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危机开始
    “轰——”突然地,就是一瞬间,浓雾前方传来了一声石雷爆炸的声音……

    太突然了,一阵巨响,一道强烈的火光,前方的石雷引起的爆炸还没有让孙云等人反应过来,由于巨大的火光,让孙云等人看清了一瞬眼前的情况,随后受到火药冲击的浓雾朝着来运镖局车队这边涌去,一瞬之间前方的景象再次被浓雾个给埋没住了。

    “阿布——”孙云大叫了一声,他两眼吃惊地望着前方,他不敢相信前方竟然会是一个陷阱。他朝着前方大喊着何子布,然而暂时却没有任何的回声。

    孙云在浓雾的包围下,根本看不起前面的景象,但欧阳聪这边却稍微能看得清楚。只见刚才爆炸的地方顺势被炸断三颗大树,大树重重砸在了刚才何子布所站的位置,随着“轰隆——隆”的几声巨响,没有听到任何的惨叫声。

    “哼,阿布那个家伙被炸得尸骨无存了是吗,连一丝声音都没有……”欧阳聪冷笑着道,“反正阿布已经收拾掉了,剩下的人若是知难而退,那就再好不过了……”

    然而,来运镖局众人虽然被震住了,但却是没有要走的意思,因为他们一直都还在担心何子布的安危。

    “注意了,有埋伏——”孙云大叫一声。

    来运镖局众镖师立刻神经紧张到了极点,就连坐在板车上的杜鹃也有些发颤起来。孙云现在除了担心何子布的生死以外,还担心杜鹃,毕竟他万万没有想到杜鹃一个女孩子也遇到了这样的境况。

    “少主,怎么办?”任光问道。

    孙云看着前方被浓雾埋没的情景,眼神一紧说道:“我去看看阿布怎么样了。你们站在这里不要动。”

    “可是我们刚才也不清楚阿布刚才究竟是站在什么位置的,如果距离稍微远一点的话,恐怕少主你一个人会在浓雾里迷路的。”任光担心地说道。

    这点孙云自然也是考虑到了,想了一会儿,孙云抽出自己身上的银月刀,随即对着地面施展出几式“银月光刀”。只听几声尖锐的刀鸣声,地上留下了深深的刀痕。随后,孙云严肃地说道:“我每走几步就在地上留下刀痕,这样也不用担心迷路了。”

    “这也是个好办法……”任光说道。

    孙云想了想,又说道:“看来今天是有人劫镖,我们被人盯上了……”

    一听到“劫镖”。来运镖局的所有人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虽然说这里的镖师大部分都是经验十分丰富的镖师,但是真正遇到过劫镖。有这方面经验的人,包括任光在内,却是寥寥无几。在浓雾弥漫的雾隐丛林中遇到劫镖强盗,这是再坏不过的结果了,所有人的神情都放不太下来。

    任光听了后,随后说道:“如果这是劫镖的话。那我们更不能让少主你一个人去找阿布了,我们必须跟着你……”

    孙云立刻摇头道:“不行,你们刚才又不是没有看见。刚才前方火药爆炸的一瞬间,可以看到前面的些许光影,连大树都被当场炸断,想必这威力绝对不小,这些劫镖的强盗一定是有备而来的。如果说我们这些人都在一起的话,一定会被一网打尽的。”

    “我们又不能在一起,又不能单独行动,那到底该怎么办?”林景不禁问道。

    孙云思考了一会儿,随后斩钉截铁道:“时间紧迫,我们要快点救出阿布。既然单独和集结一起都不行,那我们就分成两路吧……我们前排的人走快一点,负责探寻前面的道路并找出阿布的下落,后面的车队就稍微慢一点,慢慢跟在后面,一旦有变故,可以立刻做出反应!”

    “行,就这么办,我们快点去找阿布吧……”任光紧张地说道。

    于是,孙云把车队非常两部分,自己和任光、林景、石常松带领着镖师中的精英在前面探路,经验稍逊的就负责后面的车队慢慢跟上,当然,杜鹃也是坐在后面的车子上。说实话,孙云当时在带不带杜鹃来这个问题上本来就很犹豫,如今带来了,却让她一个女孩子面临这么大的危险,孙云自己的心里也过不去。然而坐在后面的杜鹃虽然是非常惊讶,但她似乎表情还很镇定,或许她觉得有孙云在,来运镖局的众人是不会有问题的。

    来运镖局的车队就这样慢慢行进着,没走几步,孙云还是在地上留下了刀痕,以便万一前方出现了什么变故,想要撤退也可以非常及时无误……

    “看来他们还是慢慢过来了,似乎是对自己的同伴不放心啊……”黑衣头头轻声说道,“怎么办,要用石雷把他们全部干掉吗?”

