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为情狂怒
    孙云抱着昏迷的杜鹃,很快回到了来运镖局,并回到自己的房间,将杜鹃平放到了自己的床上。然而杜鹃依旧是昏迷不醒,虽然吴子君告诉了孙云不必担心,但是孙云心里始终没有办法完全放下来。再加上已经确定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杜鹃的双腿都不会有知觉,甚至有可能终生残疾,想到这里,孙云的心里是更加的难受。

    杜鹃紧闭着双眼,安静地躺在孙云的床上,虽然表情非常的平静,但是梦里的她似乎也能感觉到一丝痛苦和担忧。

    孙云就更不用说了,他两眼悲枯地望着昏迷的杜鹃,用手捋了捋杜鹃头上的发鬓,看着杜鹃看似安详却始终不醒的表情状态,心中却是钻心的痛。

    “鹃儿,求求你快醒来吧……”孙云半蹲在床下,强忍着泪水说道。

    然而杜鹃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整个人还是昏迷的,也不知道刚才孙云说的话杜鹃有没有听进去。

    孙云就这样一直默默地祈祷着,眼神也没有离开杜鹃一刻……

    而与此同时,任光等人也在这个时候回到了来运镖局。虽然这一次运镖不但失败,而且损失惨重,伤亡了部分成员,但是绝大部分的人还是平安地回来了。

    任光领着大部队回来后,就先把这件事情汇报给了总镖头孙尚荣。

    孙尚荣听到后,也是大吃一惊:“什么,是真的吗?”

    任光应声道:“不会错的,阿布找到了指挥者欧阳聪。估计幕后黑手就是察台王府不会错了……”

    孙尚荣见着自己镖局有人员伤亡,于是表情悲痛道:“运镖失败倒是没什么,只是可惜牺牲了镖局里的人……哎,自从我当上了来运镖局的总镖头后。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惨境,真是怜惜了那些牺牲的镖师们,想想来看,他们也曾陪着我们一起走过来的……”

    “只是我们一直不懂,为什么察台王府的人一直和我们过不去……”任光疑惑道,“还有总镖头……据说察台王曾经于我们来运镖局有过恩情,可是到底是什么恩情,总镖头您……真的不知道吗?”

    “那么久远的事情,我又怎会立刻想起……”孙尚荣摇了摇头。轻轻感叹了一句。

    任光想了想,不经意地说道:“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察台王府中的某些人才一直跟我们过不去的……如果两方之间没有人捅破这层窗户纸,那两家的恩怨是不是会无休无止地不停下去……”

    孙尚荣继续摇着头道:“我也不知道,现在也不想立刻弄清楚……我现在想做的,只是要去灵堂室内,在来运镖局曾经的前辈们的灵堂面前,为这次运镖中牺牲的众镖师祈祷……”

    说着,孙尚荣慢慢转过身,拖着缓慢的步子,似乎是要准备前往自己所说的灵堂处。孙尚荣依旧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汉了,但是魁梧的身材以及稳健的步伐。不难看出这位来运镖局的总镖头曾经磨砺的岁月的沧桑。任光一直望着孙尚荣离去的背影。想着运镖途中死去的兄弟以及刚才孙尚荣说过的话语,任光自己心中也涌起一股悲伤。

    “也不知道少主和杜姑娘那边怎么样了……”任光自言自语道。“方才听人说,他们刚才已经回来了,我最好去看看他们……”

    想罢,任光也立刻离开了大厅,朝着孙云房间的方向走去……

    孙云房内,孙云一直在一旁照顾着杜鹃,而杜鹃依旧是昏迷不醒。由于刚才吴子君说过杜鹃醒来不会有大碍,所以孙云现在一直祈祷着杜鹃能够立刻醒来。

    “醒来啊,快醒来啊,鹃儿……”孙云有些抽泣道,“真的,你很坚强,所以你快点醒来吧……”

    正时,任光从房门外进来了。“少主……”任光先是应了一句,随后看到了房里安详躺着的杜鹃和一直在默默祈祷的孙云,任光大概知道了事情的缘由,于是也没主动多说什么话。

    “回来了?”孙云还是不忘问候一句道。

    “嗯……”任光轻声应道,随后看着床上一直昏迷不醒的杜鹃,自己又问道,“杜姑娘的情况怎么样?”

    孙云眼神迷离地说道:“吴前辈说,虽然腿部的淤血和肿伤都消退了,但是……没办法立刻修复坏死的经络,至少很长一段时间,鹃儿的腿……都不能正常行动,而且如果意志不够坚强或是运气不好的话……鹃儿恐怕很有可能终身残疾……”

    “什……什么?”听完孙云的叙述,任光两眼瞪大地吃惊道。

    “阿布呢?你们找到他了吗……”孙云心里也一直担心何子布的生死,于是也不忘问道。

    “阿布他很好,平安地回来了……”任光先是轻声回声道。

    “太好了,还好阿布平安无事……”孙云有些欣慰地答道。

    “只不过……”任光有些转弯道。

    “只不过什么?”孙云听着任光突然转变的语气,又急问道,这一天他遇见了太多不好的事情,他不想再听到什么糟糕的事情了。

    任光愣了好久,似乎一直在犹豫要不要立刻告诉孙云。但是看着孙云作为来运镖局的少主,如此急迫的样子,杜鹃又至今昏迷不醒,任光还是松嘴道:“只不过……阿布他杀死了欧阳聪。”

