:“今天晚上怎么回事,刮这么大的风?今天不是结婚的良辰吉日吗,这样子也有些太不吉利了吧……”黄纪都有些不由自己调侃起来了。

    不过黄纪也没有太在意这阴森的环境,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背着药箱、加快步伐。朝着目的地的方向前进……

    终于过了少时,汴梁城这一块偏僻的地段。黄纪眼前出现了一排平房。“就是这了……”黄纪望着前面,自言自语道,“真是的,明明是城内,这里却是这么荒凉,朝廷也该管管这里吧,连个像样的商铺都没有……”

    一边说着,黄纪一边朝着眼前的房屋走去看来最前面的那个,应该就是小芸姑娘的家了。

    然而黄纪走到这个时候,理应应该加快脚步,可是黄纪却反而慢下了速度。黄纪往前慢慢踱了几步,最后甚至停了下来。他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于是四下张望了一下,随后继续轻声道:“奇怪,现在虽然已是晚时,但还不至于全家人都睡觉了吧,怎的这一排房屋的灯火全都熄了……小芸姑娘不是要找我治病吗,怎么她家的屋子也是暗的?”

    正在黄纪疑虑间,突然小芸姑娘的房子处,似乎出现了什么动静。

    “嗯?”敏锐的黄纪感知到了,两眼凝视着屋前的房门。

    果然,那房门发出了少许的响声,虽然现在外面正肆掠着挂着阴风,但黄纪仍旧是听得很清楚。

    “难道小芸姑娘家还有别人?”黄纪心中不禁疑惑道。

    “吱”逐渐地,房门直接被打开了,这下子彻底知道是有别人了。然而眼前的景象却是让黄纪惊呆了从房门里面走出来的人,竟是几个蒙面的黑衣人。

    身为平民老百姓的小芸姑娘,屋里怎么会出现这些个黑衣刺客,看到眼前的场景,黄纪不禁惊出一身冷汗,他心中顿时涌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那些个黑衣刺客本是非常从容的样子,见到了屋前突然出现的黄纪之后,眼神立刻严肃起来。

    黄纪这边又何尝不是?黄纪心想着,小芸姑娘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了。黄纪越想,心里越害怕,于是大声朝着对面的那些黑衣刺客问道:“阁下等究竟是何人,为何半夜之时会身着夜衣出现在平民百姓家中?”

    那些个黑衣刺客见到了黄纪,似乎是认出了来了,只听一人惊叹道:“黄纪?”

    “奇怪,那个人居然认识我?”黄纪听到对方的叫喊,先是心中惊了一下,随后努力使自己的心情先平静下来,“不对,我已经是汴梁城的‘汴梁医侠’,认识我的人多得数不清,可……这些个黑衣刺客究竟是谁?”

    另外一个黑衣刺客见了,于是问着身旁的一个类似于头领的人问道:“怎么办,大人?”

    那个头领轻“哼”了一声,随后说道:“哼,没想到行动这么隐蔽,还是让人发现了……”

    “那现在怎么办,要杀他灭口吗?”那人继续问道。

    “你说呢?他黄纪只不过是一个人,既然自己送上门来。那就斩草除根吧”说着,那个头领眼神一瞪,随后下令自己的手下那些个黑衣刺客准备杀掉突然出现的黄纪。

    黄纪还没来得及继续问下去。那些个黑衣刺客就都拔出短剑朝自己冲了上来,似乎是要杀人灭口。黄纪没有多想,顺势别出腰间的折扇,做好应对。

    其中一个黑衣刺客至前,手中短剑即出,寒光一闪,剑锋直朝黄纪的喉咙。黄纪没有立刻还手。只是先轻轻侧开身子躲了过去。

    然而这些个黑衣刺客似乎是训练有素一般,出手招招迅猛,只见自己刚一躲开第一个人。第二个黑衣刺客趁着自己还没站稳,已经挥出短剑,不偏不倚地朝着自己的胸口而来,速度奇快。

    黄纪右脚一踮。整个人一个翻身。又躲开这一下后,黄纪先向后退了十几步。

    黄纪站稳了,眼神凝望着眼前毫不手下留情的黑衣刺客。这回黄纪是看清了,这些个黑衣刺客出招几乎都是要一招致命,看来他们确实是要对自己杀人灭口,换句话说,他们确实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一想到这里,黄纪更是担心起小芸姑娘她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于是黄纪眉头一皱。右手紧握折扇,坚定的眼神似乎看出来黄纪必须要尽快解决这些个杂碎。然后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

