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四十章 刚毅柔情
    源源不断的黑衣刺客朝着任光等人再次挥刀砍了上来。**********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

    “阿景、阿松——”任光知道敌方人手众多,而且周身又有浓雾缠身,己方在明,敌方在暗,任光不觉对林景和石常松有些担心起来。

    敌众我寡,然而林景和石常松却没有丝毫的掉以轻心。见着左右两个黑衣刺客袭来,林景和石常松双双躲开,随后配合似的来了一个位置互换。紧接着一瞬之间,两人同时出刀,直穿对方腹下而去。只听两声惨叫,鲜血洒了一地,那两个黑衣刺客的性命顷刻终结。

    “我们没事,阿光哥,不用担心我们。”林景手提着刀,两眼望着眼前的浓雾说道。

    任光看着迷茫的浓雾,却不能弄清楚雾后的事物,心中除了焦躁,还有对未知危险的恐惧。想到这里,任光继续对身后的林景和石常松两人说道:“注意了,现在林子里雾依旧是很浓,敌人非常熟悉这里的地形,而我们却是一无所知,所以说接下来还有多少危险我们自己都不知道。少主已经只身一人到前面去了,我们这些人不能再分散了,明白吗?”

    “这个不用阿光哥你说,我们也知道……”石常松笑着说道,在如此压迫性的环境下,石常松还能露出自信的笑容。

    “但是他们人手太多了,而且前方还有什么危险,阿布是否还活着,这些我们都没有头绪……”任光计划上这么说,但是此时依旧是紧张得焦头烂额,“现在总这么耗下去。也不是个办法,究竟该怎么办……”

    正说着,又有一批黑衣刺客劈头袭来……“噌——”的几下刀光闪过,前排的黑衣刺客又一次被击退。任光这边还在疑惑着,只见在他们身后。来运镖局的其他镖师也都个个提着朴刀,提身应战着。

    “对付这些劫镖强盗的,可不只是阿光哥你们几个人……”其中一个镖师说道,“身为来运镖局的一份子,我们每个人可都会拼尽全力的!”

    “大伙儿……”任光看在眼里,心中顿时起了一股莫名的情感。

    林景见了,也笑着说道:“是呀,阿光哥,你可是我们的总镖师啊,现在大家伙儿正是团结在一起的时候。如今遇到了来运镖局从未遇到过的危险。我们可不能在这个关键时候泄气啊……”

    又有几个黑衣刺客袭来,林景见了,和身旁的几个镖师向前一跃,几阵刀光过后,地上顿时又多了几具黑衣刺客的尸体。

    “既然大家伙儿都振作起来了。阿光哥。我们可不能在这个时候畏惧和认输啊……”石常松也笑着道,“来运镖局这么多人的性命可都是掌握在我们的手上,我们自己现在必须想办法啊……既然我们现在都一鼓作气了,作为总镖师,阿光哥,我们都听你的,接下去我们该怎么做?”

    “你们……好吧……”任光看着众心团结的所有人,眼神中顿时多了几分坚定,随后任光定了定身,转过头望着前方的浓雾说道。“如今熟悉地形的敌人在浓雾中对我们发动进攻,我们自然是不利,如果运镖中发生这种情况,一般来说,我们应该是先撤离这个危险之地的……”

    任光说着,身前有窜来几个黑衣刺客。任光见定了,横向一刀过去。他身旁的两个镖师见了,也过来帮忙,齐向挥刀,于是又是倒下了几个黑衣刺客。

    “但是现在的情况有些不一样……”任光继续严肃地说道,“我们的同伴现在落在了这个危险地带,阿布生死未卜,少主又一个人在前面为我们开路,我们自然是不能丢下他们不管的……”

    紧接着,浓雾中源源不断地涌现出黑衣刺客,铺天盖地地朝着任光众人面前而来。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林景手提朴刀,对准前面的黑衣刺客就是挥刀而去,随后说道,“深陷陷阱之中,又不能撤退,现在该如何是好?”

    任光面对着前面冲过来的黑衣刺客,一边挥舞着刀予以反击,一边思考着回答道:“不光是我们,我们身后还有第二队的人,由于浓雾,他们现在比我们更弄不清楚眼前的方向。而今这里刀光剑影,如若我们贸然撤退,一定还会牵连到他们……所以说,眼下之际,我们只能硬着头皮慢慢前进,毕竟他们的人手也不会是无穷多的,若是运气好的话,我们这样一直保持挨在一起,也可能打败或是打退那些劫镖强盗也说不定。”

    “阿光哥,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还是这样保持这样继续前进是不是?”石常松一边对付着周身的黑衣刺客,一边回答道。

    “没有错!”任光一直挥舞着手中的刀,尽管手臂上已经出现了被黑衣刺客用刀擦过的些许血痕,但他还是强忍着一边战斗,一边策划着说道,“看这架势,那些劫镖强盗一定是事先就预谋好了的,按照一般逻辑,他们一定会以为我们会知难而退的。但是我们若是反其道而行之,兴许就能打乱他们设定好的计划,说不定还能出其不意,还过去给他们来一个措手不及。而且这些个劫镖强盗并不是很厉害,只是有浓雾掩护罢了,我们这样一个一个挨在一起,多提点神,对付他们是不会有问题的!”