    “阿布他……杀死了欧阳聪?”孙云疑惑道,似乎在他心里,他恍然大悟了什么。

    “也就是说……”任光继续低声说道,“这一切的一切,还是察台多尔敦一手策划的……闹了半天弄到最后,还是察台王府的人和我们过不去……”

    孙云一听到是察台多尔敦的所作所为,心中顿时又悲伤变成了愤怒。“又是察台多尔敦,以前什么的都过去了。可是这次,他做的太过分了!”孙云也没有顾及在床上安静躺着的杜鹃,只声怒吼道,“察台多尔敦。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

    看着孙云一下变得如同狂怒了起来,任光感觉到有些后悔,后悔在这种悲痛交加的关头,把这消息告诉孙云。

    “阿光哥,阿景找你有事情要说——”正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石常松的声音。

    任光一下子又从不好的思绪中拉了回来,听到石常松的叫喊,任光先回应了一句:“知道了,我这就来——”

    随后。任光回头望了一眼孙云,然后安慰道:“少主,你先稳定一下情绪吧……不管有什么愤恨。还是等杜姑娘平安无事地醒来再说吧……”

    说完,任光先离开了孙云的房间。

    “平安无事?脚都废了,鹃儿还怎么可能平安无事?”孙云知道任光已经离开了,但依旧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愤然道,“这儿,这儿,还有这儿,鹃儿的腿,来运镖局死去的兄弟。这些。都是察台多尔敦那个畜生害的!察台多尔敦。我现在就去找你!”

    情绪激动后,望了一眼还在昏迷的杜鹃。孙云立刻站起身,整理好自己腰间的银月刀,看着这个架势,刚才说要立刻去找察台多尔敦算账不是玩笑。随即,孙云慢慢转过身,向着自己对面的桌前走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杜鹃的整个身子颤抖了一下,随后眼缝也慢慢睁开少许——似乎杜鹃是醒了。但是好像还没有完全恢复全部意识,自己还没有办法开口说话。不过好像是听到了刚才孙云在自己身边说的那些话,杜鹃的神情显现出了担忧。

    孙云这个时候正好是背对着杜鹃的,所以他还并不知道杜鹃在这个时候突然朦胧地醒了过来。孙云望着桌上刚才吴子君赠予自己的《道德经》,自言道:“对不起,吴前辈,晚辈现在不能听从前辈的。晚辈现在的心情不断杂乱,而且愤怒,察台多尔敦的行为实在是无法原谅、天理不容!晚辈这就要去找察台多尔敦算账,不管什么因缘结果,既让所有的恩怨在这一次结果中有个最终了结吧!”

    说着,孙云提着银月刀,转身便往自己房门外跑,也没有回头看一眼自己还不知道已经朦胧醒来的的杜鹃。

    杜鹃本想叫出一声“云哥”,可是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的意识让她还来不及说出口,孙云就已经一眨眼间飞奔出了门外。

    “哐当——”,突然的一声,孙云身上的某样物件似乎是被门框处的楔子给勾了一下,随后掉在了地上,不过孙云并没有注意到,依旧是心中满是愤怒地冲了出去。

    杜鹃侧头一望,她看清楚了——掉在地上的,是孙云一直携带在身上的那半块龙纹玉佩。那是他亲生父亲最后交给他的东西,一整块龙纹玉佩一开始就是碎成两段的,其中的一块孙云还曾经赠予了他的兄弟唐战。而如今兄弟两人天各一方,每当望见自己手中的半块玉佩时,就能彼此想到对方。可是由于最近太多的杂事,孙云似乎已经很久都没有关心这块玉佩了,以至于他都快忘了他和唐战的事情。这次的不经意掉落玉佩,孙云也没有注意到。

    杜鹃望见了那块玉佩,也知道那个物件对孙云来说的重要性。“额……”杜鹃总算是恢复了大部分的意识,轻声应了一句,随后想要转身起来,去捡起孙云掉在地上的那半块龙纹玉佩。

    杜鹃扭了扭身子,想要起来,突然发现下半身使不上劲。开始杜鹃只是以为自己昏迷了太久,从而导致身体僵硬动不了,等到自己意识完全恢复了,她才回过神来——自己的双腿已经没有知觉了。

    杜鹃的表情悲伤了少许,但是没有悲观太久。她两眼凝视着掉在地上的玉佩……忽地,杜鹃用尽全力地翻了一个身,随后自己整个人的上半身掉下了床。杜鹃由于突然掉落的疼痛,“啊——”地轻叫了一声——看来她打算自己去捡起孙云掉落的玉佩……

    此时在院子外,刚刚出来的任光,正在和林景他们讨论着问题……

    “总镖头刚才跟我们说了。让我们把这次的事情上报到县衙……”林景最先说道。

    “可是通报给县衙,必定会经过察台王府之手……”任光有些担心地说道,“这样做,真能够起到效果吗?弄不好。我们来运镖局和察台王府的关系会更加的恶化……”

