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四十三章 黑影刀阵
    何子布做好了随时挥刀的准备,他两眼怒视着欧阳聪,看来他今日已经下定决心,誓取欧阳聪的人头。

    欧阳聪这边也没有闲着,他早早就准备好了自己的刀,身旁的十来个黑衣刺客也准备就绪。

    何子布还在凝望着,他似乎在考虑究竟应该先从谁下手。

    欧阳聪见了,笑着说道:“哼,没想到啊,昔日的兄弟,而今却要在这里做生死对决了……”

    何子布听了,一脸严肃地说道:“自从那日在摔跤大会的现场,阿可和阿宏死后,我们就再也不是兄弟了不是吗?”

    “看来你始终是对我怀恨在心啊……”欧阳聪不禁感慨道,“无论是在以前,还是现在,你从来就没有看起过我……我们四个人还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是你出主意,不管我说了什么,你总是反对我,什么事情都是你拿主意;而现在我已经在察台王府手下做事,终于可以自己出主意,实现自己的才华,你现在还在干涉我……”

    何子布听后,似乎明白了欧阳聪心里所想,随即他想了想,然后说道:“在阿可和阿宏死之前,我从来都没有看不起你……”

    “那你为什么从前一直否定我?”欧阳聪突然话语声变大道,“你知不知道,我这的很嫉妒你,什么事情总是你拿主意。该不该行动,该怎么行动,都是你说了算,我说的从来都是无用的……阿可和阿宏一直都是那么的相信你,可是却从来没有相信过我——”

    何子布每字每句都听在耳里。听着欧阳聪说出这样的话,何子布又不禁想起了自己在摔跤大会现场时。曾经的兄弟方可说过的话:

    “其实,我之前对阿聪的行为也深感疑虑,甚至还亲自看见他从察台王府里面走出来……”方可先是低头默默地说了几句,随后抬起头道,“但其实我还是相信阿聪的。毕竟他还是我们的兄弟,我相信阿聪的为人,相信阿聪心里还是有我们这些兄弟的!所以只要阿聪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我还是很相信他……”

    何子布想罢,闭了闭眼睛,随后又轻声说道:“不,你错了,我们一直都很相信你。在你投靠察台王府之前,真的,我们一直都很相信你……”

    “哼,不用再在这里说假话了……”欧阳聪自然是不会相信何子布现在说过的有关他们之前往事的每一句话,于是他阴笑着道,“就在我们分别之前,在程氏酒楼,你不是一样反驳我了吗?”

    一提到“程氏酒楼”。何子布想起来了,那是他和孙云第一次相遇的地方,也就是在那个地方。何子布在孙云等人的指导下,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侠义之道、为人正道,并认识到了之前自己的错误。

    想到这里,何子布继续凝望着欧阳聪说道:“你那个时候……偷蒙古人的东西,结果遭致了无辜的中原汉人被残杀,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认识到自己以前的错误了……”

    “你看吧,还是你的注意……”欧阳聪激怒道,“在你面前,我永远都只是一个失败者!”

    话音刚落,欧阳聪一个手势,十来个黑衣刺客几步上前,把何子布给围了起来。

    何子布看了看周身的黑衣刺客,又望了望眼前阴笑着的欧阳聪,随后笑着道:“哼,想人多势众是吗?看来你的性格还没变,做什么事情总会安排别人替你顶头……”

    “随你怎么说好了……”欧阳聪冷笑着说道,“何子布,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今天你只身一个人过来想杀我,也是自不量力,入了我这黑影刀阵,你今天就别想活着出去!”

    “黑影刀阵?”何子布有些迷茫道。

    “上啊,让他见识一下黑影刀阵的厉害——”欧阳聪一声令下,所有黑衣刺客纷纷提着手中的刀,随后围着何子布,然后以何子布为中心,整个圈子迅速地转了起来。

    何子布这边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只见着自己周身的十来个黑衣刺客摆着阵型,速度不断加快地围着自己转着。

    “这就是……黑影刀阵?”何子布有些疑惑道。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也不知道哪里飞过来一道黑色的刀晕,直接朝着何子布的腹下划去。何子布身手灵敏,但是还是没能尽数躲开,腹下的衣服被干脆利落地划开一道口子。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何子布惊出了一身冷汗,要不是刚才自己的反应极快,可能就会被划伤。何子布摸了摸自己被划破衣服的部位,随后又抬头望了望自己对面的欧阳聪,只见着欧阳聪正一脸诡异的笑容望着自己。

    何子布看出来了,刚才是旋转着的黑影刀阵中,不只是哪一个黑衣刺客突然使出的一式刀流。而且黑影刀阵依旧是在高速旋转着的,下一刀还不知道会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再加上自己眼前人影的不断变换,整个人都会渐渐变得眼花缭乱。

    可是还没有等何子布完全反应过来,黑影刀阵的黑衣刺客又不知从哪里飞出一道刀晕。刀晕的速度很快,何子布根本不能看清楚,只能凭感觉判断出刀晕飞来的大致方向,然后身体向前一侧,勉强躲开了这一下。

