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五十章 全身而退
    孙云和察台多尔敦继续互相对望着对方,眼睛里都显示出了不退让的神情。

    良久,察台多尔敦先言道:“孙少主,你有你的原则,本公子也有本公子的原则,孰对孰错不是我们两个人单单说了算的。成者为王,不如就让时间证明我们之间的因果循环吧……”

    “可是察台公子把在下关在这囚笼之内,在下又怎么能证明呢?”孙云举起被镣铐铐住的的双手,笑着说道。

    “本公子之所以把孙少主你关在这儿,只是想让孙少主冷静冷静……”察台多尔敦慢慢站起身,继续说道,“何况……有我父王监视着,我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贸然杀了孙少主你。这牢狱,你迟早会出去的,只是今后你要走的路,本公子可都是一一看在眼里的。或许等到真正该到来的那一天,我们之间孰对孰错就能一了而知了吧……”

    孙云听了察台多尔敦的话,又想起了武当首席吴子君之前在龙明客栈对自己说过的话:

    “上官仙剑前辈尝言:‘人人皆有义心,人人皆为英雄’。一人之心不能拯救苍生,但一人之心可以唤起千万人之心。倘若千万人之心凝聚一块,人心之力不可估量,正义之道迟早会匡扶于世……虽然孙少主你一人不能撼动察台王府,不能撼动蒙元朝廷,不能拯救中原百姓,但是孙少主你的行为却可以唤起义士豪侠乃至普通中原百姓的正义之心。唤起一人之心,逐渐延伸。能够唤起千万人之心,若是千万人同有拯救苍生的义心,无论蒙元朝政如何压迫。这股顺应正义之道的潮流将是无法阻挡的……”

    想罢,孙云笑了笑说道:“时间确实能证明因果循环之理,而且……最后赢的人,一定是我!”孙云最后的一句非常的坚定。

    察台多尔敦见着满是自信的孙云,转过身去,随即说道:“一切结果就看你我之间的命运吧……”

    说着,察台多尔敦又从门外的侍卫处拿来钥匙。然后亲自解开了孙云手脚上的镣铐。

    孙云见了,先是惊讶了一下,随后轻笑道:“哼。察台公子居然还会放低身份,亲自帮在下解锁……之前不是要把在下关在这里的吗,怎的又放了在下?”

    察台多尔敦解开镣铐后,站起身继续说道:“既然孙少主你这么有信心坚信你的原则。本公子又需要看时间证明这一切。也没必要再把你关在这儿了……”

    “兵器还在我手上,你就不怕我又和之前一样,突然冲过来要杀了你?”孙云又笑着问道。

    察台多尔敦转过身,轻轻笑道:“前提是……孙少主,你觉得现在的你,有能力杀了本公子吗?”

    察台多尔敦这句话的口气极具有挑衅的口气,孙云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两眼异样地凝视着察台多尔敦。

    “再说了……”察台多尔敦看着孙云紧张的样子。又转变口气道,“我父王马上就要回来了。要是看到我把你关在这儿,又会对我发牢骚了……”

    孙云也慢慢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上的筋骨,随后继续对着察台多尔敦凝视道:“今天讲了这么多大义大理,在下可不管之后的因果对错……不过往近了说,这回雾隐丛林设伏的仇,在下可是记在心里的”孙云说最后几句的时候,说得咬牙切齿,两手还紧紧握着拳头尤其是杜鹃的伤,想到这里,孙云的心里就痛得无法忍受。

    察台多尔敦听了,想了一会儿,随后继续道:“哼,那孙少主你就先记着吧,等你有本事来找本公子算账的时候,本公子随时奉陪,哼哼……”察台多尔敦最后说的完全没有把孙云给放在眼里,就察台多尔敦而言,他认为此时的孙云对自己根本造成不了任何的威胁。

    听到了察台多尔敦的轻蔑之语,孙云更是心中憎恶,他的眼里顿时又充满了杀气,但是比之前在摔跤大会现场时要冷静多了。或许在孙云心里,他也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全身离开察台王府,想要算账来日方长……