    石常松和何子布倒是没说什么,独自在一旁思考着各自的事情。

    “总之,这往后的事情就交给我和总镖头去办,你们也别操太多心了……”任光叹声了一句,随后望了一眼一旁沉思的何子布,关心道,“阿布,如果接下来没有什么打算的话,你就好好休息几日吧……”

    任光知道。自从摔跤大会现场,眼看着自己的兄弟惨死于蒙古人手中的时候,何子布的心情一刻都没有平静过。而今他自己又亲手杀了自己曾经的兄弟。昔日的兄弟四人如今只剩他一人,何子布的心里自然是难受得紧。

    听到任光的问候,何子布微微抬了抬头,随后轻声道:“我答应过阿可和阿宏的,要带着欧阳聪的人头去祭拜他们……如今我做到了,替他们报了仇,我想我待会儿就去他们坟前看看吧……”

    “也好吧……”任光用黯淡的眼神看了一眼何子布,知道他此时心中的悲痛……

    正说着,孙云恰巧这个时候,满腔怒火地提着银月双刀。朝着院子外面奔去。由于心中的愤怒和坚定。孙云奔去的速度非常快。连任光等人都没有打招呼。

    “孙……”何子布刚想要去问候一句,孙云却在一瞬之间跑出了院子。不见了人影。

    “孙大哥他急匆匆跑出去,该不会……”何子布有些担心道。

    林景想了想,随后说道:“还是说少主明白了事情的原委,想要一个人去找察台多尔敦算账?不行,我们得赶紧去制止少主才行——”说着,林景做出想要跟上去的样子。

    然而,正当林景想要跟上去时,任光一把手将他给拦住了。

    “怎么了吗,阿光哥?”林景疑惑道。

    任光轻轻摇了摇头,紧接着道:“少主这么急得就跑了出去,说不定房里的杜姑娘这个时候真的醒了……比起这个时候情绪激动的少主,伤情未知的杜姑娘才是我们更应该担心的吧……”

    众人听了,觉得任光说的确实是有道理。尤其是何子布,他还没有亲眼见到过杜鹃受伤时的情况,听任光他们说杜鹃的腿有些残废的境况,他心里更是担心不已。“对啊,杜姑娘她的腿到底怎么样了?”何子布急问道。

    任光闭眼摇了摇头,随后轻声道:“听她自己说,已经没有知觉了……不管怎样,我们还是先去看看吧……”

    何子布一听到杜鹃的腿已经失去了知觉,立刻紧张起来,随即便急忙往孙云的房间跑去……

    孙云的房间里,杜鹃还在试图去捡孙云掉在地上的龙纹玉佩……

    “可恶,完全使不上力,感觉就好像没有脚了一样……”杜鹃一边努力地挪动着掉到床下的上半身,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伸手试图去捡近在眼前却始终够不着的玉佩。

    “加把劲啊……”杜鹃心里一直在为自己打气,她本就没有什么力气的双手,不停的扶着地面,整个人慢慢前进着……终于,杜鹃失去知觉的一只腿下了床,继续努力着,又一只腿也跟着下了床。

    可是由于没了知觉,双腿掉下床时,杜鹃却没有任何的感觉,她只是一个劲的继续往前爬,往前爬,朝着玉佩的方向慢慢爬去。

    但是仅仅凭两只手的力气,托起整个身子向前移动,对于杜鹃一个弱女子来说,难度是可想而知的。“还差一点,就差一点了……”杜鹃右手拼命地向前伸去,整个身子却是挪动地过于缓慢,不断地费劲,杜鹃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汗水。

    “还差一点,一点……就好……了……”杜鹃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右手手指头在玉佩的花纹沟处搓动了一下,随后慢慢用手抓住了那半块龙纹玉佩。

    “终于……捡到了……”杜鹃最后轻声说了一句,右手紧紧握住了那块玉佩,然后整个人又昏了过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何子布等人正好赶着进来了。

    “杜姑娘——”何子布看到再一次昏厥在地上的杜鹃,大声喊道。

    任光等人也跟着进了房间,听到了何子布的喊叫声,其他人也看到了昏倒在地上的杜鹃。

    “快把她扶回床上去——”任光立刻说道。

    林景和石常松见了,立刻搭把手,两个人合力把杜鹃扶起来,重新让杜鹃平躺在床上躺好。

    何子布看着杜鹃这个样子,心中更是纠结不已。

    “快……快去阻止他……”杜鹃两眼紧闭着躺在床上,但是本人还是坚忍着继续喃喃道。

    “什么?”何子布没有立刻挺清楚,于是又急问道。

    “云哥要去找察台……多尔敦算账……”杜鹃依旧轻声道,“你们快点……去阻止他……”

    这回众人是听清楚了,他们也明白了刚才孙云急匆匆地跑出去,是为了去找察台多尔敦。任光望了一眼杜鹃,目光盯在了杜鹃紧紧握住孙云掉落的龙纹玉佩的右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