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四十一章 玉碎柔情
    来运镖局的前排部队,包括冲在最前面的孙云,依旧在一边对付着黑衣刺客,一边缓慢行进着。

    “阿布——”孙云依旧是对何子布还活着抱有很大希望,不断地喊道,可是周围却没有任何的回答。

    又是冲上来一批黑衣刺客,似乎是都不怕死地冲了过来。此时的孙云已经杀得满脸血丝,何子布生死未卜、身后人马的安危担忧、身旁不断涌现的黑衣刺客,孙云被这一连串的担忧不断折磨。“啊——”,孙云怒吼一声,起身举刀挥起,“双星连斩”并出,随即转变成“银月连破”,银月刀光顿时如同狂风骤雨般,围绕着孙云的整个身子,划破层层云霄般地铺天盖地而来。

    刀光穿破层层的浓雾,几阵凄厉的刀鸣,冲上来包围的黑衣刺客顿时被杀得血肉横飞。然而这些黑衣刺客似乎就像是被下了死命令一般,像成群苍蝇一样地不断涌了上来。

    厮杀了许久,孙云逐渐开始感到有些肌肉乏力了——看来孙云耗了过多的气力,现在已近有些疲劳了。面对着不断冲上来的新的黑衣刺客,孙云只得一次又一次地挥刀而去,精力又会一点一点地被消耗,如此恶性循环,孙云自己也有些吃不消,整个人更是显得有些焦头烂额。

    而任光这边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不断黑衣刺客的围攻,来运镖局众人的阵型已经保持不了多久了,几个武功稍逊的镖师甚至直接死在了黑衣刺客的刀下。但是面对这样的情景。作为总镖师的任光也没有什么办法,他此时也是杀得全身多处是血伤,现在他也只能继续带领着众镖师。尽量保持着队形,不断地拼杀。连在他身旁的林景和石常松也没有放弃,忍着身上的剧痛在不断拼杀着……

    欧阳聪这边,他一直凝视着来运镖局这边众人的情况。虽然有浓雾遮眼,但是他还是能大概弄清楚现在局势的走向。现在的局势明显是来运镖局有些支撑不住了,但是欧阳聪脸上却没有丝毫高兴的神情。

    黑衣头头这个时候跑到了欧阳聪的身边,随后脸色紧张地提醒道:“头儿。我们手上的人手已经不多了,再这样耗下去,最后赢的。还真会是来运镖局的人啊……”

    原来欧阳聪手下的人马已经快没有了,也难怪欧阳聪现在高兴不起来。欧阳聪想了想,随后又对那个黑衣头头说道:“我叫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头儿……”那黑衣刺客答道。“他们已经完全进入雷区了。只待头儿一声令下,我们就可以触发石雷的药引,到时候他们就会……”说着,黑衣头头也做出了一副狰狞的面孔。

    欧阳聪冷笑着点了点头,随手说道:“哼,到时候他们就会全部亡归天际了……”

    黑衣头头想了想,有担心地说道:“可是头儿,我们剩下的人手怎么办?他们现在还在和来运镖局的人在拼杀。如果引爆了那些石雷,他们也会受到牵连的。”

    欧阳聪却并没有犹豫。他阴笑着说道:“哼哼,反正那些个刺客都是察台王府的廉价品,连来运镖局的人都杀不了几个,就把他们当做是给来运镖局人马的祭品吧……哼哼,这样正好也可以销毁证据……”

    于是,欧阳聪悄悄地给黑衣头头下了一个手势,黑衣头头点了点头,示意明白了……

    正在这时,天上出现了些许的阳光,阳光穿过了层层的浓雾,浓雾渐渐变得有些淡化,能见度也逐渐清晰,可以看到更远的地方了。欧阳聪抬头望了望阳光,随后自言道:“哼,就在雾散之前,让你们下地府吧……”

    来运镖局这边的人还在厮杀,见着阳光逐渐穿过了树林,雾也渐渐淡了起来,孙云再一次环顾四周望去,只见自己身旁的黑衣刺客已经寥寥无几了。

    “太好了,雾渐渐淡下去了,对方的人手也不多了……”孙云自叹道。

    任光这边也是一样,雾淡下去后,众人也显得有些欣喜起来。石常松见了,大声叫道:“太好了,那些个刺客已经没有多少人了,我们一鼓作气杀下去吧!”