    “王爷到”正在孙云思考间,牢狱的阶梯之上突然传出了下人传令的声音,好像是察台王回来了,并且也来到了这地下牢狱来。

    “切,又让父王碰到了……”察台多尔敦随即寒暄了一句。

    孙云也从牢狱的房间里面慢慢走了出来,他似乎也想要看看这回察台王想要在自己和察台多尔敦面前说些什么。

    察台多尔敦的表情略显凝重,或许他知道,他自己这次的预谋事情已经让自己的父王知道了。

    过了不久,就听见阶梯处的脚步声,随后,察台王在两个带刀侍卫的贴护下,慢慢下了牢狱的阶梯,然后又步伐不快地走到了察台多尔敦和孙云的跟前。

    察台多尔敦是站在孙云前面的,察台王先是用严肃的眼神望了一眼察台多尔敦,随后又瞟了一眼身后并没有什么大事的孙云。安静了好久,察台王对察台多尔敦说道:“多尔敦,你应该知道,为父为什么回来直接找到了这牢狱里来了……”

    “父王都知道了,雾隐丛林的事情……”察台多尔敦苦笑道。

    “为父从东街县衙查到察台王府,从查火药库失去的石雷到接到来运镖局运镖失败的消息,为父怎么也没想到是多尔敦你一手干的……”察台多尔敦有些激动道,“要不是为父还没有把这件事情上报给了朝廷,我们父子两早就在断头台相见了!”

    察台多尔敦面对自己父亲的厉声斥责,显得并不放在心上,也没有说什么话。

    察台王稍微平静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为父告诉了多尔敦你多少次了,不要插手管来运镖局的事情,可你总是不听。硬是要给为父添乱,你究竟想要怎么样?”

    察台多尔敦听了,依旧是不紧不慢地说道:“孩儿说过了,孩儿之所以做这一切,都只是想要弄清楚父王和来运镖局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如果父王早一点把这其中的因果告诉孩儿,这一切或许都不会发生,察台王府也不至于还蒙在鼓里地跟这个小小的来运镖局闹了这么多的矛盾。”

    察台王见着察台多尔敦的目的依旧是想要自己一人去探究自己与来运镖局的恩怨。于是叹了一口气说道:“为父也说过,为父迟早会告诉你们的,只是时机还未成熟……在这期间。就不需要多尔敦你再操心了……”

    察台多尔敦见着自己的父亲始终不愿意把事情的真相告诉自己,于是笑了笑说道:“哼,恐怕不只是孩儿,就连孙少主他们来运镖局的人也想要弄清楚吧……当然。孩儿做什么事情都是给父王您添乱。既然父王这次又下了金口,孩儿不追究则个便是……”察台多尔敦笑得有些无奈。

    孙云此时站在察台多尔敦身后,也是满脸的疑惑,说实话,他自己也很想要弄清楚这其中的因果或许弄清楚了察台王和来运镖局之间的关系,所有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察台王想了一会儿,又用严肃的眼神望着察台多尔敦,随后继续说道:“但愿如此才好。不过见着多尔敦你一而再再而三地犯事,这次又闹出这么大的事情。为父也不得不采取强硬措施了……从现在开始,没有为父的允许,多尔敦你不准踏出察台王府半步,就算是有朋友拜访,也要征得为父的同意!”

    察台多尔敦闭着眼,没有说什么话,表示他无所谓地认同了。

    随即,察台王下令让侍卫亲自押着察台多尔敦离开。察台多尔敦没有多和自己父亲说一句话,而是离开前回头看了一眼孙云,随后凝着眼神道:“哼,孙少主,别忘了你我今天下的赌注,你我之间来日方长……”

    孙云听了,两眼同样对视着察台多尔敦,并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心里似乎有着其他的想法。

    随后,察台多尔敦再也没有回头,径直地跟着身边的侍卫上了阶梯,离开了这座阴湿的地下牢狱。

    良久,孙云的神情这才恢复平静过来。察台王见着孙云满脸疲劳的样子,于是上前道:“这次犬子又给孙少主和你们来运镖局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本王在这里给你们赔过了……孙少主你放心,这次的事情我们察台王府会妥善处理,不会惊扰到朝廷的……”察台王的口气还挺恭敬。

    但是察台王越是这样,孙云就越是觉得不自然,于是孙云也说道:“说实话,虽然彼此对立,可是现在的我和察台多尔敦有着同样的想法……王爷您,到底和来运镖局曾经发生过了什么?”

