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妙手医术
    “阿布……”看着何子布如此面容地回来,任光有些担心道。

    何子布满身是血,而且手里还提着欧阳聪的人头,第一眼见到的反应一定会有些吃惊。不过既然何子布还是活着回来了,众人还算是比较欣慰。

    任光想罢,最先跑过去担心道:“阿布,你没事吧……”

    何子布没有做出任何表情,只是平和地答道:“我没事……”

    随后,林景和石常松两个人也跑过来关心一下情况,石常松抢先问道:“阿布,你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我们一直找不到你?”

    何子布没有太大的反应,仅仅是淡淡地说道:“我之前的确是中了陷阱不错,但是只是混过去了并没有死……后来等我醒来的时候,车队的人已经进了丛林了,于是我避开了他们的视线,找到了罪魁祸首,杀了欧阳聪,不过……我还是没能成功阻止欧阳聪引爆石雷……”说着,何子布的眼神顿时多了一份哀婉。

    “你是说,是欧阳聪下的陷阱,让我们来运镖局的人深陷险境的是吗?”林景先是问了一句,随后看到了何子布手里提着的人头,一切都明白了。

    何子布轻轻点了点头,应声答道:“问题已经很清楚了,一定是察台多尔敦指使他这么做的,也就是说,这一连串的事情,还是察台多尔敦那个家伙暗地里一手操控的……”

    一听到整件事情又是察台多尔敦所为,众人心里不禁一阵胆寒。

    “对了。孙大哥呢?”何子布眼下并没有立刻看见孙云,于是不禁问道。

    “少主他……还有杜姑娘……”任光的口气有些吞吐,似乎有些说不出口。

    何子布瞪大着眼睛。心中顿起担心之意……

    “驾——驾——”孙云此时正带着昏厥过去的杜鹃,骑着马,飞奔回大都城。马匹穿过了大都城门,穿过了正头大街,方向直朝龙明客栈。

    由于龙明客栈就在来运镖局的附近,而来运镖局又离大都城门不远,所以孙云骑马进城后。没过多久就来到了龙明客栈的门口。

    孙云到达后,立刻下了马,慢慢抱下一直昏迷不醒的杜鹃。然后一个劲儿地往龙明客栈里冲。

    “吴前辈是在二楼的‘翠云阁’……”孙云心里一直念叨着,也不顾楼上楼下人的阻拦,一个轻功就带着昏迷的杜鹃踏上了二楼,随后找到了吴子君一直住着的“翠云阁”。

    孙云也来不及敲门。抱着杜鹃直接用肩膀将翠云阁的门轻轻地推开。结果一个没注意。孙云被门槛绊倒了一下,整个人连带着杜鹃直接摔倒在了地上。不过还是紧紧抱着杜鹃,没有再让她受到一丝伤害。

    此时的吴子君正在房间里一个人心平气和地看着《道德经》,正时门口发生的突发状况,把吴子君的思绪一下子就从书中拉了回来。不过身为武当首席弟子兼武林七雄之一的吴子君依旧是显得一副看淡常事的样子,整个人表现出既不急躁也不慵散的神态。

    孙云从地上起来后,把杜鹃轻轻地平放在地板的一处,随后自己跪在吴子君面前。急切道:“恳求吴前辈能够救救鹃儿吧——”

    “孙少主是吗?”吴子君看着孙云满脸是血的样子——孙云前不久在雾隐丛林拼杀过——这才认出了是孙云,随后他又望了望躺在地板上昏厥很久的杜鹃。于是问道,“那个姑娘是谁?孙少主你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孙云依旧是跪在地上,随后用夹杂着痛恨和惋惜的口气叙述道:“我们来运镖局在运镖的路途上,遇到了事先预谋好的众多的劫镖大盗。虽然我们尽力拼杀赢了,但是鹃儿她却因此受伤,求吴前辈开恩救救鹃儿吧……”

    “孙少主说的可是地上的姑娘?”身为武当首席弟子的吴子君向来都是寄心于民,若是有难医治的民间疾病,他也会出于德心而出手相救的,何况孙云和自己已是交友?