    “好——”身旁的所有人一同喊道。

    任光这边也是摆出了自信的笑容,他已经感觉到这次的遭遇总算是有惊无险地度过了。

    而在第二车队这边,由于雾渐渐淡了下去,众人也可以模模糊糊看到前排部队的影子了。

    “他们在那边,我们快过去吧……”杜鹃指着前方的影子喊道,于是所有人也加快了脚步,准备和前排部队会合……

    孙云、任光等人深吸一口气,准备冲上前去与剩下的所剩无几的黑衣刺客来一场最后厮杀……

    “轰——”一顿安静过后,突然孙云和任光前方纷纷传来了爆炸声,巨大的火光冲乱了周身的雾。

    “轰隆——隆”紧接着,身旁的许多地方纷纷开始爆炸开来——看来欧阳聪已经开始动手了。

    “那是什么?”石常松大声叫道,望着前面石雷爆炸的火光,众人显得有些胆寒和不知所措。

    孙云和任光也用惊恐的目光望着前方和周身的不断的爆炸火光,还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啊”逐渐传来了黑衣刺客被石雷炸死的惨叫声,火光冲天,爆炸四散开来,剩下的那些黑衣刺客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全部被自己的石雷给炸死。看来欧阳聪确实是冷血,对自己的手下还真敢这么残忍。

    “不好,是石雷埋伏,快点撤!”孙云一个转身,躲过了自己所站地方旁边的一个引爆的石雷,随后对着自己身后几十步开外的任光等人大声喊道。

    任光等人也注意到了。没有多想,他马上果断大声命令道:“大家快点,放弃车上的所有东西。所有人都四散开来!”

    林景、石常松等人接到命令,立刻组织手下众人纷纷四散开来。即是一瞬,刚刚运押镖物的板车也被炸开了花……

    来运镖局的人完全进入了欧阳聪预定好的石雷区,欧阳聪看在眼里,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连第二车队的人也未能幸免,只见第二车队附近几处石雷引爆,所有人顿时慌了手脚。没有经验和同龄的他们,有的乱叫,有的到处乱跑。整个场面乱成了一锅粥。

    “大家先不要乱跑,小心有石雷……”杜鹃依旧保持着她那惊人的镇定力,她想要大声呼喊和阻止,怎奈自己嗓门娇弱。到处又有人石雷引爆的巨大声响。基本上没有人听见她的叫喊。

    “不要——”杜鹃望着前方的一个年轻镖师,大声呼喊道。

    只是一瞬,那个年轻镖师所站的地方,一颗石雷引爆,“啊——”的一身惨叫之后,他整个人直接被石雷给炸飞了。

    如此惊悚的一幕,所有人都害怕极了,身为弱女子的杜鹃更是不用说。但是她还是尽量保持着冷静,虽然石雷密集。但是也不是没有办法躲开。

    杜鹃想了想,突然回忆起了所有人在进入雾隐丛林前,何子布说过的话。“阿布说过,这里的土因为常年起雾,所以土质会变硬,可是这里的许多土都被翻新过,难道说……”杜鹃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第二车队这边的人还在乱作一团,杜鹃就忙叫自己身旁的稍微有经验一点的镖师,让他把所有人都召集冷静下来。那个镖师还算有点本事,大声吼了几句之后,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这下子要安静了许多。