    欧阳聪见着,笑了笑说道:“不急,既然他们都不怕死地过来了,那我也就不客气了。不过他们还没有到石雷的密集区,等到他们踏入石雷的密集地带,再给他们来个一网打尽好了……”

    “是……”黑衣头头接到了欧阳聪的命令,轻声答道。

    “不过在此之前……”欧阳聪继续阴冷地说道,“还是先给他们准备一点小礼物吧,也算是他们来这‘雾隐丛林’的一点回馈吧……”说完,欧阳聪的表情又变得狰狞起来,随后恐怖的面容再一次被隐没在了浓雾中……

    “阿布——”孙云等人还在大声叫着何子布的名字,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可恶,阿布该不会……”石常松在一旁痛恨地说道,“这些可恶的劫镖强盗竟然用这样的狠手……”

    “不可能的,阿布他人那么的机灵,区区一个火药雷是不会把他怎么样的……”林景在一旁驳道。

    “可是叫了他这么多声,为什么他都没有回应?”石常松伤心欲绝道,“如果他在这附近的话,应该早就回应了——”

    林景本是不想想到最坏的打算,但听到石常松这么一说。他自己的心情也有些绝望起来。

    孙云却没有对他们二人的话太在意,他对着四周继续大喊道:“阿布——”但是,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回应声。

    孙云也有些绝望了,他渐渐低下头……突然,四周的草丛里传来了一些动静,但是由于浓雾缠身。孙云等人根本不能弄清楚是什么东西。

    “周围有动静……”任光提醒道,“少主……”

    孙云微微点了点头,随后两手紧握银月刀,凝视着周围的一切,不敢有任何的懈怠……

    突然,只听“嗖嗖——”的声音。从草丛里面竟然飞出了——暗器。虽然浓雾里看不清楚,但是孙云凭借自己的强大的感知力。感觉到了它们飞来的方向。

    “快低头——”孙云大叫一声。

    车队的众人没有多想,全部把头低了下去。果然,只见针箭似的暗器源源不断地从草丛里面飞出,擦过众人的头顶。孙云再也忍不住了,他只身一人跳起,转身一道“幻影光刀”。只见浓雾中顿时闪现几片幻影流般的银月刀光,不但拨开了少许的浓雾,并尽数挡下了飞来的暗器。不过仅仅只是亮了些许。孙云施完招后,周围再一次被浓雾给包住了。

    “可恶,我们在明,敌方在暗……”孙云愤愤道,“看来这群劫镖强盗是想要折磨我们……”

    有着经验的任光见了,继续对孙云提醒道:“少主,你先别急,一般来说劫镖强盗的武功都不怎么样,他们厉害的,也只会耍一些陷阱花样。只要静下心来破了他们的陷阱,他们就不会有后招的,所以说千万不能着急。”

    “我知道……”孙云口中这么说,可是心中怎么可能一点也不着急?在孙云的心里,此时他已经着急透了,握着银月刀的两手都渗满了汗水,眼神凝视着周围的云雾也是一刻也不敢放松……

    “嗖嗖——”这一回又来了,暗器从四面八方袭来。孙云见定了,感觉到在浓雾里面暗器飞来的方向,孙云一个跃起,再次旋转般地施展出“幻影光刀”,只听密密麻麻的金属碰撞声,孙云尽数挡住了一个方向的暗器。而这边武功较之其他镖师要高强的任光、林景和石常松等人,也纷纷拔出了自己身上的刀,很耐心地挡住了另一个方向所有的暗器。

    孙云施完招落地后,突然觉得眼前一昏——看着周身的浓雾,挡住了尽数的暗器,旋转似的施完了招,孙云突然感觉到了一丝方向的迷茫感。

    “可恶,这里的浓雾,晕的分不清方向了……”孙云喃喃道,他此时此刻才感觉到这座雾隐丛林真正恐怖的地方。好在自己地上有刀痕的记号,车队的行进速度很慢,孙云很快找到了方向感。

    孙云缓了缓神,随后说道:“看来在这里大伸了手脚后,在浓雾里会很快失去方向感,若不是众人在一起而是一个人对付这些人,一定会被这雾隐丛林里的浓雾弄得晕头转向,弄不清楚东西南北,这才是这座雾隐丛林的可怕之处,也才是真正的‘鬼林’……”

    “确实是这样,我们这些用武的人,施完招后确实是有些找不到方向感,所以我们更不能脱节部队了……”任光也在一旁说道。

    孙云眼神一皱,紧接着道:“这些劫镖强盗倒是挺有头脑的,选择在这种雾隐丛林埋伏,既利用火药爆炸不能让我们集在一起,又利用浓雾和暗器让我们不能单独行动,看来这些劫镖强盗是有预谋且做好了充分准备的……”

    任光想了想,继续说道:“与其说是在雾隐丛林埋伏,倒不如说是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们要去青墨山庄吧……”

    还未等任光说完,孙云抢言道:“与其说是一开始就知道我们要去青墨山庄,倒不如说是从一开始就指使我们去的青墨山庄吧……”

    “你是说蒙元朝廷?”任光不禁担心道。

    孙云小声地喘着气,紧接着道:“哼,更确切的说,应该是察台王府吧……看来那个察台多尔敦,真的是要让我们来运镖局往死路上推。这样的阴招也使出来了……”

    任光还在考虑着什么,随后紧张道:“糟了,这样埋伏不断,后面的车队不会怎么样吧?”

