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雾隐丛林
    来运镖局的车队出了大都城,便按照地图上所指,朝着青墨山庄的方向行驶而去。而正如之前预料的那样,大约出城五里地之后,就会来到人人口中尽述的常年起雾的神秘的雾隐丛林……

    “好像有些开始起雾了……”任光突然说道。

    车队缓缓行驶着,走过了宽阔的大漠一段,两边的树木丛林渐渐多了起来,慢慢地,周围的事物由远及近也变得有些朦胧模糊起来。孙云等人从汴梁至大都,由南及北也是见识了许多,什么样的雾也都曾见过。想着北方大漠之地,多的尽是漫天黄沙,何曾想过这里也会有浓雾的神秘之林?

    “的确是有雾了……”孙云两眼望着前方不怎么看得清的林子,只声应道,“这么说来的话,传说中的‘雾隐丛林’,恐怕就在前面不远了……”

    “雾隐丛林是吗……”林景在一旁打颤了一会儿,原来轻声说道,“原来只是听说,如今真的快要到了,还真是有些神秘甚至是恐惧啊……未知的森林常年起雾,说出去让人听了,简直就像是‘鬼林’一样……”

    “别说这么不吉祥的话好吗,这个世界上哪有鬼?”石常松却是在一旁不在乎道,“我们还没去过的雾隐丛林,最多也就是神秘罢了……”

    “可是连久旺商会的人都不能完全弄清楚这里面的地形,我们进去后还是得小心谨慎一点……”林景在一旁补充道。

    “怕什么,我们不是还有非常熟悉那里环境的阿布吗……是不是,阿布?”石常松又回头笑着对何子布说道。

    然而何子布现在似乎是没有想要玩乐的心思。他也没有回石常松的话,只是两眼地望着板车的底座。心中似乎忧心重重。

    孙云一边走着,一边试图让全队的人提起一些精神来。然而这刚开始如神鬼一般纠缠的淡雾围绕在众人身旁,似乎是使整个场面完全压抑了下去。孙云又抬头望了望天,随后轻声喃喃道:“真是的,今天一点阳光也没有,这样下去再往前走。雾会更浓的……”

    “是没选好出发的时日是吗?”任光在一旁应声道,“如果是我们早个一两天走,会不会要好一些?”

    “虽然没有阳光,接下去也会有更浓的雾,但是我们也不必太担心……”孙云提手看着杨铮明给他的地图,定下心来说道,“杨前辈说过了。只要我们按照地图朝一个方向走,就不会迷路的。”

    “话是这样说没错了……”任光继续说道。“可是等下到了雾隐丛林里,路途会变得崎岖起来,道上也会更不好辨析,我看我们还是走慢一点,不要脱离了集体为好……”

    孙云觉得任光说得不无道理,于是点了点头,随即便转过头,对着后面的众人说道:“大家都听好了。马上就要到雾隐丛林的入口了,大家伙儿都注意点,跟着大部队,千万不要走散了。明白了吗?”

    “明白了——”后面的人齐声答道。

    孙云见着这场面气氛虽然显得有些压抑,但每个人都还是挺集中精神的,于是孙云暂时缓了一口气地点了点头。

    一车队的人都显得有些紧张,但是唯独一人例外,那便是之前一直要求要来的杜鹃。杜鹃身为一个侍女,她倒是不太在意接下去会有什么崎岖的路程,她只关心帮忙着照顾不断赶路的镖师。而且之前也在孙云面前发过誓说自己绝不会喊累,一路上杜鹃也是干劲不减,而且心情也很愉悦。

    孙云回头望了望在板车上轻松淡定的杜鹃,想着杜鹃身为一个女孩子,一会儿进了丛林见了周身茫茫的浓雾,可能会感到非常害怕,于是走到杜鹃身边,安慰着说道:“鹃儿,一会儿进了雾隐丛林,雾浓得可能连前面几步的路都看不太清楚,那时我们前面的人会去探路,到时候鹃儿你要是有些害怕的话,就坐到后面的板车上吧,和阿景、阿松他们呆一起……”

