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失去理智
    孙云提着自己的银月双刀,在街上施展轻功狂奔而去。[*****$百=度=搜=四=庫=書=小=說=網=看=最=新=章=节*****]*他现在心里非常的愤怒,愤恨察台多尔敦为了招惹来运镖局,而做的一切灭绝人性的事情。而如今,察台多尔敦的设伏诡计,使来运镖局遭到了有史以来最惨痛的一次失利,而且伤亡了来运镖局的人手。更不可原谅的是,杜鹃由于这次的事情,将有可能面临终身残疾的悲境,一想到这里,孙云就是一股火窜上心头,他现在一心想的,就是亲手杀了察台多尔敦,为杜鹃、为来运镖局、为他这些日子伤害过的中原百姓报血恨之仇。

    “察台多尔敦,这个畜生不如的东西,他杀了这么多无辜的人,他惨无人道的行为还不结束吗?”孙云一边在街上飞奔着,一边心中怒声道,“不仅仅是来运镖局,这些日子城中的中原百姓已经受到的,不只是压迫了。察台多尔敦的手上已经沾满了无数的鲜血,我今天一定要让他血债血偿……”

    想罢,孙云愤怒的眼神一瞪,脚下一使力,整个人一步踏出老远……

    而此时的察台多尔敦,正在摔跤大会的现场。由于今天是摔跤大会开幕的第一天,这里的气氛还很热闹,察台多尔敦也是陪着自己的妹妹察台拉朵和弟弟察台科尔台一起来看摔跤比赛的。

    摔跤比赛一向都是蒙古族人的传统,彰显了蒙古人豪放的性格。然而今天的察台多尔敦虽是坐在搭台正前方的椅子上,望着台面上,心思却没有放在摔跤大会比赛上面。他心里清楚,他已经安排好了欧阳聪在雾隐丛林用石雷设伏,用计阻击来运镖局的人。由于不能离开自己父亲的视线而引起父亲的怀疑,所以察台多尔敦只派了欧阳聪一个人前去。自己则在这里等候消息,他此时还不知道,雾隐丛林的成败已分……

    察台多尔敦正在一旁陪着自己的妹妹和弟弟说笑,这个时候有一个类似于传信的人悄悄凑到了察台多尔敦耳边,随后轻声道:“公子爷,计划失败了。虽然阻击了来运镖局,但是欧阳聪先生那边已经全军覆没,欧阳先生的头都被人砍下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察台多尔敦的脸渐渐僵住了,虽然保持着刚才的笑容,但眼神却一直呆滞地望着前方。表情就没有再怎么变过。

    那个传信的人报完消息后,就悄悄离开了。察台多尔敦坐在椅子上,脸色僵硬地笑着,随后笑容慢慢收敛起来,最后完全没了笑容……

    “啊——”搭台上面传来了一个蒙古大汉获胜后庆祝的朝天咆哮的声音——看来这一回合的比赛暂时是结束了。

    无论是胜者败者。全部都暂时退离了搭台,搭台上也暂时没有人,但察台多尔敦的目光依旧呆呆地望着台面上。

    过了良久,察台多尔敦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随后对身旁的察台拉朵和察台科尔台说道:“拉朵、科尔台,今天你们两个就看到这里,现在就回去吧……”

    “啊,为什么?我还没看够呢……”察台拉朵一听自己的哥哥要求自己和弟弟回去,于是有些不情愿道。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察台多尔敦语气突然变得严肃道,“现在叫你回去就回去。否则……待会儿可能会很危险……”

    “什么危险?”察台拉朵依旧不情愿道,“我们察台王府走到哪里,都有那么多的侍卫护身,谁敢来捣乱不成?”

    “我是认真的,你和科尔台现在就回去,要不然待会儿出什么事情,我可不负责……”察台多尔敦依旧是冷言地干脆利落道。

    “哼,我还就不信了,光天化日的,堂堂大都城里。有谁敢怎么样,我倒是想看看今天这里还会有什么好戏……”看来察台拉朵并不打算走,听到自己的哥哥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她的好奇心一下子就被带起来了。

    既然察台拉朵都没有走,察台科尔台自然也是依旧陪在身边。察台多尔敦看了两人一眼,随后说道:“哼,随你们便,不过你们待会儿可别吓着了……”

    察台多尔敦这么一说,姐弟二人更是疑惑不已,他们倒是非常想看看究竟会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察台多尔敦没有再说什么话,只是两眼直直盯着还没有人的搭台处,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哥,这个时候下一轮的比赛还没开始呢,搭台上又没有摔跤手,你老盯着搭台处看什么?”察台拉朵见着自己的哥哥一直盯着无人的摔跤搭台,不禁疑惑道。

