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启程之日
    两天之后,来运镖局等人按照朝廷所下的命令,从久旺商会出发,准备将事先寄存的镖物运往青墨山庄。而之前一直担心路途的艰险,这一次孙云带领的镖局中各大大小小的镖师等人总共三十余人,全部都是经验丰富且身手了得。当然,他们也并不知道察台多尔敦已经安排欧阳聪在雾隐丛林设伏等他们了……

    久旺商会处,所有人等已经准备好了,和去鸣剑山庄运镖的时候一样,久旺商会会长杨铮明安排了手下帮来运镖局整理好了车队以及即将运行的镖物。

    孙云这边还在安排手下的镖师检查车上的各样物资,杨铮明从大门处走到了孙云身前,随后说道:“孙少主,这一回去青墨山庄,手下带的人似乎是比之前去鸣剑山庄的时候要多许多。”

    “是呀……”孙云回声应道,“毕竟比起之前较近的鸣剑山庄,青墨山庄离大都有二十里地,而且这其中的路途也有很多艰险,所以这回带的都是经验非常丰富的镖师。”

    “说起青墨山庄,孙少主你们还是多留点心吧……”杨铮明顿了一下,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听着杨铮明突然变动的口气,孙云疑惑了一声:“什么?”

    杨铮明两眼望着孙云,紧接着说道:“孙少主你应该听说过有关青墨山庄的事情吧……之前他们只是一些非常富的商人,随后遭到蒙元朝廷的排挤在大都城外二十里地远处成立了一个商会。进而成了山庄。不过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现在蒙元朝廷改变了以往的态度,在许多方面开始大大扶持他们……”

    “这个我们之前也有想过……”孙云说道。“虽然我们没有弄清楚这其中的缘由,但我想这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吧……”

    “孙少主你还是多注意注意吧……”杨铮明继续正经地说道,“听我们庄主说,蒙元朝廷可能是因为想要形成一股对付我们鸣剑山庄等之类这样的汉人武林势力,而在经济上扶持青墨山庄……和我们鸣剑山庄一样,孙少主你们来运镖局也是蒙元朝廷尤其是察台王府重点‘关注’的对象,所以我想这其中会不会……蒙元朝廷让你们来运镖局亲自运镖至青墨山庄。或许也是想让青墨山庄针对一些你们来运镖局吧……”

    “花庄主猜测的是吗……”孙云喃喃道。

    杨铮明继续说道:“总之,孙少主你还是多留点心吧,蒙元朝廷向来对我们中原汉人存在偏见。虽然明着他们不敢有什么大动作,但是暗地里对我们也不是没有可能有他招……”

    “我知道……”孙云点头说道,“多谢杨前辈,我们自己会多加留心的……”

    杨铮明闭着眼点了点头。随后慢慢走开了……

    “快点快点。阿松,第三车的大箱子还没弄稳,你过去加固一下——”总镖师任光还在对着身后的石常松嘱咐着,而且一点小的瑕疵都不放过,看来今天来运镖局的所有人心情都比较紧张,精神也非常振奋。

    只有一个人——只有何子布一个人坐在第一队的板车上,虽然也在帮着处理最后的一些事务,但整个人却显得有些忧心忡忡。

    孙云环顾着车队的周边一切。注意到了何子布的异样,于是跑过去问道:“阿布。还在想两天前的事情是吗?”

    何子布没有正眼看孙云,而是抬头望了望天,随后说道:“孙大哥,说真的,我今天心里真的很发堵,总感觉今天一路似乎不会太平静,有些……总感觉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是你这几天没有休息好吗?”孙云关心道,“看你这几天没怎么开心过,还在为死去的兄弟忧伤……今天你又一脸精神踌躇的样子,是不是你担心太多了?”

    “我也不知道……”何子布摇了摇头,随后说道:“反正就是感觉心中平静不下来……”

    “你是想说,察台王府又会针对我们有什么行动是吗?”孙云问道。

    何子布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两眼呆滞地望着前面,似乎心中那个结始终解不开。

    看着何子布这个样子的精神状态,孙云也不好意思再多提有关他兄弟死去的事情。随即,孙云轻声说道:“如果阿布你今天真的不舒服的话,就坐在板车上好好休息一下吧……”

    见着何子布一脸的踌躇,坐在后面的杜鹃见了,马上凑过来安慰道:“阿布,你是身体不舒服吗?”

    一听到是杜鹃关心自己,何子布也不好意思在女孩子面前作作捏捏的,于是他立刻提神跳下板车说道:“谁说的,我今天精神好得很,到时候我还要给你们指引去雾隐丛林的路呢——”何子布虽口中这么说,但眼神依旧是满含担忧的深情。

    不过杜鹃并没有注意到,看着何子布充满干劲的样子,杜鹃只是轻轻地笑了笑。

    孙云见了杜鹃今天比较兴奋的样子,笑着说道:“阿布提不起什么精神,鹃儿你倒是挺兴奋的……”

    杜鹃听着孙云又在调侃自己,调皮地说道:“哼,鹃儿说过了,鹃儿今天一定要做出坚强的样子给你们看看!”

