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只身被俘
    察台多尔敦此时就站在孙云的对面,而这个时候的孙云似乎是已经丧失了理智,尤其是刚才和众多蒙元士兵的一阵激烈的拼杀,此时的孙云就犹如一个失去理智而发狂的野兽一般,两眼始终怒视着察台多尔敦,有的尽是想要杀死察台多尔敦的愤恨。

    察台多尔敦也是直直对视着孙云,和以往两人见面不同的是,今天的察台多尔敦脸上已经少了许多昔日轻蔑的笑容,多了几分严肃和谨慎。

    孙云倒是没有太在意,他的两眼疾愤地怒视,提着两把银月刀的双手也是越握越紧、不停地颤抖,似乎想要在下一刻直接就上前取了察台多尔敦的性命。

    看着孙云有些“发狂”的样子,察台多尔敦缓慢道:“没想到今天孙少主竟是只身一人来挑衅我们察台王府,只身一人,而且还是平时冷静的孙少主的你……竟然也能做出这种头脑发热的事情来……”察台多尔敦最后的这几句,只字只句咬得很慢。

    “察台多尔敦,你这个畜生不如的东西”孙云用极度悲愤的口气厉声道,“你派人在雾隐丛林设伏,毫无人情地害死了包括你部下在内的那么多无辜的人,并且还用石雷炸死了来运镖局的人,弄残了鹃儿的双腿……这些都是你,察台多尔敦,你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已经找不出可以原谅你的理由了!”

    “愿谅?哼,我从来就没有奢求过别人的愿谅。即使是父王的教唆,我也会行使属于我自己的原则……”察台多尔敦先是厉声反驳了一句,随后又轻声道。“你们的人杀了欧阳聪那条狗,果然知道了是本公子所为了是吗……反正那些个被你们来运镖局的人杀死的部下都是察台王府最没用的,而且最近犯了点事儿,本是借这次计划给那些部下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既然他们没有成功,那么被你们杀死也是死有余辜和理所当然的了。”察台多尔敦说得毫不留情。

    “死有余辜?理所当然?”孙云两眼怒视着察台多尔敦,大声反问道,“就凭你一句‘理所当然’。就视人命如草芥吗?”最后的这一句,孙云大声一吼,似乎是把自己心中所有的愤怒给发泄了出来。

    声音洪亮如雷。离孙云较近的几个蒙元士兵甚至都被吓得胆寒了一下。然而察台多尔敦似乎并不在意,他依旧是跟着自己的节奏说道:“欧阳聪的计划失败了,算是本公子又一次失算了……不过确实也让本公子没有想到,没有想到孙少主你们来运镖局绝大部分的成员。居然可以在陷阱重重的雾隐丛林中全身而退。这确实是出乎了本公子的意料……”

    “不管怎么样,察台多尔敦你用这种阴险的手段对付我们来运镖局,残害中原百姓,我,来运镖局的少主孙云,坚决不会答应!”孙云扯开嗓子,大义凛然地喊道,“像你这种把杀人看得这么淡化的冷血畜生。早就没脸苟活于世!既然别人不敢对你有所指教,让你得寸进尺。那我就亲自作了你!”

    孙云的口气异常的坚定,而在坚定中,还带着浓烈的杀气,往日理智平静的他,如今也变得愤怒和暴躁起来。话音刚落,孙云提起手中的银月刀,正想冲着察台多尔敦的胸前而去。

    在察台多尔敦身旁一左一右的两个蒙元侍卫加了,拔出苗刀顶在察台多尔敦前面,想要阻拦住孙云的脚步。

    但是此时的孙云就真如同一头狂奔的野兽一般,什么也不顾了。待到前方出现了两个“障碍物”后,孙云二话不说,左右银月刀同时闪现,只听两声重叠的银月刀光的刀鸣以及两声兵器断裂的脆响,那两个侍卫的兵器被当场斩断。

    没完,孙云失去理智般地“啊”地大吼一声,转身用力一个“劈刀腿”。“劈刀腿”的速度极快,腿形化成刀锋,闪电一般的速度朝两个侍卫面前划过。只是一瞬间,那两个蒙元侍卫还没来得及叫出一声,各自的脸上就被孙云的“劈刀腿”划出两道狰狞的血印,随后瞬间暴死在地。