    “没错,鹃儿为了全车队人的安全,不惜自己受伤,请吴前辈还是救救她吧!”孙云继续求道。

    “没想到一个举足无措的弱女子也有这样的就义之心……”吴子君先是默默感叹了一句,随后看了看满带诚意的孙云以及躺在地上昏厥好久了的杜鹃,于是平和地说道,“孙少主,你先扶地上的姑娘起来吧,贫道救治即是了……”

    “真的吗?”孙云听后,兴奋地问道。

    吴子君微微点了点头,表示答应了。

    “谢谢吴前辈,晚辈感激不尽!”孙云随即跪在地上行了礼。

    “行了,孙少主不用多礼了,既是要给这位姑娘治病,就先扶她起来吧……地上湿寒之气甚重,躺在地上会耽误了身子上的疾病……”吴子君又说道。

    孙云听罢,立刻扶起地上的杜鹃,随后急问道:“前辈,那到底让鹃儿躺在何处?”

    “孙少主莫急,只需将姑娘扶至贫道床上即可。”吴子君依旧是不紧不慢地应声道。

    但是比起吴子君,孙云此时的心里却是焦急得很。他又一次抱起杜鹃,然后迅速跑到了房间内的床边上,又将杜鹃慢慢放下,让其平躺在床铺上。

    吴子君慢慢走了过来,望着一直昏迷不醒的杜鹃,又对着孙云问道:“孙少主,这位姑娘伤的究竟是何处?”

    孙云咬了咬牙,眼神一皱,随后说道:“鹃儿为了救一个小伙子,被倒下来的大树砸到了腿,据鹃儿自己说,双腿已经……已经没有知觉了……”

    吴子君听罢,两手慢慢掀开了杜鹃的裤脚。随后观察杜鹃腿部的情况。然而就在吴子君掀开的一瞬间,孙云惊呆了——杜鹃的亮出小腿全部红肿,有的甚至出现了溃烂的情况。左右两腿还有些许的流血,整块腿脚全处发红发紫,可想而知那么大的树干砸下来,杜鹃受伤的严重程度。而且从头到尾,杜鹃没有因为疼而流过一滴眼泪,并且还去安慰别人。就这样的情形,别说是和杜鹃一样的弱女子。就算是孙云自己亲自受这样的伤,也未必有杜鹃那样的坚强。孙云这才意识到,杜鹃外表柔弱。但却真的是有一颗超乎常人想象的坚强的心。

    “居然伤了这么重……”吴子君望着杜鹃腿部的“惨状”,眼神微微一皱,紧接着说道,“估计腿部的神经绝大部分已经坏死了。也难怪姑娘自己会说失去知觉了……不过这已经算好了。那么大的一棵大树直接砸下来,没有断腿就已经算是万幸了……”

    孙云听着吴子君的言辞,心中惊出一声冷汗。随即,孙云颤抖地问道:“那……那……那有什么办法可以……治好吗?”

    吴子君闭眼想了想,随后缓缓说道:“完全治愈说不上,但是恢复腿上的淤血和青肿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那还是请前辈救救鹃儿吧,晚辈感激不尽!”孙云立刻低头行礼道。

    看着孙云如此诚恳的样子,自己本人也是以救人治世为本。吴子君用语重心长的口气回答道:“好吧,贫道这就试试……”

    说完。吴子君双手触及到了杜鹃淤血较重的地方,然后屏气凝神一下,似乎是在准备什么。

    孙云在一旁看着也是疑惑不已,不过心想着吴子君既然身为济世为重的武当首席弟子,医术虽比及不上“江湖神医”洪济风等之辈,但其能用妙手回春形容也不为过,一定还是有奇效的。于是,孙云没有再说什么话,而是在一边静静地祈祷着,祈祷着杜鹃真的能够平安无事……