    “云哥你不用担心,鹃儿没有云哥你想得那么娇弱……”杜鹃反倒是一脸轻松的样子,反过来安慰着孙云道,“鹃儿又不是没有见过浓雾,鹃儿还曾经一个人在雾林里找到过丢失的重要物品呢!那个时候雾起得很突然,但是鹃儿一点也没有害怕……”

    “哼,又在逞强吹牛吧……”孙云心想着杜鹃一个一点防身技巧都没有的女孩儿,一个人在浓雾林里还怎能非常的淡定。

    “鹃儿没有吹牛,是真的——”见着孙云似乎不相信自己,一向乖巧随和的杜鹃也反驳道,“鹃儿还是在汴梁南宫府当下人的时候,曾经陪南宫千金南宫娇去汴梁郊外的山野去玩。可是南宫娇不知什么时候,身上一个重要的香囊给弄掉了,于是她吩咐身旁的侍卫和丫鬟到处去找,谁知道突然起雾了。那个时候我还记得那个香囊大概是掉在什么地方,于是一个人去那里找,结果跟大部队的人走丢了。但是鹃儿我那个时候一点都不害怕,不但找到了小姐丢失的香囊,由于和大部队的人走丢了,自己还在山洞里面住了一个晚上呢!可我却一点也没感到害怕……当然,第二天雾散了,我一个人回汴梁南宫府的时候,南宫娇小姐还把我狠狠说训了一顿呢……”

    孙云深知杜鹃性格向来乖巧,对自己也是百依百顺,因此一般是不会对自己说谎的。听了杜鹃的描述,孙云不禁开始佩服起眼前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侍女了。“没想到鹃儿你竟然也会有这样的经历,而且一个人在山洞里面住一晚,居然一点也不害怕……”孙云笑着说道,“别说是鹃儿你了,要换做是几年前的我。恐怕我都不敢一个人晚上在山洞里面住一晚。”

    杜鹃听了,也笑着说道:“可能是鹃儿天生就不害怕一个人吧……再说了。鹃儿之前也说过了,鹃儿一定会比你们想象的要坚强得多。”

    听到杜鹃又说这样的话,孙云又笑着刮了刮杜鹃的鼻子。

    面对孙云又一次的“挑逗”,杜鹃头往后侧的有意“躲开”,继续倔强道:“鹃儿是认真的,鹃儿发誓。鹃儿一定会很坚强的……”

    “是是是,鹃儿你很坚强……”孙云继续笑道。在孙云眼里看来,杜鹃倔强的样子显得非常的淘气可爱。

    而孙云和杜鹃两个人一路上就这么弄情叽咕着,也算是缓解了这一路而来的一些压抑……

    “头儿,他们快到了……”雾隐丛林入口处,黑衣头头派人侦查完了前方的情况,立刻回来向欧阳聪报告道。

    “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来了……”欧阳聪先是自叹了一句。随后又说道,“各地方的人都注意了。守住各自的一块雷区,待他们踏进雾隐丛林时,等我下令,才能引爆石雷,清楚吗?”

    “清楚了——”各地方的先锋齐声应道。

    “好了,现在开始隐蔽好——”欧阳聪一声令下,所有的人包括他自己都一个箭步钻进了浓雾里的丛林深处。

    欧阳聪蹲守在了自己的据点,虽然浓雾让他看不清周围的一切。但是熟悉地形的他无论藏身何处,也可以辨别方向。前方是一片浓雾,但是欧阳聪却能很清楚那是雾隐丛林的入口。

    欧阳聪眼神一凝,随后心中暗道:“阿布。你终于要来了,今天我可是给你准备了一份特别的礼物……今天来运镖局的人进了这石雷阵,就别想完身出去。你不要怪我心狠,阿布,兄弟之间如今闹成这般的决裂,我也没有办法了……”

