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残雀凤凰
    任光等人也在这个时候赶了过来,看到了眼前的场景,他们似乎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

    “鹃儿,你的脚……”孙云用满是担心的眼神望着杜鹃,非常害怕杜鹃的脚真的会发生什么。

    杜鹃不断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脸色非常难看,看来剧烈的疼痛让杜鹃非常的难受。杜鹃用断断续续的口吻说道:“脚……脚……脚没有知觉了……可能,可能已经废了……”

    听到杜鹃这么说,孙云如同遭受到了晴天霹雳一般。“什……什么?”孙云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如此粗壮的大树砸了下来,对于杜鹃一个女子来说,疼痛是可想而知的。但从始至终杜鹃却没有流过一滴眼泪,这份坚强,简直就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鹃儿……”孙云这边,反倒是有些哽咽地喃喃道。

    “杜姑娘为了我们全队人,主动站了出来……”旁边的一个镖师说道,“她想办法帮我们在迷雾中寻路,又帮我们成功避开了炸药……而今为了我们,还奋不顾身地……”看见杜鹃为所有人做了这么多,如今却落得双腿残疾这样的下场,那个镖师伤心地有些说不下去了。

    当一只折翅的残雀向森林播洒博爱的种子,她就会有一颗凤凰一样的心。杜鹃就是这样的人,为了别人的安危,不惜牺牲自己,也要救其他人。

    孙云听了杜鹃的事历后,眼眶中早就渗满了泪水。体弱躯娇的杜鹃尚且坚强地没有流一滴眼泪。刚才在前方“鬼林”里杀敌的男子汉孙云反倒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

    杜鹃继续喘着粗气……突然,杜鹃终于忍不住吐了一口血,看来刚才大树砸在杜鹃的脚上,已经乱了杜鹃的气血。

    看着外加伤痛身子虚弱的杜鹃吐血的样子。孙云急着道:“鹃儿——”

    杜鹃却依旧没有做出痛苦的表情,反倒是对孙云微微一笑。随即,杜鹃强忍着剧痛继续说道:“云哥,鹃儿……鹃儿遵守了诺言,鹃儿……很坚强的,对吧?”说着,杜鹃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神情。

    然而孙云却是一个劲地悲伤着,听着杜鹃吞吞吐吐的话语,孙云抽泣地慢慢点着头。

    “鹃儿真的没有骗云哥……”杜鹃似乎是用尽着自己最后的力气,微微地抬起自己的右手。然后慢慢向前伸去。最后在孙云的鼻子上轻轻地刮了刮。笑着说道,“鹃儿是真的……很坚强,鹃儿……真的很……喜欢云哥……”

    说完这句话。杜鹃的笑脸渐渐退去,右手也慢慢从孙云的鼻梁上落了下去,划过嘴唇,划过孙云的衣领,最后停落在了自己的胸前……

    这一场面肃静了许久——杜鹃似乎是因为剧痛而痛昏了过去。

    “鹃儿——”孙云大声叫道,他还在担心杜鹃是不是因为剧痛而死了过去。

    任光见了,急忙把了把杜鹃的脉,满头汗珠的他随即感受到了杜鹃的脉搏还很正常,于是松了一口气说道:“没事,杜姑娘他只是痛昏过去了。脉搏还算正常……”

    孙云听了,心中的悬石也才算是暂时落了下来。随后,孙云托起昏过去的杜鹃的身子,将她一把抱在怀里,抽泣着说道:“呜呜……鹃儿,你真的很坚强,真的……呜呜……你很坚强……”

    旁边所有来运镖局的人见了,都变得神情悲伤起来。

    任光在一边担心地看着,继续说道:“不过也不能让她一直这样,因为大树砸坏了杜姑娘的脚,如果不能及时处理她腿部坏死的组织,恐怕……还是会危及到杜姑娘的生命……”

    听到任光说的,孙云立刻转头紧张道:“那怎么办?”

    任光闭眼想了想,随后说道:“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能找到有会修复杜姑娘腿部坏死组织的神奇医术的大夫,还有一个……还有一个,如果刚才那种找不到的话,只有……截肢——”

    “你说什么?”听到“截肢”,孙云有些不敢立刻相信任光说的话,满脸惊恐地望着任光。

    “眼下没有其他的办法,为了保住杜姑娘的性命……”任光知道孙云心里难受,但是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于是他也非常遗憾地说道,“除非少主你能找到我刚才说的那样的神医……”

    “少主,该……该怎么办?”林景也在一旁担心地问道。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找到那样的神医了——”孙云满脸忧伤的喊道,“难道真的让鹃儿下半生都变成一个残疾人吗?”

