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琉璃光刀
    这一回,何子布左右两手各提一把苗刀,似乎是要用双刀应战,这种情形还是第一次遇到。

    欧阳聪在对面望着何子布的一举一动,不屑一顾道:“哼,就算你换成了两把刀,现在浑身是伤的你,又能有什么作为呢?”

    何子布并没有回答欧阳聪的话,只是两手紧握着两把苗刀,不敢有任何松懈地注视着周身又开始旋转刀阵起来的黑衣刺客。虽然身上已经到处都是血口,但是何子布还是咬牙强忍着,两把苗刀的刀尖伴着整个人,也随着黑影刀阵的旋转方向,自己也缓缓转了起来……

    “嗖——”的一声,左右两边同时飞出了一道黑色的刀晕。

    何子布这回是看定了,眼神一凝,左右两手苗刀分别往左右方向的黑色刀晕轻轻一点,只听“砰——砰”两声,黑色刀晕被何子布非常轻松地拨开。

    “这回他倒是冷静多了……”欧阳聪看着对面的何子布似乎是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于是不禁自叹道,“而且他也没有再晕眩了,是阵法转动的速度还不够快吗?”

    果然,何子布这回没有再因为眼前的高速旋转而眼花缭乱,可能是因为身上的剧痛让自己变得非常的清醒,整个人很镇定地凝视着眼前刀阵的不断变化。

    “嗖嗖嗖嗖——”紧接着,又有茫茫多的刀晕朝着自己袭来,何子布见定了,只是移动了自己少许的步伐,随后左右手苗刀迅影般地挥舞了几下,只听着“乒乒乓乓——”的金属碰撞声,何子布又一次准确无误地挡住了所有的刀晕。

    “一定是速度还不够快,再转快点啊——”欧阳聪见着连手两招都没能到伤到何子布,于是有些急躁地大声喊道。

    黑衣刺客这边接到了命令,果真加快了旋转的速度,而且刀晕飞行的速度也加快了。何子布听到了之前欧阳聪说过的话。整个人跃至了半空中,然后一边在半空中试图保持着平衡,一边挥舞着两手的苗刀,至少这样,可以减少黑影刀阵的威力范围少许。

    但是一个人轻功再好。也不可能永远停留在半空中。迟早都是要落回地面。如果不能在半空中想到一个一招制敌的方法,落到地面肯定还是会和刚才一样的下场,而且可能这一回就再也站不起来了。想到这里。何子布心中一紧:“只能用新学的招数‘琉璃光刀’试试看了,兴许能找出破绽……”

    “琉璃光刀”是何子布这几日自己琢磨出的新招数,那日从摔跤大会现场回来后当晚,孙云在来运镖局的院子里曾经见到了这一招的一些,当时何子布还劈碎了院子里的那块巨石。然而这几天何子布一直在研究新招数的用法,没想到今日在此危急关头却是要用上了……

    何子布心中一定,两手把持着左右两把苗刀,随后整个人身子在半空中微微一侧,一个转体。银月刀光一闪。

    欧阳聪的目光往半空中凝视而去,看着闪过的刀光,欧阳聪心中顿时掠过一丝踌躇。

    黑影刀阵的黑色刀晕往半空中飞去,威力果然如欧阳聪所说,是小了些许。何子布抓住了机会,“呀——”地大喝一声。整个人带着两把苗刀高速地旋转了起来。只见着银月刀光汇集成一片,形成如同琉璃月光般的刀流,带着强大的冲击力,俯冲着倾泻而下。

    “琉璃光刀”而下,逆流向上袭来的“黑影刀雨”硬碰上去。尽数被弹开。不过由于“黑影刀雨”刀晕过于密集,一心一意施招的何子布依旧是没能全部注意到,身上又被刀晕划出了血口少许。

    不过这招“琉璃光刀”也确实收到了奇效,如同琉璃月光一般倾泻而下的刀流顺势冲开了所有的黑色刀晕,如圆环状般地直接冲到了围成阵型并不断旋转着的十来个黑衣刺客身上。

    所有的黑衣刺客感觉到了,立刻停止了旋转,纷纷先用自己身上的刀挡下这一招。不过这招“琉璃光刀”的冲击力确实是强,所有的黑衣刺客挡住后,每个人都向后滑身了几步,过了好久才稳下身来。

    而何子布也趁着这个时候,平稳地落在了地面上。不过何子布落地后,却是不断地喘着粗气,似乎是很累的样子。再加上现在身上的血口重伤,**上的折磨不断施压着何子布。

    “看来那一招要花费阿布你大量的精力啊……”欧阳聪笑着说道,“但那一招威力确实是挺强的,居然一招就破了我的黑影刀阵,不过……”

    话音未落,那十来个黑衣刺客再一次围了上来,看来他们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刚才的那招“琉璃光刀”虽然威力强大,但是将冲击力分散到了十个人的身上,自然威力会变小许多,所以那些个黑衣刺客也没有受什么伤。反观何子布,虽然刚才那招是帮自己成功解围了,但是却耗费了自己大量的精力。这一回黑衣刺客再一次围了上来,何子布头上的汗珠混着血丝,再一次从脸颊上滚落下来。