    看着杜鹃调皮可爱的样子,孙云在一旁笑了一笑。

    正谈笑间,杨铮明又走到了孙云身边,随后递给了他一张地图说道:“孙少主,这是去往青墨山庄的大致地图。到时候要经过雾隐丛林,那里经常会有浓雾。若是到时候孙少主你们碰上了,就按照这个地图上所指的方向往前走就行了。”

    何子布听到后,心中一紧:“按地图上的方向直走,如果是欧阳聪的话。他说不定会……”一种令人担忧的想法涌上何子布的心头。

    孙云接过了杨铮明递的地图,随后笑着谢道:“只要朝着地图的方向走就行了是吗?那晚辈还是谢谢杨前辈了……”

    “少主,我们这边都准备好了……”这个时候。身为总镖师的任光在一旁招呼道,看来运镖整支车队已经整装待发,就等孙云一声令下。

    “阿光,你们那边都处理好了是吗?”孙云还是加问一句道。

    任光回答道:“所有都准备就绪,随时都可以出发!”

    孙云点了点头,随后转头对杨铮明说道:“多谢杨前辈一直对我们来运镖局的照顾,那杨前辈。我们这就出发了。”

    杨铮明行礼回声应道:“我知道了,希望孙少主能够留心在下今天说过的话,还望孙少主你们这一路上多加小心……”

    “嗯。杨前辈的话我们会记住的——”孙云点头答道,同样做出了行礼的动作。

    “保重——”

    “保重——”

    与杨铮明道别后,随着孙云的一声令下,来运镖局的车队开始缓缓出发。慢慢离开久旺商会。朝着大都城外进发而去……

    大都城外五里地,雾隐丛林入口处……

    “快点,快点,动作都给我放麻利点……”入口处行来几队总共将近百人的黑衣蒙面行者汇聚在一起,欧阳聪在一旁不停地使唤道,“本来第三天才布置就已经慢了许多了,今天是三天的最后期限,来运镖局的车队一定会经过这里。我们得快点。要在他们赶到之前吧设伏的石雷布置好……”

    “头儿,确定是沿着入口的这条直线布置石雷吗?”黑衣行者的其中一个类似头头的人物突然问道。

    欧阳聪两眼凝视地说道:“其他的地方都非常的崎岖难走。来运镖局的车队想要拖几车的东西,非这条入口不可。”

    “可是就算他们进了这入口,万一他们之后绕其他的弯道走的话,那我们手上的这一点石雷岂不是根本就达不到目的?”那个黑衣头头继续问道。

    “哼,放心吧,他们是不会绕道走的……”欧阳聪望了望四周逐渐浓起的雾,随后遍地指着阴笑着说道,“你们看到了没有,这雾隐丛林的雾已经愈见愈浓,待到来运镖局的人赶到时,他们只会朝着一个方向进发,根本不可能去找其他未知的路。这两天我也托人在久旺商会打听清楚了,连他们去过几次青墨山庄的久旺商会的人,都只会想着‘朝一个方向走就不会迷路’的原则,那些从久旺商会出发接受他们经验意见的来运镖局就更不用说了。”

    “那头儿的意思是……”那个黑衣头头又问道。

    欧阳聪继续笑着回答道:“他们除了这一条路,别无他法。也就是说……我们只要沿着入口处布满石雷,接下来只要静待他们到来即可。待到他们触动了石雷的机关,石雷连锁爆炸,到时候他们就会魂归天际了,哼哼……”欧阳聪说着,又一次露出了阴冷的笑容。

    黑衣头头似乎是明白了计划,但却似乎还有一些疑点,于是紧接着问道:“可是,既然用这些石雷就够了,还需要我们这一百号人做什么?”

    欧阳聪顿了一下,随后谨慎地说道:“你们可不要小看来运镖局的人,他们的人中个个都是身怀绝技、不好对付。尤其是那个少主孙云,听说他能够在察台公子手下过上不下一百回合,甚至还能轻伤察台公子,对付这样厉害的对手,我们自然是要多做几手准备,而且还有……”欧阳聪似乎还想要说什么。

    “而且还有什么?”黑衣头头紧问道。

    欧阳聪抬了抬头,两眼望神道:“而且他们之中还有一个人,他叫何子布。他也和我一样,是一个非常熟悉雾隐丛林地形的人。”欧阳聪一提到何子布,心中总有一种紧迫感。

    “头儿是说,那个叫何子布的人也和头儿一样,很熟悉这里的地形是吗?”黑衣头头见着欧阳聪突变的神情,身心一紧道。

    “没错……”欧阳聪两眼放出寒光道,“所以说比起来运镖局的少主孙云。那个叫何子布的家伙更应该小心。他的伸手虽不如孙云,却也非常棘手,决不能让他活着走出雾隐丛林……”