    任光想了想,随即说道:“我知道一个人,说不定他能帮少主你想办法治好杜姑娘……”

    “谁?”孙云抱有一丝希望地追问道。

    任光两眼凝视着孙云痛苦的神情,随后轻声道:“当今武林七雄之一兼武当首席弟子……吴子君吴前辈,眼下只有他最有可能……”

    “吴前辈?”孙云不禁道。

    任光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吴前辈是武当首席弟子,又是武林七雄之一,心尚治人明德的他,应该也会有过于常人的医术吧……而且吴前辈现在就在大都城的龙明客栈里,要在眼下之际以最快的速度治好杜姑娘,非吴前辈莫属……”

    孙云觉得任光说得不无道理,而且吴前辈现在就在大都,离来运镖局很近,这已经是上天赐予的最好的机会了。随即孙云立刻抱起杜鹃起身,然后对着任光等人说道:“没错,眼下也只有吴前辈有可能治好鹃儿了……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带鹃儿回大都!”

    任光见着,点头说道:“好吧。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处理好了,少主你还是先带杜姑娘回去医治腿伤要紧。”

    说罢,孙云从车队中拉出了一匹矫健的马,随即把杜鹃扶上马背。然后自己也骑了上去。

    随后,孙云对着任光说道:“那我赶紧先带鹃儿回去了,这边的事情,包括阿布的下落,就全部交给你了。”

    “放心吧,我们会处理好的,少主你自己要小心……”任光回声应道。

    “驾——”于是,孙云将马调头,朝着大都的方向飞奔而去……

    任光眼见着本来是去青墨山庄的运镖,如今却是因为不明人士的袭击而弄得一团糟。自己心中也十分的急躁和不安。

    石常松在一旁看到了身为总镖师的任光不断责备自己失职的样子。于是上前安慰道:“阿光哥。我知道你在责备自己,但是这不是你的错……”

    “是我没有带领好部队,结果第二车队的人中少了有经验的人。造成了这样的事情……”任光痛惜道,“我也不想自责,但是劫镖强盗的袭击,现在我们来运镖局的人也有一些伤亡。而且阿布现在还是下落不明,杜姑娘受伤,运行的镖物也被石雷炸药给炸毁了,这可是来运镖局经历过的最惨痛的一次……”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林景也走过来问道。

    “眼下运镖失败了,我们只要把情况和朝廷的人说清楚,朝廷也不会责怪我们的。而且对方还准备了火药对付我们,显然是有预谋的。如果把这件事情上报的话,朝廷那边也会着手调查此事的……”任光闭着眼,尽量使自己先平静下来,随后说道,“现在这雾隐丛林的雾差不多快要散了,阿布依旧是生死未卜。那些个劫镖强盗用完了炸药,人手也死的差不多了,应该不会再对我们进行下一轮的袭击了……”

    “阿光哥你的意思是……”石常松应声道。

    “先进去找找阿布吧,那么大的一颗炸药,不但没有看见阿布的尸体,连惨叫的一声都没有……我有预感,阿布他,一定还活着……”任光坚定地说道,“不过以防万一,这回我们所有人都走在一起,如果说那些个劫镖强盗还敢有什么举动的话,我们也好应付得来。”

    “好的,阿光哥,我们都听你的!”林景也是同样坚定地答道。

    于是,来运镖局的所有人又重新整理好了还能带在身上的行李,准备一同再次进入雾隐丛林,寻找下落不明的何子布……

    而在欧阳聪这边,何子布正手提着自己的苗刀,满眼嫉恨地正对着欧阳聪。欧阳聪的身旁手下只剩下十来个黑衣刺客了,刚见到何子布突然出现时,欧阳聪的确是被吓住了,但是随后他还是逐渐稳定下来,随后两眼凝视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何子布。

    欧阳聪心中一紧,随后先发话道:“你……你不是被炸死了吗,怎么会……”

    何子布右手紧握着苗刀,随即回答道:“哼,你这个蒙古鞑子的走狗还没死,我怎么可能会先死呢?”