    “不过我的人也没有受伤……”欧阳聪继续冷笑道,“这回再用一次‘黑影刀阵’,我看你这一次还有什么办法……”

    说完,黑衣刺客摆好了“黑影刀阵”的阵势,再一次围绕着何子布渐渐加速地转了起来。

    何子布也不敢怠懈,忍着疲劳和伤痛,满是血和汗的两手重新握紧苗刀,准备迎接敌人的下一波进攻。

    黑色刀晕又来了,一道两道地朝着何子布身前袭了过来。何子布还是和原来一样看准了飞过来的刀晕,然后一一将其挡了下来。

    黑衣刺客的旋转速度再一次加速,刀晕也是越来越多。何子布还是和刚刚一样,冷静地看清了每一招,见招拆招……

    渐渐地,何子布开始逐渐发现了其中的规律,心中不禁暗道:“每一次刀阵转起来的时候,似乎出刀的速度都不太一样。刚才倒下的那次也是,这一次也是,刀阵转动慢的时候。似乎刀晕的数量和数目都不大,等到转动速度快起来时,刀晕就会变得密密麻麻,而且速度也会变得越来越快……”

    欧阳聪望着刀阵中不断防御的何子布,只在一旁暗暗阴笑着。却是不知道此时何子布的心里所想。

    “如果我想的没错的话……”何子布内心继续暗道。“再拼尽全力用一次‘琉璃光刀’,和刚才一样打散他们的阵型,然后趁机抢先下手。在他们阵型成熟之前,说不定就能成功了……”想到这里,何子布精神重新振作了起来。

    “嗯?”看着何子布突然变换的神情,欧阳聪疑惑了一下。

    黑影刀阵还在旋转着,何子布依旧是耐心地挡下每一式刀晕,就等待着中间的一段停息……“就是现在——”何子布突然大喊道,双手苗刀一紧,全身一转,一道强烈的琉璃光。“琉璃光刀”再现,圆环一样朝着四面展开而去。

    众黑衣刺客还没有反应过来,当“琉璃光刀”的刀流冲破了黑色刀晕的枷锁后,他们这才意识到,连忙停下旋转的脚步,然后用手中的刀挡下了这一击。

    同样的道理。强大的威力分散成了十来处,冲击力自然是小了许多,那些个黑衣刺客也只是轻轻一挡,稍稍后退了几步,就再一次站稳了。

    当然。第二次使用这一招,何子布这跟人有些体力不支地倒在了地上,但他还是强忍着用两手支撑着地面。

    “哼,困兽之斗,结果还不是一样……”欧阳聪又一次看到何子布这样搏命般的突围,冷笑着说道。

    那些个黑衣刺客恢复过来后,再一次把何子布围在了正中央,然后黑影刀阵再现,又开始围着何子布慢慢转动起来。

    正在一切都顺理成章地发展的时候……突然,何子布不知哪来的力气,大吼一声

    ,整个人如弹射一般,双手抽刀跳起,然后朝着阵法中旋转着的黑衣刺客的一点冲了过去,然后挥刀而去。

    只听“啊——”的一声惨叫,一个黑衣刺客倒地,何子布顺势跳出了包围圈,终于在黑影刀阵还没有发出第一道刀晕前冲破了包围。

    “什么?”欧阳聪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不禁叫了一声。

    何子布没有停下来,趁着剩下的那些个黑衣刺客没有反应过来,直接又转身冲向人堆里,双手苗刀一阵乱挥。

    “啊——啊——啊——”人群中传来黑衣刺客倒下的不断的惨叫声,剩下的黑衣刺客没了黑影刀阵的掩护,也只能硬着头皮拔刀去和何子布应战。

    但是剩下来的几个黑衣刺客武功平平,根本对何子布造成不了任何的威胁,只见何子布没有花多少的力气,挥刀上去几招几式,就将这些黑衣刺客给一一作了……

    终于,一顿血杀后,这块躺满黑衣刺客尸体的地方,只剩下了何子布和欧阳聪两个人了……

    看着眼前的场景,欧阳聪先是吃惊了一下,随后整个人又恢复了平静,似乎是默默接受这一命运的事实。

    何子布干掉了那些黑衣刺客,稍微缓了几口气之后,用沾满鲜血的手重新握紧了苗刀,随后慢慢转身过去,正眼望着只剩下只身一人的欧阳聪。

    欧阳聪看在眼里,知道自己大势已去,今天一定会死在何子布的手上了。于是欧阳聪并没有表现出太紧张的样子,反倒是笑了一笑。

    “你笑什么?”何子布知道欧阳聪已经放弃有效抵抗或是逃跑的打算了,看着欧阳聪这个时候摆出一副笑脸,于是不禁问道。

    欧阳聪笑完后,缓缓拔出了自己身上的苗刀,随后慢慢说道:“没什么,我只是在感叹,如今的兄弟四人,现在只能一个人活下来了……”

    “你想说什么呢?”何子布用含有黯淡忧伤的眼神望着欧阳聪,继续问道。

    欧阳聪想了想,紧接着道:“我也知道,我今天一定会死在阿布你的手上了……哎,真是可叹啊,没想到到了最后,我还是没有得到别人的认可,最后还要死在兄弟的手上了……”