    察台王没有立刻回答,他先是看了一眼孙云,见着孙云用无比坚定的眼神望着自己,他也只是轻声道:“本王刚才也说过,待到时机成熟,本王会亲自告诉所有人的……现在时机未到,所以本王也不方便道来……”

    孙云听后,倒是没有像察台多尔敦那样的无奈和不甘,而是表情疑惑不止……

    没有说太多的话,由于心里还是非常担心杜鹃的伤情,所以孙云还是快速地跟着察台王离开了地下牢狱,离开了这让人窒息的察台王府……

    到了察台王府的门口,孙云终于算是重见明日了。而在门口,任光等人已经在外面等急了。

    “孙大哥”看到了孙云平安无事地从察台王府门口走了出来,何子布最先兴奋地叫道。

    “感谢你的那些朋友吧……”察台王轻声笑道,“是他们告诉本王所有情况,本王才能弄清楚事情的缘由。”

    孙云先是抬手招呼了一下任光和何子布他们,随后转身行礼谢道:“不管怎样,这回来运镖局又欠了察台王府一个人情,来日有机会我们必将报答!”

    察台王也用汉人的方式回礼道:“孙少主不必多谢,其实这次的事情应该是察台王府欠了你们来运镖局一个人情。若是来运镖局之后还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本王。”

    “那晚辈告辞了”孙云又说道。

    “告辞”察台王也回礼道。

    于是,孙云马上走回了任光等人的身边。看着孙云全身上下都很完整,没出什么事。何子布最先道:“孙大哥你没事吧?看着你被察台多尔敦打昏带走的时候,我们都担心死了!”

    “谢谢阿布你们的担心,我没事……”孙云微笑着说道。

    任光见了,也笑着道:“看少主你全身上下都没什么事情,我们也放心了。”

    “是呀,我全身还好,衣服、武器都还完整……”孙云一边朝着自己腰间的配件摸去。一边说道,突然感觉到丢失了什么,于是立刻紧张道。“不对,我的玉佩呢?我的玉佩不见了!”

    “玉佩?”任光疑惑道,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就是我的龙纹玉佩,那可是我和唐战兄弟在汴梁结拜的信物。可不能丢了!”孙云整个人变得异常紧张起来。随后想到可能是掉在了察台王府或是被察台多尔敦拿走了,于是立刻回跑至了察台王府的门口。

    这个时候察台王还没急着走,看见孙云又紧张兮兮地跑回来,于是问道:“孙少主,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的玉佩不见了,龙纹玉佩掉在了王府里!”孙云急着喊道,看来对他来说,他和唐战结拜的信物在他心里非常重要。

    “什么玉佩?”察台王也疑惑地问道。

    “就是我的龙纹玉佩”孙云继续喊道。“麻烦请王爷帮在下找找吧,那是碎成一半的龙纹玉佩。是我亲生父亲留给我的信物,也是晚辈结拜兄弟的信物,对我来说非常的重要!”

    察台王听了,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半天没有说话。

    “不用找了,少主”正在孙云焦急的时候,任光在后面喊道,“玉佩就在镖局里,少主你并没有带到王府来。”

    孙云听到了任光的话,又立刻返回身说道:“什么,是真的吗,你真的肯定?”

    “我肯定!”任光坚定地说道,“其实杜姑娘已经醒了,你在急着跑出房门的时候,玉佩就掉在地上了,是杜姑娘忍着伤痛帮你捡到并保管的,现在还握在杜姑娘的手上。”

    孙云一听到杜鹃已经醒了,于是又立刻惊道:“什么,鹃儿醒了,是真的吗?”孙云显得越来越兴奋。

    任光点了点头:“她已经醒了多时了,现在还躺在床上调息着,要不少主你赶紧回去看看吧……”

    此话一出,孙云哪里还呆的下去?一个箭步地飞奔而去,他现在立刻就想见到杜鹃。

    “少主,等等”任光大叫了一声,随后众人也跟着飞奔着追了上去……

    只剩下察台王还留在原地,望着众人离去的背影。旁边的一个侍从见着察台王发呆的样子,于是关心道:“王爷,长时间站在外面小心坏了身子,我们还是快进屋吧……”

    然而察台王并没有立刻离去,而是继续把目光留在了孙云离去的方向上。“碎成一半的龙纹玉佩,还是他亲生父亲留下的,不会吧,难道说……”察台王的心里始终疑惑不定……

    回到了来运镖局后,孙云二话不说,直接冲向了自己的房间之前昏迷的杜鹃一直躺在自己的房间。

    “鹃儿”孙云推开房门,大叫一声。

    然而令他吃惊的场景杜鹃虽然是醒了,但整个人却是忍着伤痛,用手扶着旁边的桌角,继续在干着活。杜鹃确实是一个善良和坚强的女孩子,都已经伤成了这样,她还想着为孙云做着微不足道的小事。