    “来了……”察台多尔敦眼神一皱,轻声道。

    “什么来了?”察台拉朵不禁问道,因为她也朝搭台望去,搭台上依旧是没有人。

    察台多尔敦没有说什么话,只是两眼继续望着搭台上。搭台上没有人,但是察台多尔敦心里似乎猜到了什么。他慢慢闭上了眼睛……待到他再一次睁开了眼睛,他的眼帘中——孙云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搭台的正中央处。

    孙云此时面容上充满了愤怒,脸上还留着在雾隐丛林拼杀时的残血,手中的银月刀不停地颤抖着,眼神中也充满了杀气,直直盯望地望着自己对面的察台多尔敦。

    察台多尔敦望见了自己对面杀气腾腾的孙云,似乎是知道了待会儿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于是自己也慢慢从座位上面站了起来。

    察台拉朵一眼望见了孙云,也轻笑道:“哼,这家伙我见过一次,上次在来运镖局门口,他不是哥哥你的手下败将了吗?”

    察台多尔敦没有正面回答察台拉朵的问题,他只是提醒道:“拉朵,你和科尔台先站到后面去……”

    察台多尔敦说话的同时,搭台下的蒙古大汉和士兵侍卫纷纷朝着“心有不轨”的孙云慢慢靠了过来。

    察台多尔敦直对着孙云,随后轻声笑道:“孙少主,别来无恙啊……”

    孙云满眼愤怒地望着察台多尔敦。咬牙道:“察台多尔敦,你竟然在雾隐丛林设伏劫镖,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残害了无辜的人,你这个畜生不如的东西!”

    听到孙云出言不逊,旁边的一个会中原汉语的蒙古士兵怒声道:“大胆刁民。竟敢在公子爷面前出言不逊!”

    “不要紧,让他说……”察台多尔敦听了,反倒是笑着道,“本公子就是喜欢听孙少主骂我的语句……”看来他依旧是没有把孙云放在眼里。

    孙云见着察台多尔敦干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还显得毫不在乎的样子,心中更是怒火中烧。他举起自己的银月双刀。刀锋正对着察台多尔敦,什么也不顾地狠言道:“察台多尔敦,我要杀了你这个畜生!”随后起步准备冲向察台多尔敦的方向。

    前面的一个摔跤的蒙古大汉见了,一步跳上了搭台处,九尺高的彪形大汉如门神一般地挡在了孙云的面前。但是孙云似乎毫不放在眼里的感觉。转身一个“劈刀腿”,空气中伴随着一声锐利的呼啸声,蒙古大汉“啊——”地惨叫一句,腹部顿时被“劈刀腿”劈开一条深深的血口。

    周围的士兵见了孙云一脚就能如刀一般地划破**,纷纷显得有些毛骨悚然起来。但此时孙云没有给蒙古大汉反应的机会,只见他立刻冲上前,随后怒吼着一脚向前用力踹去。蒙古大汉又是“啊——”地惨叫一声,令人吃惊的一幕,蒙古大汉整个人被孙云给一脚踢到了半空中,向后飞了老远。可见孙云脚力之强。

    蒙古大汉一直向后飞去,方向直接朝着察台多尔敦面前而去。察台多尔敦见定了,右手轮回一挥,把飞来的蒙古大汉向旁边用力一拨,蒙古大汉直接摔到了旁边的空地上,捂着肚子,流着血,暂时站不起来了。

    “哼,武功见长了嘛……”察台多尔敦轻声笑道,两眼还在直盯着对面的孙云。“不过……如果只有这点实力,你依旧不会是我的对手……”

    察台拉朵和察台科尔台见了孙云怪物一般的脚力,竟一脚将一个九尺高的蒙古大汉给踢飞这么远,终于有些害怕地躲到了帘幕后面。

    孙云没有在意察台多尔敦的挑衅话语,他依旧是双手提着刀,刀锋正对着察台多尔敦,似乎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察台多尔敦,其他的人他都不放在眼里。

    “呀——”孙云怒吼一声,继续朝前地向着自己对面的察台多尔敦冲了过来。

    旁边的蒙元士兵见了,分批地冲上搭台来,纷纷拔出自己身上的苗刀,准备阻挡住孙云的行进。

    “挡住他,直接把他给砍死!”一个蒙元士兵大声叫道。

    说着,上来的所有蒙元士兵一时间全部举起了各自的苗刀,然后径直朝着孙云的头上劈了上来。

    孙云看了一眼,脸上只有愤怒,没有任何其他的变化……忽地银月刀光一闪,孙云正头上犀利寒光一现,一阵凄厉的刀啸,伴随着划破长空的撕裂声,只听得上方金属兵器斩断的声音,一瞬之间所有冲上来的蒙元士兵的苗刀全部被孙云一招斩断。

    蒙元士兵手中兵器尽断后,下意识地停下了冲上去的脚步。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孙云又是“呀——”地大叫一声,转身两式“劈刀腿”。第一脚第一声如同电鸣般地撕裂,前方的一劈蒙元士兵身上的铠甲尽数碎裂,紧接着转身后的第二脚,一道更强的力道,只听得所有蒙元士兵的阵阵惨叫,胸前全部被“劈刀腿”划开深深的血口。