    然而还没等黄纪思考其他的东西,几个黑衣刺客已经施展着轻功,分别朝着自己的方向冲了过来。

    一支短剑划至胸口,黄纪眼神一凝,右手的折扇隔着胸前,扇柄先挡下了这一剑。随即,黄纪折扇用力一张开,顺势偏移了黑衣刺客的剑路,然后黄纪的折扇用力往前一拨,一道内力直接打在了黑衣刺客的胸前。黑衣刺客忽感胸前一阵闷痛,随后整个人向后退了好几步。

    黄纪看准了,想要冲上去顺势将那个人给一掌打飞,这时另一个黑衣刺客却从侧面袭来。黄纪见到了,只好先收了这一招,整个人又往后面退了过去。

    但是那些个黑衣刺客这回可没有给黄纪太多的时间,只见着两个人一左一右地朝着正在退后的黄纪,欲要夹击之。而在黄纪的背后,又一个黑衣刺客已经以先他的速度绕到了黄纪身后,准备一剑直刺而去。

    黄纪见着,两脚向下一踮,整个人在半空中一个翻身,先行躲过身后的那个埋伏者。而在黄纪翻身的一瞬间,左右两个黑衣刺客也跟着跳了起来。黄纪看准了时机,趁着左右两个人刚翻至半空中,没有充足的准备措施,黄纪侧身一转,两脚一左一右用力一踹。

    那两个黑衣刺客还没转过身来,胸前就先一步纷纷中了黄纪的左右脚,然后“啊啊”地轻叫两声,纷纷向地上倒去。

    先行制伏两个后,黄纪翻身落了下来。然而还没完全落地,之前那个在他身后的黑衣刺客,这回在他身前又挥着短剑朝自己冲了过来。黄纪还未把好平衡,所以暂时没有办法完全躲开。想罢,黄纪折扇举起,扇面正对着黑衣刺客的剑锋,自己则在扇面上添上了一道深厚的内力。

    果然,虽然黑衣刺客的剑锋是刺在折扇的扇面上,但由于黄纪施加的内力,纸做的扇面并没有被戳穿,反倒像是一把盾牌一般,着实挡住了这一剑。但是毕竟只是扇面,并不能久而抵挡,黄纪一边用折扇挡住,一边两脚落地后向后不停划去。

    黑衣刺客举着剑,就这样不停地逼着黄纪一步步朝后退去,而在黑衣刺客的身后,其余的黑衣刺客也一同施展着轻功跟了上来,似乎是要合力置黄纪于死地。

    黄纪见定了,右手执扇继续挡住,左手忽地朝折扇的背面用力一掌上去。一瞬之间,只觉一股强大的力道,那个用剑锋一直抵住的黑衣刺客突觉一股强大到足以震伤自己的反弹力,随后“啊”的惨叫一声,整个人被黄纪震飞了老远,随后重重地摔倒在地,看样子是受到了不小的内伤。

    由于强大的反弹力,黄纪自己也继续向后退了许多。不过其余的黑衣刺客却没有因此而退去,反而更是发疯似的冲了上来。似乎是不取黄纪性命誓不罢休。

    黄纪眼神一定,左脚向后一顶,整个人瞬时站稳了。就在刚站稳一瞬。一个黑衣刺客已经举剑冲了上来。黄纪看定了,折扇黑衣刺客的剑锋处一拨,随后一个小轮回,扇柄在黑衣刺客的手腕上用力一点。黑衣刺客由于疼痛,下意识地松开了举剑的右手,然后“啊”地痛叫了一声,手中的短剑自然也是掉落在地。黄纪看准了。转身就是用力一脚,一招就将那个黑衣刺客给踹倒在地。

    制伏一个,剩下的黑衣刺客也接踵而至。几道剑锋闪着寒光。纷纷朝着黄纪眉间划来。黄纪毫不畏惧,眼神如同敏锐的角鹰,右手聚足内力,内力汇聚在自己手中的折扇中。“凌云斩”即出。只见黄纪的右手将内力输送至手中的折扇后。自己的右手加上折扇,合在一起就如同一把闪亮快斩的银刀一般。黄纪一定神,手扇合一的“银刀”,迅猛地朝着前方的人群劈扣而去。