    一副狰狞的表情,欧阳聪的阴脸逐渐被浓雾所埋没……

    来运镖局的车队还在继续往前走,气氛略显压抑,但却没有丝毫压低全队的干劲,看来他们此时还不知道他们即将踏入的,是一道“地狱之门”……

    “雾已经浓得太厉害了,回头看,连第三车队都看不太清楚了……”任光见着逐渐浓起的云雾,

    心中有些担心,于是说道,“这样看来,雾隐丛林就在前面……不过雾越来越浓,到时候如果丛林里面的路很崎岖的话,恐怕我们真的有可能是寸步难行了。”

    孙云听了,安慰着说道:“没关系,如果里面的路真的非常崎岖坎坷的话,我们大不了把速度放慢一点,总之避免大部队脱节才是最重要的。”

    “雾隐丛林里面的路不算太复杂,确实是有几个小坡和土坑,但影响都不太大,只是雾特别浓罢了……”熟悉雾隐丛林地形的何子布这时已经走在了最前面说道。

    孙云见着何子布已经提起精神的样子,于是说道:“阿布,待会儿去雾隐丛林,你可要帮忙带路哦——”

    “我知道……”何子布应了一句。雾隐丛林对于何子布来说,已经说地形非常熟悉了,本是没有什么要担心的他,此时却是两眼紧凝,怎么也放松不下心情来。

    “马上就要到雾隐丛林了是吗?”石常松望着周围越来越浓的雾气,有些兴奋道。

    “你这么兴奋干什么?”林景在一旁不经意间问道。

    石常松笑着说道:“从汴梁到大都那么远的路程,也从来都没有到过那么神秘的地方,现在想想,当然是兴奋许多了。”

    “哼,现在兴奋,到时候别在浓雾里慌张地弄不清楚东西南北就好了……”林景在一旁调侃道。

    “雾隐丛林到了……”走了一段路,何子布突然停下脚步说道。

    何子布一停,后面的车队也跟着停了下来。孙云望了望手中的地图,大概确定了一下方向,随后也跟着道:“嗯,按照杨前辈所给的地图指示,的确就是这个地方不错了。”

    来到雾隐丛林的入口,这里的雾比先前的还要浓,连入口的形状轮廓都看不太清楚了。任光见着前方的迷雾重重,嘴角一笑说道:“哼,雾隐丛林。果然是境如其名啊……”

    “如果分散地贸然走进去,肯定会迷路的……”孙云对着身后继续说道。“后面的人都跟紧了,千万不可以走散了,明白了吗?”

    “明白了——”后面的人齐声答道……

    “他们来了……”雾隐丛林这边,黑衣头头提醒道。

    欧阳聪眼睛凝视着前方,虽然由于浓雾看不见来运镖局的车队,但欧阳聪能够很清楚地知道。车队已经慢慢朝着这个方向来了。欧阳聪凝视着冷笑一声,随后轻声道:“都注意了,待到他们进来后,必须等我下命令,才能有行动,明白吗?”

    欧阳聪的手下各部接到了命令,每一个人都紧张地蓄势待发……

    孙云等人当然不知道欧阳聪已经在丛林里面“静候”自己多时了。所以依旧是很从容地慢慢走进雾隐丛林,只是担心着大部队不要分散就行。

    然而。何子布却始终是精神高度紧张,他凝望着雾隐丛林地上的每一寸地甚至是每一片树叶……

    孙云望了望周身的云雾,发现雾浓得连找到一些清晰的路口都非常难,于是说道:“雾浓得连路都看不清了,看来确实是有些让人头疼……现在我们只能听杨前辈所说的,按照地图上的一个方向走,所以说后面的人一定要跟紧前排部队了。”

    “这雾隐丛林可真的像是一片鬼林啊……”任光不禁说道,“什么东西都看不清楚。一路上会出现什么还真是让人担忧啊……”