    “行,我知道了!”林景回答道,“那我们就这样并在一起,杀出一条血路吧!”

    “好,我们一起来!”石常松面对着浓雾中的危险重重,反而热血沸腾了起来。

    于是,任光带领着身后的众镖师,一边带着车队缓慢地前进,一边手握朴刀地不断对付着偷袭而来的敌人。虽然黑衣刺客的不断袭击,时不时会有来运镖局的镖师受伤,但是彼此站在一块互相掩护着。整个前排部队的行进并没有受到太大的阻力……

    欧阳聪这边,眼前虽然也是浓雾遮眼,但听声音便能猜出前方大概发生了什么。

    他身旁的黑衣头头也是,只听黑衣头头问道:“不对啊,头儿。这些家伙不但没有退后,反而还继续向前进了,这个势头不太对啊……”

    “看来他们是不会丢下阿布一个人自己走的,哼,阿布啊阿布,没想到你曾经的一个小偷,如今居然能能受到这么多人的重视……”欧阳聪自笑道,“不退反进是吧?哼,幸好留了一手……既然你们明知有陷阱还往里面钻,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哼哼……”

    欧阳聪又是冷笑了两声,随后狰狞的面孔再一次消失在了浓雾中……

    孙云这里,他是走在最前面的,又是一个人,因此遇到的黑衣刺客是最棘手的。不过好在孙云的武功很高。倒是不惧怕这些偷袭而来的黑衣刺客。待到形势逐渐稳定下来了。整个人完全适应了浓雾里战斗,孙云反倒是有些疑惑道:“这么多的黑衣刺客,如果仅仅只是为了劫我们的一趟镖,出这么多的人手也未免太兴师动众了吧……除非,他们一开始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劫镖,而是直接取我们性命的话……”想到这里孙云头上不禁冷汗一冒。

    又有两个黑衣刺客起身跃起,挥刀朝着孙云盖头劈来。孙云眼神一定,划身一个“幻影光刀”,两处银月刀光一闪,一阵凄厉的刀鸣。两个黑衣刺客便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而且,能雇佣到这么多的人手,除了蒙元朝廷自身,还会有谁呢?”孙云似乎是有些看出端倪了,不觉担心道,“这么说来,果然是察台王府想要报复我们来运镖局而暗中捣的鬼了。不过察台多尔敦没有来,可能是因为什么脱不了身。他本人不来,这些个黑衣刺客我倒是没什么事,但是其他人的话……不好,鹃儿——”

    孙云这才意识到,自己分的两车的人马中,实力并不平均,有经验的镖师全部被分在了前排的部队,一旦杜鹃所在的第二车队受到什么袭击的话,基本上是没有什么还手之力的。想到这里,孙云头脑不禁一热。他想要回身去照应,却是被周身打不完的黑衣刺客给围住了,孙云只好继续硬着头皮去对付。但是想到没有人能够照顾第二车队的人,孙云的心里始终是担心不已……

    果然,第二车队的人中根本就没有多少有经验的镖师。虽然说这里并没有黑衣刺客袭击,但是听到了前面的打斗的惨叫声,却因浓雾遮眼而看不清方向,第二车队的大部分人也都开始紧张了起来。

    “前……前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一个年轻人有些紧张地喊道。

    “好像有打斗的惨叫声……”另一个人说道,“可我们眼前全都是雾,根本看不清楚前面有什么,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杜鹃也是感觉到了,他十分担心现在孙云他们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因为刚才那下爆炸她是看在眼里的,现在何子布究竟是死是活也是不得而知。

    由于任光他们作为开路的前排部队是不断地在缓缓前进,而第二车队主要是跟着孙云留在地上的刀痕而慢慢跟上去的。然而走过一段路后,眼前的景象让第二车队的这些没什么经验的人给吓住了——地上到处都是血和黑衣人的尸体。

    “啊——”有的害怕的人吓得叫出了声来,大部分人这个时候都失了分寸,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杜鹃开始也是有些震惊了,但是惊过了一段后,杜鹃却开始显得异常的冷静。

    “糟了,地上已经看不见少主留下的刀痕了!”突然一个年轻人喊道。

    原来,由于打斗场面的狼藉,又是血洒满地,而且地上留下了其他人的刀刃痕迹,所以根本就分不清楚哪个才是孙云留下的刀痕;而且,第二车队与前排部队中间本来就隔了些许的距离,现在雾气正浓,根本看不清楚前排部队在哪个方向;再者,虽然能听到前方打斗的声音,但是这鬼一般的浓雾似乎对这些声音也引起了干扰。而且现在第二车队的人也是人心惶惶,根本就没能静下心来判断前排部队的声音是从什么方向传来的。