    “那你是怎么逃过那个石雷炸弹的?”欧阳聪又问道。

    何子布两眼凝视着欧阳聪,随后轻声一笑……

    (回忆中)……

    何子布继续站在土坑旁边,望着地面上的一切,始终感觉疑惑不已……“轰——”突然地,就是一瞬间,何子布刚才所站的土坎旁边,一颗石雷瞬时间引爆了。

    欧阳聪在一边看得很清楚,只见刚才爆炸的地方顺势被炸断三颗大树,大树重重砸在了刚才何子布所站的位置,随着“轰隆——隆”的几声巨响,没有听到任何的惨叫声。

    “哼,阿布那个家伙被炸得尸骨无存了是吗,连一丝声音都没有……”欧阳聪冷笑着道……

    然而,何子布刚才所站的地方,旁边就是一个可以用来蹲踞的大坑。由于刚才石雷爆炸时一瞬间的光亮,何子布吓了一大跳,结果一个没站稳,脚下一滑,整个人一头栽到了那个大坑里。可是谁知塞翁失马,何子布栽到了坑里,紧接着就是石雷强烈火光的爆炸,何子布歪打正着地躲过了这一下。不过接下来倒下来的三根大树立刻把何子布所掉下的那个坑给压住了,强烈的冲击让何子布的头撞到了树干上一些。头都撞出血了,整个人也立刻昏了过去……

    过了好久,何子布才慢慢醒过来。他只感觉到头部的隐隐作痛——由于撞在树干上的缘故,头上还有未干的血。不过何子布倒是很清晰的记得刚才爆炸时的那一幕。想到刚才的生死一线,何子布依旧是躺在土坑里惊魂未定……

    (现实中)……

    听完何子布的讲述过,欧阳聪轻声地笑了起来:“哼哼哼哼,原来是那个土坑救了你,看来那个炸药还没能把你炸死,阿布你可真是命大啊……”

    “多亏阿聪你那炸弹的‘福’,我可是花了好大力气才把我坑上的那三根大树干给弄开,等我出来的时候,来运镖局的车队都已经深入雾隐丛林里面了……”何子布“调侃”了一句欧阳聪后,随后又用略带惋惜和自责的口气说道。“可恨啊。如果我能早一步出来的话。说不定就能阻止孙大哥他们进入雾隐丛林了,也可以避免他们遭受到欧阳聪你石雷火药的攻击了,都怪我……”

    欧阳聪在一旁却是不屑一顾。看着何子布头上还流着因撞到树干而有的鲜血,欧阳聪继续笑道:“那么强劲的石雷炸药,居然没有把你炸死,你还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哼,你错了,我并不是走运……”何子布笑着反驳道,“从我一开始进入雾隐丛林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地面土质上的不对劲。其实早在我们来运镖局接到了朝廷命令的时候,我就开始提防阿聪你了,想到了那个时候的怀疑。我就担心你一定会使什么坏。所以我才故意站在有坑的那个土坎上……”

    “哦?难道阿布你,打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会埋下石雷对付你们?”欧阳聪问道。

    “那倒不是,只是想起了我们小时候,我、阿聪,还有生前的阿可和阿宏,我们一起在雾隐丛林里面玩耍的时候,一起玩过的游戏……”何子布又用悲伤的口吻说道,“我们曾经用木棍和石头砸对方,而大坑里面往往是最安全的,直到现在我还在用那样的方法……所以我一直相信我们小时候的感情,我一直相信阿聪你不会是那样的人,你还是会和以前一样,有一颗正直的心……可是自从阿可和阿宏死了之后,我就已经很坚定了。阿聪你已经做了蒙古鞑子的走狗,为察台王府卖命,我也就下定决心了,一定要亲自取你的人头,祭拜亡兄弟的在天之灵……”

    何子布说得“危言耸听”,欧阳聪却在一旁一直都不在乎。看着何子布敢只身一人出现在这里,欧阳聪继续笑着道:“于是你从坑里出来后,就找到了我的藏身之地,然后杀了阿青,伪装成了他的样子,然后再找机会找到我本人。”

    “你别忘了,我也是非常熟悉这雾隐丛林的地形的,想要绕过所有人的视线,偷袭到你们的背后,简直就是轻而易举……”何子布继续说道,“只可惜,等我找到你们的时候,你那个黑衣头头已经启动了石雷的开关,我们的人损失惨重……都怪我,都怪我做什么事情总是慢一步……”

    “哼,你也学会自责了,你真的变了啊,阿布……”欧阳聪冷笑着说道。

    “你不也一样变了吗,变成了蒙古人的走狗……”何子布手中的苗刀越握越紧,眼神中的杀气也是越来越浓,只听他狠言道,“不过这一次,我不会再慢一步了。欧阳聪,如今你已经快成了我的刀下亡魂,有什么遗言就快点交代吧……”

    “哼,一个人闯到这里来,你就这么自信能杀了我?”欧阳聪冷笑着,随即身旁的十来个黑衣刺客紧紧地站在欧阳聪的前后左右。

    何子布举起手中的苗刀,刀尖在半空中对着每一个人指了一下,随后狠言说道:“我会杀了你们每个人,为来运镖局死去的兄弟报仇!”

    说完,何子布做出了准备拼死一战的准备,曾经的兄弟,如今是真的要上演生死一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