    约莫一柱香的时间,吴子君的双臂即至双手开始轻微地颤动起来,杜鹃失去知觉的双腿也自然是跟着缓缓抖动起来。

    孙云看出来了,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静静地看着。

    吴子君似乎是在掌心增添了一道内力,内力打进了杜鹃的体内,冲击着杜鹃腿部的淤血处。

    又过了一会儿,本是昏厥的杜鹃脸色不自然地变得紧张起来,头上还隐约渗出了些许的汗水。

    “鹃儿……”孙云注意到了,不禁轻声地叫唤道。

    “孙少主莫出声……”吴子君一边调息着自己的内力,一边对孙云说道,“那位姑娘没事,依旧是昏迷的状态,只不过贫道的内力正在驱散她体内的淤血,她只不过是因为一些痛苦和难受而做出了一些非常自然的表情,孙少主不用太担心了……”

    听到吴子君这么说,孙云的心才又渐渐放了下来。不过他还是不敢完全松懈,两眼正望着依旧昏迷的杜鹃和一直在努力的吴子君……

    “有效果了……”吴子君突然轻声说了一句。

    “什么?”孙云这个时候才反应了过来,于是朝着杜鹃的两腿望去。

    只见吴子君两手按着的杜鹃的两腿,离手掌处的淤血淡化地最快,而在旁边的其他地方,另外的神色淤血也逐渐淡了下去。

    “真的有效果了——”孙云也不禁有些高兴道,“真不愧是吴前辈……”

    然而,吴子君的表情却显得很平静,应该说是,平静之中还暗藏着一丝担忧吧,只听吴子君轻声说了一句:“但愿如此吧……”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了,杜鹃两腿处的淤血和青肿也逐渐消退地差不多了……终于,杜鹃的伤血完全褪去了,两腿的皮肤恢复到了之前的光滑细腻,已经看不出曾经受过伤的样子了。

    吴子君自觉差不多了,于是松开了双手,卷回了杜鹃两腿的裤脚,用手擦了擦自己头上因疲劳而多出来的汗珠,自己喘了几口粗气——看来这个医术也要消耗吴子君自己不少的体力。

    孙云见着疗程似乎是结束了,于是有些惊喜道:“吴前辈,结束了是吗?”

    “结是结束了。不过……”吴子君的话语有些转弯。

    “不过什么,是鹃儿她没办法醒过来吗?”孙云又担心地问道。

    “这倒不是……”吴子君应声道,“这位姑娘只是因为疼痛而昏过去了。过不了多是时辰就会醒过来……”

    “那不过什么?”孙云继续担心道。

    吴子君顿了一会儿,随后说道:“贫道只是消去了这位姑娘腿部的淤血和肿伤,但是……她腿部坏死的神经贫道却没有办法……”

    “什……什么意思?”孙云似乎是预感到了什么不好的结果,紧张地问道。

    “也就是说……”吴子君用哀婉的眼神望了一眼孙云,随后轻声道,“即使今天贫道褪去了淤血和肿伤,但还是不能修复坏死的神经。也就是说这位姑娘……她的腿还是会没有知觉,她还是不能自由行动……”

    此话一出,孙云如同遭到了晴天霹雳一般。“什……什么?”孙云有些不敢相信地颤抖道。

    吴子君知道此时孙云心里的难受。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于是吴子君停顿了少许,继续说道:“由于腿部神经坏死,她今后很有可能残疾终生……”

    孙云听了。眼眶都快要湿透了。没想到拼死拼后跑回来,最后还是没有办法换回杜鹃的双腿。“难道……难道就没什么办法了吗?”孙云忍不住大叫了一声,随后整个人跪倒在地,两手重重地捶在了地面上。

    “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吴子君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提到。

    孙云听到后,心中似乎又重新燃起了希望的火苗,于是站起身来急问道:“什么办法。有谁可以治好鹃儿?”现在哪怕是有意思的希望,孙云也要抓住。他甚至在心里发誓,他一定要治好杜鹃的双腿。

    吴子君思考了好一会儿,随后缓缓说道:“没有谁可以治好,能治好这位姑娘双腿的……只有她自己——”

    “此……此话怎讲?”孙云不禁疑惑道。

    吴子君继续慢慢解释道:“这位姑娘的腿部神经几乎全部坏死,想要治愈,只有让这些神经全部重生。但是纵观世间奇药,没有哪一种能有一次性苏活所有坏死神经的功效,想要重新活化经络,只能通过不断地适当刺激锻炼坏死的部位,从而激活经络的重新生长和连接,才有可能将所有坏死的部位重新苏活,恢复正常机能。”

    “是真的吗?”至少找到了一种可能解决的办法,孙云有些兴奋地说道,“用这种方法,真的可以治好鹃儿吗?”