    眼前的景象让在场所有的蒙元侍卫惊出一身冷汗,在这些蒙元侍卫中,有很多人是见过孙云的为人处事的,有的甚至是见过孙云和察台多尔敦直接对决过的。但是今天孙云这般罕见的狂暴和血腥,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察台多尔敦,都没有见过。

    见到平时一向沉稳理智的孙云今天如此狂躁的样子,说实话,察台多尔敦自己一时也紧张了一下。不过察台多尔敦心中很清楚,就算孙云今天再怎么发狂,武功上决计不会是自己的对手这是不争的事实。

    想罢,察台多尔敦嘴角稍稍扬起,看着对面离自己越来越近且始终怒视着自己的孙云,察台多尔敦轻笑道:“看来孙少主你今天头脑发热,有些太不冷静了……”

    孙云确实是不冷静,但他这个时候又怎么会冷静的下来?察台多尔敦的不断挑衅和侵扰,已经让来运镖局在这大都里尝尽了苦头,而今的这次雾隐丛林设伏,更是直接造成了来运镖局人员伤亡。更直接地,孙云心里爱着的杜鹃残了双腿,而且很有可能将面临终身残疾。一想到杜鹃的伤,面对着察台多尔敦的变本加厉,孙云这一回是再也冷静不下来了。他虽然是失去了理智,但是他心里面也坚定了,今天无论如何,一定要让察台多尔敦得到应有的报应。

    孙云没有直接回答察台多尔敦的话语,只是继续怒视着察台多尔敦,身上所散发出的杀气也越来越浓。

    察台多尔敦望着孙云铁心不变的样子,继续轻笑道:“既然孙少主你今天这么不冷静。那本公子就让你好好冷静冷静一下吧……”

    说完,察台多尔敦也拔出了自己身上的苗刀,做好了随时应对孙云攻击的架势。

    在察台多尔敦座位背后的察台拉朵和察台科尔台见了。这回是相信了察台多尔敦的话。何况刚才他们也见到了孙云发怒时的身手和震慑力,姐弟两人又往后退了老远,一直退到了后面一队侍卫的保护范围……

    “都退下”察台多尔敦又一次对着包围孙云久久不肯退去的手下命令道。

    这一回察台多尔敦的命令很坚决,孙云身旁的蒙元士兵接到了命令,都服从命令地将包围圈散开了。

    “孙少主冷静不下来,就让本公子一个人好好给你灭灭火吧……”察台多尔敦继续轻蔑道。

    “察台多尔敦,你找死”孙云怒喝一声。随后整个人起身一条,手提自己的两把银月刀,紧跟着一招“银月连破”。风雷电雨般的银月刀影汇聚在一起。发出撕破长空的刀啸,集中向着察台多尔敦胸前而去,似要一招毙命。

    察台多尔敦见定了,眼神中没有流露出一丝的害怕。只见察台多尔敦非常平静地面对着气势汹汹飞来的孙云。左手一伸前。灵力一聚,只听察台多尔敦“哈”的一声,顿时自己的周身形成了一道内力深厚的屏障。“天罡灵震”既出,如铁枪般的屏障,加上强大的冲击力和反弹力,孙云的“银月连破”所幻化出的银月刀光被尽数弹开,而且剩余的冲击力还将冲上来的孙云给一招弹回了老远。

    孙云在半空中被弹开几丈远,手中的银月刀强行在地上划了几道。防止自己继续后撤,随后整个人一个翻身。便在原地站稳了。

    孙云随即抬起头,两眼再一次怒视着察台多尔敦,似乎随时准备好下一轮的进攻。察台多尔敦看在眼里,两眼轻视道:“看样子孙少主你还是冷静不下来啊,那就让我继续给你降降火吧……”

    说完,这一次不等孙云出手,察台多尔敦右脚一踮,整个人顺势腾跃至半空中,向着孙云的方向冲了过去。孙云抬头一望,似乎是看准了察台多尔敦的位置,不避反扑,双手银月刀撑着地面突然向上一个反弹,整个人瞬时跳至了察台多尔敦的面前。