    几道剑锋即至,黄纪的“银刀”内力,左右左右地纷纷接下了数道剑锋的劈砍。没完,黄纪看准了冲在最前面几个露出破绽的黑衣刺客,“手扇银刀”直接划至几人的胸前。只听一阵凄凉的惨叫声。最前面的几个黑衣刺客眼神中纷纷露出痛苦的神情,随后直接从半空中径直摔落下来。胸前受了重伤,不时还有鲜血冒出。

    然而黄纪并没有停下来,既然这些个黑衣刺客没有对自己手下留情,拿自己也没有必要抱有仁慈之心,给他们留活路。黄纪加强了右手的内力,加快了右手“手扇银刀”的速度,伴着空气中的锐利刀啸声,银色刀光不停地闪现,后面的黑衣刺客为了防止被黄纪一招“手刃”,只得暂时先向后退几步,纷纷用自己手中的短剑一一抵挡。

    黄纪右手“挥刀”的速度确实是快,只身一人,朝前不断挥去,后面的几个黑衣刺客用剑抵挡都没找不到还击的机会,只见着黄纪一人便将这剩下来的所有黑衣刺客逼得一步步后退。黄纪的速度越来越快,威力也丝毫不减,黑色的夜空下,所见尽是黄纪“手刀”在众黑衣刺客剑锋上留下的无数刀光和擦出的层层火花,金属摩擦的声音也是层层不断,如同黑夜下鬼啸一般,让人听得心寒。

    被逼的节节后退的黑衣刺客没有办法,合力向前一挡,将黄纪的“手刃银刀”暂时撇开一道,然后趁着空当所有人赶紧向后退了十余步,基本上退回了之前黄纪还没被打退的起点。众黑衣刺客都退到了那个黑衣头领的身前,随后所有人站成一列,似乎是要摆出剑阵,来对付黄纪。

    然而黄纪似乎是没有要给那些个黑衣刺客的机会,他这个个人暂时先收了右手的折扇,随后左手应上,左右双手似乎是要做出什么反应。

    那些个黑衣刺客可不知道黄纪这回又会使出什么招式,见着黄纪已经收了折扇,众人齐喝一声,纷纷举剑,再次施展轻功地朝着黄纪的身前而去。

    黄纪见状,神情并没有太多的变化,他整个人呈半蹲姿势,左右双手向后几个循环推出,周身顿时内力并聚,似乎一道比刚才还要强上数倍的内力聚集在了黄纪身旁。

    那些黑衣刺客并不知道黄纪的行为左右,他们深知黄纪的内力深厚,为了防止像刚才一样被打得措手不及,有两个黑衣刺客在最前方的黑衣刺客背后推加了一道内力,心想着这回黄纪再用什么迅猛的招式,也不可能一招击退众人。

    然而这一回黄纪并没有使出什么速度奇快的招式,相反,这一招速度并不快,但似乎是集聚了非常强大的内力,黄纪每一次推掌,似乎一道强劲无比的掌风就顺势而出。

    黑衣刺客这一回才发觉不对劲,但是现在想退去似乎有些来不及,他们冲向黄纪的速度也挺快。

    黄纪的两掌最后一推,突然眼神一定,两掌不知何时爆发出一道强劲的掌力。只见着双掌飞出一道数丈之高的金黄色的掌晕,掌晕如同一道铜墙铁壁一般,当面朝着众黑衣刺客面前压了过来。

    “啊啊”所有的黑衣刺客还没有意识到,已经被金黄掌晕一招给着实击中,所有人大叫一声,然后全部被黄纪一掌击飞。

    金黄掌晕即出,即知这便是少林寺的“金刚掌”,昔日在“醉仙楼”对付南宫准的时候,黄纪曾经用过,不过那个时候只是一只手用了不到四成的力道,这一回却是两只手近乎十成的力道,掌晕高至数丈,直接将左右的黑衣刺客给一掌击飞,可见黄纪内力之深厚。

    后面的黑衣头领也感觉到了强大掌力的袭来,于是也两掌内力齐出,硬是接了上去。然而黄纪“金刚掌”的内力颇强,黑衣头领自己仅凭一人之力,似乎也不能完全抵挡住,整个人被震退数十步。

    “呲”只听一声衣物布衫的撕裂声,黑衣头领的蒙面面罩竟被“金刚掌”强劲的掌风给震裂了。

    少许,金刚掌的掌力渐渐退去,黑衣头领也逐渐站稳了。蒙面面罩被撕裂,整个人的面容也就遮不住了。

    黄纪在对面施完了金刚掌后,抬头向前望去。然而,黄纪竟是瞪大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