    “怎么办,我们好像迷路了……”已经有人紧张地喊道。

    “不行的,我们会死在这儿的……”不断地有人开始说一些丧气的话,和前排部队的热血厮杀不一样。第二车队的人气氛显得非常悲观压抑。

    然而令人惊奇的是,现在第二车队的所有人中,只有杜鹃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显得异常的镇静。

    杜鹃凝视着周围的一切,心中暗道:“看来真的是迷路了,没有办法了吗……”

    伴着周围人不断悲观的声音,杜鹃似乎想到了什么,心中灵光一闪:“不行,我不可以在这个地方放弃!既然发誓了自己会变得比以前更坚强,我可不能在这里就倒下了,仔细想想有什么办法才好……对了。我在南宫家的时候不是也在云雾山中迷过路吗?那个时候我一个人都不怕,还在分不清方向的浓雾中正确找到了南宫娇丢失的香囊,那个时候我不是也没有放弃过吗……如今的请境虽然比那个时候要凶险,但理论上其实差不多,我为什么不能鼓起勇气再试一次呢?”

    想罢。杜鹃从坐着的板车上跳下来。似乎是要做些什么。

    旁边一个稍微关心杜鹃的镖师见了,于是问道:“杜姑娘,现在林中雾正浓呢,你还是坐回车上吧……你不用担心,我们会想办法的。”

    杜鹃想了想,对着那人笑了笑说道:“你们都还是经验较乏的镖师,遇到这种情况,还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对于我来说,我还是有办法的。”

    “杜姑娘,你……”镖师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十七岁上下的侍女会有什么办法摆脱这里的迷雾困境。况且他们也万万没有想到杜鹃作为一个侍女,面对如此危险的场面时,还能保证如此的乐观和镇静。

    “我在汴梁南宫家的时候,曾经有过这方面的经验……”杜鹃继续笑着说道,“既然孙少主不在,今天就让我来给大家指路好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杜鹃身上,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侍女,会有什么办法在这充满杀机的迷雾中找到出路。

    平时一向温柔腼腆的杜鹃,自己也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能成为一排车队的统领。说真的,她也非常的紧张,毕竟她在别人眼中,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侍女,也不会有那些镖师们的经验。而且她不会武功,平时又是一个内向的人,怎么也想不到她会作为带头,承载着全队人的性命。想到这里,杜鹃心中也是紧张不已。

    但是如今的情形已经容不得杜鹃多想了,现在第二车队的所有人士气非常低落,杜鹃出来的正是时候,最少能够稳住军心。杜鹃想着,自己一定不能辜负了这一队人对自己的信任。

    “那我们该怎么办,杜姑娘?”一直在她身边的镖师问道。

    杜鹃先是蹲下身,忍着地上满是狼藉的尸体和鲜血,尽量找一找有没有关于前排车队去向的线索。杜鹃端详着,心中暗道:“如果说看不清地上留下的刀痕的话,说不定马车的轧轮印可以看出线索……”

    于是,杜鹃又往轧轮印的方向望去。然而很遗憾,由于这里似乎是经过了过于激烈的厮杀,前方的轧轮印错综复杂,根本看不清方向。而稍微前面一点的轧轮印,更是被众多人的脚印给踩乱了,因此靠轧轮印找方向的这个方法只得自行告败了。

    然而杜鹃并没有放弃,她站起身,不断努力回想着:“在陪南宫娇到山郊的时候,我记得那个时候好像……我是通过分清楚东西南北方向,才没有迷路并找到那个香囊的,那我是怎么分清楚东西南北的……对——”

    杜鹃眼神一定,大声喊道:“树的方向能够指明东西南北——”

    “树的……方向?”在她身旁的镖师又疑惑地问道。

    “对——”杜鹃继续答道,“这‘雾隐丛林’虽然常年起雾,但遇上天气好的时候,雾就比较淡,还是会有阳光的。植物生长的方向与阳光有关,可以弄清楚东西南北,我们记得我们出大都的时候,杨前辈告诉我们的方向是——东……”

    话音未落,杜鹃跑到了几棵不高的树旁,仔细观察了枝条生长的方向,随后指着前面的一处说道:“东在那边,前排部队是往那边走的!”

    第二车队的人看着杜鹃非常有自信的言行,觉得连杜鹃这样的弱女子在如此逆境下不但没有放弃,还能保持如此的镇定,于是大家伙儿重新振奋起了精神来。

    前方的一个带头镖师对着身后的人喊道:“杜姑娘帮我们指明了方向,我们自己可不能丧气低头下去。走啊,大家伙儿赶紧去追少主他们吧!”

    “好——”众人齐声答道。

    杜鹃看在眼里,面容不觉微微一笑。没有错,当年在汴梁南宫府的时候,杜鹃就是用这个方法冷静地判断出雾山中的方向,并最终找到南宫娇遗失的香囊的。只是杜鹃没有想到,如今在这大都郊外的雾隐丛林,杜鹃又一次用了这个方法,还提起了全队人的士气。

    第二车队的人整理好了一切,一鼓作气朝着前排部队行进的方向加速而去。杜鹃这次也没有闲着了,她也提起了自己所有的精神,一起帮忙车队的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