    杜鹃见事不宜迟,立刻说道:“大家伙儿听我说,敌人在地里埋了石雷,一定是翻过土的。因此,大家只要往土质硬的地方散开,就可以把石雷爆炸的伤害减到最低。而且现在雾也快散了,稍微站远一点也无关系,这样会更加安全——”

    “听见没有,按照杜姑娘所说的,所有人都往旁边土质硬的地方避开,人都分散一点,动作快!”那个镖师扯破嗓子吼道。

    此时,第二车队的所有人都提起了万分的精神,他们深知如今面对如此恶劣的险境,只有团结在一起,才有可能化险为夷。于是众人纷纷冷静下来,慢慢散开,尽量朝着土质硬的地方避去……

    “这样就好了……”杜鹃大口地喘着粗气,喃喃道,看来刚才躲避石雷,身为弱女子的杜鹃也是耗了不少的体力。

    “轰——轰”石雷还在不断的爆炸,但是由于杜鹃正确的指引,第二队人几乎没有再受到什么伤。

    “轰轰——轰”几个土坎上的石雷爆炸了,炸断了一些不稳的树根,只见着不断会有几棵大树沉重地倒下来。

    “大家小心倒下来的树!”杜鹃又在拼命地喊着。然而,由于石雷爆炸的威力过强,倒下来的大树一棵接一棵,有的甚至朝着第二队人的头上劈头砸去。

    由于经验不足,这些人中有的人又开始慌了手脚,不过好在他们的身手速度倒是不慢,基本上没有人受伤,顶多就是躲开后,由于大树倒在地上造成巨大的震动,这些人不小心摔倒在地罢了。

    “危险!!!”杜鹃突然用尽全力喊道。只见在一处平地上,一棵大树当头朝着一个年轻小伙的头上砸去。那个小伙回头看到倒下来的大树,眼神十分的惊恐,他甚至可以看到自己已经踏入了死亡的边缘……

    然而就是一瞬,杜鹃不知哪来的力气,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到了那个小伙子身边,全身向前一扑,随后用力把小伙子往一旁一推……

    大树重重地倒了下来,发出了“轰隆——”的震天响,随后就是地上尘土飞起。惊魂未定的小伙子被杜鹃推到在了地上,算是逃过了一劫,然而当他回头望倒下大树的方向时,他惊呆了……

    孙云这边,和任光他们在躲过了这一波石雷爆炸后。每个人都躲到了土坑的边缘处。不过有的镖师没有躲得及时,炸死炸伤的还是有几个。

    “这群可恶的劫镖强盗!”石常松望着来运镖局死伤的兄弟,破口大骂道。

    任光静观了一下局势。随后说道:“从刚才爆炸的密集程度来看,看来这一波石雷陷阱算是没有了,总算是安全了……”

    “真的安全了吗……”孙云突然感觉到了心中的一股隐隐作痛,不禁喃喃道。

    “糟了——”林景突然喊道,“第二车队那边好像也发生了爆炸,那里有经验的镖师不多,莫非——”

    听到林景这么一喊。孙云立刻神经紧张起来。“鹃儿——”孙云随即大喊一声,马上感觉到事情不妙,于是立刻回身往身后跑去。

    “少主——”任光等人大声喊道。他们也知道孙云此时心里所担心的,于是也跟着跑了上去……

    “可恶,用了所有的石雷,还是没有炸死几个人是吗?”欧阳聪望着眼前的狼藉。不禁说道。“算了,反正杀了何子布,我的目的也算达到了。而且刚才的那一波石雷爆炸,估计来运镖局的人不会再前进了。况且这次来运镖局的人也是损失惨重,察台公子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身旁的一个黑衣人问道。

    欧阳聪想了想,随后说道:“去,叫你们的头头阿青收拾好人马,我们这些人先到青墨山庄避下风头。等察台公子那边有了消息,我们再另行打算。”原来那个一直在欧阳聪身边吩咐的黑衣头头一直被欧阳聪称呼为“阿青”。看来那个阿青是负责管理那些黑衣手下的头领。