    趁着前方的蒙古士兵疼痛得还未站稳,孙云一鼓作气,划出一道银月刀光,然后自己整个人伴着刀光的冲击力,向前猛力一撞。人冲击的力道,加上刀光的疾速锋利,前方第一批的所有蒙元士兵直接被齐刷刷冲下了搭台,个个捂着胸口痛苦地倒地——看来是受了不轻的伤。

    孙云没有浪费太多时间,冲掉了第一批上来的蒙元士兵后,孙云在搭台边缘处脚力一蹬,整个人弹跳起老高,飞身至半空中。

    “快。快拦住那个家伙!”下面又有蒙元士兵冲着半空上的孙云大声吼道。于是,台面下所有的蒙古士兵全部拔出了兵器,纷纷朝着孙云可能即将落地的第一点涌了过去。

    然而,孙云只是向自己的下方瞟了一眼,似乎依旧是没有把这些个喽啰小卒放在眼里。孙云现在的心里,想着就是亲手杀了察台多尔敦。随即。孙云半空中一个转身,手中银月刀随着自己的全身转了起来,顺势两道银月刀光倾涌而下,“双星连斩”即现,伴着呼风唤雨的气势,银月刀光如同斜雨银镖般地四下飞去。

    “双星连斩”飞射出的一道接一道的银月刀光。呼啸地朝着下方的蒙元士兵倾涌而去。一时间,蒙元士兵的铠甲上顿时出现“叮叮当当”的金属开裂的声音,地面上也瞬现出密密麻麻的刀痕。

    “啊——啊”过了一会儿,也慢慢出现了蒙元士兵痛苦倒下的声音。

    察台多尔敦在对面看着孙云的一举一动,在他心里。他似乎下定了要做什么……

    孙云这边,稍微靠前一点的蒙元士兵注意到了孙云的招数,于是些许散开了一下阵型,成着一个方圆变换的阵型,不但能相互掩护一下孙云飞下的银月刀光,把伤害降到最低,同时还能在孙云落地的一瞬间,摆好阵型对孙云展开第二轮甚至更延续的进攻。

    然而孙云又怎会最终拘束于这样的“死阵”?此时孙云已经如同完全丧失理智的野兽一般,一心只想着杀死察台多尔敦从而报仇雪恨,根本不想在这些蒙元士兵身上浪费时间。

    随即孙云即刻变招。“双星连斩”过后接上一招“银月连破”,银月刀光瞬时积聚,然后一时间如爆炸般扩散开来。“银月刀光”变成“银月刀雨”,闪电雷鸣般地朝着下方直射而下。

    面对狂风暴雨般的“银月刀雨”,下方的蒙元士兵即使站好了阵型,也几无还手之力。只见着所有的蒙元士兵仅仅只是举刀抵挡着飞来的“刀雨”,有的未能尽数挡住,甚至身上也受了不轻的伤,根本无暇找机会反击。

    孙云看定了这个机会,随即落至地面。眼神一环顾。孙云双手银月刀往腰间一架,随后全身几式旋转。只见着周身银月刀光再现,如同狂风一般,强大的内力伴随着强劲的风,“风暴银月”随着刀锋的旋转瞬现出无数多的银月刀光,汇集在一起,如同卷风一般席卷着周围的一切。

    周围的蒙元士兵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前就冲来了强劲的“刀风”。刀风兼刀雨,离着近的蒙元士兵一个个痛苦地倒下,后面的几批蒙元士兵也不敢立刻冲上来。

    孙云施展完“风暴银月”后,随即停了下来,两眼又继续直望着察台多尔敦。

    “继续……继续上啊——”蒙元士兵中的一个头领有些发颤地命令道,似乎他也被孙云的招式给震慑住了。

    于是,孙云身旁的蒙元士兵又一次慢慢靠了上来,只是这一次,所有的蒙元士兵的脚都在发抖。

    孙云并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里,余光瞟到众人又一次慢慢围了上来,孙云两手的银月刀再一次举至腰身,似乎又有行动。

    而看到了孙云的银月刀举起,众蒙元士兵更是不敢立刻上前。

    双方就这么僵持着,周围的空气也愈加凝固起来……

    “够了……”突然,察台多尔敦的一句,打破了短暂而压抑的沉寂,察台多尔敦两眼直视着满是杀气的孙云,随后说道,“你们都退下,我亲自来吧……”

    察台多尔敦的话语既出,众蒙元士兵果然开始向后慢慢退去,但是目光依旧是死死盯着正中央的孙云没有离开……

    孙云见着察台多尔敦终于自己站出来了,于是满眼杀气地回望着察台多尔敦。

    察台多尔敦也是直望着孙云,只是这一会儿,他的笑容要比之前二人的会面要少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