    刚才还在一旁兴奋不断的林景和石常松进了这雾隐丛林,面对着无法弄清楚方向的浓雾,感觉像是与世隔绝了一般,两人也不禁有些紧张起来。

    “我们走吧……”孙云应和了一句。随后准备走在最前面。

    “等等……”然而,何子布的突然地一句把孙云给叫住了。

    “怎么了吗,阿布?”孙云深知何子布是这里唯一熟悉这里地形的人,所以还是很信任他,于是不禁问道。

    何子布低身下去望了望,用手在地上摸了摸,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眼神一变。

    “糟糕,该不会是让阿布发现了吧……”来运镖局的人走近了,欧阳聪总算是看到了一些人的轮廓,而何子布的轮廓欧阳聪是最熟悉不过的了,看到何子布在低身检查着地上的一切,欧阳聪自己也不禁紧张起来,因为他很清楚,何子布也是非常熟悉这里地形的人。

    何子布摸了摸地上的土,又接着道:“因为常年起雾,按道理来说这里的土质会变硬,但是中间的大道上却有许多松软的泥土,除非……这里的土被人翻新过……”

    听到这句话,孙云等人神经一下就紧张了起来。孙云也有些担心道:“阿布,你的意思是……”

    “我也不敢太确定,只是感觉很奇怪……”何子布站起身想了想,随后对着身后的人说道,“孙大哥、阿光哥,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下吧,我到前面去观察观察情况。”

    “这样……可以吗?”孙云有些担心道,“现在正是雾浓的时候,阿布你一会儿……”

    “放心吧,我对这里的路再熟悉不过了,只要孙大哥你们不擅自走动,我就可以回到这里。”何子布自信地说道。

    孙云看着何子布自信的眼神,点了点说道:“好吧,那你自己要小心……”

    何子布点了点头,随后一个人转身朝着前方慢慢探索过去……

    “这家伙一个人来了,如果他熟悉地质的话,说不定我们的计划就会曝光,怎么办,头儿?”黑衣头头看着何子布一个人现在前面探索着,而且每走一步,就会用脚在地上踩踏几下,似乎是在检查着什么,不禁有些担心道。

    欧阳聪也是有些紧张地说道:“如果是阿布的话,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如果是这样的话……”欧阳聪脸上突然露出了狰狞……

    何子布继续一边走一边检查着,由于雾非常的浓,何子布没走多远就从孙云等人的视线中完全消失掉了。何子布一边踩着不寻常的地面,一边思索着,随即来到了一个土坑旁。“果然,这里的土都和旁边崎岖的不一样,似乎真的是被人翻新过了,如果是有人故意而为之的话,莫非……”一个可怕的想法涌入何子布的心头。

    “怎么办 ?”黑衣头头继续道。

    欧阳聪冷笑一声,随后说道:“如果不能干掉来运镖局的其他人,只干掉阿布一个,也未尝不可……”

    “头儿的意思是……”黑衣头头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欧阳聪继续轻声道:“反正察台公子只要我们给来运镖局找点麻烦罢了,也并不是非要置他们于死地。但是对我来说,阿布的性命我是一定要取到的……待会儿我们便引爆石雷,干掉那个探索的何子布,其他的人见了前面的险情,一定不会再往前行进的,就会知难而退,到时候何子布也干掉了,察台公子的任务也完成了,这样也未必不可……”说完,欧阳聪冷笑着做出了一个准备下令的手势……

    何子布继续站在土坑旁边,望着地面上的一切,始终感觉疑惑不已……

    孙云这边,众人还在等待着何子布的归来。

    任光问道:“阿布怎么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该不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吧?”

    &amp;nbs

    p;孙云回答道:“放心了,阿布他不会有事的……”孙云口中这么说,其实他心里也是有些担心……

    一切都很平静……

    “轰——”突然地,就是一瞬间,浓雾前方传来了一声石雷爆炸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