    “贫道曾经有所耳闻,但这也只是存在可能……”吴子君轻声地叹道,“究竟能不能治愈,就看这姑娘的意志了……”说着,吴子君侧头望了一眼安静躺在床上的杜鹃。

    孙云想了想,又一次走到了杜鹃的身边,随后自言自语道:“也只有这样了……鹃儿,你为了来运镖局,为了别人的生命,为了证明你的坚韧,你吃了太多的苦了……”说着,孙云的眼角里又泛起了泪花。

    吴子君想了想,随后走回了自己的桌子前,拿起了刚才自己一直在翻阅的《道德经》,紧接着又回到孙云的身边说道:“孙少主,贫道看这几日来运镖局发生的凶灾不少,戾气过重,还希望孙少主能够尽早平稳心态,度过这一劫后,能够安稳几日为好……”

    孙云眼神一皱,随后说道:“这几日来运镖局和察台王府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如今运镖又遇到了劫镖强盗,损失惨重,日子确实是有些太颠簸了……”说着,孙云面容满是黯淡的忧伤。

    “贫道这几日恐要离开大都,行百里路,游历他方,孙少主以后还有什么问题,可能就见不到贫道了……”吴子君微笑着道,“不过看着孙少主这几日戾气疑惑为多,多来咨询贫道,贫道若是不在,孙少主心中疑惑也难解……贫道这有老子《道德经》一本,里面讲有人心哲理。虽然不是什么武功秘籍,但此讲哲学之道,不逊于武夫之力。若是孙少主他日心有疑惑,不放翻阅一二,兴许有助于孙少主平和静心、通解世间百态。”

    “《道德经》?”孙云看着吴子君递给自己的《道德经》,不禁疑惑道。

    吴子君点头继续说道:“‘以本为精,以物为粗,以有积为不足,澹然独居神明居。建之以常无有,主之以太一,以濡弱谦下为表,以空虚不毁万物为实。’,此《道德经》之通旨焉。孙少主常有疑难心事,若是不解,便可略读少许,或许能够点通汝观世之感。”

    “吴前辈要离开大都了是吗?”孙云有些眼神迷离道,“吴前辈在的这些日子里,帮助了晚辈这么多的忙,可是晚辈都没有什么机会好好谢谢前辈。”

    “孙少主言重了,师尊也曾教导贫道,要贫道多循世间之事。而今能够赏识孙少主这样大明大义的少侠,也是贫道之幸……”吴子君微笑道,“总之今日授予孙少主《道德经》一本,希望今后孙少主心急乱躁之时,能够翻阅一二,尔或能解孙少主心中之忧吧……”

    “谢过吴前辈——”孙云还是低声行礼道。

    吴子君又看了一眼床上还在昏迷不醒的杜鹃,随后又对孙云说道:“时候也不早了,孙少主还是赶紧带这位姑娘回去吧,想要让她尽早醒来,不能再让她受到太大的刺激了……”

    孙云听了,又把担心放在了杜鹃上。随即,孙云走到床边,重新抱起了昏迷的杜鹃,然后向吴子君谢道:“今日突然打扰吴前辈,给前辈造成不便,晚辈在这里失礼了。不过晚辈还是谢谢前辈,谢谢前辈能够治疗鹃儿的伤。”

    “行了,快回去吧,说不定孙少主你的家人还担心着呢……”吴子君继续道,“近几日贫道离去,还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愿有缘之日贫道能够和孙少主你再会面吧……”

    “那晚辈先行告辞了……”由于一直担心昏迷杜鹃的伤势,孙云随即立刻跟吴子君道了别,然后离开了“翠云阁”。

    吴子君望着孙云离开的背影,微微一笑,随后转了转身,继续收拾着未完的行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