    然而黑影刀阵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待到何子布再想抬头看去时,突然觉得头一晕,整个人也有些站不稳了——高速旋转并变换的人影,已经干扰到了何子布的正常判断。

    欧阳聪在一旁也看出了何子布已经开始有些犯晕了,他冷笑了一声,随后叫道:“就是现在——”

    话语既出,只听得刀阵中“蹭——蹭”两声,一左一右又飞来两道刀晕。夹击着朝着何子布的肩膀划去。

    何子布已经晕着完全看不清楚刀晕飞过的方向,他只是凭着模糊听到的两声声响。随后一个保险的翻身,勉强躲过了这两下。不过由于只是粗略的判断,何子布并不能完全躲开,左肩膀上 被划出一条血口,尽管伤口不深。但是还是有鲜血从里面渗出来。

    剧烈的疼痛让刚才一直眩晕的何子布稍微是恢复了一点神情,不过他还是显得非常焦急。

    “不错嘛,这两下也躲开了……”欧阳聪继续在阵外冷笑着道。

    何子布这回并没有直接去看刀阵中变换的人影,因为他知道,即使自己眼力再好,凝神去看的话,会更加的头晕目眩。那么只有凭耳朵去听了,但是高速旋转的人影。趟起了脚下的黄沙,许多杂乱的声音杂糅在里面。刀晕的声音又很小,只有很安静的情况下才能听清,要是在高速运动的情况下进行战斗,想要躲开这些刀晕可谓是难上加难。

    何子布在刀阵中间思考了半天,但是欧阳聪似乎是不想给他这个机会,只听欧阳聪继续阴笑道:“刚才的那几下只是想让你见识一下这个刀阵的威力,但是接下来。我可不会再手下留情的……给我上——”

    一声令下,旋转着的黑影刀阵突然间传来了密密麻麻不间断的刀流声。何子布心中一惊:“该不会……”

    还未等何子布反应过来,旋转中的黑影刀阵不断闪现出密密麻麻的黑色刀晕。何子布看了一眼。有些吃惊地慌了神。黑色刀晕全部朝着何子布身旁袭来,这回似乎是没有给何子布任何躲避的空间。

    何子布眼神一定,脚步一用力,整个人迅速地腾跃至半空中,暂时躲过了地面上的“刀雨”。何子布从半空中向地面望去,只见自己刚才所站的地方。留下了密密麻麻不深不浅的刀痕。何子布惊出一身冷汗,心想着如果刚才那一下没有瞬时躲开,很可能会尝到“绞肉”的滋味。

    “哼,你以为逃到空中就安全了吗?”欧阳聪继续笑道,随后对着半空中何子布的方向做了一个手势。

    黑影刀阵依旧是在高速旋转的,但是这次从人影中飞出来的黑色刀晕,以更快的速度直接朝着半空中的何子布袭去。

    由于是在半空中,何子布没有办法像在地面上那样保持平衡。看着飞过来的密麻无隙的刀流,何子布只能举起自己的苗刀将其一一挡下。

    但是黑色刀晕多快到让何子布根本没有机会伸手一一拆招,何子布见罢,一边慢慢朝着地面下落,一边手握苗刀施展出“迷影神刀”。只见何子布用着从未有过的速度挥舞着手中的苗刀,时不时从刀尖处闪现出银白色的刀流,与黑影刀阵飞过来的黑色刀晕相互碰撞在一起,发出了密密麻麻的金属碰撞声。刀流与刀晕的相碰,迸出了层层的火花,伴随着半空中无休止的“银月骤雨”,何子布渐渐落到了地面上。但是黑影刀阵的刀晕还没有停,何子布手中的刀也没有停,他还在全神贯注地挡住这刀阵中飞过来的每一道刀晕。

    欧阳聪见到了此场景,笑着说道:“哼,其实在半空中也算是暂时脱离了阵法一些,还能勉强抵挡住,但你要是落回到了这黑影刀阵的正中心……哼哼,那你就死定了……”

    果见,何子布刚一落回地面,黑衣刺客的刀晕似乎就变得比刚才更快且更具冲击力了。何子布速度和能力有限,只手用刀未能全部抵挡住袭来的阴刀,逐渐地,他的身上衣服渐渐被划破许多,随后血印也随之增多起来,他的手上、脸颊上全部都沾上了鲜血……

    过了良久,黑影刀阵的这一轮攻击算是停止了,一直在旋转的十来个黑衣刺客也都停止了……

    何子布也停下了手中的刀,整个人伫立着。但是,何子布此时全身上下全都是血,似乎刚才的那番“黑色刀雨”,何子布的全身上下全都受伤。

    逐渐地,何子布整个人有些站不稳了,慢慢地,他的两膝开始弯曲,“啊——”地因为剧烈的疼痛而轻叫了一声,最后整个人倒在了地上。何子布的脸朝着地面。忍着身上无数刀口的剧痛,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手中却还是紧握着自己的苗刀。