    “你还是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可吗?”何子布又问道。

    “没错,我这一辈子就没有得到过别人的认可……”欧阳聪自笑道。“想起来真可笑,我竟然就是为了这个,活瞎了一辈子。”

    “那你之前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吗?”何子布继续问道,“你一直去追求被认可的问题,最后还导致了兄弟的牺牲。你觉得非常值得吗?”何子布又把话题牵到了死去的方可和费能宏的身上。

    “说实话。我对不起阿可和阿宏……”欧阳聪先是感叹了一句,随后又把目光转向了何子布道,“但是实话说过来。我还是很嫉妒你,阿布——”

    何子布没有说什么,只是两眼凝视着欧阳聪。

    欧阳聪继续说道:“我们兄弟之中,只有阿布你遇到了能够认可你存在价值的人。来运镖局的孙少主不但认可你,而且很器重你,耐心地教导你,让你真的能够光明正大地去做一个人。而我呢,却还是在为了得到别人的认可,低身下贱地为察台王府去做一条狗……”

    何子布听了。平和地说道:“我说过了,这不是孙大哥的问题,每个人都是一样,是你选择的人生方向错了……”

    “哼,不管是谁的错,命运已经决定好了。既然我欧阳聪注定无他之日。就让这一切都快些了解吧!”说完,欧阳聪提起了自己手上的苗刀,飞奔着冲向何子布的方向,准备一刀穿刺过去。

    “这也不是命运的错……”何子布最后用哀婉的眼神望了一眼欧阳聪——自己曾经的兄弟,随后也架起了苗刀。做好了随时应对的准备……

    一道寒刀穿过**的声音……

    鲜血洒了一地……

    几处黑鸟从林子的一端飞向另一端,“吱呀——”叫了几声,随后一切又安静了……

    北方大漠风沙少雨,本就是花草难生,即使是在雾隐丛林这样的树林里,也非常稀罕能见到一朵色花。然而就在土坡上的一处,一朵珍贵的七色花也在雾散之际,随风凋零……

    何子布在原地呆呆地站着,他手中的刀穿过了欧阳聪的肚子;而欧阳聪的刀击偏了,在何子布的侧腰处停住了……

    欧阳聪吐了一大口鲜血,第一意识让他明白,他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何子布心中似乎也有难言之隐,满脸的踌躇,最后何子布也不经意间松开了插入欧阳聪腹部的那把刀的手,整个人也是虚晃了一下随后眼神变得迷离起来……

    “就算是……了结吧……”欧阳聪用最后的力气,抬起头笑望了一下何子布,这个笑容里面没有任何的阴暗,而是对曾经美好事物的怀念,随后他说道,“兄弟四人中就剩下阿布你了,命运选择了你,让你得到了别人的认可……我已经做错了事,早就……不会被老天原谅,也是……死得其所。阿布你……有那么多的人认可和信任你,可以……让你重新光明正大地活在世上,那么阿布你……就带着死去兄弟三人的寄托,好好活着……吧……”

    最后一句话,欧阳聪全身的力气慢慢松了下来,随后眼神一黑,腹中插刀地缓缓失去了平衡,最后倒在了地上——欧阳聪死了。

    何子布在一旁伫立了好久,他也听到了欧阳聪最后那句话,他一直在沉思……

    “我……并不同意你说的话……”良久,何子布轻声喃喃道,“命运并不是不公,而是每个人自己可以决定的……阿聪你总是在乎别人的认同,以至于忽略了活在世上的是自己;而我却总是接受别人,无论是认同还是不认同,从而审视自己人格的阙差,懂得该如何活在这个世上。孙大哥就是这样的人,我也这样做了,这……或许就是我们命运差异的原因吧……”

    说完,何子布微微抬起了头。太阳穿过厚厚的云缝,林中的雾也全部散了,阳光透射在归于平静的丛林里,透射在何子布的脸上,何子布的脸颊上顺势落下了两滴泪痕……

    任光等人这边,众人还在寻找着何子布的身影……

    “阿布——”石常松声音叫的最大,不只是他,所有人的心里都这么想——何子布一定还活着。

    “可恶,难道阿布他真的……”林景一直在心里发堵,他现在最不想听到的,就是有关何子布的噩耗。

    “不会的,阿布他一定还活着……”任光坚定地说道。

    正在众人都心急如焚的时候,丛林深处慢慢走来一人。虽然距离很远,但是由于林子里的雾已经完全散开了,所以众人还是能看得很清楚。

    “是阿布,他还活着——”石常松最先看到,于是兴奋地叫道。

    “阿布——”林景也在一旁激动地叫道。

    任光看见何子布总算是一个有手有脚的大活人出现在自己面前,心中也顿时踏实多了:“太好了,阿布没事……”

    何子布慢慢朝着众人的方向走来,他的手里还提着——欧阳聪的人头。何子布全身上下都布满了血,可想而知他独

    自一人激战时有多惨烈。何子布的脸上并没有任何欣慰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说不尽的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