    杜鹃听到了熟悉而亲切的声音,拖着半残的身子,慢慢转过身。“云哥……”看到孙云平安无事地归来,杜鹃有些快要哭出来了。

    然而由于情绪的激动,自己下半身又没有知觉,扶在桌边的双手一个不小心,蹭地滑了一下,整个人向后倒去。

    孙云见着了,立刻向前一步。双手将快要倒下的杜鹃给拦腰抱住。

    “云哥……”一向坚强的杜鹃,此时终于流出了泪水,只听她抽泣道。“鹃儿没用,给云哥你们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如今却是双腿残疾……”

    “不……不会的……鹃儿你并不是没用,你很坚强……”孙云也眼眶湿润道,“不管鹃儿你有没有残疾,不管你今后会怎样,我都一样爱着你……”孙云说得非常诚恳。

    杜鹃听到了孙云的誓言一般的话语。更是止不住泪水的夺眶而出,双手慢慢放松,然后依靠般地倒在了孙云的怀里。

    孙云知道杜鹃此时双腿还是没有知觉。现在长时间干重活不便,于是立刻将她抱回了床上,让她平躺好。随后孙云说道:“现在这个样子,鹃儿你就好好休息吧……”

    杜鹃咬着牙。强忍了一会儿泪水。随后想了想,从自己的腰间慢慢掏出一件东西那半块龙纹玉佩,杜鹃努力捡起孙云掉在地上的玉佩,一直好好保管到现在。

    “云哥,你出门……掉了重要东西了……”杜鹃轻声说道。

    孙云一看玉佩确实是在杜鹃手上,这才放心。但一想到杜鹃如今如此命苦的样子,孙云心中也是悲痛不已。他重新将那半块玉佩慢慢放回自己的腰间,随后对躺在床上的杜鹃说道:“好了。一切都暂时告一段落了,察台多尔敦被囚禁了。至少有一段时间,我们算是可以安稳过几天日子了……”

    正在这时,任光等人也匆匆赶了回来。见着所有人都没事,杜鹃才算放心地闭上了眼睛,紧接着说道:“大家……没事儿……就好……”随后,杜鹃就因疲劳过度而睡着了。

    “今天太累了,鹃儿,你就好好休息吧……”孙云望着床上安静的杜鹃,也轻声喃喃道……

    折腾了生死轮回的一天,来运镖局总算是暂时平静下来了……

    大都城外,夕阳通红,北方大漠席卷来的风沙,无情地冲击着冰冷的城墙,给人以无比肃杀之感。“沉阳落日漫黄天,一片大漠都不见。嘶啼苦马千里日,归人一去几余年”,肃杀之景,游子断肠,荒漠传来几声凄凉马啼,人心苦寒……

    大都郊外的山脚处,有一处土坟,土坟前香烟缕缕升起,坟前一人正跪地凝望,身后还站着其余人等。

    这是何子布的兄弟方可和费能宏的坟,跪在坟前的人自然就是何子布了。

    “兄弟我答应过的,会带着欧阳聪的人头来献祭你们……”何子布用悲伤的语调对着身前的坟道,“如今兄弟我做到了……可是昔日兄弟四人,如今却只剩下我一人,今后的日子也只能坟前相叙了……”说着,何子布的眼神里布满了哀伤叹惋的神情。

    孙云、任光等人就站在何子布的身后,看见何子布这个样子,他们也很清楚此时何子布心里的悲伤。

    “阿布,节哀顺变吧,应该庆幸,这所有的一切,算是暂时过去了……”任光轻声安问道。

    何子布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两眼目不转睛地望着眼前的坟,心中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真的过去了吗……”孙云轻声应道,“虽然察台多尔敦暂时是被察台王控制住了,可是他的野心却并没有消停,还有察台王和我们来运镖局之间的恩怨……”孙云说着,又想起了自己在察台王府的地下牢狱时,和察台多尔敦以及察台王的对话。

    任光见着孙云依旧忧心忡忡的样子,接着说道:“不管怎么样,既然近些日子要平静了,我们何不趁着这段平静,重振旗鼓。察台多尔敦停止了,我们可没停止……”

    孙云想了想,随后抬头望了望被夕阳染红的天空,继续说道:“是呀,这日子还是得继续下去,后面,我们还有太多未解开的谜题事情了……”

    夕阳染红的天空,红色一直延伸到天际的一边。然而夕阳染过的红美,却总能给人无尽的遐想,在事物表象的背后,或许还有更多仍待解开的谜题本质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