    “那头儿。我们到底该怎么对付他们呢?”黑衣头头又问道。

    欧阳聪铁了心,随后阴冷地说道:“那些石雷对付得了孙云等人就对付,对付不了就算了,反正知道前面有险,他们是决计不敢贸然前进的,我们也不会有危险。但是至于那个何子布,一定不能让他活着离开……这样。到时候来运镖局的人来了后,你们都听我的命令,我们就这样……”

    之间欧阳聪把黑衣头头叫到了身边。随后在他耳边悄悄说着什么。黑衣头头听了,也不停地点着头,示意他已经明白了……

    察台王府内……

    今天朝廷上面并没有给察台王府下达什么繁重的实务,难得的清闲。察台王便领着相府的士兵在练兵场上练兵……

    “喝——哈——喝——哈——”练兵场上不断传来士兵挥刀训练的声音。而察台王也是精神饱满地望着练兵场上的一切,在察台王的严格管理下,这些士兵个个都是精神集中、招招尽力。

    而在比武场的另一个偏僻端,把一切任务都交给欧阳聪的察台多尔敦,却在一旁很悠闲地教着自己的弟弟察台科尔台练着弓箭。其实察台多尔敦他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一方面安排欧阳聪去算计来运镖局的人,一方面自己留在察台王府,一直陪在自己的父亲察台王身边。这样无论欧阳聪那边事情是否成败,毫无任何联系的自己都能借此逃脱干系。

    而察台王自己也没有把这件事情太放在心上。这两天看着察台多尔敦很安分地呆在家里,察台王也权当是察台多尔敦真的懂事了,不需要再给自己操心了,他万万也不想到这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在算计自己……

    练了一会儿兵后,察台王下令训练的士兵原地休息一段。随即,察台王慢慢走到了察台多尔敦的身边,看着察台多尔敦一心一意地教着察台科尔台练习弓箭,待到中途停下来时,察台王不经意间问道:“怎么,这两天多尔敦变得这么悠闲,都开始有心教你弟弟练弓箭了?”

    察台多尔敦见着自己的过来问候自己,于是笑着回答道:“其实也没什么了,孩儿只是觉得,之前摔跤大会的事情,孩儿给父王添了太多的麻烦,孩儿心觉愧疚罢了。这几天父王事物也多,摔跤大会也开始举办,孩儿为了不让父王再操太多的心,于是就在家里安静地呆上一段。”

    “这样就好,但愿你真的是懂事了……”察台王闭上眼点了点头。

    “对了,妹妹她去哪了,今天一早上都没有看到她……”察台多尔敦随后又问道。

    “你说拉朵啊……”察台王回答道,“她说今天是摔跤大会正式开始的第一天,于是一早上便在侍卫的带领下去看摔跤了。”

    “摔跤?父王,今天的东西都练完了,待会儿我也可以去看摔跤吧?”一向活泼的察台科尔台笑着问道。

    “你呀你,整天就只知道玩……”察台王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道,“好吧,那就让你哥哥多尔敦带你去看一下吧……多尔敦,你这几天呆在家里也没什么可做,不如陪你的弟弟妹妹去看看摔跤大会吧?”

    察台多尔敦此时也不用太担心什么,现在只要想着迎合好自己的父母就好了。于是察台多尔敦笑着回答道:“行,孩儿这就带科尔台去摔跤大会去看看。”

    于是,和自己的父亲简单告别后,察台多尔敦和自己的弟弟察台科尔台便离开了练兵场……

    “王爷,不好了,出事情了……”正在察台王准备重新练兵时,一个侍卒急忙跑过来,凑到察台王的耳边轻声道。

    察台王随机应声道:“怎么了,在这守备森严的察台王府里,还会出什么大事,难不成哪里着火了吗?”

    那个侍卒继续道:“不是,王爷,是军火库……最近巡逻守卫的人发现,有人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动过军火库里的东西……”

    听到这个消息后,察台王脸色立刻一紧:“军火库的东西被动了,是什么东西?”

    侍卒回答道:“据统计的人说,军火库部分用来设伏的石雷不见了,似乎是被什么不明的人拿走了……”

    “你说什么?”听到这个消息,察台王神情一紧道。

    “王爷,这个事情不太简单,我们是不是应该……立刻上报朝廷着手调查?”侍卒又问道。

    察台王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不,这件事情还是先不要惊动朝廷,我们在暗中自己先调查一下……去通知察台王府在巡抚办事的官差,让他们先去暗中调查一下……”

    “是,王爷……”侍卒接到了命令,随即便离开了。

    剩下察台王一个人在搭台座位上沉思着,他突然发觉这件事情不太简单……(未完待续。。)