    欧阳聪看着何子布痛苦地倒在了地上,冷冷笑道:“哼,这么快就不行了……不过我承认,阿布你的武功确实是长进了不少,可能因为是你的新主——那个来运镖局的少主教了你许多吧。你还真是幸运啊……”

    “你错了……”倒在地上的何子布尽量使自己的呼吸平稳,随后依旧小声道。

    “什么?”看着何子布都已经成了这个样子,还在反驳自己,欧阳聪提声道。

    何子布手握着苗刀,随后坚忍着撑着地面,整个人渐渐从地上起来,随后半蹲在地上,用周旁布满鲜血的眼睛直望着欧阳聪。继续说道:“你错了……孙大哥教我的,可不仅仅是武功,我也……不会当成这是幸运……”

    “哼,你居然还有劲站起来,还真是顽强啊……”欧阳聪看着全身重伤的何子布还在坚持着,挖苦了一句道,“你那个孙少主什么都教你,连这个也教你了吗?”

    何子布一只手用苗刀撑着地面。另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一只大腿,两眼依旧是凝视着欧阳聪,并没有直接回应欧阳聪的话语。而是继续说道:“孙大哥教了我很多东西,很多……做人的道理……这些,对你这个做了蒙古鞑子走狗的人而言,是永远不会明白的……”

    “确实,我承认,为人之道对阿布你来说真的很重要……”欧阳聪的脸色突然转变得有些悲伤起来。随后又说道,“但是这之前也是你得到了别人的认可,不是吗?”

    “认可?”何子布疑惑道。

    欧阳聪用嫉恨的眼光望着何子布,继续说道:“从小到大,什么都是你说了算,你获得了所有人的认可,所以所有人都听你的,你当然可以以你为中心去学习和领悟更多的人生之道……可我呢?我从来都没获得过别人的认可,无论我说什么话,做什么事,总是遭到了别人的鄙视,就算去习得那些人生之道,也不会被别人认同是对的,你说,我又怎么可能和你遭遇一样的人生境遇呢?”欧阳聪的声音很大,似乎把心里想说的话都发泄了出来。

    何子布听了,用了重新的一种眼光审视着欧阳聪。随即,何子布闭了闭眼,然后平和地说道:“认可?我去了来运镖局后,什么都是新的,从来就没有想过别人有没有认可我,只是谦逊地去重新学习……我曾经是小偷,但是孙大哥他并没有因此而鄙夷我,而是耐心地教导我,就这点上,我已经不在乎受不受到别人的认可了……”

    “那还不是因为孙少主他认可你了——”欧阳聪继续激动地说道,“他如果不认可你,怎么可能会耐心地教导你?如果他一直把你当成是一个小偷,他又怎么会把你当成是来运镖局的一份子……正是因为他认可你,所以他才没有在乎你曾经做过什么!”

    “你错了!”这一回,何子布也大声说了起来,“孙大哥他不可能没有在乎……无论是好事坏事,他都在乎过,他在乎过我是小偷,他在乎过我曾经做过错事,所以他才会更加耐心地教导我……如果只是一味受到别人盲目认可的话,我觉得我自己永远都只会活在错误和迷茫的人生里。”

    “哼,你是因为受到过了别人的认可了,所以才会这么说的吧……”欧阳聪继续不屑地说道,“可是你有想过我们这些从来都不被人认可的感受了吗?我之所以去为察台王府卖命,就是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可,我低身下贱,放弃了自己作为汉人的尊严,只是想得到别人的认可!你以为我亲手害死了阿可和阿宏,我的心里就很好受了吗?我的心里更难受!我比你更痛!因为我的做法不但没有得到别人的认可,还受到了别人的鄙夷,还害死了自己的兄弟,所以我更痛恨……比起这些,你——阿布,这个受过无数认同的人,我更嫉妒你,更恨你,所以我才一直和你过不去,和这不公的命运过不去!”

    何子布听完后,身体似乎是能缓解过来了。他忍着剧痛慢慢站起身,随后正对着欧阳聪说道:“并不是命运的不公,是你人生的方向错了!因为你一直是追求被别人认可,所以你丧失了许多做人的本性和尊严!”

    “哼,我现在不想听你这个受过别人认可的人对我的教唆……”欧阳聪两眼冷视着何子布,继续道,“言语道理不清,那我们就刀下见真理吧……”说完,欧阳聪又指使着围在何子布身旁的十来个黑衣刺客。

    黑衣刺客又开始慢慢转动起来,似乎是要故技重施。“这回我要彻底打得你再站不起来!”欧阳聪满脸愤怒地喊道。

    何子布看在眼里,表情上似乎少了原来的愤怒,倒是多了几分悲伤和无奈。

    “好吧……”何子布轻声道了一句,“既然说不过,那就刀下见真理吧……”

    于是,何子布似乎要变招了似的,从自己背着的包裹中又拿出了——另一把苗刀。

    “两把刀是吗?”欧阳聪眼神一皱,轻声喃喃道。

    何子布强忍着身上的剧痛,心神一定,随后对着欧阳聪直言道:“那么这回,我也要拿出真本事了……”

    说完,何子布左右两手一手一把苗刀,整个人的气势也和刚才不太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