    这突然的一下倒是让察台多尔敦小吃了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孙云会如此的拼命,见着自己施招过来,孙云反倒是冒着生命危险硬碰了上来。这下子察台多尔敦没有做好防范的对策,孙云两刀合并,一个“幻影光刀”划出一道银白色的刀痕。察台多尔敦全身不及,急忙只将头向一边侧去。不过由于“幻影光刀”的过于突然,察台多尔敦并不能尽数躲开,左肩膀上的衣服破裂开来,左臂上留下了一道血口。

    “呀”察台多尔敦忍着血口的剧痛,瞥视了一眼孙云。此时的孙云面容青筋暴起,如同是一头丧失理智的野兽一般,心中想的就是不惜一切手段杀死眼前的猎物。只见孙云怒吼一声,用力一脚将刚才大意了的察台多尔敦给踹回原地。

    察台多尔敦聚气暂时忍了过去,整个人退回了原来的位置。孙云在半空中看到察台多尔敦刚刚落地,不想给他反应的时间,于是“啊”地大吼一声,整个人又从半空中准备俯身攻向察台多尔敦。

    察台多尔敦抬头一望,见着孙云又拼了命地朝着自己冲了过来,心中暗惊道:“这家伙的武功比以前似乎是提升了一个档次,而且现在的他好像失去了理智一般,恐怕现在我说什么话他都不会听了吧……不行,待会儿我还有话要和他谈,不能现在就贸然杀死他,只有先把他制服住了……”察台多尔敦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

    一心想要置察台多尔敦于死地的失去理智的孙云,此时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揣摩察台多尔敦的想法,看到这一回察台多尔敦并没有主动向自己再次攻来,孙云坚定着,举起手中的银月刀,再次施展出“银月连破”,周身伴着凄厉刀鸣的银月光刀,划破苍穹地朝着察台多尔敦扑面袭来。

    察台多尔敦一定神。两手一聚,只见自己周身一个强大的内力屏障,一阵厚重的内力碰撞的声音。“天罡灵震”再现,与孙云的“银月连破”再次接了上去。

    然而这一次孙云的力道似乎比刚才还要强,察台多尔敦仅仅靠“天罡灵震”还没能将孙云的攻击给反弹回去。但是察台多尔敦也不着急,他在使用“天罡灵震”的同时,整个人脚步向后微挪几下……突然,察台多尔敦两手一个反转,将“天罡灵震”的内力给偏移少许。由于力道的突然改变。孙云的招数突然失去了重心,整个人往斜下方倾去,有一种失去平衡的作用力。

    察台多尔敦看准了这一下。迅速抽出自己身上的苗刀,准备用苗刀先拨掉孙云手上的银月刀,让其束缚与自己。

    就在一切都按照察台多尔敦的计划发展的时候,孙云的突然变招再次让察台多尔敦吃了一惊孙云看似是失去平衡的样子。察台多尔敦也理所当然的拔出刀。然而孙云怒视着瞟视一眼。突然整个身子一个半空中的翻转,一只手的银月刀对着地面一个旋转,整个人瞬间变换了一个方向。没完,孙云的这一下变换,整个人的平衡马上恢复了,看见察台多尔敦这个时候才刚拔出苗刀,孙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一个转身,只听空气中一道如同闪电划破云霄的尖锐声。孙云反身的一招“劈刀腿”已经迅影而出。“劈刀腿”的速度极快,察台多尔敦本来就被孙云的变招给惊住了。这一下更是没有时间反应,只听一瞬之间金属的碎裂声,察台多尔敦手中的苗刀还没举过头顶,就被孙云这招转身如同快刀一般的“劈刀腿”给瞬间斩断。

    察台多尔敦见着手里的兵器没了,又看着孙云发狂不休、武功愈强的样子,心知如果再不出狠手,就很难制服孙云。想必,察台多尔敦丢掉了手中断裂的苗刀,整个人又后退了十几步,几乎就要退下自己座位的台面了。