    被任光这么一提,孙云第一反应是想到了杜鹃还坐在后面的车上,而且后面的车队可没有太多前排这么多有经验的镖师。但是随即想了想。孙云还是平稳地说道:“应该没事的,反正我们前排部队本来就是探索道路的,后面车队和前排车队有一些小距离的,我们在前面扫清障碍,后面应该不会有事的……”孙云口中这么说,心中却还是放心不下。

    “有人来了——”石常松感觉到了四周渐渐多了人的气息。于是大声提醒道。

    孙云这边自然也是感觉到了,他二话不说。手中银月刀划出一道银月刀光,前方的浓雾被暂时拨开少许,然而前方的一瞬景象让他们胆寒不已——短暂的一片光明,只见着前方缓缓行来几十个黑衣行者,他们个个提着苗刀,朝着孙云等人的身前行来。随后一瞬过后。光明消失了,浓雾再次把孙云等人的视线给包住了。但是这更让人畏惧不已,因为他们知道。在这片浓雾后面,马上接踵而来的是众多的带刀黑衣刺客。

    “可恶,这些黑衣刺客的武功都还摸不清楚……”孙云胆寒了一阵,随后对着身后的人说道,“阿光、阿景、阿松,你们一人守车身的一个方向,车队慢慢往前走,我先去前面和他们会会!”

    任光等人也知道此时事态紧急,容不得有半点时间商量的余地,无论孙云说的是对是错,他们只有先答应了。

    于是,孙云又朝着地面划了几道刀痕记号,然后整个人顺着刀痕的方向向前飞奔而去……

    一切都显得肃杀无比,时间似乎是停留在了刀尖上,在这雾隐丛林的茫茫浓雾里,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到逐渐急促的呼吸声。任光等人这边,虽然任光曾经经历过劫镖强盗,但是如此紧张的气氛、如此离死亡的接近之感,他还是第一次感觉到。林景和石常松他们就更不用说了,虽然他们的武功在众镖师中算是高人一等的,但是在如此肃杀恐怖的环境中保持精神的高度紧张,对他们来说,是**和精神上的双重压迫……浓浓的雾,什么也看不清,明明知道后面接下来要冲上来的,是不知道数量的黑衣刺客,可是却就是什么也看不清。眼前只有一片白色的模糊,模糊之后却是无限的杀机,所有人手中的刀都紧紧握在手中,神情紧张到了极点……

    孙云这边也是一样,他的前面也是白茫茫的一片浓雾模糊……渐渐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浓雾中逐渐现出了黑色的轮廓身影。孙云没有多想,手中银月刀向前一挥,只听“啊——”的一声惨叫,鲜血划过了浓雾之际,一个黑衣刺客当场毙命。

    孙云见定了,但是后面的黑衣刺客源源不断地围了上来。孙云一定神,起身一招“双星连斩”,整个人如卷风一般在半空中翻腾着向前冲去,左右银光伴着雷鸣电闪的魄力,银月刀光也随之转动着呼啸冲击而去。

    “啊——啊——”惨叫声不断,孙云没有手下留情,对着前面未知的黑衣刺客,孙云直接使出了全力。他的心里很急躁,想要尽快干掉这些黑衣刺客。

    但是又有茫茫多的黑衣刺客朝着孙云身旁围了过来,各个提着刀冲了上来。而在浓雾之中的孙云早就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在他的视野中,只有茫茫甚至看不清树木的浓雾以及冲上来的源源不断的黑衣刺客。

    孙云“啊——”地大叫一声,“双星连斩”随即变成“银月连破”,银月刀光顿时如同狂风骤雨般,围绕着孙云的整个身子,划破层层云霄般地铺天盖地而来。身旁的黑衣刺客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一个接一个地倒在了孙云的银月刀光下。

    但是接下来又是一批接一批的黑衣刺客,这个时候的孙云已经完全弄不清楚部队的方向在哪了,在孙云眼里,他自己就如同置身神秘云雾中,能做的事情只是不断地挥舞着手中的银月刀。决解掉一批刺客后,然后又会有另一批刺客朝自己挥刀涌过来。孙云逐渐杀红了眼,脸颊上、衣服上都溅满了沾染过浓雾的刺客的鲜血,他似乎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和精力再去关心来运镖局的其他人……

    而在任光等人这边,其余的刺客也从任光、林景和石常松的前、左、右三个方向逐渐袭来。由白色的浓雾再到逐渐显现的黑衣刺客轮廓,这些个刺客就如同“鬼林”中的幽灵鬼魂一般,一个个提着刀,朝着任光等人挥了过来。

    任光没有多想,武功较高的他,转身就是一个斜劈。惨叫声一起,鲜血一溅,一个黑衣刺客就此倒下。林景和石常松这边也是一样,很顺利地干掉了最先冲上来的黑衣刺客。然而,接下来源源不断的黑衣刺客也朝着众人身前挥刀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