    “是——”那个黑衣人答道,随后叫来了刚才负责引爆石雷的黑衣头头阿青。

    阿青走到了欧阳聪身边,并没有发话,只是静待着欧阳聪的命令。

    欧阳聪跟他以及他身旁的两个黑衣侍卫说道:“好了,引爆石雷也没能全部杀了来运镖局的人,到时候他们查过来,我们也不好脱身。现在阿青你负责好所有人马,我们准备先去青墨山庄避避风头……”和平时一样,欧阳聪命令完后,转过身去准备收拾自己的东西。

    “啊——啊”,然而,身后突然传出的两声惨叫让欧阳聪有些怔住了。欧阳聪回过头,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那个名叫“阿青”的黑衣头头,竟然挥刀杀死了刚才站在他身边的两个黑衣侍卫,苗刀的刀尖上还沾着血。

    “你干什么,阿青,为什么,你……”欧阳聪刚想训斥道,突然看着阿青的不一样的熟悉而又陌生的眼神,不禁停止了话语,眼神开始变得有些惊慌起来。

    阿青右手提着苗刀,左手慢慢解开了自己的黑色蒙面口罩。

    欧阳聪眼神逐渐变成了惊恐,“阿青”把口罩和头罩都解开后——这不是阿青,他的头上有一些血流出,似乎是不久之前才受的;他两眼放着寒光,如饿狼一般地望着站在自己跟前的欧阳聪。

    “你……你……你是……”欧阳聪惊恐地望着前方的人,紧张兮兮道。

    “终于找到你了,欧阳聪……”那人用声音不大却很坚定的口气应道,那人竟是——何子布……

    孙云急忙往身后跑,他现在十分担心杜鹃的安慰。由于刚才前方的紧张局势,孙云一直没有关心身后的情况,直到刚才林景的突然提醒,孙云才恍然大悟。在孙云眼里,杜鹃本来就是一个遇事无措的娇弱女孩,要是碰上了石雷爆炸的埋伏……想到这里,孙云心中更是揪心不已,他一直默默祈祷着杜鹃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

    而在第二车队这边,石雷的爆炸停止后,所有人似乎都在用力抬着一棵倒下的大树。那棵大树就是刚才杜鹃舍身救下小伙子所站地方的那棵大树,而此时大树底下压着的竟是——杜鹃的双腿。

    巨大的树干,强大的冲击,杜鹃虽然人还有些清醒,但腿部似乎是已经失去了知觉。

    “加把劲啊——”第二车队的人不断地喊道。

    “你们快走吧,不要管我了……”杜鹃一边喘着气,一边强忍着说道,“到时候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先去和孙少主他们会合吧,啊……”杜鹃又痛得叫了一声,对于杜鹃这样的弱女子来说,撕裂般的疼痛简直是难以忍受的,但是此时身为弱女子的杜鹃居然坚强到了没有流一滴眼泪。

    “不会的,我们不会丢下杜姑娘你不管的——”刚才大吼的镖师一边用力抬着树干,一边说道,“杜姑娘救了我们全队人的性命,我们可不能丢下杜姑娘你一个人。何况现在救下杜姑娘的几率还很大,只要能搬开这根树干的话……”

    正说着,孙云已经跑了过来,看到了眼前的场景,孙云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撕心裂肺的痛。“鹃儿!!!”孙云大声喊道。

    第二车队的人见到了是孙云来了,都叫道:“少主,杜姑娘被压在了大树下,快点过来啊……”

    孙云二话不说,跑到了树干旁。“啊——啊——”孙云用出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和第二车队的所有人才终于将这个大树给搬开了。

    孙云处理完后,立刻低身下来关心道:“鹃儿,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脚……”杜鹃强忍着说道,“脚已经……没有知觉了……”

    孙云听到后,顿时震惊住了,他的第一反应——杜鹃很有可能已经腿伤残疾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