    早已失去理智的孙云满脸怒视着察台多尔敦,也不管察台多尔敦会对自己耍什么阴谋诡计了,只要见着察台多尔敦没有准备好,就朝着察台多尔敦的方向冲击而去。

    果然,孙云侧身两脚一踮,整个人提着两把银月刀,径直地又攻向察台多尔敦而去。察台多尔敦“哼”地冷笑一声道:“是时候该让孙少主你清醒清醒了……”

    察台多尔敦的表情很镇定,待到孙云发狂似地冲向自己时,察台多尔敦稍稍一个侧身躲开察台多尔敦这一躲,孙云的前方就是座位搭台的边缘,如果不能及时停住,整个人就会摔下台面。但此时孙云更本就没有想太多,哪里注意到前方的空当?过于冲动的突袭,自己根本就停不下脚步。

    眼看着孙云就要横冲着摔下台面……突然,察台多尔敦却莫名的一把将孙云从背后给拉了回来。孙云也没有想到,但此时的他只是一心想着杀死察台多尔敦,既然察台多尔敦就在自己身旁,又把自己拉回来使自己没有掉到搭台之下,孙云便立刻调整好,转身一个挥刀,“幻影光刀”再现,想直接砍下察台多尔敦的人头。

    察台多尔敦非常镇静,只是轻轻一低头,便躲开了这一下。

    “哼,现在的你暂时失去了理智,全身都是破绽”察台多尔敦冷笑道,“既然冷静不下来,那本公子就先让你好好睡一下吧!”

    话音刚落,趁着孙云挥刀的右手还没有收回,察台多尔敦在下方两手抓住了孙云失去平衡的腰间,然后用力翻转一扭,让孙云上下交换了一面。

    孙云此时已经完全丧失了平衡,还不知道察台多尔敦要干什么,察台多尔敦已经瞬时起身,右手用力一招“雷虎神掌”,卯足力气地朝着孙云朝天的腹部就是一掌。

    孙云顿时感觉眼前一黑,大口吐了一口鲜血,“啊”地大叫了一声,随后整个人就重重摔在了地面上,然后即刻便昏了过去。这也难怪,腹部直接着实地吃了这么结实的一掌,孙云受到重创,倒在地上立刻昏死过去,更别说再站起了继续战斗了。

    察台多尔敦看在眼里,随后受了掌,看着昏死在地上的孙云,冷笑着道:“这下子冷静了吧?哼,本公子还没有打到你的要害,不会取了你的性命,只是让你昏睡几个时辰,好让你冷静冷静……”

    二人之间的对决就此结束,结果,孙云抱着杀死察台多尔敦的心态拼了命地拼杀,最后还是没能打败察台多尔敦。

    见着激烈的战斗终于结束了,蒙元侍卫的一个统领上来问道:“公子爷,现在怎么办,要杀了这个疯子吗?”

    察台多尔敦轻轻一笑,随后说道:“不急,先把他关到察台王府的一个监狱房里,到时候等他醒了,本公子还有话要亲自和他说……”

    “是,公子爷……”那个统领遵命道。

    察台多尔敦见着被孙云破坏的摔跤大会的现场,知道今天的比赛没有办法再继续下去了,于是传令道:“行了,今天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比赛就到这里了,其余的赛事明天再说,现在部队收兵”于是察台多尔敦一声令下,现场的所有蒙元侍卫也都准备起身准备回王府……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任光等人才匆匆赶来,就在孙云被带走的那一刻,他们才最后见到了昏过去的孙云。

    “孙大哥”何子布大叫了一声,看着昏迷不醒的孙云被察台王府的人带走,何子布的心里焦急得很。

    这回大家都冷静了,知道察台王府的人手众多,没有人敢毫无准备的贸然去救孙云。林景在一旁见了,对着任光问道:“阿光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任光看着被察台多尔敦带走的孙云,心中也倍感焦急。听到林景的问话,任光想了想,随后答道:“先不急,既然察台多尔敦没有立刻取了少主的性命,一定有其他的原因,不会轻易杀了少主的……待容我一点时间考虑考虑,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平安地救回少主……”

    听任光这么说,众人也都没有异议。不过如今身为来运镖局少主的孙云被察台王府的人押回去了,众人的心里却是异常的担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